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生命的何种坍塌,都压不垮有清晰自我意志的人

标签: 人物原创微信采访
  • jiazhuo
  • 阅读:345 文章:607 篇 评论:0 条
编辑:jiazhuo 发布时间:1 周前

有清晰的自我意识,在乡村也会走出自己的人生。倘若没有,在大城市也是游魂。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 | 小安
编辑 | 蔡娜
图片 | 杨菲朵(微信公号:菲朵夜间飞行)

      编者按: 

      美田农场的创始人刘跃明,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特别有定见的人。在这个满大街都写着焦虑的年代,这种品质实在稀缺。她身上就是有那么一股子气,她认定的事,千难万难都一定做的起来。而这股定见的背后,源自她从小心里就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自我意识,不管别人怎么说,她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做。

      她说:“城市也好乡村也好,重要的不是外部环境,而是人的内在有没有一个清晰的自己?这个自己有没有足够的能量支撑自己走下去。”

      回到土地,对刘跃明来说就是回到自己,跃入能量的源头。现在,她的美田农场已经走过7年,她并不急躁,只是扎实地做事。农场也并不需要那么多客户,安心扎实地走着就好。

      春夏秋冬,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这样的人,是刀枪不入的。无论是“原生家庭的创伤”、事业的挫折,人生的何种坍塌都压不垮她。她要做什么,照样做的有模有样。

      她说人会取得所谓的成功,其实就是能看穿表面的东西,能“定”得住,内在非常宁静的时候,甚至能看得到未来。

      如此而已。

      心探索:做农场之前你也在城市里上大学、工作了好些年,你自己形容这段时间是“低谷”,为什么?决定离开城市回来种地,这个转折是怎么发生的? 

      跃明:我在北京郊区农村长大,后来考上大学才到了城市里,毕业时因为学的是师范类基础学科(生物学)。如果不愿意做老师,几乎找不到直接对口的工作,为了生活就勉强找一份来做,这一份没了再找另外一份。

      反正大家都在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找工作,租房子,在外面馆子里胡乱吃东西\熬夜等等。那些年觉得自己就是个游魂,在城市里飘荡,身不由己,虽然我知道那种状态是不对的,但是停不下来。

      在城市那份工作的最后几个月,因为要和老板一起勉力挽救那个行将垮塌的业务,三四个月没有休息,我终于把年轻的身体里最后一点元气耗尽了,健康出了问题。然后我觉得城市真的太吵太混乱了,就干脆辞了职。

      我搬到城北的潮白河边,找了个小房子住下,平时除了少数的亲人朋友来往,几乎处于隐居状态。我在那里就开始反思,想起小时候的自己不是这样的。

      心探索:你好像很喜欢自己小时候那个状态,小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跃明:我从很小的时候心里就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自我意识,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做。

      比如上学,我很清楚那些功课怎么做,上课的时候我觉得没必要非得端坐着,就老是吃东西,跟同学说话,老师当然很烦我,让我坐在差生专区,但我每次考试都考第一(笑),因为我心里就是有数。

      我对周围人的评论都可以屏蔽,他们的意见影响不了我,比如他们担心我太内向不会说话,长大了没法融入社会,可我心里知道我是可以的,我只是不想说而已;家里长辈说我长得不好看(笑),老师讨厌我等等这些对我都没有造成影响。

      我知道心理学上讲人的童年遭遇会影响一生,但我的情况是,内心的那个自我从小就非常清晰,不会跟着别人的意见跑,感觉那时候就有一种“定力”,能量很集中。

      心探索:在潮白河“隐居”那两年做了些什么? 

      跃明:调理身体,反思自己,看很多关于心灵的书,重建自我。在城市里那段“低谷”,我的总结是,那时靠本能活着,不是精神的那个我,是被物质推动的那个我。

      然后生活安静下来,吃的东西也素淡天然了很多,心里逐渐又清晰起来,其实一直都知道该怎么改善:我从高中开始,每天晚上都会打坐,整个高中阶段,就用打坐和冥想来放松学习压力,我好像天生就会。

      但经过了很多年没有迷失掉自我的生活,小时候那种“定力”已经被分解了,想打坐也坐不住,我就去找陪伴冥想的音乐。

      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很神奇的机缘推动我想到了做农场——我找到一个叫“薄荷绿之光”的课程,听着那个音乐,真的感觉到有一群小精灵把我托起来了,有个声音说,薄荷绿之光是植物王国的光。

      很神奇地,就在那几天,我就迅速地知道了自己要干的事情,回家种地。过了几天我去营业厅交电话费,看到报纸上写九华山庄在出租地,城里人可以去租来种菜、度假,我想我们家也有地啊,念头一起紧接着就发生了一连串推动我的事情,就像一个小火星,一点着就燎原了。

      当时身体调理得好一些了,内心也完全找回了那种有力量的感觉,能量超级强,深深相信自己可以心想事成。

      心探索:有机农场早几年就有人做,一直都听到抱怨说很难做不赚钱,可是为什么你可以做,而且很开心,又可以赚钱,你的优势在哪里?

      跃明:就像你说的,内在的东西是最重要的,你心里的那个框架和对世界的看法,这个最重要。

      心探索:你的内在框架是什么样?

      跃明:我觉得我自小就有一个清晰的框架,什么是我喜欢的想要的,该怎么去做。而且对很多表面现象,我觉得它们其实都不是那么实在和坚固的,我比较会看到现象的下面类似本质的东西。

      比如上大学的时候,做自我介绍,大家都说我是哪里人,我就没说“我是北京人”,我说“我是农村人”,因为我没有在那个城市的环境里长大,对北京人是什么样子完全没概念,当我说“我是农村人”的时候,就是说了一个事实。

      还有我当初做这个农场也是,村里有很多一辈子种地的老人都认为年轻人懂什么农场,但我就是确信我可以做起来,当然也做了很多研究调查,但最重要的是我心里是确定的。

      心探索:在你身上有好几个特别的地方,跟无论是城里人农村人都不一样:第一“农村比城市好多了”;第二“我是农村人我挺自豪的”;第三“我就爱干农活儿”……好像和主流不太一样?

      跃明:我从小就特喜欢思考:人为什么活着呀,有什么意义啦这种问题。还特别喜欢道家,所以我也不觉得跟别人不一样有什么问题,我能承受那种压力,干别人不干的事。我很喜欢道家两点,一是独立行动,即使志同道合也可以独自去,二是境界越高藏得越深。

      很多人总喜欢跟着别人一起干,必须有很多人陪着他,但我觉得不用人陪着,我可以自己去干。

      心探索:就像你说,不怎么做营销,农场连块牌子都没有,你说我才不盼着好多人来找我呢……其实现在挺多人都希望这样酷酷地做生意,但真的这样做是需要很大魄力的……

      跃明:我没觉得有什么,一直就是这样做事的,知道我能干很多事情。那时候我相信的是什么呢?我相信一切都有可能。用佛家的话说每个人都是很圆满的,什么都不缺的状态,只是你屏蔽了一些东西,或者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没有意识到,但其实你真的什么都有。

      在我做农场之前是真的非常相信,一个人外在的东西都是内在的体现。比如那一年棚塌了(被大雪压塌了,从11月到第二年5月都没有送菜),其实我是觉得太累了,就想歇会儿,因为一开始几乎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真是挺累的,我就觉得有点儿不想弄了,然后外在就体现一下呗(笑),我觉得是我的意念造成的(笑)。

      我觉得很多人放不下一些东西,是因为看不开,觉得这些东西都很重要,他会把它看得很实在。但是我从很小的时候就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假的,就是它可以有,也可以很快就没有。

      心探索:这个物质的世界在你眼中,不是那么实、那么坚固的东西……

      跃明:所以我才觉得自我很重要。一个人的生活其实就取决于他内在怎么看怎么想。比如我觉得城里的人为什么很累很混乱,因为他们被外在的现象带走了,迷失了。

      我也会经常反思,是不是我的这个爱好反过来把我占据了?然后我知道,没有,即使没有这个东西我还是我,没有它也可以。

      人会取得所谓的成功,其实就是他能看穿表面的东西,能“定”得住,内在非常宁静的时候,甚至能看得到未来。我记得看马云的访谈,他说他是站在未来看现在,布局现在。我相信他是可以看到的。

      心探索:你做这个农场是不是也是站在未来看现在?

      跃明:对,而且相信自己能做到,这就是该我做的事情,综合各种信号、机缘,我知道做农场就是我这辈子的使命之一,所以我会有无穷的力量,也会有无穷的人来帮我,我觉得老天就是让我来干这件事的。

      心探索:这种信念从哪里来?

      跃明:因为我对这个东西很有感情,看着它很高兴,它们能给我很多能量。比如今天上午,十点半工人们就下班了,我自己大中午在地里转悠来转悠去地看这些东西就特别高兴。

      而且我对蔬菜的状态很敏感,比如长了虫子,或者一个菜的最佳采摘期是哪一天,我一看就知道。为什么我的会员很忠诚,就是因为我们菜的品质很好,背后有一个很敏感的人在这儿把关。

      以前上大学学植物,要去认植物,比如薄荷,茎是四棱的,叶是对生的,花是唇形的等等,我根本就不用背,让我看一眼就知道了,它们立刻全部进入我的生命,好像这些东西以前就在,我现在又认出它们来了。

      所以这个菜该什么时候摘,或者它长到什么状态了,未来会怎么样,这些我都比别人敏感。

      心探索:给大家传授点儿怎么选菜的技巧吧,不看长相的话,看什么呢?

      跃明:比如菠菜,如果按城里人的标准,那个菠菜要长得特别水灵特别嫩,但在我们种地的人看来,那样的菜基本都是温室里种的,棚里的菜看着好看。

      我种菜就特别坚持能露天种就露天种,我相信露天种能有太阳照呀风吹啊雨水啊,它能量比较强,比较结实。

      但露天种出来的菜真不好看,就跟农民和城里人的差别一样。露天种的菠菜长得很粗壮,趴在地上,不是那种亭亭玉立的,种在温室里的菠菜,因为要争阳光,所以菜都竖着长,特别脆,特别嫩,一碰就折了

      但其实我认为露天的更有营养,叶超级绿,味道要浓郁很多,尤其是秋天冷一些时候的菠菜很好吃,是甜的,还有越冬的菠菜最有营养,因为它在地里过了一冬,又钻出来,说明它生命力超级强。从中医的角度讲,那样的菜也是最有营养的,头茬,气很足,就是不好看。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