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生活美学/行走

在布拉格,与自然赤诚相见

标签: Vol.76原创杂志生活美学
  • 子珍
  • 阅读:2,027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他说,也许这是命运的一个信号吧。当你把自己放置于大自然之中,用潜意识感知万物的灵气,你和宇宙是一体的,没有是非对错,世间一切都是它本来的面目。静默如谜,却又清澈见底。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摄影/ 郑轶 编辑/吴碧波

2K压底图IMG_0971

大家逐渐都去休息了,Jan在火塘边对我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沉睡,而你的眼睛是睁开着的。” 这个时候火光忽然明亮起来,我在黑暗中看清了他的脸。他说,也许这是命运的一个信号吧。当你把自己放置于大自然之中,用潜意识感知万物的灵气,你和宇宙是一体的,没有是非对错,世间一切都是它本来的面目。静默如谜,却又清澈见底。

晚饭时,大家围坐在桌子前点上蜡烛,集体手拉着手闭上眼睛,他们不像天主教徒那样祷告,只是诚心诚意地感激大地母亲赐与我们食物和友谊。有一天Jono提议大家可以更为自然地裸体就餐,大家对看了一眼沉默没应答,Jono哈哈一笑,也不执着,于是那天只有他一个人脱光了衣服,像个婴儿一样对大地母亲致以真诚的顶礼膜拜。我喜欢他们这种不拘礼法的率真,既不顾及世俗也不勉强旁人,大家自得其乐,再惊世骇俗的举止都显得那么自然,没有一点矫揉造作。

IMG_1111

IMG_1088
图注:他们基本上都是素食主义者,一起做的晚饭都是些各种豆类、谷物熬成的粥又或者是蔬菜沙拉。

有一天连日素食终于让我忍无可忍,问他们借了自行车借口要进城,下山第一件事情就是冲到村口的小酒馆,要了好大一盆肉配上一大杯地道的捷克啤酒,觉得人生瞬间美好起来。洗澡会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幸好是夏天,我接了一大桶山泉水,走到密林包围的小院子里,朝着屋子里大吼一声“我要洗澡啦,谁也不准出来!”尽管我知道即使他们随意走动,也一定会视若无物,在这群崇拜自然的孩子们眼里,这不过是世间万物本来就该呈现的原始姿态。

夜晚的时候我们在小院子里生起一个火塘,大家席地围坐在篝火边。在这个没有自来水、没有电线,现代物质文明痕迹稀薄的森林里,似乎语言也是多余的。每个人随意挑选了一种乐器,没有人觉得有必要说话,只是用音乐来表达此时内心的节奏。Jono手里有的时候是吉他,有的时候是班卓琴,有的时候是乌克丽丽,Marcela会在恰到好处的地方吟唱起来,只是一些音高不同的没有任何意义的音节,尤如天籁一般。Jan用他从中国买来的西藏音钵,宗教气息到他手里成了远古的呼吸。Honza打击着非洲部落的手鼓,Martin有的时候弹吉他有的时候摇手铃,我有的时候被分到一只小小的Shaker,最后在集体的努力下学会了打击非洲鼓。

IMG_1619

IMG_1077

IMG_1070
尽管每个人都是即兴演奏,你却清晰地能感觉到其中的对话:有疑问、有安慰、有思考、有治愈、有忠告、有呐喊、有倾诉、有争执、有鼓励。如同火塘边一场部落的祭典,就像古老萨满教用来与自身灵魂沟通的仪式。泛神论者没有一个明确的上帝指引,只有“万物皆有灵”的虔诚。而最终努力倾听到的是我们内心的声音。

Jono周游世界,到处采集不同民族和部落的声音。在非洲大草原、在中亚大漠、在南美的部落里和当地土著即兴演奏。在音乐声中,他教给了我很多东西。如禅宗所说的“顿悟”那样,你所被迷惑的那个答案,只能从你的内心去找。所有的智慧不拘泥于表现形式,却往往殊途同归。有一次大家逐渐都去休息了,留下我和Jan在火塘边聊天。他对我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在沉睡,而你的眼睛是睁开着的。”这个时候火光忽然明亮起来,我在黑暗中看清了他的脸。他说,也许这是命运的一个信号吧。

晚上大家可以随意选择小木屋里的任何地方就寝。Martin总是抱着枕头去阳台上听着蝉鸣溪声看着星空入眠,有一天我强烈要求Martin让出阳台让我去体验一下在大自然中沉睡的感觉,却半夜被冻得发抖。在酷暑当头的正午,大家会去山里一个废弃的水库游泳。那是镶嵌在深山里一块像碧玉一样的湖泊。我们用一根粗麻绳小心翼翼地随着悬崖爬下山,徒步走到湖边。在大自然里衣物是一种累赘,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裸泳。阳光肆虐的午后,他们坐在湖边打坐冥想,或者阅读。我也自得其乐地躺在大石头上晒太阳,有山有水有清洁的空气,富有得好像拥有全世界。

IMG_0958

IMG_1027

有时候我借了自行车一路骑回布拉格去。沿着伏尔塔瓦河清澈的流水,那些树被阳光投下的斑驳会在我的手臂上跳跃闪烁,在电子乐声里我感觉我仿佛飞了起来。骑到静谧的地方,拨开树林,把自行车随意丢在草丛里,就此跳到水里去。等太阳烤干了衣服,一转身看见草地上骑骏马的少女一抹甜美的笑在和我挥手打招呼。有的时候看到树林里的啤酒园,坐下来喝一大杯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好喝的捷克啤酒,阅读两三页随身带着的书。回去的时候在小镇上买一堆食材扛回去。

我一直认为,当我们把动物关在笼子里,放置于动物园,久而久之,它们逐渐退化了功能且失去了兽性,而人在城市里生活得足够久,一些对于生命的敏感度会被退化,于是也就逐渐失去了“人性”。当你把自己放置于大自然之中,用潜意识感知万物的灵气,并把自己与此联结起来,这个时候你和宇宙是一体的。你的头脑不再被资深的狭隘与偏执束缚,你的心扉是敞开的,是宽容而接纳一切的,这个时候你不再被迷惑,你与生俱来的感知能力不再被屏蔽。没有是非对错,世间一切都是它本来的面目。静默如谜,却又清澈见底。

郑轶

郑轶

摄影师,策展人。毕业于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游学欧洲多年。从事影像创作以及写作,嬉皮风格的旅行者是她的终身职业。热衷于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以及跨文化跨学科研究,在各种大学里把理工科、文科、艺术科以及经济管理都学了一遍,书呆子气十足的技术宅,立志当一个呆萌的学霸。微信公众帐号:近似于透明的深蓝

上一篇:布拉格森林深处彩虹集会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