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内醒/心理

十年抑郁:往外破碎,往内新生

标签: Vol.69内醒原创杂志
  • 子珍
  • 阅读:1,665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没有马上的抽离、瞬间的疗愈,没有人会毫无疏漏地去感受、理解你的曾经,没有人会来拯救你,带你逃离地球。全宇宙都不会有这样一个超人出现。但是,你可以成为拯救自己心灵绝症的英雄。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柯天骄 编辑/吴碧波

第1K压底图

生命为何会碎裂至此?

从小我的家庭不太安静,童年是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和被忽略的孤寂中度过的。年幼的我曾企图用满书包的奖品让父母停止争吵,却未奏效。于是,我选择以各种无法无天的行为、折磨自己的方式去降低父母的争吵频率,寻求关注。

十几岁时,我不穿校服,不交作业,装病不上课,上课玩游戏、睡觉,和男生打架……为寻求安全感,我做让人难以靠近的事情:抽烟、纹身、钉唇钉、化烟熏妆;我厌世、孤僻、独来独往、与世界全然隔离;我暴食、厌食、常年无法入睡,精神恍惚,片段性失忆。我因抑郁引发器质性障碍,窦性心律不齐,成日的心绞痛,病毒感染住院21天,被抽骨髓,做颈部穿刺治疗,每日七个吊瓶,抽几十管血。

孤独和抑郁在父母的争吵声和我叛逆的成长中慢慢滋生,像细菌随岁月吞噬了我对爱、对所有美好的向往;对家庭,对婚姻,对爱情,种下了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绝望。

2009年割脉这年,是离家在外漂泊的第八个年头,也是我抑郁症最严重的时期,所有安眠药都失效,每天都只能闭眼睡1-2小时,我两次割脉自杀,未遂。

一路上与无数人相遇相错,我在一个又一个面具之后,找不到真实的自己,当面具多到自己都数不清,我的生命如玻璃碎了一地,感觉每一片碎片都是我,可又都拼凑不出、映射不出一个真实的我。生命为何会碎裂至此?这时,我知道我走到了抑郁症最危险的阶段:自我毁灭。经历过这个阶段的抑郁症患者,要么一去不复返,要么痛到死,活过来。

我最后一次割脉自杀未遂,昏迷在急救手术台上,虽昏迷,意识却异常清醒,感觉到医生用针将我见骨的伤口缝合、拉扯,听见医生嘴里一次又一次低喃着:“这姑娘怎么下得去手!”很多人看见我左手腕上那道曾深到见骨,而今在时光中逐渐痊愈的伤口时总会问:“你当时哪来的勇气,你连死都不怕了,为什么还要惧怕活着?”每次我都回答:“割脉不需要勇气,活下去才需要莫大的勇气。”简单的问答后,彼此总会出现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在昏迷的时刻,所有我爱的人一一浮现在脑海,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看着我,好似给我力量,要我活下来。我听见自己对我爱的人们和身旁急救的医生说:“对不起。”最后,我听见了自己对自己说:“对不起。”

是的,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原谅自己,原谅我们因渴望爱又惧怕爱而对自己、对所爱的人造成的种种伤害,要原谅生命剧本没有彩排,没有一再达到梦想中的完美境地。一种强烈的想要自愈的心愿在心中蔓延,我看见一束微光照进黑暗里。我知道是时候走出来了,十年,即使再深的绝望,再暗的黑夜,也到了尽头。

西行中的疗愈

偶然间听到了黛青塔娜的《寂静的天空》,前奏才刚响起,空气中的宁静便瞬间凝聚。当歌声从似远似近的空间传来,我知道我在音乐中找到了灵魂的归属。黛青塔娜的歌声,如一条回归灵魂的线索,于2010年初次相遇便在我心里埋下了西行的种子,并在今后的旅程中陪伴我一路。

2012年,我辞去了安稳的工作,背包一路徒步、搭车86天到了西藏。我在川滇线广阔的天地间看见蓝天、感受大地、触摸枯树、目睹春临路旁的油菜花田;在贵州无尽的环山公路、318国道上一座座雪山垭口、大理苍山、洱海、徒手攀爬的无数斜坡间感受天地无碍的包容。抑郁症患者独有的敏锐,对万物总有种说不出的联结,虽常年封闭自己,但一朵花开、一片叶落都能触碰到内心最深的柔软之地。

哲蚌寺外康巴第一关

这些年来,我用离开自己的方式画了一条和世界的分隔线,与人、与万物、与自己失去了最纯然的联结。所以我才那么不快乐,感觉那么缺残。86天我在不断向前的脚步间往内收获力量,过往那些悲伤的记忆,困束了我十年之久“我不值得被爱、拥有爱”的执念彻底消失。天地让我看见了空间的意义,我摊开紧握的双手,接纳一切事物本来的面目,接纳自己。如天空,会有雨,会有云,会有日出,会有日落,这一切是天空生命的一部分,但也无法阻挡天空真实的本性,它自在,它本就圆满。

哲蚌寺

西行,脚步中冥想,万物中疗愈。在这身心突破几千公里的86天间,在这十年“爬着也要前进”的龟速疗愈后,我突然感觉到我痊愈了,我彻底好了。

第2K压底图

能量绘画 度己度人

2012年的西行路上,我在西藏各大寺庙发愿,愿能以这十年的自愈经历去帮助有缘的人一同走出抑郁的深渊,学会往内寻得力量和希望。回到家乡一年,我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并决定走上配合心理咨询绘就灵性能量画的道路。

我没有学过美术,也没有画画的基础,一开始用的是油画棒和彩色铅笔,用浓烈的色彩画一些抽象画。在一直依赖微薄积蓄和家人补助的困难生存时期,我选择将仅剩的1500元积蓄全部用于购置油画用品,家人都觉得我疯了,可我知道,内心的选择透露出的坚定是我不能忽略的。逐渐有朋友看到我的画,联系我创作定制画,我开始转画人物和实物,逐步形成了现在的画风。

微博上认识的一位姑娘找到我,她是担负了父母很大期望的独生女,希望从事助他人找前行力量的工作,但为了给父母买房尽孝获得自由身,不得不委屈做无法发挥潜力又不开心的财务工作。她对亲情、工作充满了困惑。我为她做了分析,对父母尽孝的方式很多,以智慧供养父母,让父母一起成长才是最大的孝。唯有先疗愈自己,才能有疗愈他人的力量,而疗愈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所以我为她创作了一幅《救己救人 度己度人》的画。凌晨两点多完成这幅画,她在微信那头对我说,看见画的一瞬间就哭了,眼泪流不停。她明白了自己内在是有一股力量的,只是不够自信,所以一直不敢为自己找一个方向。她请了假,走了一趟西藏,在大山大水间放下过往执念,带着天地的容纳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中。这一年,她对生活的觉知心和接纳度提高了很多。

我把自己的画制作成明信片、首饰等,越来越多的朋友从我的作品中重拾力量。我现在每天画画、看书、跑步、静坐、晒太阳,偶尔出去云游。2011年我从4年的素食过渡到了果食,只摄取大自然的水果、坚果为生,不再吃任何经加工的食品;成为果食者后,我的免疫力提高了,皮肤也越来越细滑。我以自身的成长向母亲证明了往内疗愈的生命奇迹,无肉不欢的她也开始选择素食。我理解了父母的不容易,体谅他们是第一次当父母,他们对待我们的方式也许曾是他们在孩子时被父母对待的方式,伤害我们也正透露出他们曾经的被伤。在人生的路上,我们和父母都在跌跌撞撞地成长。至此我解开了困顿许久的心结。

2013年回到拉萨,再次静立庙宇前,我才明白了这一切苦厄背后的深层用意。当你相信你就是自己的希望之光,一束支撑着爬也要前进的微光,你的破碎会成就丰盛的圆满。此时,我只想对抑郁症说,感恩有你,十年不曾缺席。

《觉醒》

觉醒
修行,就是一个坠与受的过程,不会让你脱离任何痛苦,而会让你更加敏锐地觉知痛苦的深源。尽情地在黑暗中坠受吧,不挣扎、不恐惧、不批判,顺着生命之流全然体验,你会发现,生命的背后一直有一只大手在护佑、有一双慈眼在关注。

《瑜伽禅》

瑜伽禅
我习练瑜伽、静坐,学会了以呼吸放松紧张的时刻,在每一次拉伸中以呼吸联结身体每个部位,重拾对身体的觉知,联结自己,联结万物。

《别吃朋友》

别吃朋友
果食是将伤害降到最低的选择,这是我将尊重还给万物的发心。清净的饮食净化我的身体,让抑郁、焦虑和不安全感逐渐从记忆里清理,转而被深层的平静所替代。

《救己救人,度己度人》

救己救人,度己度人。
躺着需要被疗愈的那个人是你,站着疗愈你的那个人还是你,只有自己可以疗愈自己,只有自己可以度自己到完整的境地。

《你一直在我怀里》

你一直在我怀里
亲爱的,爱从不匮乏,宇宙派了好多天使来守护你,那些天使们让你哭,让你笑,这都是宇宙爱你的方式,永远不要害怕,因为你就在它怀里。

《摊开双手,心生莲花》

摊开双手,心生莲花
师用力握紧手:“我手里现在有什么?”JO:“什么都没有。”师摊开手:“现在我手里有什么?”JO:“还是什么都没有。”师微笑着说:“既然握紧和放开都是空,何不就此放手?”

作者介绍

柯天骄

灵性能量画家、心理咨询师、十年重度抑郁症自愈患者。2012年86天徒步、搭车到西藏,一年后拿起画笔,以一系列灵性能量画作相遇有缘人,以图文方式提供疗愈。新浪微博@水果人JO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