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题

为什么我们总渴望无条件的接纳和爱?

标签: 内在小孩原创
  • 子珍
  • 阅读:3,076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看见"和照料我们的内在小孩,就拥有了改写生命脚本的力量。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慕棉 编辑/蔡娜 图片/杨菲朵
IMG_5353
探索君:在昨天的头条文章发布后,很多读者与我们互动,为什么我们总是渴望“无条件的接纳和爱”?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从哪里来?他们又是怎样合作演绎我们的生命脚本的?我们又要如何协调这两者的关系?到底要如何重新创造内在的脚本?
一个个问题浮上心头,正是我们在成长的路上又深入了一步。看见的下一步,便是重新改写。
打开一扇木头门,我看到一个甜美的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小女孩站在屋子中央,阳光恰好透过露空的圆形屋顶笼罩着她。她很专注地正埋头研究着什么,丝毫没有被我推门的声音打扰到。进一步和她的内心连接,我听到她说:“我只喜欢安安静静做自己的事情,不喜欢和别人有交集。”
这是我在慕棉老师的催眠音频之下,第一次看到的我心底的内在小孩。我感觉到喜悦和心疼,喜悦于她沉醉于某件事情的专注样子,心疼于她只想自己呆着却不得不和他人打交道。
深呼吸,我拥抱这个孩子,之后牵起她的手,走出这个独属于她的屋子。我们来到绿绿的草地上,我和她一起蹦蹦跳跳。我们开心地大笑,互相追逐打闹。
就在一切都那么美好的当下,这个孩子竟毫无征兆地黑着脸跑掉了。接着,草地上出现了一个很小的孩子,她刚刚学会走路,身子不稳,张着双臂,摇摇晃晃地走到我面前。她穿着秋衣秋裤,鼻子下面似乎还挂着鼻涕。我感受到她的内心,她问我:“我这么弱小,没有什么引以为傲的资本,你会喜欢我吗?……”她看起来那么无助,我不禁眼睛开始湿润了。
我知道,这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渴望。一种无条件的爱,只因我是我而被爱着的渴望。
我抱起这个孩子,亲吻她。“我当然喜欢你,更深深爱着你。不论你是什么样子,不论别人眼中你是什么样子,不论你是否聪明漂亮能干……我都爱你。”
在慕棉老师的沙龙中,我在心底的房子,看到了内在的自己。也许之前看到的红裙子是其中的一个自己,也许她只是我为自己设置的一个伪装。
但不管怎样,我知道,我要好好爱自己。我会做自己的内在父母,保护好心底的孩子。
IMG_0432
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从哪里来?
是的,每个人心底都有个内在小孩,我们要用自己的内在父母去拥抱它。昨天我们讲述了内在小孩的故事。有很多朋友好奇的问,我们的内心都会有个小孩吗?我们不是长大了吗?怎么还会有个小孩呢?啥?你还说不止有小孩,还有内在父母?这,这到底是咋回事儿?
那我们就从小孩说起吧,嗯,我们常常觉得没有父母就不会有小孩,可是其实如果没有小孩,又哪里来的“父母”呢?那只是两个成年男女罢了。所以要说内在父母,那还是要从内在小孩说起的。
当我们呱呱坠地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的时候,最开始的那个小娃娃是分不清自己和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差别的。也就是说,这个小孩从妈妈的肚子里来,那时候他就觉得一切都是一体的,天然的我饿了,我就得到营养补给,我困了,我就睡去。冷了热了,也不怕,周围都会跟着变化的。然后他出生了,一开始也天然地觉得一切都还是理所应当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们“无条件的接纳和爱”的需求来源。
可是慢慢地,他发现不对呀,现在这个世界不一样了,我饿了,妈妈不一定马上知道。我便便了,妈妈也不知道,我不舒服得哭才能得到满足,变回舒服的状态。这时候小孩开始知道自己不是全能的,外在也不是无条件的了。他需要仰赖照顾者才能活下去。
这时候如果父母对小孩的需求不是很敏感。比如有的时候,就算哭也没有用,爸爸妈妈可能在忙什么事情,没有听到也没有体恤到小孩的需求,那对小孩来说就还是没人理自己没人管自己。这时候,小孩子就可能很害怕,甚至会担心自己要死掉了——在小孩的世界里,是无法区分很多概念的,一时得不到满足,就可能意味着永远都是这样。这时候,他还不懂得人类的语言和逻辑思考的方式,可是他可以感觉到外面的人对他是什么反应,他会感觉到安全和不安全。
IMG_1606
为什么三岁之前我们总需要陪伴?
婴孩的感受也是激烈的,基本上只有暴怒、狂喜、痛苦和恐惧这些极端的情绪。显然,这时候不满足的他,很可能已经非常恐惧,或者是暴怒了。当然,他选择不同的情绪,自然也就在形成不同的感受,造成不同的基础认知。
比如恐惧自己要死掉的小孩,可能会很害怕。然后他心里会脑补,我必须很乖,让这些照顾我的人喜欢我,然后我才能活下去。要不然我就会被抛弃,那我就要死掉啦!很显然这种小娃的脑补里,父母会开始被内化成为高高在上的巨人,决定着我的生死,而我就是那只柔弱无助无力的可怜虫。哇哦,可怜吧。而那个暴怒的小娃脑补的就可能是,这个世界太坏了,这些人太坏了!不给我东西吃,坏极了,坏透了!这个时候,父母在这类小娃的世界里,就开始被内化成为了暴虐的坏蛋,是需要反抗的家伙。
而我们三岁以前基本上都处于这个只有极端情绪感受的阶段里。这个时候,他小小的心里就开始对这个世界尤其是自己的照顾者,大部分就是父母,做出判断了——基于这样的激烈的情绪做出的判断——这也就是我们常常说到的生命脚本的雏形形成的时期。在婴孩们的心里,已经开始有一套自己和世界,其实就是孩子和父母之间互动的故事蓝本了。
三岁以后,我们已经开始可以理解妈妈暂时没来,她没有消失,她一会儿是会来的,我不会死。可是,这并不代表小孩就不会焦虑了,他依然需要为了生存而不断去试着了解父母或其他照顾者,他们对自己的反应,并由此做出尽可能保障自己安全的回应。这时候,他内化的父母形象会越来越具体,同时,他也会在原有的生命脚本的雏形基础上再增添故事的细节。到我们六岁的时候,我们的内在父母形象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我们的内在生命脚本也基本上就已经定型了。再长大的过程,我们可能去调整一些细节来适应现实,但是脚本的基调,故事的走向基本上都已经不会再有大的变化了。
所以说,一生很长,可其实也很短,甚至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对这个世界建立概念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带着激烈的情感为自己的人生写下未来种种了。而我们的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共同配合就是忠实地执行这个故事的那部分的自我。
IMG_9937
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怎样合作演绎你的生命脚本?
当然,我们肯定知道,从内在父母那里传递来的信息不一定都是“坏”的,或者说负面的。毕竟,对绝大多数正常家庭走出来的孩子来说,我们从父母身上得到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我们健康地成长的过程,也不会有我们今天的继续成长。而我们的讨论是帮助我们去突破内在限制,走向更开阔的人生,所以看起来讨论的好像都是父母的不好,可我们都知道不是这样的。恰恰是因为好的太多,而且不需要转变的也就不需要讨论了。
那么说回来,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又是如何合作演绎我们的生命脚本的呢?举个例子,再说回二儿猫童鞋(请参考昨日头条文章:内在小孩,成长路上杀出的”小破坏”|献给大人的儿童节),显然二猫童鞋现在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家庭了。所以从外表来看,二儿猫已经不跟猫妈在一起。可是,猫妈内化之后的“内在母亲”已经成了二儿猫的一部分,她可从来没有离开过。每当二儿猫童鞋学习或者工作上不够认真不够努力,取得成绩不够好的时候,内在母亲就会跳出来说,你要努力啊,你必须优秀!你怎么能自甘堕落呢,你看看人家XXX,人家做得多好!你还不赶紧加油!然后,这些小鞭子就一鞭一鞭直接抽到了二儿猫童鞋的身上,这时候二儿猫童鞋就回到了小时候被小鞭子抽着拼命往前跑的状态,内在小孩各种小心思就开始活动了,呜呜,二儿猫要努力,二儿猫要做得很好很好,妈妈才会爱我(别人才会认可我),我才能安全地活下来。自然,就乖乖地去发愤图强了。
这样的感受很多朋友都会有吧,虽然你离家千里万里了,可心里那些爸爸妈妈的声音可从来没有消失过。每当别人做了什么触动到你的脚本,他们就会跳出来告诉你,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不应该这样,应该那样。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逃到异国他乡,也逃不出这个声音的手掌心。然后,你的内在小孩乖乖启动,听着爸爸妈妈的教训,委屈啊,难过啊,自我批判啊,又不服气想对抗啊……各种各样的脚本就都开始自动上演了。
很多时候,你对面那个人还完全懵着呢,不知道这怎么了,自己就一句话,怎么就这样了呢?可是我们的脚本是有办法继续运作的,它会推动你带着那些小时候的伤痛的情绪去跟对方理论,带着小时候的没有逻辑的逻辑,去跟对方胡搅蛮缠,直到我们成功地把对方推向了产生“投射认同”的境地——
内在父母:你怎么做事的?你就总是比不上XXX是吧!你就不能更优秀一点?
内在小孩:我怎么总是做不好啊,我还是不够努力,我要更强大才行。
(见到领导)他怎么总是对我态度那么冷淡,是不是也对我的工作不满意,还希望我做得更好啊?
然后,每次见到领导就各种哀怨的小眼神,各种害怕被批评被嫌弃。
于是,领导(悲催的~):是,我是对你还不够满意,你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没错,这时候,他已经被你带进故事里去了。然后,欧耶,生命脚本运行顺利,小时候的戏码继续上演。你的内在小孩欢呼,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总是要求我做得更好更好更好!哼!
你看,我们每天就是这么玩心理游戏的,我们每天就是这么让生命脚本上演的,内在小孩与内在父母玩得不亦乐乎,成年自我就时常疲于奔命了。
出生后 2011-6-7 上午8-02 2736x3648 2011-8-22 上午9-32
如何协调内在父母与内在小孩的关系?
说到这个问题,我想起一句让我很感动的话:所有的爱都是为了在一起,而唯独父母的爱是为了分离。然而,分离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尤其是我们自己本身也会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地去内化我们的内在父母角色,这个角色甚至可以说很大一部分都已经长进了我们的血肉里,是真的在潜意识很深很深的地方,就已经存在的了。
所以,也许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彻底的分离,彻底意味着我们也在过往的模式里,我们还在要求“完美”,可是,完美是不存在的。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小孩,自然也就没有完美的脱离父母一切影响的成年自我。我们与父母之间,今生可能都有着割舍不断的牵连,同样,我们也都与那个成长中留下的孩子的印记,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牵绊。
而我们需要做的也并不是偏执地要求内在父母隐遁,内在孩童消失,我们只需要以成年自我来真正的“看见”他们。看见我们的父母如何影响着我们,也对他们给予我们生命,对他们给予我们的爱与关怀,心怀感恩。当我们能够对父母给予认可的时候,我们也就更容易从那些内在父母带来的标准与要求中出离了,我们会更清楚现在的自己更想要什么。这时候,我们的内在父母就与成年自我进一步融合了,内在父母就教会了我们如何与这个世界的规则规律和平共处。
而当我们能够如实地“看见”我们内心的那个孩童时,我们也将拥抱一份情感的连接,我们会看到这个孩子的情绪与感受都是值得被尊重和被接纳的。然后,我们会愿意好好地去照料他爱护他。他内在的那些激烈(隔离和冷漠其实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激烈)的感受也就会逐步地得到化解,内心的安全也自然会逐步地生长起来。这时候,我们也就逐步地从各种各样的故事中跳出来了,拥有了delete旧的不合适的心理游戏的能力,也拥有了去改写生命脚本的力量。
嘉宾介绍
慕棉
本文为心探索原创文章,转载授权请于心探索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按提示操作即可
联络探索君:tansuojuna
投稿及简历:xintansuozhenggao@aqrage.com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