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内醒/心理

在黑暗中做一束照亮自己的光

标签: Vol.75内醒原创杂志
  • 子珍
  • 阅读:1,679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某些时候,我们体验黑暗,是为了找到光,为了知道是否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黄骐 摄影/董河 编辑/吴碧波

683A5675副本摄影河

某些时候,我们体验黑暗,是为了找到光,为了知道是否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

我的灵性导师曾对我说:“黄骐,你有那么跌宕曲折的人生故事,你以为发生的那些没什么,其实你受的伤害比你认为的多多了。”那时我不解,因为对我来说,我所经历的不过是些大大小小的坎坷罢了,听起来可怕,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在老师的课上,我再次回顾了儿时曾被多么严重地虐待过。她让我们做一个家庭系统排列的练习:我扮演我母亲,另一位学员做小时候的我。做我母亲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完全被愤怒填满,仿佛要爆炸,如此压抑和痛苦,以致于看到我的女儿就想把她打死,她是我唯一的出气口。扮演我的学员分享说,她之前从未体验过如此淋漓尽致的恐惧,整个神经系统都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会死掉。是的,小时候我挨打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有一次,我只是因为包子油腻吃得有点慢,就被母亲打得头破血流。

多年来,我内心的声音都告诉我:“他们这样对待你,是因为你不好,不值得被爱。”但是做完那个练习,我忽然觉得释然了:原来不是我做得不够好,而是母亲深陷于她的痛苦无法自拔,她不是对我愤怒,而是对生活愤怒,对她自己愤怒。从那时起,我对自己,对母亲,对命运升起了许多慈悲,也深深欣赏自己顽强的生命力。

几个月后,我受邀在葡萄牙举办两场工作坊,顺便参加了老师7天的家庭系统排列师培训。老师又安排了同样的练习,这次我扮演了自己的父亲。印象里,父亲在我的童年中是缺席的。他像母亲一样打骂我,偶尔因为我得满分表扬我,除此之外,我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存在。直到我扮演了父亲,才感觉到他深不见底的绝望和愤怒:内心空荡荡的,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如果女儿敢靠近一步或者犯一点错误,给我惹麻烦,我都可能把她打死,有时我真希望她没有出生。

这个练习结束之后,我震惊得好长时间说不出话。分享环节,我对老师说:“我很庆幸自己足够聪明,能把很多事情做得足够好,不致于被打死。”老师看着我,仿佛在说:“你终于明白了。”她并没有给我做个案,只是感谢我的分享。那一天对我来说,就连空气都很沉重。第二天,老师讲解家排理论时说:“不是每个家排都有幸福美满的结局。有时停留在震惊的画面中,可以让人更多地留在事实里,看到真正的故事有多糟糕,我们有多少功课要做,留在黑暗里是好的,可以让这个人以后找得到光。”

我深吸一口气,眼前浮现出父亲的一生:我爷爷是孤儿,奶奶是被收养的。我父亲从小生活在十分穷苦的农村,在棍棒之下长大,他凭借自己的努力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考上大学,但在大学期间,妹妹自杀。后来他和我母亲有了一个儿子,却不幸夭折,这才有了我。一切并没有因为我的出生而发生任何好转,相反,家庭悲剧愈演愈烈……对父亲来说,吃苦是家常便饭。相比较于他所经历的,他认为那样对待我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老师看到我眼中的泪水,笑着对我说:“你生来就那么聪明,不惹麻烦少犯错,因为受到惩罚可能会死,以致于至今你都害怕犯错误。但那又怎样呢?你现在是一个女人了,很成功的女人,才华横溢。你是一名心理学家、一位很棒的翻译、一个艺术家。你做咨询,在大学里教书,你还跳舞、画画、拉小提琴……你以为做到像你这样会很容易吗?你小时候是为了让父母高兴才这么努力。但是看看现在的你,这么年轻,就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了。你独自走遍世界,旅行、学习、翻译、举办课程……而有些人呢?他们总是害怕,总想和家人在一起,总是依赖父母……”

那一刻,我看到很多光,照亮在我的头顶。

某些时候,我们体验黑暗,是为了找到光,为了知道是否能够幸福快乐地生活。发生的事情已经发生,任何人都无法改变,而正是所有发生的一切造就了今天美好的我。我对命运充满感激,生命给我的,都没有错。我也不会让自己和我的祖先所受的苦难白费,我会将它们淬炼成宝藏,分享给他人。

我相信,是否活在此刻,活在光明之中,是一个内在的决定。当你不再抱怨你的家庭,抱怨过去发生的事情,你便可以自由地飞翔。不论此生发生了什么,都是宝贵的体验。生命本在于经验,然后带着这些经验,做一束照亮自己的光。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