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周志建-故事疗愈的力量

周志建专栏 | 我更怕不能忠于自己

标签: Vol.77故事的疗愈力量杂志
  • 子珍
  • 阅读:1,204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没有了公职及教职这样的铁饭碗,难道你不怕吗?” 你猜,张曼娟如何回答? “怕呀!但我更怕不能忠于自己。”

FavoriteLoading收藏

WJCL2682 (1)

撰文/周志建 摄影/杨菲朵

“没有了公职及教职这样的铁饭碗,难道你不怕吗?”
你猜,张曼娟如何回答?
“怕呀!但我更怕不能忠于自己。”

朋友W是一位公务人员,本来在某乡下小镇担任公职十余年,从小职员当到小主管,他过着平淡、与世无争的生活,对这样简单的日子,他甘之如饴。不幸地,两年前,他突然接到上级的调职命令,升官了,被调到台北当大主管。

这是幸运啊,怎么会说不幸呢?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住在繁华大都市的,更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当主管。

因为上级的看重,让W勉为其难地接下主管位置,但他的恶梦却也因此开始。到新单位不到一年,他压力超大、几乎夜夜失眠,人也日渐消瘦。

一天下午,他请了假,跟我约在一间优雅的咖啡馆,想找我聊天。那是一个明亮的下午,温暖的冬阳照在庭园的绿树上,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坐下来,他就跟我说:“我一点都不想当主管,我不喜欢管人,更受不了官场间的逢迎奉承、尔虞我诈,我只想单纯地做一个公务人员,单纯地把事情办好,单纯过日子就好。”现在,虽然他的薪水比以前高出许多,但他一点也不快乐,问我该怎么办?

人生总是两难。我虽同情朋友,却无法给他什么建议(而且直接给建议也不是我的风格)。毕竟,自己的路自己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负百分之百的责任。

聆听W的挣扎,同理他的处境,最后,我跟他说了一个故事。

“你听过张曼娟这个作家吗?”我问朋友。

“当然听过,我还看过她的书《海水正蓝》呢。”我心想,太好了。

“你知道她也曾经当过公务人员,当过大主管吗?”我问。

朋友很诧异:“有吗?”

“有,我也是看杂志报导才知道的。当了一辈子作家的她,曾接手香港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但后来未满一年就闪电辞职了。据说离职时,还送给媒体记者‘莫忘初心’的香皂。因为知道自己不适合公职,于是她勇敢放手了。”

“后来呢?”朋友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她的下一步。

“离开公职返台后,听说到大学任教了。”

“哦。”朋友松一口气,好像这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听说干了没有多久,又离职了。”我又补充。

朋友张大眼睛:“真的吗?”

是啊,据说当年系主任还提醒她:“这样你会拿不到退休金喔。”但她却洒脱地回答:“没关系。”她的朋友问她:“没有了公职及教职这样的铁饭碗,难道你不怕以后经济不稳定吗?”

你猜,张曼娟如何回答?

“怕呀!但我更怕不能忠于自己。”这句话说得真好。最后,她说:人生走到五十岁,正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阶段,水穷不是到绝境,而是看清了生命的来源和本质。

唉,没错。人只要能够看清楚自己生命的本质,就知道自己要什么,并做出好选择。刚好自己的生命也走到了五十岁,也十分渴望此刻能有“坐看云起时”的从容与优雅。人活着,如果不顺应自己的本性,背叛自己的初衷,是绝对不可能过得快乐的。这是我的经验。

“不适合自己的,就勇敢放下。快乐,其实比工作、名利更重要。”张曼娟的故事,如此提醒着我们。

就在我说完张曼娟故事的同时,朋友的手机响了,原来办公室里有急事,他必须立刻赶回去处理。果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主管难为呀。朋友跟我致歉,迅速起身离去。我不急,我还想继续享受难得有冬阳的悠闲午后。目送朋友离去的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

不久,我就收到朋友传来的简讯:“不适合自己的,就勇敢放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感谢你的好故事。”看完简讯,我莞然一笑。瞬间,窗外飘过一朵清淡的云,缓缓地,美极了。

周志建

台湾知名叙事治疗师、心理作家、叙事治疗专业训练讲师,已出版畅销书《故事的疗愈力量》、《拥抱不完美》。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