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神秘巨星》:你对梦想的坚持会唤醒他人心中的纯粹,终将撕开一切现实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月前

你对梦想的热爱和坚持本身就是一股巨大能量,终将撕开一切现实。并且它还会唤醒他人内心的纯粹,唤醒他人来帮助你。而对方往往也会在帮助你的过程中,净化、突破了自己。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编辑|蔡娜
图片|《神秘巨星》剧照

虽然阿米尔·汗饰演的音乐导演夏克提对平凡的追梦女孩尹希娅有着“知遇之恩”,但遇见尹希娅的歌声,见证尹希娅追梦,帮助尹希娅处理家庭状况的过程,对夏克提也是一场唤醒和净化。

他帮她走出生活的绝境、实现音乐梦想;她帮助他洗去一身浮夸和油腻,重拾第一次录歌的那个自己。很难说,究竟是谁帮了谁,谁救赎了谁。

你对梦想的热爱和坚持本身就是一股巨大能量,可以撕开一切现实。并且它还会唤醒他人内心的纯粹,唤醒他人来帮助你。而对方往往也会在帮助你的过程中,净化、突破了自己。

去年,《摔跤吧!爸爸》大火,我在非常喜欢那部作品之余,心中略微有一点遗憾。

虽然在重男轻女非常严重的印度,那样一部女性觉醒的电影已经足以让很多女性看到自己生命的更多可能,但毕竟两个女儿的突破是透过男性的支持和托举——片中大部分着笔都在突出这位父亲的伟大,以及透过男性化的摔跤运动。

但那不是大部分女性的道路,也不是大部分女性都能获得如此的男性支持,然后再去成长自己。

当时我曾在《阿米尔·汗,一部纯净的灵魂传感器》(点击标题查看)一文中写到,“虽然在这部影片中,女人成就自我的方式,仍然是有些男性化的摔跤运动。可我相信,无数觉醒了的女性,最终会找到属于女人自己的方式。”

没想到,很快,阿米尔·汗就又交出了《神秘巨星》这部作品。这一次,将女性觉醒的主权交回到了女性自己的手中。而他自己也甘为“配角”,去映衬尹希娅母女。

“命运是有定数的”
“那样的定数我不要”

出生在小城镇穆斯林家庭的尹希娅一直有一个梦想:成为全世界最优秀的歌手,可却遭到家暴成性的父亲百般阻挠。懦弱的母亲除了背着父亲悄悄满足尹希娅许多小需求以外,并没有办法实质性的改善她的生活,没有勇气离婚带她离开这个女人不受尊重的地方,更没有勇气支持她的梦想。

追梦心切的尹希娅在视频网站上,以“神秘巨星”为名,穿上罩袍上传自己的唱歌视频,不仅被观众喜欢,那些政客、明星、音乐导演也纷纷转发她的视频,甚至音乐导演夏克提•库马尔也向尹希娅抛出了橄榄枝。在夏克提和好朋友钦腾的帮助下,尹希娅开始一步步向梦想靠近……

最可怕的禁锢,并不在于身体层面,而是让一个人忘记了自己的可能性,甘愿现在的不堪生活,并且将这份“不可能”的诅咒继续传递给下一代,如尹希娅的母亲。

面对因为咖喱忘记放盐、偶尔忘了烧水等小事就大打出手的家暴丈夫,她选择沉默地忍受一切,“离开你爸爸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我们如何生活?”

虽然在印度确实很多女性只能依靠男性生活,但即使在女儿尹希娅找到了可以让父母离婚、让母亲解放的法律援助,并且把相关法律文件交给母亲、告诉母亲她能养活她们母女时,被牢牢禁锢住的母亲却依旧坚持那是自己的命数,命是改不了的,这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即使改变的机会就摆在你面前。

并且她还劝诫女儿,那也是你的命——父亲要把她嫁给在沙特阿拉伯的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男人,即使满腹音乐才华,她也即将开始重复母亲的命运。

不同的是,尹希娅大喊,“那样的命数我不要”,“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可以掌控的”。

你对梦想的坚持是一股巨大能量,会唤醒他人内心的纯粹,终将撕开一切现实

我们总是听到一句鸡汤语,“当你真心想做一件事时,全世界都会给你让路,全宇宙都会来帮助你。”

但鸡汤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给勺子。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应用到实生活中,我们仍旧一脸懵。

在《神秘巨星》中,你能够详细地看到它是如何运作的。

尹希娅对音乐的热爱,母亲从小看在眼中,在女儿6岁时她偷偷从父亲的钱包里拿钱给她买了吉他。在女儿想要把自己的歌录制成视频上传到Youtube上却担心被父亲发现而遭到反对时,她在一度反对后帮助女儿想出了办法——穿罩袍蒙面录制。

当然,每一件小事背后都饱含着母亲对女儿的爱——透过姑奶奶的口,尹希娅才知道当年母亲怀上自己时因为是个女孩,一家人带她去医院打胎。而她为了保住女儿逃走了,十个月后带着孩子回来时说,“如果下一胎还是女孩我再打掉,她是我的女儿尹希娅。”

同时,也是尹希娅对音乐梦想的坚持一次次唤醒了母亲,一次次让已经对生活妥协的母亲冲破自己被固化了的信念——

在妈妈也认为录制视频会被父亲发现而遭到反对甚至毒打而让她赶快去睡觉、不要再做梦了的时候,尹希娅说,“你让我睡觉却不让我做梦这太矛盾了,睡醒不就是为了实现梦想吗?如果没有了梦想,是睡是醒又有什么区别。谁都可以做梦,追求梦想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妈妈走出房间后又折回来,帮她想出了办法。

而尹希娅所说的这段话,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由妈妈之口抛出,成了跟父亲战斗的炮弹——在尹希娅一家在孟买转机去沙特的机场入关时,父亲因为行李超重而让尹希娅扔掉吉他,母亲试图解围和争取,父亲说,“那是垃圾。”

看到女儿的歌已经受到了那么多人的喜爱后,她却为了妈妈而放弃了音乐梦想,准备接受嫁人的安排、重复母亲的命运时,这位妈妈再也无法妥协。

她终于成了一名战士,她脱口而出尹希娅跟她说过的话,她当着丈夫的面签了离婚文件,带着两个孩子甩手而去,给女儿撑起了一片追梦的天空。

是尹希娅对梦想的坚持,唤醒了这名战士。

在面对阿米尔·汗所扮演的明星夏克提•库马尔时,尹希娅也同样唤醒了他。

夏克提被尹希娅的声音打动,邀请她到孟买录制新电影的歌曲。但录制并不顺利,尹希娅完全唱不了夏克提因为制作人的要求、迎合市场改编的乱七八糟的混音曲。

录音时,夏克提问她知道怎么唱吗?她说用心。夏克提说,“什么?是用身体,身体语言。”那时的夏克提,怕是早就丢掉了自己的心,一身的浮夸和油腻气息。

在洗手间纠结一阵后,她鼓起勇气对夏克提说,不是我的问题,是你的歌曲的问题。她唤醒了夏克提,他告诉她这首歌是十年前写的,原版是缓慢而深情的。可是现在不流行这样的风格了,人们总是喜欢快节奏的音乐。

尹希娅坚持唱一次。当她的歌声响起,夏克提的眼泪夺眶而出,她唱的制作人也被感动了。只有从心唱出来的歌声,才会如此动人。

夏克提激动地对尹希娅说,你让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录歌的时候。他浮夸外表下的,心中一些原本的东西,在逐渐被唤醒。

我想夏克提心中原来就是想要这样去唱这首歌的,不然他不可能下意识地选择了尹希娅的声音来演绎。

虽然电影中营造的似乎是夏克提因为遭到抵制而没有歌手愿意为他唱歌,但尹希娅的风格和他混编后的曲风完全不搭。如果不是内心深处对这份从心歌唱的渴望,他不可能选择这样的一个声音,来唤醒他自己。

而他也在帮助尹希娅处理父母离婚一事的过程中,让已经离婚、觉得他是个人渣的前妻对他重新刮目相看,“我为你骄傲,或许你没有那么糟。”前妻对他说。

虽然夏克提对尹希娅有着“知遇之恩”,但遇见尹希娅的歌声,见证尹希娅追梦,帮助尹希娅处理家庭状况的过程,对夏克提也是一场唤醒和净化。

他帮她走出生活的绝境、实现音乐梦想;她帮助他洗去一身浮夸和油腻,重拾第一次录歌的那个自己。很难说,究竟是谁帮了谁,谁救赎了谁。

你对梦想的热爱和坚持本身就是一股巨大能量,终将撕开一切现实。并且它还会唤醒他人内心的纯粹,唤醒他人来帮助你。而对方往往也会在帮助你的过程中,净化、突破了自己。

我自己也亲身走过这样的寻梦之路。高中没有人生方向的时候,被母亲选择了好就业但最不适合自己的经济学专业,大学四年痛苦地寻找人生方向。

毕业后,好不容易确定了公关方向后,却好几年陷入了和母亲的冷战,她和很多传统的父母一样,希望我考公务员,做一份稳定的工作。她曾说,“除了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以外的工作都不是正式工作。”

我为此压抑了很多很多年,母女关系紧绷到只要两人在一间屋子里,仿佛空气都凝滞了。

我抗争过,挣扎着做公关5年,加班到十二点回家还得面对父母的反对。我也妥协过,在母亲逼着我去参加公务员考试时,我没有力量去反抗,在考场上全程默默地哭,用最后5分钟随便乱填了机读卡。

多年来每次面对母亲的反对,我咬着牙不说话。转过身抹掉眼泪,继续坚持自己在做的事,把自己压抑出了一身病。我曾经怨恨过我的母亲,很多很多年,觉得我的压抑都是因为她。

再后来我进入内在探索领域,我看见造成这一切的,是我自己的没有力量,不敢对别人说不,不敢大声捍卫自己的梦想,还去责怪别人,把自己人生没有过好的罪责推到她的身上。

我更看见,在这样一份让我倍感沉重和压抑的控制背后,是母亲在以她的方式在爱我,在她原来的意识状态里,只有进入体制内才是安全的。她只是和万千父母一样,希望她的孩子一生平安。

是恐惧遮住了她的眼睛,她只是从来没有看见过我。但,这并不阻挡她以自己的方式在深深地爱着她的孩子。

我的眼光变了之后,开始在很多件细微的小事中看见那份爱。比如她在家中闹猫时,让猫在自己房间叫,让我快去睡觉,还跟我说她不困,而她自己其实在外跑了一天早就累了。比如我说要出去旅行时她非常支持,而当她跟她的父母说外出旅行时收到的是一片反对,她给了我她未曾得到过的东西……

这份看见让我也转变了和她相处的方式。我们关系的破冰发生在,一个凌晨5点,她结束旅行从火车站回来。我彻夜未眠,挣扎一番后想去接她。凌晨4点多,她的手机联系不上,我原本想打车去火车站的想法泡汤,于是便在家门口的小区等。

一个多小时后,一辆出租车飞速而过,我大步奔跑去追,跑的鞋子都掉了,最后是光脚跑到了她的车前。打开车门伸手递上去100块钱——我知道她心疼钱,打车肯定心里是舍不得的。

妈妈非常惊讶。我帮她拎起8升重的大背包,她一个劲儿地说,谢谢,谢谢。回到家,爸爸责怪我把背包袋子弄断了,她赶忙说,不就是一个背包嘛,别说孩子了,下次注意不就行了。

那一刻,我是震惊的。一切都反过来了。从小每次我犯错都是爸爸来维护我,但我仍然被妈妈骂的很惨。此刻,一切都翻转了。

后来,母女之间渐渐开始有了一条小溪在流动。妈妈会问我的工作到底做什么,我们偶尔也会聊聊生活小事,这是过去7、8年来都不曾有过的。

再后来,我仍旧一直在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成长一路上,也为自己付出了不少代价。但仍然,不问西东。

同时社会大环境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妈妈也看到了更多职业的可能性,看到了身边人更多的活法。

母女之间关于工作争执的那根弦在一点点松动。妈妈竟然会开始回顾我的擅长,从她的角度分析觉得我适合做什么。虽然仍然有些乱弹琴,但是母女之间的氛围已经开始不一样了。

今年初,一次晚饭后,我和妈妈随意地聊天,聊到今年想要专注做写作营,也聊到以后的一些规划。

妈妈一会儿说,要不你把中国传媒大学的文学院在职研究生证书考下来吧,肯定有帮助。我说我不太需要,不是一个方向的写作。心中略有不舒服的感觉,觉得她是不是又要让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了。

一会儿她又说,我给你发了美国加州小学的语文教材,我更加不悦地说,那个我也不需要,也不是一个方向。

第二天一觉醒来,我才忽然意识到,抛开她发的东西,妈妈在以这种方式支持我想做的事呀!

我竟然这才反应过来。心中一阵感动忽然袭来,感慨万千。那个曾经心中充满无限恐惧、拼死反对、硬要我考公务员不可的妈妈,不知道何时开始,竟然已经开始走出她固有的世界,用她的方式一点点地理解、关注和支持我想要做的事了。

过了几天,我发微信给妈妈说,“虽然你发的东西我不太需要,但是背后的心意我很温暖。以前你永远反对我想做的事,非让我考公务员,我压抑了很多年。而现在,我说我想做写作课,你以你的方式,在支持我。我很感动。有你的这份支持,就已经足够了。妈妈,谢谢你。”

要么你向现实妥协,要么有一天,现实向你妥协。你的坚持,会把你自己和身边那些曾经反对的人,带到一个更开阔的新世界。

我们对梦想的热爱和坚持,终将撕开一切现实。愿每一个心中有梦的人,都能抵达你心中的幸福终点。

作者介绍

蔡娜
一个读书读的最少、读自己读的最多的写作者;以写作悟道;
心探索编辑、“用书写梳理生命”写作营带领者。

写作营同名公号:用书写梳理生命[Lifechangecai]


(对心灵书写有兴趣可扫码交流)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