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周志建-故事疗愈的力量

周志建专栏|放掉时间,你会不会惶恐?

标签: vol.72故事的疗愈力量杂志
  • 子珍
  • 阅读:1,359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活在这个“功能”的社会里,我们一直在doing,每天有做不完的“待办事项”,我们忘记了我们是人、是Human “being”。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周志建

压底图1

入秋以来,我进入了某种恍惚的状态。我很难解释这是怎么一回事,总之,我的意识正在进行一种“转换”,如同车子在“换档”一样。不管我的生活或工作,不知不觉,朝向了某种不可知的灵性世界。

在这种状态下,我其实很想安静,很想漫步在微风的夜里,仰望天上的星星,很想什么事都不做。

上个月,收到出版社的编辑来信,“提醒”我要赶快交稿时,心里突然“紧”了一下,很不舒服。当下,我辨识这个“紧”,其实很熟悉,那是一种被催促、被规范的感觉——“你得在期限内完成某一件事”,熟悉吗?你一定熟悉。我们都是这样过日子的,我们一天到晚被时间追着跑,不是吗?

活在这个“功能”的社会里,我们一直在doing,每天有做不完的“待办事项”,我们忘记了我们是人、是Human “being”。人要单纯地享受“存在”(being),并不容易。活到五十岁,我才开始意识到:我从没好好活着,享受每个片刻。这些年,我在灵性学习里,学习如何活在每个当下,觉知自己。这就是being。

你看,明明交稿的时间都还没到,出版社就急着来催稿,这让我很紧张。真的不是怪出版社催稿,那是他们的职责、他们的工作,一本书要顺利出版,本来就是要如此运作,不是吗?

要是在以前,我的响应模式一定是:很紧张,然后努力鞭策自己。我会没日没夜地赶稿,赶快把稿子给人家,好去“配合”别人的期待。

过去,我总是好学生,总在压迫自己、满足他人。这样的我,活得很辛苦。过去,我绝对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我很会计划,我的工作进度永远“超前”,我总是在期限到来前,完成所有的工作。我是很有效率的人。过去,我也曾为自己的效率,感到沾沾自喜。但现在,够了。

如今活过半百,我期待我的生命,除了效率以外,可以再多一点从容,多一点质感和温度。人活着,不只是为了完成一件事,或只为了满足别人的期待。谨记。说好九月底会给完稿的,时间根本还没到,其实我并未拖稿。这一次,我想按照自己的速度,慢、慢、来。

尤其正在写的这本书,就是在写我大病之后,生活的反思与改变,我就是想要拯救自己的“急”病,想把自己从急速生活中“慢”下来,不是吗?如果我还在赶稿,不是背道而驰,自打嘴巴?真诚很重要,实践很重要。

反思以前的我,是个急性子、很容易紧张,我总活在“时间”里。譬如说,当我要搭接驳车到高铁站时,我一定先计算好时间,期待接驳车赶快到,好让我赶上某一班高铁。于是,当我等车时,心中总充满焦虑,一直看着表,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车怎么不赶快来?”好不容易车到了,坐上接驳车,我必定坐在最前面的位置,好等一会儿可以第一个冲下车到柜台买车票。坐在接驳车上,我也是一刻不得安闲的。我会盯着司机开车,我嫌他开得太慢,心里不断唠叨着:“怎么不开快一点?”焦虑的我,一直看着司机,我在帮司机开车。这就是我的“急”病,典型的A型血性格。

为什么我会这么急?当然不是天生的,这绝对跟原生家庭、跟社会文化有关。我的父母都是个性很急的人,尤其是我的父亲。他军人出身,是一个很有纪律的人,对时间的掌控一向精准。记得小学一年级上学,我总是全班第一个到学校,父亲深怕我迟到,每天清晨五点便把我叫醒,要我去上学。我总是在睡眼惺忪中,穿上制服、吃早餐,然后在模糊亮光的晨曦里,漫步到学校。

这就是为什么长大以后,我总是“守时”,总是害怕迟到的原因。我的模式(life style)就是这样被养成的,明白了吧。

父亲晚年闲赋在家时,依旧生活规律,包括几点起床、几点吃饭,何时理发,一切照表操课、丝毫不苟。父亲的手表始终不离身,就连睡觉也都要戴着。甚至在临终前几个月,他躺在病床,我要拿掉他的表,他都坚持不肯,他说他要看时间。或许,抓住时间,才会叫他感到安心吧。这就是心理学所说的“固着”与“制约”。他被时间给制约了。

那时,我就告诉自己:我绝不要跟父亲一样,被时间给“绑架”了。我不想一天到晚看手表、看时间过日子,我要活得轻松、自在一点。其实我会选择当一个自由工作者,就是想要抛开朝九晚五的制式生活。这几年,我做着我喜欢的工作、到处旅行,自由走动,我一直以为,我做到了,我自由了。直到生了一场大病,我才觉察到:不,其实我跟父亲一样,老早就被时间给绑架了而不自知。难道不是吗?我一天到晚在“赶进度”,害怕事情不能如期完成。这就是证据。

这几年,当我可以慢下来以后,我开始学习“放掉时间过生活”。“放掉时间过生活”的意思就是:活在每个当下,不再被时间给追着跑。但放掉时间,真的很难。托勒的灵性书籍(《当下的力量》、《新世界》)里讲过:人为什么害怕放掉时间呢?因为放掉时间,也等于放掉过去与未来,同时也在放掉“功能世界”里的计算、效率、成就、功名。而放掉这些,等于就是放弃自己、放弃我们外在的“自我认同”,这样,我们还能活吗?喔,原来如此。

根据托勒的教导:放掉时间,其实就是在释放“小我”的执着,回到永恒,回到没有时间、没有对错、没有计算的宇宙“大我”中。人在大我的意识流里,放空一切,于是我们才能真正活着,活出平安与宁静的自我。呵呵,这不就是我所渴望的吗?这些年,在静坐里,我就是在练习这件事。

我不想继续再活在某个别人的“期限”里,我想活在自己的“节奏”里,自在、自由。于是,我回信给出版社的编辑,我跟她说:“我是一个很自制的作者,请你不用再来信提醒我了,好吗?我自有分寸。”

回完她的信,我感到轻松无比,这是一个宣告,我在宣告:我不想再当时间的奴隶,我要掌握自己的人生,我是我自己生命的主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