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食想

有种修行叫择韭菜 |物质即灵性,灵性即物质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年前

每一件事情,当它连接天地道统,就成了艺术。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赵晓梅、李婧
编辑|蔡娜
图片|来自网络

       

      日本的道元禅师,宋朝时曾来中国,在停泊的船边偶遇一位僧人老者来码头买香菇。道元好奇,问老者为何不坐禅抑或阅读禅宗经典,却要来凡俗之地只想着做料理呢?

      老者说,看来你还远不能领悟修行的真正含义。与坐禅一样,当为了僧侣们的吃食之事而专心制作料理,这本身就是最正统的修行。

      真正的修行,就在每一件日常起居的小事中。

      记得有位女友曾说,热衷在心灵成长领域游泳的女性大多有个通病——容易活在颈部以上,轻物质,重精神,道理懂得很多,人可能仙气十足,却不接地气。

      音乐家央金拉姆的著作《心灵女战士》中有一章——居家四课练觉性。

      做企业家的十年,拉姆每天像救火队一样处理公司内外各种问题,家只是一个可以回来睡觉的地方。拉姆从来没有意识到,用心清理房间其实是一个整理自己的过程,所以家里特别乱,什么都想买,买了就往家里堆。

      直到2003年开始在居家生活中修行,拉姆才体会到,修行不是离群索居,不是盲目地布施,不是拯救别人,而是救自己,学着管理自己的生命,自己得救了,世界就安好了。

      其实,在探索内在成长的路上,很多善知识都留下修行不离生活的昭示。

      是的,我们都能理解这些文字表达,但真正做到知行合一却可能要走很多弯路,甚至碰得头破血流,才知道走错了路,才肯回头。

      大概2005年光景,刚接触佛法不久,有天临醒前梦见一位朋友拿着摄像机拍摄当时我死心塌地将命运交付的人与物。然后是我走下楼梯,接着是一段狭窄又漫长的走廊,我一个人走啊走啊,走了不知有多久,这时摄像机的画面出现一片蓝天翻滚着白云,白云上依次显出红色的八个大字——物质即灵性,灵性即物质。

      这个梦清晰到总觉得是在提醒我什么,但当年的我无法破译。直到经过了越来越远离生活的偏执的理想主义的几年光阴,2011年夏末被发配回京,想起几年前的这个梦,才恍然明白些什么。

      后来,我画了一张画,左边是一位剃了发的尼师,右边是一碗米饭,份量相当,并排站在一条直线上。

      是的,物质托举的是灵性的世界。没有任何内在探索的路径是脱离日常生活本身的。修行就在一餐一食之间——

      你拿到一捆菜,首先感觉到植物从大地里带来的能量,它的生命历程、水分、阳光、风。

      有时候看着蔬菜,就觉得是一个个人在跟你对话。你们现在共处在一起了,要开始创造、重塑了。

      今天这根萝卜看上去有点不太提气,那么我们来煮汤吧。在慢慢的熬煮中,用水份来丰盈、呵护它,它变得润莹、开心,舒展、自在,于是那最美最朴实的天地能量散发达到了极点。你用心尊重食物,它也会回馈给你最自然真实的滋养。

      正安中医的创始人梁冬曾在节目里说,好厨子会为一道泡菜去海边学习制盐方法,会在上桌前了解客人桌子的距离,以此决定菜出锅的温度……每一件事情,当它连接天地道统,就成了艺术,创造者是极为融入的,这里面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敬天爱人。

      有人说,日本人饮食生活的原点就是味噌、酱油和腌萝卜。腌萝卜以它极致的简单,长久地在日本人的餐桌上站住了脚跟。

      位于福井县的曹洞宗永平寺,每年冬季都要例行腌著名的“泽庵”的工作——将1000根白萝卜由自然风进行晾晒,然后放在木桶里腌渍1年。据说,“泽庵”是江户时代临济宗的泽庵宗彭禅师的手艺。

      禅师圆寂后,应他生前的要求没有立墓碑,而是在坟冢上压了一块天然的大石头,就好像腌菜用的石块一样。

      传统的“泽庵”,全部味道只来自萝卜、盐和米糠,但因为每年气候的微妙变化,口感和味道都有不同。

      而对于永平寺的僧人来说,挂晒萝卜,弯腰向木桶里摆萝卜干时那种踏踏实实的简单、平实与专注本身,就跟坐禅一样。

      前两天,朋友Sophie在微信里上传了一把韭菜,配的文字是——择韭菜对我来讲是种修行……可以几个小时不动窝,描画一只工笔鸟羽,却受不了清理杂草一样的韭菜……

      对于永平寺的僧人来说,修行或许是腌萝卜。而对Sophie、对我、对于很多人来讲,择韭菜则是一种修行。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