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哭过之后,睁开眼睛吧,那个故事早完结了

标签: 内省原创微信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5 月前

心里永远盛开着向日葵,那是活着的意义,那是生之安慰。

FavoriteLoading收藏

0

撰文、编辑 | 张看看

图片 | 杨菲朵[微信公号:菲朵夜间飞行]

作者图 | 王俊霞[微信公号:琉光]

      我是心探索的编辑张看看,同事有一天问我,想发我过去的一篇旧文出来。

      但,我对她说,我不太想发出来。

      在那篇文章中,我写了我来北京之前经历的家庭、人生的变故,一个人20岁开始自力更生,撑起自己的生活和整个家庭的故事。

      在心探索杂志中,有一位台湾的周志建老师为我们写了一个专栏,名字叫“故事疗愈的力量”。我不只一次跟身边的密友说起我的故事,一次又一次,故事是一样的,但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最全面和彻底的讲述就是,那一次心探索出版第四本主题书《一个人,从心活》,我们邀请了38位女子来写自己的一个人的故事。我的故事叫《一个人的咒语》。我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把故事的每一个角落和细节都缕了一遍

      我相信故事是有疗愈的力量,一遍遍的讲述就是一遍遍清理的过程。讲了那么多遍,我觉得我可以停止了。

      所以,我没有想再“旧痛”重提。

      0-1

      0-2

      在经历过那样一个仿佛大浪淘沙的过程,把自己的故事和脉络一遍遍淘洗后,我理解了黄碧云说的一句话:“不见得你比别人更痛些,只不过你表达得更精彩。”

      我痛过,我知道创伤有多痛,我从里面活出来过,我也不怕再痛一回两回,但没有必要再拿出来表演。

      当一个人陷入悲观情绪,或者写故事的需要,势必借助一种情绪的渲染才能把稿子写得精彩,那就是投入“表演”,你写的是陈情旧事,势必要淋漓尽致身置其中,才能够写得精彩。

      写完,你还能保证能从那样的情绪中抽离出来。

      这好比是演员的表演和谢幕后冷静的抽离。也许今日,我是那个冷静的看戏人,看着自己的戏,明白戏里有太浓重被刻意渲染的悲观情绪。在写完这个故事很久之后,又经历了一些人和事,我回望到过去的自己,那是一个敏感、脆弱、爱哭、悲观的小女孩,而我不打算继续再喂养她,纵容、培育壮大她,然后由她来主宰我往后的人生。

      我陪着她一起哭过、闹过、痛过、折腾过,我拥抱过她、肯定过她、也爱过她、原谅过她。如今,我清楚地知道我成为了那个有着悲观情绪小女孩的主人,而不是相反。

      在后来,我上过很多课程,接触了更多的人,很多人经历过或正经历着不可思议的、令人心痛的故事。她们有的被亲生父母遗弃,有的跟阎王爷打过交道曾经从鬼门关活回来,有的抑郁自杀过不只一次,有的遭遇过数次流产……

      但,我看到在那些看起来不可能承受的伤痛背后,故事的主角们有着惊人的承受力和抵抗命运不公的生命力。她们每一个人过着很富足的生活,有着很不错的工作和家庭,经营着自己的事业……

      所以你看,相对比我的故事版本而言,我在喊痛,或许那是在矫情。

      不可否认,每个人的痛对于他而言,可能都是无法承受的。但后来我一次次反观自己,黄碧云说的对,不见得我比别人更痛些,或许只不过我表达得更精彩。

      0-3

      0-4

      遇到一些人来找我倾诉人生的困惑,我会问她们,现在这个困境下,它们是否已经严重干扰到你正常工作和生活,甚至威胁到了生命。

      答案是否,在帮忙分析和宽慰一通后,我发生她们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喜欢在不同的问题上,作茧自缚般反复给自己绕圈子,而且很陶醉于那个过程。

      埃克哈特·托利在《新世界:灵性的觉醒》中提到:人类倾向于让旧有的情绪恒久存在,所以几乎每个人都带着累积已久的过往情绪伤痛的能量场,我称之为“痛苦之身”。痛苦之身是以人的负面情绪为食的,对痛苦之身来说,痛苦是乐趣。当痛苦之身感到饥饿时,就会从休眠状态中苏醒,准备开始觅食,它可以经由任何微小的事件被触发,它喜欢触发人们去戏剧化、冲突化事件。

      那个时候,痛苦之身经由你而活出来了,而且还假装是你。

      一旦它接管了内在对话,痛苦之身和你的思考之间就开始了一个恶性循环。到一定程度,它饱足了,然后又回到它休眠的状态,留下的是耗损了很多能量的有机体,还有非常容易受疾病侵犯的身体。听起来它好像是个心灵寄生虫,没错,这就是它的本色。

      所以反复在你的悲观情绪中绕圈子,其实是在不断喂养你的痛苦之身。再次深陷过去的痛苦事件无法自拔时,不妨先敲醒自己,是你在活,还是你的痛苦之身操控了你,觉察它的把戏,不要被它糊弄了。

      有时候,也许你的痛苦已经可以安息了,但是因为你反复回去纠缠不清,让它们不得安宁。请让你的旧痛安息吧,不要一而再为你的不作为,不振作,而打扰它们的魂灵。

      0-5

      0-6

      疗愈师紫膺在文章中写道:我以前一直不太明白,为何一些灵修老师会在我哭泣的时候,在我耳边大吼:“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睁开眼睛怎么哭得出来?哭不出来情绪怎么释放?

      后来终于明白,睁开眼睛哭,是告诉自己,那个故事早就完结了,当下这一刻你好好的,你面前的老师活生生的在你面前,注视着你。

      是的,在哭过之后,睁开眼睛吧,那个故事早就完结了。你还要赖在里面不出来。

      据说,人们之所以喜欢吃辣椒,其中有一个原因,当辣椒素带来的辛辣感刺激舌头、口腔的神经末梢时,人的机体神经系统会反射性地出现心跳加速、唾液及汗液分泌增加、肠胃蠕动增快而加倍“工作”,同时兴奋性的刺激会使大脑释放出内啡肽。

      内啡肽会促进大脑内另一种物质——多巴胺的分泌。多巴胺是一种脑内分泌,类似于肾上腺素,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在短时间内令人高度兴奋,因为它传递快乐、兴奋情绪的功能,又被称作快乐物质。

      事实上,人在回忆痛苦事件的时候,因为太难受了,身体的机制也会同样分泌出多巴胺来减缓身体的痛苦。所以这种对回忆痛苦事件悲观情绪的纵容,也许是对多巴胺的依赖,长期以往,可能会造成对沉浸痛苦的上瘾。

      或许,这从科学的角度解释了,人们为何对喂养“痛苦之身”如此执着。

      0-7

      0-8

      有些痛苦,你还紧抓着不放,那就是不够痛,或者这个痛是你可以忍受的,忍受它是因为需要它。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

      过去,我需要这个痛存在是有原因的,这个痛对我而言是有某些价值的。

      我抓着我的痛不放,那是因为在这个痛里,我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作为一个女生,我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我很能干!我多了不起!即使是那么艰难的日子,我依然是值得被夸赞的,值得被表杨的,值得被树为榜样学习的,我想证明我是值得被爱的。

      所以我愿意默默忍受。即使哪个故事已经过去了,我还在像羊反刍一样,强迫自己把那个“痛”吐出来,反复回味,反复体验。

      而现在我更愿意让我的故事成为故事,而不是我的痛。因为我深刻明白,我已经不需要那个痛来证明我的价值了,证明我是值得被爱的了。

      那么你呢,在你的人生困惑和伤痛背后,你有没有问问自己,我需要它们出现来告诉我什么。

      如前面提到的,痛苦之身只是一个寄生虫,寄生在你的身体和记忆里,显示出它很重要。一旦你觉察出背后真实的需求,这个“痛”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了。

      0-9

      0-10

      说句实话,在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我并能说,我完全不埋怨、不抱怨我的遭遇了。而现在,我开始明白,我必须对我的人生、对过去的故事付百分百的责任,我不再想去抱怨命运不公,出身环境不好等等。

      因为这是我选择的人生,我的路,我们都有不得已的局限,每个人都在自己不得已的命途中,我们应该去奋力生活,尽力过得更好,而不是更差。

      豆瓣有个“父母皆祸害”的小组成立多年,《心探索》杂志曾经做过一期专题《你还要怪罪父母多久?》,在开篇中,我们选用的是罗伊·马丁纳的一段话:

      认为自己的父母很糟糕是一种舒适区,一种你赖以生存的心理模式。你在内心编造了一出父母害你受苦的戏,

      这样你就能不停地重复播放,

      然后利用它作为借口,

      说你的生命被困住了。

      你到底还要为了自己的不快乐怪罪父母多久?

      这一切必须有个停止的时候。

      是的,呆在那个痛里,好像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骆驼,很舒服。呆在那个舒适区里,确实让人不用面对新的麻烦。

      一些人在和父母关系断开联结,或者发生重大人生变故后,他们郁郁寡欢,得过且过,一蹶不振,他们会出现上瘾的情况,抽烟、酗酒、赌博甚至毒品上瘾,他们找到了一个可以不用为自己的人生负责的借口,呆在里面不肯出来。

      但是,

      你还要怪罪父母、怪罪出身、怪罪命运不公、怪罪社会环境多久?

      你还要在内心编造一出都是别人害你受苦的戏多久?

      你还要重复一遍又一遍反复播放,然后痛哭流涕多久?

      你还要利用这个借口说“你的生命被困住了”多久?

      你要这么为不快乐怪罪别人多久?

      生活很艰辛,人生很残酷。跌了跟头,很痛,但那不是你赖在原地不走的借口。

      这一切必须有个停止的时候。

      0-17

      0-11

      我相信,人生依然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值得我们去关注,去创造,你可以继续往前走的,你是可以带着伤过好当下的生活的。

      每个人都曾是那个抵抗无情命运击打的受伤者,你可以选择一而再回去哭泣、哭泣,深深陷在你的痛苦中,一遍又一遍像祥林嫂一样哭诉你的悲惨,也可以选择哭够了,苦够了,拍拍身上的尘土,包扎好伤口,清理你的能量继续往前走。

      在采访德国心灵导师瑞法特的时候,我问了他这个问题:“人们成年之后的很多心理问题都跟童年时期的创伤有关,有人说回去清理和疗愈;有人说,不如就在当下,不要反复去揭开过去的伤口。你怎么看呢?”

      瑞法特回答:“我不确定真的可以去疗愈我们的创伤,我觉得某些部分的创伤是没有办法被疗愈的。过去的经验会让我们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待现在正经历的事情,影响着现在的体验,但无论是巨大的创伤,还是微小的伤痛,都会有助于整合我们看待事物的观点。

      我们需要学习的就是活在当下,找到一个好的方式,去跟过去的创伤建立联结,而不要带着伤痛的历史看待问题,以致于过去的创伤严重影响到当下的体验……”

      我们需要学习的是,找到一个好的方式去和你过去的伤痛和平共处,而不要让它严重到影响你当下的生活。

      他还提到一点:“某些部分的创伤是没有办法被疗愈的。”但那又怎么样呢?

      如果你对过去的伤痛无法忘却,无法彻彻底底地清理,那又怎么样?

      即使你有着无法被疗愈的内在伤痛,你就活不下去了吗?

      你的未来就不值得去活了吗?

      这个过去如此重要,以至于你没法让自己活下去?

      但,亲爱的,请你记住,无论过去受过多大的伤,都不是你用来惩罚自己,不愿意去开启新生活的借口。你未来的人生为什么要过去的旧事来决定它的走向?

      即使你一定要带着它,那带着呗。哪一个行走在路上的人不是千疮百孔过,哪一个人不曾有几道旧伤疤?有的还在流着血呢。但如果真的如瑞法特所说,这是无法疗愈的伤痛。那就背着它往前走吧。

      你不是要毫发无伤才有勇气和力气继续走新的路,你不是要像新生的婴儿,一尘不染才能开启新的方向,你可以带着你的伤痕累累继续走你新的人生路。

      我知道那样也许会很艰难,但总比你被它困在原地,动弹不得好。我知道那并不容易,但你还是要试试的。

      0-12

      0-13

      还是《新世界:灵性的觉醒》中提到的一个故事:苏菲教派有一个古老的故事:有位住在中东地区的国王,老是在快乐与绝望的情绪中摆荡。一点小事就会让他勃然大怒或是引起剧烈的情绪反应,使得他的快乐像昙花一现般地转变成失望,甚至绝望。

      终于有一天,国王对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感到厌烦了,想要寻求出路。他派人去找一位国土中受人尊崇而且据说已经开悟的智者。

      当智者到来后,国王对他说:“我要变成和你一样。请你给我一个可以为我的生活带来平衡、祥和以及智慧的东西好吗?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智者说:“我也许可以帮你,但是这个代价太巨大了,你的整个王国都不够付。所以,如果你能珍惜它的话,我就把它当礼物送给你。”国王承诺他会好好地珍惜这份礼物,于是智者就离开了。

      几个星期以后,智者回来,交给国王一个装饰精美的玉雕盒子。国王打开它,看到里面有一只很简单的金戒指。戒指上刻了一句话:“这个,同样地,也会过去。”(This,too,will past.)

      “这是什么意思?”国王问。智者说:“经常戴着它,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你评断那件事是好或坏之前,触摸这个戒指,然后念上面刻的文字,这样,你就会永远在平安之中。”

      如果可以也真的去做一个这样的戒指,刻上“This,too,will past.”当你念出这句咒语的时候,我相信,在你的内在会升起巨大的勇气和力量来,它们会带着你穿越那些旧时的伤痛,升起生命的韧性来。

      那一刻你真真正正、百分百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你愿意接纳过去的不如意和伤痛,愿意跟它们和平共处,或者甚至未来某一天愿意放下它们,轻装前行。

      最后,送给你主持人青音说过的一段话:“我的心里永远盛开着向日葵,那不是我的勇敢,也不是我的天真,那是活着的意义,那是生之安慰。”

      以此和你共勉,“祭奠”看似牢不可破的伤痛。

       作者介绍 

      0-14

      0-16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