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人类最伟大的问题不是“我是怎么活的?”而是……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3 天前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歌唱,比任何时候都愈要歌唱。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保罗·柯艾略
翻译|卢彦
编辑|靖然

       

      世间繁华逝如斯——圣保罗诠释人的地位:世间的荣耀都会过去。即使明白这一点,人类仍孜孜不倦地在工作中追求认可。

      为何如此?

      巴西最伟大的诗人之一费尼希邬斯·迪摩赖斯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

      尽管如此,我们必须歌唱

      比任何时候都愈要歌唱。

      迪摩赖斯的诗句妙极了,就像格特鲁德·斯泰因的诗句:“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玫瑰就是玫瑰,就是玫瑰),他只说了“我们必须歌唱”,不加解释,不下定义,也不做隐喻。

      在巴西文学院做候选人时,我曾在例会上听到类似的话——文学院成员蒙特罗对我说:“每个人都有义务走一遍那条穿过他家乡的路。”

      为什么?

      那条路上有什么呢?

      是什么促使我们离开熟悉的安乐窝面对挑战,就算知道世间的荣誉并不长久?

      我相信,这种冲动应该被叫做:寻找生命的意义。

      多年来,在书籍、艺术、科学中,在选择的那些或危险或悠闲的道路上,我寻找着这问题的确凿答案。我找到过许多,有一些我坚信了多年,另一些经不起一天的推敲,可其中没有任何一个能使我足够自信地说: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时至今日,我相信在活着的时候,这个答案将永远不会被托付给我们。但最终,当再次面对造物主时,我们会明白所有曾被赋予的机会——被接受或拒绝的机会。

      在一八九零年的一次布道中,亨利·德兰孟谈到与造物主的会面。

      他说:“到了那时,人类最伟大的问题将不是‘我是怎么活的?’而是‘我是怎么爱的?’每一次探索的最终试炼都是针对我们爱的维度。

      我们做了什么,相信什么,达到了什么并不重要。我们不会被要求达到以上任何一项,我们犯下的错误甚至不会被记起,重要的是我们怎样爱其他人。

      评判我们的标准不是犯下的错事,而是没去做的好事。将爱囚禁在体内与主的精神相悖,这表明我们没有真正了解他,让他对我们的爱付之东流。”

      这个世界的荣耀是短暂的。它不能赋予我们人生深度,却能让我们选择:

      追求个人的道路,信仰自己的乌托邦,并为之奋斗。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故事的主人公。

      日本传说讲到,一位僧人曾十分惊叹于《道德经》,决定募集资金将这些文字翻译成当地文字并出版成书。

      他花了十年时间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可正在此时,一场瘟疫席卷全国,僧人当即决定将这笔钱用在治病救人上。等到形势恢复正常,他又开始募捐出版《道德经》的经费。

      又过去了十年,正当他着手准备印刷时,一场地震让上千人无家可归。僧人又一次用所有集得的钱帮助那些一无所有的人们重建家园。

      第三个十年过去了,他再次募集够钱,日本人这才得以一睹《道德经》。

      他保持了对自己理想的坚定,但并未因此忘记去帮助周围的人。

      智者们说,僧人其实撰写了三个版本的《道德经》:一本印刷品,另外两本是无形的。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