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居景/生活美学

择一扇窗,抬头见苍山

标签: vol.74原创居景杂志
  • 子珍
  • 阅读:1,497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2 年前

站在屋顶上能看到洱海,有很多树,很多美丽的鸟。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编辑/吴碧波

压底图

它宽敞明亮,有绝美的山景,抬头可眺望苍山山脉、大理一塔和古城里层层叠叠的民居,傍晚时炊烟四起。不远处是苍坪街幼儿园,孩子们总在操场上嬉戏玩耍。站在屋顶上能看到洱海,有很多树,很多美丽的鸟。

杨菲朵在云南最美的秋季,完成了她大理工作室的装修。工作室是半开放式的,用于阅读、写作以及私人摄影展览,抬头看得见苍山山脉。

心探索:开窗,窗外是民居,远处是山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你期望中工作室的样子吗?

杨菲朵:任何一处居所,哪怕是短暂停留的长途汽车,我都尽可能选择能看到风景的地方,哪怕只有一棵树。工作室宽敞明亮,有绝美的山景,抬头可眺望苍山山脉、大理一塔和古城里层层叠叠的民居,傍晚时炊烟四起。不远处是苍坪街幼儿园,孩子们总在操场上嬉戏玩耍,恍惚间我会去寻找,那里面是否有我熟悉的小脸。站在屋顶上能看到洱海,有很多树,很多美丽的鸟。

1

心探索:工作室在大理,你会就地取材加入一些大理特色的装饰风格吗?

杨菲朵:大理对于我,很安心自在,它并不是一个虚幻的乌托邦,而是一个特别烟火的地方。民居、日常生活、自然风景,它们之间错落有致的关系,形成一种落地的美感,深得我心。

对本地化材料的使用,石材、木材、陶艺、土布、编织,一直是我的心头喜悦。
大理当地的木材比较多,所以工作室里最主要的家具都是木头的。工作室面积比较大,需要一根整木,那张大型工作台是一块紫柚木,全长六米。我的工作室在三楼,动用了大吊车和十几个人帮忙,好不容易才搬了进来。因为太长,不得不把门口的老砖墙拆掉,很心疼,不过之后又恢复了原样。

23
六米长紫柚木工作台、堆在墙角的木头有着质朴的美感

心探索:你设计的时候很注意细节,力求让每一个角落都有些迷人的小景致。

杨菲朵:是的,我对空间的要求是每个角落都是一处风景,也许因为我同时是一个摄影师,评判的标准通常是这个角落是否可以入镜,人站或坐在那里时,会不会同时成为风景。比如窗帘需要透光,因为我要看到光感,感受到外面世界的召唤,我要看到树叶投射在窗帘上的碎影。即使在家里,我也不睡懒觉,所以窗帘都选择浅色。

心探索:你曾经提到“顺其自然,大胆地利用自然赋予的能量,不作过多的修饰,顺应环境的变化来为事情做调整”。装修工作室你是如何“顺其自然”的?

杨菲朵:工作室原来是大理的一家床单厂,整体园区的风格是工业化的,没有找到更符合这座80年代建筑物的外观材料,我保留了工厂原有的红砖外墙和老木门。

至于我所提到的“顺应自然”,其实也是一种妥协,最初想要的感觉,在装修中不一定做得出来,和工人的沟通也会有偏差,每天都会面临修改的可能,但后来发现即兴修改或随工人的感觉走,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集体创作更有乐趣。对工人的信任,某种程度的放手会带来新鲜的感受。

比如说,我希望用红砖墙,但是漆用错了,干脆涂成白色,最后的效果也不错。铁窗我本来希望是纯白,但工人错喷了黑色,我就临时决定把所有的铁、钢架都涂成黑的,顺应当时的现状。所谓即兴修改也许是出于无奈,但我的理解是任何事情都可以是修行,是道场,没有必须的事,条条路都是相通的,换个思维就好。

45
黑铁窗、纯白墙

心探索:工作室是半开放式的,为什么会放张床呢?

杨菲朵:我的每一个家都会把书房和卧室之间的墙拆掉,床和书桌必须在一起,不可分离,因为我经常是困得不行才去休息,要具备随时倒床的条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有孩子需要照顾,他睡觉的时候,我不可以离开太远。如果你能体会一个妈妈同时需要兼顾很多工作,就能想象到她在整个前半夜,辗转往返于床和书桌之间,一夜夜的博弈。

工作室每一处都为孩子考虑过,床很低、很安全,有浴室、有吧台、有秋千、有大桌子和小桌子、有从游乐园买来的旧摇摇车。确切地说,我没有工作和生活之分,它们相融在一起,工作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好玩的生活方式。

67
纯麻床、旧摇摇车

心探索:你谈到“身处的空间,首先要跟人的心境融为一体,才谈得上和谐美”。你认为居所对一个人的内心有什么影响呢?

杨菲朵:一个人的创造会直接反映他的内心状况。我设计过几个空间,先是2009年大理的家、2012年广州的家、2013年广州禾田书房、2014年大理工作室。这几处的空间设计,从外观看就知道我的变化很大,它们代表了我这几年的内心变化,从追求异域的自由感、居家的安定日常、繁华都市里渴望清新宁静、一直到对材质和颜色的克制,我的理解是一种内心的出走到回归,越到最后越是舍弃,慢慢找到一种最简洁的方式。但这些过程缺一不可,每种形式我都爱。

居所是内心的出走到回归,越到最后越是舍弃,慢慢找到一种最简洁的方式。

【材质的和谐与色彩的克制,都基于此时此刻的心念。】

1
白色砖墙、白色窗帘、纯麻床品、黑色铁窗、皮沙发、水泥地面、巨大木板搭建的工作台,拆掉天花吊顶露出的三角形高屋顶。

2
窗外是民居,远处是苍山山脉。

【它们不花一分钱,只需要你看见它们,收留它们并赋予新的意义,这些微小的趣味也会带来幸福感。】

3
工作室里有很多信手捻来的元素,比如碎木头,老木板,干枯的树枝,干芦苇,收割时掉落的稻穗。

4
杨菲朵最喜欢一大把洋洋洒洒的野花,直接放进花瓶里,任由它自己找到姿态。

【依然有秋千,是的,我心里住了一个小女孩。】

5
6

【每个角落都是一处风景。】

7
大理野外采来的豆金娘

8
游乐园买来的旧摇摇车和墙角的干芦苇

【屋顶上能看到洱海,有很多树,很多美丽的鸟。】

910

杨菲朵

本名吴晓蕾,曾供职媒体十年有余,《新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华夏地理》前任美术编辑和摄影总监,于2009年辞职从北京移居云南大理,常辗转于广州和大理之间,以女性内在成长为题材,以自省的方式为杂志摄影、写作。新浪微博@杨菲朵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