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十年来,身体里两个自己斗争不停,直到内在的神唤醒了我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3 月前

长长的十年横亘中间,我对那时的自己有了疼惜,心疼她经历的每一个心境。美好的她,一直默默住在我的心里,等我醒来,等我看见。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常洁
编辑|赵晓梅、张看看
摄影|杨菲朵[菲朵夜间飞行]

我正兴致勃勃给自己做着像样儿的晚餐。

电饭煲里小米欢声笑语翻腾着。红枣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地散发出来,和小米一点点用力咕嘟嘟顶着锅盖,似有迫不及待的心情,要告诉我,它们伟大的杰作。烤箱里黄桥烧饼的香味也渐渐加入进来。

我开火热锅,倒入一点点橄榄油,把切的均匀且薄如蝉翼的杏鲍菇一片片放在里面油煎,小小的火苗,微微的嘶嘶啦啦的声响。我小心地照看每一片杏鲍菇的颜色,待它们稍稍变黄,就盛出放在前几日淘来的菜碟里。

十年了。我用了十年时间,才安心于这些生活的细节。十年前,我没耐心为自己做一顿像样的晚餐,没办法欣赏一朵花的神奇,也无法专注地看完一本陶冶性情的小说。我心中忙碌,不停赶路。

我关掉音乐,我已经有了这个季节最适合的音乐。一样又一样的乐器,润物无声,不知不觉地加入了这一场演奏和抒情,仿佛一场安静的重生庆典。

01

为什么我这么不快乐?

十年前,我最经典的样子是背着大大的字典、习题、教科书、论文资料,穿梭在教室、图书馆、自习室之间。任何干扰到学习名次与前途的存在,都被我毫不犹豫地拒之门外。我住在十个人的宿舍,永远有人睡觉,也永远有人不睡觉。我日日小心翼翼不去触碰任何一个女孩子的界限,也忍气吞声地咽下别人对我所有的冒犯。

每晚宿舍楼熄灯后都依然点亮的应急灯,总让我心神不宁。我猜测着床帘后应急灯下的她在做什么。那被越来越弱的灯光照耀着的,究竟是习题、课本,还是专业资料?她在做什么可以荣耀简历,为奖学金加分的努力?

我的神经被不可知的、一个床位的世界揪动着,并由此引发一系列的反应,觉得自己不够努力、对不起父母、糟糕透顶、不配拥有。我似乎已经看到不可撼动的第一名被一点点地掠夺,而我的生命力也如那盏越来越黯淡的应急灯,缓慢而不可逆转地凋落。

此时,一个沉静缓慢富有节奏感的呼吸加入进来,是已经进入梦乡的室友。这安稳的呼吸勾起我对失眠后果的所有担心,几近轰塌的世界更加风雨飘摇起来。

我日日如此这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地精神衰弱着、紧张着,挨过大学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终于,这个世界到了坍塌的一日。那真是最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如果每个人都要在人生中经历一次心灵的灾难,我祈祷那是唯一的一次。

我一点点确认,压力已经濒临承受的边界。我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并不快乐,所有倾心努力争取来的光环并不能给我安全感。我用军人钢铁般的毅力在只有自己的战场上坚持着。

偶尔,我的意志力可以狠狠地将一切无力恐慌踩在脚下,但这微小的胜利足以耗去我千吨的力气。越来越无处安放的苦痛、惶恐,一点点吞噬着我。身心正一点点步入瘫痪,动弹不得,似一个被负面感觉侵袭的末期病人,等着命运下“病危通知”。

我非常非常的用力,却非常非常的无力。

我开始质疑,觉得一切荒诞至极。过去的日子畸形而变态,我应付得来最艰涩的考试,可我不认识自己。我知道最复杂的金融模型,却不知如何应对自己的每一个情绪。我知道如何安装、使用一台电脑,却不知如何发挥、施展自己。

在我拼尽全力不肯松懈的过往里,我无法接受,一直以来发生的事实居然是,这通通不是我想要的。我像个惊弓之鸟,手机的任何响声都让我心悸,我丧失了去应付任何一件小事的能力。很多说者无心的言语,我都听出否定的寓意,触发内心轰轰烈烈的一场场灾难。

这个世界和平而热闹,而我的世界一片荒芜,地动山摇,容不下一盏安稳的茶杯。

02

身体里住着两个自己

现在回想,给予我挑战的并非外在世界的发生,而是心中时时刻刻挥之不去且日益严峻沉重的无力感和日益清晰的悲伤与恐惧。

身体里住着两个自己,一个娴熟达理,一个暴戾疯狂。而每次那个暴戾疯狂的自己出场都能耗去所有的力气,她是我的敌人,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一次又一次地发作。

我开始担心她越来越不可控地出场、肆虐。

她如同防不胜防、胆大狡黠的贼,常在猝不及防时伸出头来恐吓我一番,盗走我全部的美好与阳光。我无止尽地跌落到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呼救的声音瞬间就淹没在那个洞,来不及等到一个听到呼喊的人伸出援手。

柴静在《看见》里写到:“我在工作,卖命地工作,但我是在为制片人、奖金、虚荣心,为我的恐惧而工作。最简单的东西没有了,我的心不在腔子里。”

而我在那时也瞥见了什么,开始问自己为何而做,为何努力。

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恐惧?
是因为自己的美好与值得,还仅仅是因为我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弃?
是因为展现与奉献,还是,仅仅为了证明?

在北京九棵树一间租来的小房子里,我苦苦捱着这些繁乱无序迷宫般的心情,日日睁着眼睛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又一点点亮起来。一晚又一晚,我听得到那属于夜晚的细节,野猫恐怖凄惨的嚎叫,晚风吹动不知谁家挂在外面的塑料袋如鬼魅沙沙作响,偶尔会有一辆车突兀地驶过临近的街道,给人一阵惊吓又随着远去的声响留下无限的绝望。

我为过去无止尽榨干自己、取悦别人、换取肯定的人生感到无限悲伤……

我诚惶诚恐,胆战心惊,谨小慎微,无所适从……

我过分的苛责挑剔,对完美的执着,过分看重别人眼中对自己的评价,极力去讨好每一个人,让我一点点四分五裂,彻底失去自己。生命中最最艰难的不是没有人懂得自己,而是自己都不懂得自己。

罗德尼·科林曾说:一个人的疯狂和不正常程度取决于他的个性和他本质之间的分歧程度。一个人对自己的了解与他真实的样子越接近,他就越拥有智慧。他对自己的想象和他真实的样子相差越大,他就越疯狂。

我的过往,是别人眼中的“榜样”,却和自己的本质背道而驰。我把自己活的面目全非。生命的真相是什么,人生的真相是什么,我自己的真相又是什么。关于自己,关于生命,我所知太少太少。

03

内在的神用这样的方式唤醒我

看胡因梦做客《天下女人》。她谈到自己从演员到一个心灵工作者的转变。自己当年虽然很红,但影评从未肯定过她的演技。无论她多么卖力,大荧幕上永远清淡如水。她关于理论与形而上的思维远远超过了戏剧上的表现。她越来越清楚自己的特质与潜力,心中最深的召唤日益清晰。于是,很自然地,自己的Focus就转了,外在因缘也随之转变。她全力投入于智慧的探讨。

而对于我,那个如冬天般的六月,内心最深的召唤在想尽办法让我听到它、相信它,实践它。

生活往往如此,末班车总在最绝望时来临。老天用奇迹来回应对它的臣服与信任。它终于响应我的呼唤,给了我转机。

但是,大部分人都不敢信任、交托,把生命的焦点放在自我防卫与控制上。我们不敢相信神的安排好过自己的计划与控制,我们挣扎、抱怨,做了太多喂养恐惧的事,不敢相信“我们是被照顾好的。”这样的人生自然充满内心的扭曲与限制,我们无法全力以赴,无法自我实现,无法活出生命更高意义的价值和样貌。

而我自己的道路,终于在臣服一切之后,获得一丝丝平静。外在的恩典几乎是立刻,真的是立刻,显化在我的生活里。

那年夏天一个傍晚,我接到大学好友的电话,与我分享她参加一个心灵工作坊后的收获。那个电话持续了两个小时,伴我看完整个日落。我记不起好友那通电话的具体内容,只记得自己很清晰的感受:“那是我一直在寻的……”我一边听电话,一边流眼泪。但这时的眼泪是明白与领悟,是心安与感动,它是纯净而纯粹,通往天堂的。

我没有任何犹豫参加了接下来一期工作坊的学习。于是,有了今日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看似一个偶然、小小的选择,开启的确是内心一个大大的世界,一扇宇宙人生的大门。我开始了“改变一生”的内在工程。

我曾经试图去找心理医生,跑去安定医院的精神科就诊。但次次都未能如愿。第一次去,被告知那天周末,请隔日再来。而一旦转身就又寄托于自己的毅力可以战胜洪水猛兽般的情绪。第二次出门时高烧不止,原先计划只好作罢。

事后想来,无尽的感激。看似巧合,我感到神在制止我走一条本不属于我的路。在我要去医院的刹那,我的灵魂无比惶恐,它无法言说,只有透过疾病来让我停止。

我后来认识很多灵性十足,和大多数人价值观、人生观不同的人。他们举步维艰地生活在这个世界,无力招架之时走向了医院,为自己贴上“抑郁症”的标签。我真心为之不忍,想告诉他们,这真的不是病,而是自己还不曾了解、懂得,不知如何支持的特质。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谈到,身边处处是Omen,习惯头脑分析的我们很难认出、了悟这样的讯息。它属于灵魂,属于心,属于老天。它在一切发生背后,存在于一切发生之中。

我内在的神,用如此的方式唤醒我,让我深深地醒来,让我看到那个灵性的世界,读懂身边的Omen。它是存在于我内心的魔法和歧路花园。

04

追随自己的天命

我从小便认为每个人的出生都肩负使命,是来完成一件独一无二,独属于他、不可替代且神圣的“大事”。那是唯独自己可以提供给这个世界的价值与感动。

杨丽萍心中住着舞魂,潘玉良心中住着画魂,住在我心里的“魂”是什么呢?

我一直寻寻觅觅属于我的这件事,它是我的天命,为我“量身定制”,而我为之出生。我隐约觉得它与教育相关,却又不是功利的、严肃的、说教的;它关乎生命的本然,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它唤醒每个人内在的心性、天赋、才华。

我在工作坊学习第三天,灵光乍现,动了一念,如果可以留下来工作有多好。于是,这不经过头脑的刹那决定,成了永恒。我留在了这个工作坊,开始工作、服务,面对一个个生命的往来。

我在日后的体会中领悟到,所有来自老天的讯息都是头脑之外的,不是背诵、记忆、推理、证明,而是内心的感知。古人为后人留下《易经》《山海经》和寓意深远的神话时,并没有太多理性的逻辑分析,只是面对宇宙去直接感知。

而我在一点点唤醒自己的过程里,也按迹寻踪,看到自己从小到大的性情、爱好、积累里早已埋下伏笔无数。它们蓄势待发,只待我去确认。一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地发生……

所有的答案都在“心”里,感觉一直在前方带路。纯然忘我的喜悦里,隐藏着关于自己最大的人生秘密与真相。

当心基于爱去做某件事,自然就具备了这件事需要的能量,那完全是没有任何勉强的自发使然,甚至不需要努力,不需要毅力。感知到这股自然的爱,便碰到来自宇宙的能量源。接天之力,我们会成为一个老天的管道,活出老子“无为而为”的大智慧。

几天前,十年之后的我又回到了大学校园,参加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

我重新站在学校门口,像大学四年任何一个寻常的夜晚。很多画面波澜壮阔如一幅清明上河图无限清晰的浮现。校园的广播仍然诗意青春,我在各个角落看到曾经生活的鲜活细节,看到一个个似曾熟悉的陌生人。

我看到了自己……

不满二十岁,只身一人,离家2000公里。纤细无比的神经,惶恐不安的内心,时时在意,步步留心,不曾有一秒钟的放松。我突然感动于自己当时所经历的一切,看到她坚韧、顽强,看到她无比珍贵。

长长的十年横亘中间,我对那时的自己有了疼惜,心疼她经历的每一个心境。美好的她,一直默默住在我的心里,等我醒来,等我看见。

而我,一直亏欠她一个道歉、一个接纳、一个拥抱、一个感恩。
欠她一句对不起,谢谢你。
欠她一句,
我爱你。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