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你是回家团聚、还是回乡“述职”?

标签: 原创家庭微信春节热点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年前

对回家的恐惧来自于——你是以什么身份回家的呢?

FavoriteLoading收藏

ͼƬ1

撰文/马冉冉
编辑/蔡娜
图片/杨菲朵(微信公号:菲朵夜间飞行)

      编者按:

      再过几天,就是春节了,在外辛苦打拼一年的我们,该回家团聚了。此刻的你,已经在春运的路上了吗?

      但不少人却说,一想到过年回家就头大,甚至有恐怖的感觉。回家的车票难求,走亲访友的繁琐,送礼发压岁钱的经济压力,吃喝应酬的辛苦……

      但比起这些,父母期望的眼神,望子成龙的唠叨、亲戚们催婚、催子的压力,同龄人之间关于房子、车子、孩子的攀比,似乎才是更深的恐惧来源。

      其实,最可怕的是,这恐惧遮盖住了我们对家的渴望,阻隔了爱意的流动。最近,我看到BBC拍摄的记录中国春节的纪录片,很多人看得热泪盈眶。它有如一面镜子,提醒我们这一盛大节日本来的意义。

      ▽纪录片:回家

      让我们一起,穿越这份恐惧。让爱归位!开心回家!

      屏幕快照 2017-01-24 下午6.24.29

      “我好怕回家”的焦虑来自哪里?

      子桂:我记得,从大学毕业后,每次过年回老家,面对的剧情都几乎一样——

      爸妈会催促我快点找个男朋友嫁了,再不嫁就嫁不掉了;七大姑八大姨会转着圈地打听我的收入,升职了没,然后在心里跟自己孩子比较;见到老同学、发小儿,大家就互相攀比买了多大的房、多好的车,蜜月打算去哪儿……

      听着好心烦,压力好大。今年我特别不想回家,说实话是害怕。

      ͼƬ2

      罗秋兰:我先来分析你压力的来源。在很明显看到的层面上,从环境上来分析,大家确实会比较彼此间的工资、收入、车子、房子这些东西,让你觉得有压力;

      从行为上来分析,周围人都在做什么,也会让你有压力,随大流总是比做自己容易;

      从能力角度,你想一想,是不是有“自己还不够好”的感觉?包括工作能力、情绪管理、处理冲突的能力。很多事情是家庭和学校里没有教过你的。

      更进一步地看,在理解层次上,你到底有着怎样的信念?信念,就是你如何看待世界、人生。很多信念都是小时候就被植入的,你生命中的权威,家长、老师会告诉:

      “你应该怎么样”,“别人家的孩子都怎么样”……

      慢慢地,你也觉得“我应该跟别人一样”。

      所以等你进入社会,你会因为自己没有像同龄人那样升职、加薪、结婚、生子而感到焦虑,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子桂:确实是这样的。我有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母的关切,我这一年到底怎么过的,怎么对他们说呢?

      罗秋兰:这涉及到身份认知层面的问题。“我是谁”“我给自己的人生定位是什么”“我要做什么样的人”,想清楚了这些,一个人才算找清了自己的社会身份。

      而对回家的恐惧,恰恰来自于——你是用什么身份回家的呢?是儿子、女儿、儿媳、女婿,还是领导、白领、打工者?你到底是回家团聚的呢,还是回家向父母“述职”的呢?这个问题如果不厘清,身份就会变成枷锁。

      我们要明确,回到家里,我们就是孩子,是小的,父母是父母,永远是大的。在父母面前,我们不需要证明什么,证明自己多有能耐,这跟社会上是不一样的,我们只需要扮演在家庭中的那个角色就好。

      很多人回家见父母搞得像见领导一样,到了单位,又把领导当成父母,这就是典型的找不准位置。

      ͼƬ4

      子桂:我自己独自在外的时候还好,可以比较踏实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但一回家,我会特别特别焦虑,甚至有隐隐的负罪感,因为我没有像别人家的孩子一样按部就班地生活,让父母担心了。

      罗秋兰:每个家庭成员,在精神层面上都有为家族争光、光宗耀祖的使命感,所以潜意识里会生成很多信念去呼应这个使命。

      “我一定要成为怎样怎样的人”“我一定要让父母以我为荣”,这就是把自己放在了过于荣耀的位置了,搞得自己负担很重,不快乐。

      当一个人为别人活着时,就没有了自己。而当你有了“自我”“我是谁”的概念,那你的生活该怎么过,怎么面对父母,就清晰了。

      过年回家,你就是儿子、女儿回家见爹妈,不论你做了多大的官、挣了多少钱,回到破败不堪的老家,见了平凡的父母照样得下跪。

      从家族系统来讲,这是一份“谦卑”。不要指望你能给家庭带去什么,给父母多少钱、多少东西没那么重要,有那份心就够了。你也无法站在高处,要带着尊重去表达你对父母的爱。

      以自己本来的样子回家

      ͼƬ5

      子桂:听您这么说,我好像有些明白了,当面对父母时,我需要多一些坚定,因为我在走我的路、成为我自己。

      我相信父母总是能理解、支持我的。还有一个问题,过年回家总避免不了参加一些同学聚会,我真的觉得那就是“攀比的盛宴”,也搞得我很不舒服。

      罗秋兰:人在社会中,有比较很正常。别人可以选择比,你可以选择不参与。就算真的要比,也要看你怎么比。以己之短比人之长,会让自己郁闷死的。

      因为你从内在否定了自己,只看到了不好的地方。你可以以己之长比人之短啊,因为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的进步和收获,接受自己独一无二、特别的价值。

      有些人特别爱比较,拼命想证明“我过得比你好”,就像孩子一样。你要知道,可能他在成长过程中没有得到足够的肯定,所以让他的内心特别不满足。当然就没有必要跟他计较那么多。

      参加同学聚会,大家是要再续多年前的同窗情谊,或者共享现有的资源,这都是可以的。但互相攀比,真的没有谁能成为真正的赢家。自己过得好不好、踏不踏实,只有自己知道。光看表象,是看不到的。

      我们需要有一颗平常心,自己是什么样的,就用本来的样子回家去,没必要营造一个“我一切都好”的假象。

      罗秋兰:我一直觉得,过年团聚是我们文化里特别美好的传统。一年到头了,我怎么过的,我从哪儿来的,我要去哪儿,该回到自己的根去看看了——不管走了多远,要记得我是从这里出发的。

      回到根上,才能更明白自己是谁,让心静下来,定下来,抚慰一年来漂泊、奋斗的疲惫。这才是最重要的意义所在。但现在我们似乎一直纠结在细枝末节上——过年我要带多少钱多少东西回去?把自己搞得很累。

      有一点需要说明,“近乡情更怯”是人之常情。但如果那压力大到自己无法承受,不排除有对于回家过年的创伤记忆或很大的心结,还是需要寻求专业心理辅导者的帮助。

      屏幕快照 2017-01-24 下午6.26.54

      面对长辈的期望、同辈的竞争,我们除了反抗、沉默、漠然,能不能有更智慧的应对之策?罗秋兰老师告诉你五个简单实用的行为技巧,帮助你从容面对、开心过年。

      1. 撒娇法

      面对父母的唠叨,你会选择硬碰硬,以“烦不烦啊”“不用你管”作为回答呢,还是充耳不闻,不听他们说话?这两种都不算很好的应对方法。

      首先,去体会父母唠叨背后,蕴藏的浓浓的爱。撒娇是每个孩子的天性,即便你年纪再大,父母面前,你仍是孩子。

      所以,不妨用一个大大的拥抱作为对他们的回应,或是说“爸爸/妈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们就让人家好好休息休息嘛”。

      2. 倾诉法

      对父母“报喜不报忧”,是许多孩子孝顺的表现。

      不过,它也有可能是潜意识里对父母的轻视——说了你们也不懂,告诉你们只会让你们担心,你们帮不到我什么。孩子是小的,父母是大的,孩子不需要在父母面前伪装成强大的。

      有时,推心置腹地向他们倾诉一下,即便不能有助于事情的解决,却是一种心理上的放下,也能让父母对你多一分理解:“我的孩子也是成年人了,也有压力。”父母的人生阅历更是一笔财富。

      3. 呼吸放松法

      这是最简单且不易被周围人察觉的放松方式。无论什么时刻有了令人不舒服的情绪,都可以通过关照呼吸来放松下来。

      呼气时缓慢绵长,同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两个肩膀上,每次呼吸都能感到肌肉逐渐放松。继续多做几次,让呼气的时间更长,体会到肩膀更加舒服的放松,直到整个人进入放松的状态。

      吸气时大力吸,能让自己凝聚力量。感觉那份力量充满全身,继续膨胀,冲上头部,一直到整个大脑都能感受到舒服的力量的存在。继续多做几次,借由大力吸气的方式,存储新获得的力量。

      4. 现场抽离法

      过年时的聚会,总难免碰到话不投机却没法马上离开的状况,或是父母唠叨个没完的时候,最简单的应对方法,就是从现场抽离,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那样,人还在现场但魂儿走了。

      或者用更积极的方法,就是让自己跳脱眼前的状况,从各个不同的角度看自己,一方面是抽离,一方面是重新给自己定位,很多情绪马上就能缓解。

      5. 正面信念法

      无论是在跟家人还是老同学、儿时玩伴在一起时,每当心中有落寞、自卑、烦躁的情绪升起时,就认真地告诉自己:“我不完美,同时我知道,明天的我会更好。”用正向信念,代替批判、否定自己的低自我价值感信念。

      二维码 weixin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