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素黑-爱生活日记

素黑专栏 | 和身体商量,跟水重修关系

标签: Vol.76杂志素黑专栏
  • 子珍
  • 阅读:1,616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5 年前

收藏撰文/素黑 被否定的童年阴影,似乎都跟水有关,总觉得水跟自己性格不合,稍长大后才体会到,越是不明所以抗拒的东西,越有了解的价值,要不是它真的坏透,启动了自我保护的程序而产生抗拒,就是它一直在呼唤自己去面对潜意识里压抑的、没处理好的、此生要来结的账——那些我们一直在逃避的东西。 自小,不知哪里来的印象和执着,总觉得,生命里有某种力量跟水一直相冲。身体和水本来就是水乳交融的共依互存关系,在我的身体里,却像隔了一个偌大的沙漠,彼此只是对方的海市蜃楼。 小时候怕碰水,不敢学游泳,喝水也很少,每每因为过分投入一种手作玩意如替娃娃造衣服或用心画画后,就会完全忘记时间,六小时屁股不动,忘记喝水,也忘记尿尿。被妈妈发现后,通常会被责骂,而忘记喝水的后果是被罚必须停止作业。那些可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呢,却因为没喝水的缘故被罚停,对水便隐隐怀上一点怨恨,都是水不好,不是你,我便可以放肆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家里的大人会督促我要多喝水,说多喝水皮肤才能像二姐般白皙,像邓丽君一样。对,那个年代,邓丽君是淑女、美人的标准,声音甜美,皮肤白滑。可我天生皮肤偏黑,被大人认定为喝水少变酱油色了,不好看,于是替我起了一个不典雅的外号:酱油。直到后来皮肤同样偏黑的一代美女朱玲玲当选了香港小姐冠军后,我的黑才不受到歧视,外号便从“酱油”升级成“朱玲玲”。被误导以为喝水不够,皮肤才会干燥,长大自学医疗后,才知道这跟喝水多寡没有绝对关系。 被否定的童年阴影,似乎都跟水有关,总觉得水跟自己性格不合,明显是心理隔阂影响主观好恶的典范。稍长大后才体会到,越是不明所以抗拒的东西,越有了解的价值,要不是它真的坏透,启动了自我保护的程序而产生抗拒,就是它一直在呼唤自己去面对潜意识里压抑的、没处理好的、此生要来结的账——那些我们一直在逃避的东西。 事实上,我发现自小的身体问题,恰恰跟水有可大可小的关系。父母给了我肾脏并不强壮的体质,自年轻时代开始便感到喝水后肚子会不舒服,原来不是因为水对我不好,而是提醒我要去调理处理水的器官:肾脏。可我却一直不觉知,只懂得抗拒,不舒服就干脆不喝吧。 我在书里说“自爱从喝好一杯水开始”,并不是劝人自爱的一句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个人体验分享。没有喝好一杯水,你不会了解自己的身体为何会这样,譬如怎么老是感到疲倦,怎么下腹常常胀肿,怎么腿和屁股总是肥胖不好看。很多女生误以为自己需要减肥,于是疯狂节食,问题却不在吃多了,而是没调理好肾脏,出现水肿,要消除的是水肿不是脂肪。人体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水造的,调理身体,其实就是要从调校水开始,和水重整关系,最科学不过。 于是我花了大半生专注地只喝清水,实验不同的喝法,不同的滤水器,不同的水源。矿物水、电解水、π水、蒸馏水、山泉水……何时喝,喝多少,喝后身体的变化是什么,都一一记下。然后,你便知道水跟自己的关系,原来每天最少要喝八杯水的说法很有问题,原来水比世上你最爱的某人还要爱你、体贴你,可以改变你一生,令你做个更好的人…… 绝对不是空谈。 当我和水的关系拉近了,亲爱了以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喝水感到很舒服,也开始不怕水,自学了游泳,即使把自己抛下水时已年过三十。也因为自学治疗法的关系,十多年前便开始进入其他饮料的疗效研究。咖啡,是我用来排毒的工具。平时不会喝,需要时她就是最好、最快的排毒和排水医师。茶,倒是一直又爱又恨,因为体质偏寒,喝茶后会感到虚。可一直知道茶是养生和修心的极品,那怎么办呢?跟身体商量,跟她协定,学习喝适合修心的茶好吗?她说好。和她印了手,茶缘便开始涌现,谦虚地学习茶的种种,也开发了“茶修”的自爱方式。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素黑

换图

被否定的童年阴影,似乎都跟水有关,总觉得水跟自己性格不合,稍长大后才体会到,越是不明所以抗拒的东西,越有了解的价值,要不是它真的坏透,启动了自我保护的程序而产生抗拒,就是它一直在呼唤自己去面对潜意识里压抑的、没处理好的、此生要来结的账——那些我们一直在逃避的东西。

自小,不知哪里来的印象和执着,总觉得,生命里有某种力量跟水一直相冲。身体和水本来就是水乳交融的共依互存关系,在我的身体里,却像隔了一个偌大的沙漠,彼此只是对方的海市蜃楼。

小时候怕碰水,不敢学游泳,喝水也很少,每每因为过分投入一种手作玩意如替娃娃造衣服或用心画画后,就会完全忘记时间,六小时屁股不动,忘记喝水,也忘记尿尿。被妈妈发现后,通常会被责骂,而忘记喝水的后果是被罚必须停止作业。那些可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呢,却因为没喝水的缘故被罚停,对水便隐隐怀上一点怨恨,都是水不好,不是你,我便可以放肆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家里的大人会督促我要多喝水,说多喝水皮肤才能像二姐般白皙,像邓丽君一样。对,那个年代,邓丽君是淑女、美人的标准,声音甜美,皮肤白滑。可我天生皮肤偏黑,被大人认定为喝水少变酱油色了,不好看,于是替我起了一个不典雅的外号:酱油。直到后来皮肤同样偏黑的一代美女朱玲玲当选了香港小姐冠军后,我的黑才不受到歧视,外号便从“酱油”升级成“朱玲玲”。被误导以为喝水不够,皮肤才会干燥,长大自学医疗后,才知道这跟喝水多寡没有绝对关系。

被否定的童年阴影,似乎都跟水有关,总觉得水跟自己性格不合,明显是心理隔阂影响主观好恶的典范。稍长大后才体会到,越是不明所以抗拒的东西,越有了解的价值,要不是它真的坏透,启动了自我保护的程序而产生抗拒,就是它一直在呼唤自己去面对潜意识里压抑的、没处理好的、此生要来结的账——那些我们一直在逃避的东西。

事实上,我发现自小的身体问题,恰恰跟水有可大可小的关系。父母给了我肾脏并不强壮的体质,自年轻时代开始便感到喝水后肚子会不舒服,原来不是因为水对我不好,而是提醒我要去调理处理水的器官:肾脏。可我却一直不觉知,只懂得抗拒,不舒服就干脆不喝吧。

我在书里说“自爱从喝好一杯水开始”,并不是劝人自爱的一句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个人体验分享。没有喝好一杯水,你不会了解自己的身体为何会这样,譬如怎么老是感到疲倦,怎么下腹常常胀肿,怎么腿和屁股总是肥胖不好看。很多女生误以为自己需要减肥,于是疯狂节食,问题却不在吃多了,而是没调理好肾脏,出现水肿,要消除的是水肿不是脂肪。人体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水造的,调理身体,其实就是要从调校水开始,和水重整关系,最科学不过。

于是我花了大半生专注地只喝清水,实验不同的喝法,不同的滤水器,不同的水源。矿物水、电解水、π水、蒸馏水、山泉水……何时喝,喝多少,喝后身体的变化是什么,都一一记下。然后,你便知道水跟自己的关系,原来每天最少要喝八杯水的说法很有问题,原来水比世上你最爱的某人还要爱你、体贴你,可以改变你一生,令你做个更好的人……

绝对不是空谈。

当我和水的关系拉近了,亲爱了以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喝水感到很舒服,也开始不怕水,自学了游泳,即使把自己抛下水时已年过三十。也因为自学治疗法的关系,十多年前便开始进入其他饮料的疗效研究。咖啡,是我用来排毒的工具。平时不会喝,需要时她就是最好、最快的排毒和排水医师。茶,倒是一直又爱又恨,因为体质偏寒,喝茶后会感到虚。可一直知道茶是养生和修心的极品,那怎么办呢?跟身体商量,跟她协定,学习喝适合修心的茶好吗?她说好。和她印了手,茶缘便开始涌现,谦虚地学习茶的种种,也开发了“茶修”的自爱方式。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