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孟想—女巫剂量/阅读

新年,自由之门的钟声敲响,你听到了吗?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年前

收藏 撰文|孟想 图片|Pixabay 探索君: 今夜,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你还在寻找“自由”的路上吗? 自由,究竟在何处?它生于斯、长于斯! 在内心深处,你是否已经找到它、辨别出它,并愿意跟随于它? 与你分享,孟想的“自由之门,在我们心间”,愿你2018年,收获自由、富足的人生! 春节的时候在大理度过,住在洱海边的客栈里。白日里阳光明亮强烈,虽是冬天,中午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把棉袄大衣都脱掉,甚至忍不住光着脚在庭院的木地板上走来走去。 海风吹着裙摆,凉凉暖暖如同初春。夜里风却很大,浪花被推拥着,发出有节奏的剧烈响动,让你觉得自己是住在一条船上。头顶星光、月光碎裂在海面上,如同一个闪闪发光的深蓝色梦境。 这个地方已不是第一次来。实际上近些年,有数位好友相继在这里买房、生子、开店、工作,都慢慢地安定下来,甚至有在此安度余生的打算。每日在微博上看他们的生活种种,阳光、云朵、水面、天空、鲜花、蔬菜、动物、孩童……对比城市生活,实在是一个乌托邦般的画面。 大抵奔波在城市里的人,都会在某时生出一种放下一切逃出去的冲动。有时稿子写多了,人见多了,话说多了,我就觉得累,好像自己里面被掏空,能量都降到零下了。 在城市里生活,其实很容易不知不觉地进入到一种“过度”的境地,工作、娱乐、购物、饮食、熬夜、性爱……城市运转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场域,一不小心人们就被催眠了,然后无意识地把能量过度地投注出去。 这种生活表面上看起来强烈、积极、快速、喧闹,但其实非常损耗,很容易让我们感觉匮乏,灵感和创造力也常常就此消耗殆尽。或许生命就像一汪山泉水,喝上一碗,就需要停下来吹吹风、看看花,然后再等它慢慢涌出和蓄满。 大理之所以迷人,大概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人慢下来。 慢下来看一朵云在天空中的漂移,慢下来看一束光线在湖面上的投影,慢下来看一朵白茶花的寂静,慢下来听自己一步一步走路的声音…… 像是著名嬉皮聚集地加德满都的浓缩版,这个小小的古城也容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非主流”们。他们从主流社会的价值体系中跳脱,带着游吟诗人般的梦想追寻自我、流浪四方,但像城市里的人一样,他们也会迷惘,他们也常常怀疑生命的意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人,或许正在经历心灵的冬天;采菊东篱下的人,或许正想着该如何逃离内心无边的寂寞;用尽一生环游世界的人,某一天醒来想到无处可寻的家园,忽然痛哭失声…… 生活没有绝对,生命没有界分,无论是留下还是离开,无论是出世还是入世,无论是在“我”之内看外界,还是在外界看“我”,我们始终都在生命之中,我们都作为一个灵魂,深深地体味着世界……...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孟想
图片|Pixabay
探索君:

今夜,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你还在寻找“自由”的路上吗?

自由,究竟在何处?它生于斯、长于斯!

在内心深处,你是否已经找到它、辨别出它,并愿意跟随于它?

与你分享,孟想的“自由之门,在我们心间”,愿你2018年,收获自由、富足的人生!

春节的时候在大理度过,住在洱海边的客栈里。白日里阳光明亮强烈,虽是冬天,中午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把棉袄大衣都脱掉,甚至忍不住光着脚在庭院的木地板上走来走去。

海风吹着裙摆,凉凉暖暖如同初春。夜里风却很大,浪花被推拥着,发出有节奏的剧烈响动,让你觉得自己是住在一条船上。头顶星光、月光碎裂在海面上,如同一个闪闪发光的深蓝色梦境。

这个地方已不是第一次来。实际上近些年,有数位好友相继在这里买房、生子、开店、工作,都慢慢地安定下来,甚至有在此安度余生的打算。每日在微博上看他们的生活种种,阳光、云朵、水面、天空、鲜花、蔬菜、动物、孩童……对比城市生活,实在是一个乌托邦般的画面。

大抵奔波在城市里的人,都会在某时生出一种放下一切逃出去的冲动。有时稿子写多了,人见多了,话说多了,我就觉得累,好像自己里面被掏空,能量都降到零下了。

在城市里生活,其实很容易不知不觉地进入到一种“过度”的境地,工作、娱乐、购物、饮食、熬夜、性爱……城市运转真的是一个非常大的场域,一不小心人们就被催眠了,然后无意识地把能量过度地投注出去。

这种生活表面上看起来强烈、积极、快速、喧闹,但其实非常损耗,很容易让我们感觉匮乏,灵感和创造力也常常就此消耗殆尽。或许生命就像一汪山泉水,喝上一碗,就需要停下来吹吹风、看看花,然后再等它慢慢涌出和蓄满。

大理之所以迷人,大概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人慢下来。

慢下来看一朵云在天空中的漂移,慢下来看一束光线在湖面上的投影,慢下来看一朵白茶花的寂静,慢下来听自己一步一步走路的声音……

像是著名嬉皮聚集地加德满都的浓缩版,这个小小的古城也容纳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非主流”们。他们从主流社会的价值体系中跳脱,带着游吟诗人般的梦想追寻自我、流浪四方,但像城市里的人一样,他们也会迷惘,他们也常常怀疑生命的意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人,或许正在经历心灵的冬天;采菊东篱下的人,或许正想着该如何逃离内心无边的寂寞;用尽一生环游世界的人,某一天醒来想到无处可寻的家园,忽然痛哭失声……

生活没有绝对,生命没有界分,无论是留下还是离开,无论是出世还是入世,无论是在“我”之内看外界,还是在外界看“我”,我们始终都在生命之中,我们都作为一个灵魂,深深地体味着世界……

而那扇可供出入的门,它不在城市和山水之间,也不在一种生活方式与另一种生活方式之间,它在我们心间。如步履般轻盈,如呼吸般自由,出与入,都在心念之间。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