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题

​内在小孩,成长路上杀出的“小破坏”|献给大人的儿童节

标签: 内在小孩原创
  • 子珍
  • 阅读:6,092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每个人都有“内在小孩”,当它被忽视就会用各种方式“刷存在感”。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慕棉、二儿猫 编辑/蔡娜 图片/杨菲朵

1

探索君:又到六一,儿童节对于很多成年人似乎总是抱着一种不甘心的“与我无关”,既保有着大人的身段,心里却又有一丝丝羡慕,恨不得减龄几岁回到童年,于是赶快给自己买个粉嫩的Hello Kitty或机器猫以示慰藉。

其实,大人也可以过儿童节,因为每个人的内在都有一个“内在小孩”,就像下文的“二儿猫”,原本以为自己是强悍精干的老虎,却没想到内里总有只弱弱的小猫在拖后腿,总是或卖萌求生、或打闹抗争,以此来“刷刷存在感”。你假装看不见我,我就搞破坏给你看。(PS:有没有点“你以为自己是《欢乐颂》的安迪,却把自己活成了二二儿的邱莹莹”的赶脚?)

看到“二儿猫”这个萌萌的案例,资深身心整合疗愈老师慕棉老师的回应也萌萌哒,她道出了故事背后内在小孩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内在小孩、成年自我以及内在父母,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多重角色切换中。当我们忽视内在小孩,自己也就变成了自以为成熟的“小大人”。而当它被看见,也就得到了安放。

在文末,慕棉老师还送给大家一份“儿童节礼物”——内在小孩疗愈音频,带领我们看见它,拥抱它!

整合了内在小孩,成长的路上我们才能身轻如燕、收放自如。

“二儿猫”的故事
By:二儿猫

我的身体里有两个我。

在工作上,我能够独立完成工作和项目,有成熟的思考能力和迅速的执行能力,领导曾说你的眼光和思考不像这个年龄的人。在同事眼中,我总是充满热情、做事主动出击、坚强又独立,甚至硬撑、硬拼着也要工作——一次我在痛经到下不来床时,强撑着打车到一个百人的发布会现场做主持。在台上我光鲜亮丽,全神贯注地完成了任务。活动结束,我无力地摊在回去的出租车上疼的直哭。

这就是我,又拼命又逞强,我需要确认自己是“强”的,这让我有安全感。

在我心里自己是这样的(图片/网络)
在我心里自己是这样的(图片/网络)

 

而下班后,当我的爱人回到家,他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小白兔睡衣,趴在婴儿地垫上玩橡皮泥的“小孩”,而不是一位贤惠主内的妻子。这个“小孩”无法独立做饭,因为分不清楚酱油和醋,买菜的时候总是买到烂掉的菜,一出门就迷路,只能无辜地看着爱人撒娇求助。

而我的家里也充斥着一堆儿童用品,浴室是黄色的小鸭子,边洗澡边唱:“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小鸭子”、客厅充满儿童玩具,不倒翁、机器猫玩偶,日常用品也是儿童水瓶和饭盒,总是喜欢被爱人喂饭。

这个“小孩”总是觉得自己是一只小猫,或者是一只小白兔。她每天都要问爱人:“我是不是一只猫?”爱人摸摸她的头说:“是的,你是一只乖乖的小猫。”“喵、喵、喵……”

这个“小孩”总是对她的爱人说:“没有你我就吃不上饭,出门就迷路,一个人在家停电就怕怕,没有你我简直活不下去了。”爱人摸摸我的头说:“你是一只二儿猫”。

带着孩子的眼光确实能创造出一些出奇的创意,这也为我的工作加分,“在策略和创意上你都表现得很出色”这是来自领导的评价。但也是这个内在小孩总是给我带来不少麻烦,她总是很任性,办公桌乱乱的也不想收,“我就是保持这种风格,这样才能做创意呀。”她在一些细节上总是马马虎虎,一个连酱油和醋都分不清,或者,不愿意分清的孩子如何能够将一份重要的文件处理的一丝不差?就算我再努力,也时不时出些可笑的小错误。

最让我无奈的是,我清楚地、带着觉知地意识到这一切。当和爱人起初在一起谈恋爱时,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在别的地方我都要当个大人,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能做小朋友。我总是喜欢成为弱弱萌萌的小动物,总是不想长大,总是下意识地在生活琐事上“无能”,总是喜欢做个乱七八糟的小孩,将袜子和吃的放在一起,烧水壶总是接不够最低水量有危险隐患,我总是需要一位帮忙善后处理的“家长”。

是的,这也是我,我总是不自觉地想成为“弱”的,弱到当一只小小的小猫还不够,还要是一只二儿二儿的小猫。

其实我是这样的(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我是这样的(图片来自网络)

 

而这一切,也早已被我身边的人“看穿”。我的爱人说:“我明白你喜欢把自己当成一只猫的背后是想要轻松、快乐,所以没关系,我陪你玩这个游戏。”我的瑜伽老师为我把脉,“你的内在还是个孩子,把过多的对别人的关注收回来,你要先成长自己。”我的按摩师朋友为我按摩完说:“你的身体一点也不弱,你别再跟我说你气血虚弱,我按过真正气血虚弱的人,根本不是你这样的,这都是你自己骗自己的。你的身体是我按摩过的最完美的身体,无论是皮肤的弹性和紧实、身体的黄金比例、骨架的结构……你的身体一点都不弱,远不是你认为的那样,为什么你总是需要自己是弱的?”

是啊,为什么我总是不允许别人比我强、却又无意识地希望自己是如此弱小的?这和从小妈妈总是事事要强、总是拿我和别的孩子比较,却又总是用行动诉说“你就是样样都不如我,你的人生没有我插手就完蛋了”又有什么关系?

带着觉知却仍然深陷其中的我,每天都清楚地看到这一切,却又无法自控地仍在上演这样的戏码,我就是需要如此。就像《土拨鼠日》中那个看到自己日复一日在重复、原地不前的男人,我同时是身临其境的演员,也是设计整出戏的导演,一直在镜头前冷眼旁观。

却唯独,跳不出来。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