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生活美学/行走

布拉格森林深处彩虹集会

标签: Vol.76原创杂志生活美学
  • 子珍
  • 阅读:2,343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收藏撰文、摄影/ 郑轶 编辑/吴碧波 Jan说:“我们都是Rainbow people,全世界的Rainbow people都是一家人。”我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这就是我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说了Rainbow Gathering,一群信仰彩虹的人们。他们都是Rainbow family的成员,每年夏天都会聚集在一起,回归自然,和其它Rainbow family的人们在与世隔绝的荒野里度过一个月的群居生活。住帐篷,生篝火,打渔狩猎,重新回到人与自然、人与人最原始也最纯粹的状态中。 接触到Rainbow Gathering的概念是在布拉格郊区Jan避世隐居的小木屋里,他们告诉我所有的Rainbow people都是他们的家人。于是,他们就这样成为了我在捷克的家人。 那个时候我在Couch Surfing网站上搜索一张在布拉格能收容我的沙发,无意之间看到Jan的主页。他住在布拉格郊区森林一座小小的木头房子里,热爱干净的空气和水,有机食物和大自然,喜欢仰望星空、跳舞、音乐和冥想,以及在火堆边拍打非洲手鼓和西藏的音钵…… 尽管因为各种原因当时没有选择他的沙发,我还是写了一份邮件诚恳地表达了相似的价值观和喜好,希望能保持联系。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失去了内心的平衡,忽然想到了Jan,心想也许能从他那里找到答案或者在大自然之中安静下来。于是我给他写了邮件:“我不是为了Couch Surfing而来,而是为了拜访美好的灵魂。” 于是我没有任何计划地就突发奇想去拜访这个隐居在布拉格郊外森林的Jan。我从维也纳辗转搭了四辆顺风车到了布拉格郊外,再坐火车到达某个小镇,然后坐公车到了一个小村庄,从村口的小道徒步半个小时直到村庄尽头的一片森林,接着爬上一个陡峭的山坡,我看到了Jan的小木屋,还没有走近就听见吉他和歌声飘了出来,这一定就是了。 图注:小木屋在布拉格郊外森林里 Jan是典型的波西米亚人,厌倦了世俗生活的慌张、忙碌及主流价值观,萌生了遁世的想法。于是辞职去了新西兰,买了一辆二手房车就开始在环岛的大自然里过了一年的流浪生活。最终遇到的人和事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和信念。回到布拉格之后,他放弃了城市,和弟弟Martin一起来到了乡间的小木屋,过起了寻找内心宁静的隐士生活。...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摄影/ 郑轶 编辑/吴碧波

压底图IMG_1208

Jan说:“我们都是Rainbow people,全世界的Rainbow people都是一家人。”我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这就是我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说了Rainbow Gathering,一群信仰彩虹的人们。他们都是Rainbow family的成员,每年夏天都会聚集在一起,回归自然,和其它Rainbow family的人们在与世隔绝的荒野里度过一个月的群居生活。住帐篷,生篝火,打渔狩猎,重新回到人与自然、人与人最原始也最纯粹的状态中。

接触到Rainbow Gathering的概念是在布拉格郊区Jan避世隐居的小木屋里,他们告诉我所有的Rainbow people都是他们的家人。于是,他们就这样成为了我在捷克的家人。

那个时候我在Couch Surfing网站上搜索一张在布拉格能收容我的沙发,无意之间看到Jan的主页。他住在布拉格郊区森林一座小小的木头房子里,热爱干净的空气和水,有机食物和大自然,喜欢仰望星空、跳舞、音乐和冥想,以及在火堆边拍打非洲手鼓和西藏的音钵……

尽管因为各种原因当时没有选择他的沙发,我还是写了一份邮件诚恳地表达了相似的价值观和喜好,希望能保持联系。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失去了内心的平衡,忽然想到了Jan,心想也许能从他那里找到答案或者在大自然之中安静下来。于是我给他写了邮件:“我不是为了Couch Surfing而来,而是为了拜访美好的灵魂。”

于是我没有任何计划地就突发奇想去拜访这个隐居在布拉格郊外森林的Jan。我从维也纳辗转搭了四辆顺风车到了布拉格郊外,再坐火车到达某个小镇,然后坐公车到了一个小村庄,从村口的小道徒步半个小时直到村庄尽头的一片森林,接着爬上一个陡峭的山坡,我看到了Jan的小木屋,还没有走近就听见吉他和歌声飘了出来,这一定就是了。

IMG_2181
图注:小木屋在布拉格郊外森林里

Jan是典型的波西米亚人,厌倦了世俗生活的慌张、忙碌及主流价值观,萌生了遁世的想法。于是辞职去了新西兰,买了一辆二手房车就开始在环岛的大自然里过了一年的流浪生活。最终遇到的人和事改变了他的世界观和信念。回到布拉格之后,他放弃了城市,和弟弟Martin一起来到了乡间的小木屋,过起了寻找内心宁静的隐士生活。

我到来的时候,他的新西兰挚友Jono和Marcela也正好来拜访他,再加上一位神经质的哲学家Honza,以及新到来的我,组成了一个无国界的大家庭。几乎没有任何的过渡,我们自然而然相处默契,仿佛早已熟识多年。我这一住就住了半个月。

Jan说:“我们都是Rainbow people,全世界的Rainbow people都是一家人。”我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这就是我第一次从别人口里听说了Rainbow Gathering,一群信仰彩虹的人们。他们都是Rainbow family的成员,每年夏天都会聚集在一起,回归自然,在与世隔绝的荒野里度过一个月的群居生活。住帐篷,生篝火,打渔狩猎,重新回归人与自然、人与人最原始也最纯粹的状态中。Rainbow people说的是一种价值取向和生活态度,这种归属感和身份认同不以种族和国籍区分,而以价值观来衡量。虽然我此前没有参加过任何一次集会,但他们已经很自然地把我定义成彩虹的一员了。Jan的小木屋是一个有着固定地址的小型Rainbow Gathering,大家彼此亲如手足。我给他在Couch Surfing的评论写“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是一家人。”而Jan写给我的是“我家的门永远向你敞开。”

IMG_1609
图注:Jan性格孤僻,话不多,一头长发,极瘦,笑起来像个孩子,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我总觉得他长得不像地球上的物种,有点《指环王》里精灵族的感觉。

IMG_2170
图注:Martin是一个游荡在自己世界里的少年,被哥哥Jan很好地保护着,像是每天在孤寂星球上等待日落的小王子。

IMG_2047
图注:Jono是一位四海为家世界音乐艺术家,仙风道骨,连睫毛都是金色的,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世外高人,飞花摘叶皆可伤人那样,任何东西到了他手里都是乐器。他无叶无根,在天地之间潇洒地漫游着。这种超脱成为他的气场,辐射出去只是觉得宁静安详。

IMG_1601
图注:Jono的女朋友捷克女孩Marcela温和纯真,看起来像个干练清秀的小男孩,却又温柔、恬淡、安静地包容着一切。他们会四处从事一些季节性的工作,比如在法国乡间帮助果农摘苹果换取旅费,然后继续浪迹天涯。

IMG_2162
图注:Honza总是一边卷着叶子,一边高深莫测地对我说诸如“如何控制你的梦境”之类的诡异话题,藏传佛教的神秘、存在主义的虚无都在同一时间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和这么一群性格迥异却又彼此相爱的人在一起,时间仿佛也就此脱离了轨道,悄然碎成了一地。

下午的时光,每个人都在屋子里找到自己的角落自得其乐。你有充分的个人空间,却不会觉得孤独。整天带着梦游表情的Martin会在阳台的角落里看书;神神叨叨的Honza会拉着我聊道家思想;Jan和Jono在二楼的榻榻米上神情放空,就着非洲某个部落的音乐,在另一个世界神游。Marcela也许在后院用各种材料做什么奇怪的乐器,有一次她用塑料和金属烧成了一根巨大的黑管子,演奏起来音色如同蒙古的呼麦。

IMG_1095
图注:每个人都在屋子里找到自己的角落

山居岁月平淡美好而温暖。清晨醒来,我们去山上拾干树枝,劈柴生火,一起做早餐。然后去山上徒步,走到山顶俯瞰波西米亚平原;又或者带上瑜伽垫,走到一处静谧的地方开始打坐冥想。Jan教给我不同的方法放松平静,从大地上感知能量,山间的微风沙沙做响,草木的清香芬芳飘渺,在和自己耳语之中,你能逐渐体验到一种物我两忘的感觉。

郑轶

郑轶

摄影师,策展人。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游学欧洲多年。从事影像创作以及写作,嬉皮风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终身职业。热衷于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微信公众帐号:近似于透明的深蓝

明日发布下一篇:在布拉格,与自然赤诚相见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