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每个人都应为那一次降生致敬|心影院《地心引力》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月前

并且,我们有理由更爱自己。

FavoriteLoading收藏

口述 | 小亮
整理 | 董河
图片 |《地心引力》

      卫星空间站在太空被击毁,男女两名宇航员是唯一的生还者。

      命运的残酷还不止于此,面临死亡的抉择,相依为命的二人也不得不分离。女人独自经历了失重、氧耗竭、爆炸、低温等种种绝境……

      在离死亡最近的时刻,女人战胜了极端的恐惧和绝望,拼死一搏,乘坐燃烧着、肢解了的飞船,冲刺着,回归了地球母亲的怀抱。

      这就是电影《地心引力》的情节,非常简单,却触动人心。

      影片最后,回归了的女人伏倒在岸上,抓一把土,就像趴在大地的胸口,听到了熟悉的心跳声;她站立起来,双脚踩在地面上,久违的地心引力让她沉重得连迈步都艰难,但这沉重却是安身立命之本。

      一个生命的诞生是多么的不容易。在为女人的力量而感动之时,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应为曾经的那一次降生起立致敬,并且,我们有理由更爱自己。

      中文名:地心引力
      外文名:Gravity
      类型:科幻,剧情,惊悚
      上映时间:2013年10月4日[美国]

      如果你观看过电影《地心引力》,我相信,接下来述说的画面,一定带给你难以磨灭的感受。

      男人松开绳索飘向太空后,女人终于挣扎着打开了船舱的大门。关上舱门后,她疲倦极了,此时此刻,她做出了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动作:脱下自己的宇航服,以一个怀抱双膝的,蜷缩的姿态,缓缓地,静静地悬浮在真空中,入睡了。

      你见过孕妇的B超吗?这个姿势,正是胎儿存在于母体子宫里的样子,尤其在真空中漂浮,像极了漂浮在羊水里。

      我认为导演是有意的,这个画面定格了许久。经历了极度的恐慌后,女人躺回熟悉的舱里,就好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随着舱里的氧气慢慢越来越多,她的安全感立刻上升,看到了生的希望。

      我相信,观众在那一刻也会同时释然,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共鸣,它激发你潜意识里最原始的记忆——不一定是对某个事件,而是对某种感情的记忆。

      弗洛伊德认为,人的焦虑,最初就源自于婴儿离开母体时的焦虑。

      在影片中,这种最强烈的焦虑反映在哪儿呢?

      影片一开始,他们乘坐的飞船被撞毁之后,女人身上原本还维系着和飞船的纽带,它像一根脐带,象征着与母体联结,也就是与养分和安全感联结。

      可是这时,男人告诉她:“你必须要切断它。”这相当于让胎儿自己把脐带切断。切断之后,女人陷入极端的恐惧和无助,疯狂地挣扎、翻滚、旋转。

      那个刹那,真实地还原了婴儿脱离母体的瞬间。

      婴儿在子宫里,原本是很单纯的,感受妈妈呼吸的状态。降生后,一睁眼,发现整个世界竟然这样混乱,巨大的信息量铺面而来,他感到非常无助。这就像荣格所说的“魔鬼”原型:就像一个漩涡,哗哗地把你卷进去,让你晕头转向。

      那么这时我们怎么办?我们来看看男女主人公的做法:

      脱离飞船之初,茫茫太空,毫无依附感,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一个挨一个地找飞船,就好像小蝌蚪找妈妈。明知希望渺茫,但这并不是浪费时间,因为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第一反应就是回去找妈妈,求得安慰。妈妈不在,那对孩子而言,就是另一重创伤。

      电影从这个时候开始显现出巨大的张力,不知不觉,你最初的情感记忆就被唤起了。你很清楚那种恐惧,虽然不知道它从哪儿来,但你知道它真实存在。

      这就是为什么0-3岁的孩子怎么爱都不过分。他们非常脆弱,随时都可能受到外界的威胁,哭泣就是求助信号,这时候就要抱起TA,贴近胸口,让TA听到你的心跳,就好像回到母体。

      如果找不到依附感,巨大的焦虑就会弥散开来。

      我们成年之后的很多焦虑,都源自这种最初的恐惧。

      比如,恋爱时,把对方理想化为依靠;

      比如,当陷入巨大的困惑,企图从朋友处获得安慰;

      再比如,希望得到权威的支持——当这些我们所期待的支持,统统都不存在的时候,我们会幻灭——剩女的焦虑、失业者的焦虑、无法归属于某一团体的焦虑……都是降生恐惧残存在身体里的记忆。

      影片中另一个重要的角色是男人。女人代表了人的婴儿状态,那么男人代表什么呢?客体关系。

      男人既像她的父亲,又像情人,女人非常依赖他。他们中间的那根纽带,象征着依恋、牵连、联结,他们相撞又弹开,相撞再弹开,像极了感情中的纠缠。

      男人的离去并不完全等同于死亡——我们都不觉得他死了,女人也曾经试图驾着飞船去找他——可以说,他的离去是一种“死的可能性”,而这带给女人的就是“生的可能性”。

      他曾是女人的力量,而当这个外在存在消失了,女人就必须让这种力量成为自己的一部分。

      当她获得了这种力量,就有能够面对更艰难的处境。

      她坐着“神州”冲破地球的刹那,像精子撞破卵子,带着破坏力,硬生生地破开;

      穿越大气层的过程,就像胎儿从母亲的产道往外冲,带有强烈的挤压感;

      当飞船落入地球的水域,她打开船舱,水流涌入——羊水破了;

      她拔掉联结船舱的管子,这一次是主动的,仿佛亲手割断脐带,独立于母体存在;

      最后她伏倒在岸上,抓住一把土,就像趴在大地的胸口,听到了熟悉的心跳声——心理治疗有一种方式叫做沙盘游戏,在这里,土象征着母亲,象征着回归;她站立起来,双脚踩在地面上,久违的地心引力让她沉重得连迈步都艰难,但这沉重却是安身立命之本。

      ▲像婴儿般新生站起来

      一个生命的诞生是多么的不容易。在为女人的力量而感动落泪之时,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应为曾经的那一次降生起立致敬,并且,我们有理由更爱自己。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