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分享

海灵格:疾病代表了家族中某个被排除的人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周前

当某些爱被拒绝了,疾病便会发生,因此如果爱还原了,疾病便可离去。

FavoriteLoading收藏

问:疾病在家族排列系统中是如何呈现的?

海灵格:我最常观察到的,是疾病代表了人。病人的一项特殊举动就是要把病痛排除,这也代表了家庭中的另一个基本举动——想要把某一个人排除——而这个人便会显现在疾病之中。

很多时候,当我安排某人来代表那个疾病,它(他)会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举动。那个疾病,或代表疾病的那个人,比如说他注视着地面,那里有个死去的人。于是我就安排另一个人来代表亡者,然后那个疾病便会把爱移到他身上。

我又安排另一个人来代表病人的母亲,而她却远离亡者。她否定了那个死去的人,也许是堕了胎的孩子。母亲急欲摆脱亡者,就像孩子要摆脱疾病一样。

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案是,母亲移向被排除的那个人,把TA搂在怀里并重新认可TA。如此孩子身上的疾病便会奇妙地消失,因为它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

只要了解到疾病和家庭的境遇有关,而疾病代表了被排除的人,整个健康的系统就能改变。如果医生洞察了当中的联系,便能更有效地治疗病人。

问:如果母亲没有或不愿去靠近并接受死者,那会怎样呢?

海灵格:那么孩子就会继续生病,如此而已。

问:在你的排列中,是否曾有任何参与者或代表拒绝做出适当的举动而妨碍整个疗程?

海灵格:没有。在进行家庭系统排列时,我从外边干涉,置某人以代表疾病,而那疾病将被另一个外来的力量所移动,是那个力量显示了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把这称为灵性的运作(movement),你也可以说它是一种道的运作。

当某些爱被拒绝了,疾病便会发生,因此如果爱还原了,疾病便可离去。我们有非常突破性的经验,当被排斥的人与他的家庭重新结合,疾病便开始消失。

问:在某些情况下,病人接受医生治疗后,很可能会遇上某些事情而引发旧有的病症,他们该如何克服呢?

海灵格:我不在意。这不是我的分内之事。我以忠诚引导了方向,让他们能自由地往那个方向走去。你看,一个孩子会生病,往往是因为他自愿承担母亲的疾病,他认为自己可以帮助母亲,而对母亲的这种爱会防止疾病痊愈。

你在那里,我在这里,每一个人跟随着各自的途径,各自移动。一旦我们刻意去帮助别人,我们便做出了干涉。

我一直尊重个人的命运和演化,所以当某个人生病了,我不急着去帮他,因为我不被容许这么做。但如果他们主动来寻求帮忙,那我想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自己行动了,我就会导出一个方向,然后他们自行移动。我对他们没有责任,他们对我也没有责任,不需向我报告之后发生的事。那是一个良好的运作。

问:你常提到“共有的集体良知”(common collective conscience),又说疾病往往出自于爱,可以谈谈这两者的关系吗?

海灵格:良知是很复杂的。我们各怀有不同的良知。当某些良知较为着重,有些良知被视为好的,另一些就会被视为坏的。良知把我们和我们的家庭联系起来。所谓坏的良知是不善的,它迫使我们转变,以确定我们属于自己的家庭。

但这只是表面的层次,其中还有一个集体良知,是每个家庭成员共有的;而这个良知的法则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相同的归属权利,如果某人被排除了,在这个集体良知的影响之下,便会有另一个人来代替他,并且承担他的命运,当然这也包括了健康的问题。

比方说,家中有个孩子早夭,而父母给下一个孩子取同样的名字。这实际上是在告诉那个已故的孩子:“你不再属于这个家,我们有人来代替你了。”就这样,已故的孩子甚至不能保留他自己的姓名,他最基本的归属已受到伤害与否决。

孩童经常会承担一些不属于他们的事物,例如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的疾病。他们扮演了部分其他人的角色,而这违反了集体良知的神圣法则。先来的人居先,后来的人不应干涉,正如孩子不应承担母亲的疾病,虽然他们这么做是出自于爱,出于一个好的良知。由于两种良知出现对立的情况,所以他们必须克服这盲目的爱,才能成长到另一个阶段。

问:如果之前被排除的人病好了,后来生病的人是不是也会跟着康复呢?

海灵格:被排除的那个人没有生病。通常这个人已经死去。传统中国人家族中的祖先死后仍与家庭保持强大的联结,这显然是比较健康的运作,因为他们始终被接纳。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死去的人被排除,比如被打掉的胎儿,以及不遵守家庭规则的人;比如一个极端分歧的家庭,当有人排斥甚至杀死了某个成员,这将对家庭造成很大的影响,而迟些便会有另一个人来代替那个被排除的人。

因此,整个家庭必需要在爱的层次上做出改变。看,一个人会排除别人,原是出自于好的良知,而这个好的良知却是冲突的基本根源。所以,与其召唤好的良知,我们更应该与自己的良知并行,那是我所学习到的,我把它称作道的层次。

问:可以举一些孩子承担其他家庭成员命运的例子吗?

海灵格:就我的观察,癫痫症(epilepsy)是对谋杀冲动的防卫。恐慌症(panic attack)同样也是对谋杀冲动的防卫。因为他们没办法再往那个方向前进,所以反而从疾病中得到保障。癫痫症经常发生于孩童身上,可是孩子一般没有谋杀的冲动,他们是承接了家庭中另一个成员的杀机。

在家庭系统排列中,只要洞察了这个联系,癫痫症便可轻易痊愈。另外牛皮癣(psoriasis)是一个诅咒的结果,那诅咒来自之前被排除的人。由于这里面的关系太复杂,一时之间也说不明白。(笑)

问:假设某个人病了,而身边又没有懂得做系统排列的人,我们应当如何帮助他呢?

海灵格:我不帮助别人。我从不自告奋勇地帮助别人。只有当某人来到并寻求帮忙,我才会介入。让我告诉你一个小故事。一位母亲带她几个月大的孩子来找我,她总是非常关注地看着怀里的孩子,然后我说:“现在,把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这也会产生一种动力。她做了,于是那孩子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我并且微笑。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过度关注地去帮助别人,那会让他们脆弱;如果我们不贸然去打扰,他们便能安全。

问:在你的经验中,是否曾经有人融入了排列的力量中而无法抽身?

海灵格:一般我会让他们自行移动,但万一角色呈现危险状态时,我会让他们站着,心里观想他们所代表的那个人,对他鞠躬,然后转身离开,这样便能让他们抽身出来。

问:你提过大部分的乳癌患者是因为不愿屈服于母亲的尊严而发病的。在排列的过程中,如果她们依旧固执,那会怎样呢?

海灵格:我对这没有任何想法,我何须有?(笑)我只看她们是否情愿鞠躬。如果她们这样做的话,那将会有深远的作用;而如果她们不鞠躬,我也不去干涉。尽管她们当下不愿意尊重母亲,过后仍然会看到效果。我深信她们需要时间来转变。我曾在系统排列中看见一个患者宁死而不愿尊重她的母亲。一年之后,她的亲属告诉我,她这一年来寸步寸步地学会鞠躬了,并且康复了。

问:案主需要重复鞠躬吗?或一次已足够?

海灵格:不用。这是一个动作,从此心灵被带动了,找到它的方向;一旦方向明确,我就不再干涉,也不询问往后的事。我发起了那个动作,那已经足够了。我从不敷衍搪塞,因为家庭系统排列关乎着健康与生死。

问:其他的业者也只对患者进行一次疗程吗?

海灵格:我不在意这些,我完全在忙自己的事,没时间理会他人(笑)。像治疗我的人为我做了六次,身体有时候需要较长的时间。

问:很多从事系统排列的人都会说他们是你的学生,在马来西亚或是亚洲,你向有需求的人推荐哪些治疗师?

海灵格:我不推荐任何人。心灵会引导他们找到所需的人,只要愿意跟随心灵,便会找到帮助。因为当我们急于追求,往往会错过了贵人。

问:是哪一位老师启发你做系统排列的呢?

海灵格:如果我跟随一位老师,那我将不会有自己的领悟。当然我跟很多人学习过,我与他们有所联系,并且感激他们,但这里我想说的是,我顺应自然。

问:除了家庭系统之外,在排列中也会顾及其他社会关系吗?比如朋友、同事,而夫妻也原非血缘亲属。

海灵格:有的,我也注重这个,我将排列应用在各种联系当中,并非只限于家庭。比如情侣、组织、企业、师生等等,任何有人际关系的地方都能应用。家庭系统排列并不是最终的答案,它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我可说是‘与心灵同行’(moving with spirit mind)或‘与道同行’(moving with Tao)。

问:基本上你以前和现在的做法最大的分别在哪里?

海灵格:我以前所做的有些限度,但那不打紧,因为那是我当时所有的资源。随着时间我发展出更多的可能性,那可以说是‘另一种爱’(another love)。我称之为爱,因为事情没有好坏之分,健康也一样,我们处于运作之中但不要去改变什么,只是同意一切事物的本来面貌,就像我同意你现在坐在这里一样。

问:你认为家庭系统与基因或遗传有关系吗?

海灵格:我不知道,也不感兴趣。那是秘密。我尊重所有的秘密。正因为我尊重它们,因此我同时被选择去聆听。

问:可以谈谈你的生活方式吗?也许大家可以学习你如何健康地过活。

海灵格:你是说,如果他们效仿我的生活方式,他们就会健康吗?不,他们必须跟随自己的生活。

海灵格:部分病例和身体症状的系统排列解决方案

1. 重新找回属于本家族的成员

2. 尊重那些过去和现在不受尊重的人

3. 重新接纳那些因各种原因被排除或隐藏的家族成员

4. 不赎他人之罪

5. 承认自身之罪。

图片来自网络

2018海灵格新的家族系统排列

中国工作坊(广州)

他先后接受了心理分析、完形疗法、原始疗法及交流分析等训练。

他发现很多个案皆跨越数代并涉及家庭其他成员。

他发展出了「家庭系统排列」的许多新洞见与新技巧。

他是伯特•海灵格。

2003年,他的第一本简体中文版著作《谁在我家》登陆中国大陆。

十余年来,他的思想影响了近百万国民。

当然,有掌声就有嘘声。

就如很多人质疑弗洛伊德的性驱力理论,

也有很多人质疑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理论,

他不曾争辩,淡然地接纳了一切。

他是伯特•海灵格。

今年,92岁高龄的他将来中国大陆讲学。

无论相信还是怀疑,你皆有机会从源头去了解什么是真正的家庭系统排列。

你将有机会面对面地了解海灵格其人、其理论。

海灵格先生今年92岁高龄了,这或许是你第一次与家排始祖面对面的机会,也可能会是唯一一次。

你,准备好了吗?


只有当你了解了家族系统排列的初始及至今的发展,你才能了解伯特•海灵格的今天。只有当你真正内化了最基本的知识,你才能「学习」家族系统排列。

伯特•海灵格和索菲•海灵格不知疲倦地服务了全世界上百万的人们。他们帮助每个个体找到自己的力量、健康、成功以及福祉。伯特和索菲•海灵格的结合,极大地丰富了家族系统排列,使其进入新的层面和新的维度。

和平始于我们的灵魂。——伯特•海灵格

爱始于我们的灵魂。——索菲•海灵格

图片 | Gable Denims

工作坊安排

时间:2018年3月7日-9日地点:中国广州

座位区:VIP区、A区、B区

各区剩余席位已不多,请尽快联系报名哦!

联系人:探索君

微信:tansuojuna

扫一扫 加探索君微信

个案代表说明

家排其实是一种团体疗法。海灵格学校的导师会根据现场的能量场域来挑选个案代表,个案代表会是最能代表这个场域整体情况的、最为贴合的代表。在这个场域中,不仅个案代表会得到疗愈,所有在场域中的人都能得到疗愈。个体在场域中的开放程度不同疗愈的效果有些许差别。

特别注意

虽然出于无私的爱,海爷爷(伯特•海灵格先生)已经答应2018年来中国主持工作坊,但因他现已92岁高龄,海灵格学校无法承诺和确保海爷爷在本次工作坊的出场情况。我们会尽力服务于这个伟大的爱的移动,但我们无法过多掌控,请学员们知悉。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