X

首页/乐活

月光手绘:又在他乡的街头

标签: 乐活
编辑:心探索管理员 发布时间:2 年前

等到夜晚,站在路边的昏黄灯光下,仍有摆摊的藏人在卖银饰,他们静静望着远方路尽头的黑暗,等着风尘仆仆的旅人到达。夜晚的风吹来冷意,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已站在了拉萨的街头。

FavoriteLoading收藏

这几日听代青塔娜《寂静的天空》,深夜里一曲低回婉转,猛然间拉我回去高原,去到拉萨。
05年第一次去拉萨,是从上海乘火车到西宁,再从西宁转车到格尔木,从格尔木拼车桑塔纳走青藏公路抵达拉萨。依然记得,上海去西宁的列车上。正是9月灿烂的阳光。
从小到大,乘了无数次火车了,没有厌过。
 

从前听的到鸣笛的,现在没了。有的是车轮滚动的声音。仍然叫人兴奋,觉得非常亲切。关于坐火车的记忆,有两段印象很深。
 
一次是在初中时的暑假。四天三夜的火车去新疆,坐的硬座。夜里就铺张塑料布睡在长椅子下面,小孩子嘛,白天玩累了总能睡的很香。家人买了两张硬座一张卧铺,硬座在1号车厢,卧铺在16号车厢,早上一到停靠较长时间的站,为了和家人轮换睡觉,于是我就在站台上狂奔,从火车最前面的一节跑到最后的一节。记忆中那可是我跑的最快的一刻了。因为我的体育课成绩从来都是不及格的哈哈!
还有一次发洪水淹了铁路,半夜在不知名的小站,被破旧的大巴士紧急运送到兰州。然后在火车站候车室象个难民一样呼呼大睡。现在的火车车厢已经非常干净,服务员态度温和,说话轻声细气,还会朝你笑;每节列车都有热水供应,盒饭比以前好吃,也比以前贵很多。我可以安安心心的享受我的卧铺。
从格尔木出发是在凌晨。那天早晨发给友人的短信是:出发了。真幸福。天上有星星:)
 
当然还记得那些星星,那个深蓝色的夜幕,是黎明前的黑。记得当时把脸贴在车窗上,恍恍惚惚的,为着这转瞬即逝的幸福。
车子在青藏公路上急驰,我其实并没有见到真正的可可西里。由于高反很快袭来,自从过了索南达杰我就晕乎了,实际上就吃了一个茶叶蛋,却一路狂吐;是如同做梦一样地从青藏线 上来的。
布达拉宫,我们进去参观时已是最后一场。果然呢,进门的时候,游客已经是陆续的走出来了;而进到里面时,每走过一个寺殿。便有门卫在身后催促,然后在我们身后关上了大门。
 
看见有工匠在修复壁画,问他们这要画多久,回答:这一整个墙面的画是六个人要画两个月的时间的。 我说俺也学过画的,穿着工作服的工匠笑眯眯的看着我:那上来画两笔吧。于是我三步并两步爬到壁画墙边高高的脚手架上,手握住细细的沾满金粉的笔,发着抖描了一个绿叶的图案。
离开拉萨的时候,我见过布达拉宫的晨曦,庄严又神秘。

玛吉阿米,是八廓街角上的一家餐馆,黄色的小楼外表风格如同许许多多普通藏式餐馆,第一次坐在这家餐厅二楼的平台上,阳光亮得刺眼,晒得人晕乎乎更以为是梦中,看着美丽的老板娘,闲闲地在和朋友们聊天,天台上一眼望下去,八廊街上是熙熙攘攘的游客人群,阳光里,沿着大昭寺转经的人流和磕长头的人们没有间断过。
等到夜晚,站在路边的昏黄灯光下,仍有摆摊的藏人在卖银饰,他们静静望着远方路尽头的黑暗,等着风尘仆仆的旅人到达。夜晚的风吹来冷意,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已站在了拉萨的街头。
有时候你已不知,此地是他乡,还是故乡,抑或是故乡成了他乡,而他乡竟是曾经的故乡。
画过的,一些旅途上的街边风景。

 

 

 

 

 

 

内容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月之手绘, 微信号 moonshouhui。

编辑:高今颐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