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没人能为你做决定,除了你自己!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5 月前

成熟的个体,可以用恰当的方式宣泄情绪,可以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为自己做出选择和决定,并有运用周遭资源寻求帮助的能力。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大津秀女

摄影|杨熹南

编辑|道丰

很多时候,我们感觉到纠结、难受,被牢牢地控制在情绪之中,走不出来。不断地抱怨,是别人的问题,是**问题,但是也许真正地根源,其实是在内心更深处,你不愿承认、不愿面对的那个点。

金女士原是因为职场关系进行咨询,可是在咨询过程中,随着不断深入,看到婚姻问题,进而家庭关系……

生命的主动权,从来不在别人手上,只在你自己!

当你一直问别人“我该怎么办?”的时候,不如把这个问题抛向自己,问问自己,“你想怎么办?”

拿回生命的自主权,也是你生命存在的力量源泉!

金女士是因职场人际关系紧张被转介到我这里咨询的。

她身材高挑,涂着橙色唇彩,连珠炮似的滔滔不绝地抱怨,愤怒中掺杂了些焦虑,烦躁中又揉着点委屈。但似乎所有令她恼怒的事情,都难以解释其“无法直视领导同事”乃至“不能上班”的严重反应,于是我试图一探究竟——

咨询师:你在生活中遇到了什么困扰的事情吗?

金女士:我讨厌一个同事!

咨询师:为什么?

金女士:他让我出丑。上司问谁迟到了,大家都说我迟到了。

咨询师:你迟到了吗?

金女士:的确迟到了。

咨询师:大家都说你迟到了,而且你的确迟到了,为什么你讨厌那一个同事?

金女士:他是第一个开口的。

咨询师:如果没有这件事,你还会讨厌他吗?

金女士:还会!

咨询师:那又为什么呢?

金女士:他是个秃子,我讨厌秃子。

咨询师:如果他长出头发来呢?

金女士:还是会,因为他夏天上班穿拖鞋。

咨询师:如果他不穿拖鞋,你还会讨厌他吗?

金女士:我还是讨厌他,因为他总是围着上司转。

咨询师:他围着上司转影响到你了吗?

金女士:他建议领导把原来八点上班四点下班的工作时间,改成九点上班五点下班,这样我就接不了闺女放学下幼儿园了!

咨询师:接不了闺女很影响你吗?

金女士:老人是可以接,但要是我不按时回家,老公就更不信任我了!

咨询师:这是公司的正常安排, 老公为何不信任你呢?

……

金女士:我老公知道我孩子的爸爸不是他了……

咨询师:现在你还讨厌那位同事吗?

金女士:本来就跟他没有关系。

说到这,金女士语速缓了下来,却变得坚定了,她眼睛望着地面,腰从椅背上直了起来,好像准备打寒颤:“你说我该离婚还是不离婚呢?”

金女士虽为“职场压力”来咨询,但根源在于婚姻家庭中的重大事件。金女士可能没有准备好一上来就谈论“根源”,也可能因深陷负面情绪之中而没能提炼出重点,可以得出结论的是——当人陷入太多情绪中的时候,是不宜做重大决定的。我建议她先做一段时间咨询,待稳定情绪,具体事情在考虑斟酌后再做决定。

在后来的咨询中,我们谈起金女士的原生家庭:

金女士告诉我,自她出生,妈妈就辞职主内,爸爸做领导,她一直像小公主似的被宠着。因为成绩很好,更是一路顺风。

咨询师:18岁以前遇到过的最大的挫折是什么?

金女士:就是有一次军训结束回家坐车没带钱。

咨询师:后来怎么解决的呢?

金女士:管同学借,好多同学坐这辆车呢。

咨询师:还有其他挫折吗?

金女士:其他的不多啊……就这样……没有什么了吧。

咨询师:18岁以前曾经自己做决定去做的事情有哪些?

金女士:都是我爸妈帮我安排好了,但他们管我不严,都挺听我的。

咨询师:那你18岁以前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情,会怎么办?

金女士:我成绩挺好的,和同学也玩得来,没受过罪,有麻烦爸妈也会帮我想办法。

针对挫折、困难和自我做决策的情况,我又追问了几个问题,得到的都是类似答复。

谈起婚恋,金女士告诉了我她的爱情故事:

她与初恋男友从大学起相恋四年,过了热恋阶段后,她开始觉得男友没有照顾自己的感受,经常为“应该来接自己下班”“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礼物”等等事情向男友发火。而男友也觉得金女士很难伺候,抱怨她不小鸟依人,也不善解人意。

终于,在一次剧烈的争吵后,他们分手了。在分手后的8个月里,他们一直断断续续地保持着同居关系,金女士为此感到痛苦——不想跟这样一个强势冷漠不理解体贴自己的人在一起了,但他们又像是一红一蓝的两块磁铁被吸在一起。这样藕断丝连的情形,一直持续到她相亲遇到新的男朋友——现任丈夫。

金女士在蜜月旅行前与初恋男友最后发生了几次关系,不久怀孕了。后来初恋男友去外地发展,金女士则与丈夫过着相敬如宾以至于有点乏味的相夫教子的生活。

她这样形容丈夫:他只要有工作、有老婆、有孩子、有房、有车,他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

谈起在咨询室内与我的关系:

在咨询过程中,金女士反复问我:“该不该离婚?”“该不该跟孩子爸爸结婚?”“该不该告诉父母?”

我是无法直接告诉她答案的,但是可以帮助她梳理头绪,于是我问她:“你是如何知道孩子不是丈夫的?你了解孩子爸爸的现状吗?”

金女士直接拒绝回答我“这些你不要问了,提起来我就想哭。你就告诉我该不该离婚就行,你们是专家,见到的离婚案一定很多,我听你们的,我不想去想这些难受的,你不让我痛苦就行。”

来访者早年与养育者的互动模式,和来访者现在的现实人际关系互动模式,以及来访者在咨询室中与咨询师的关系互动模式,构成了“心理治疗的三角模型”。接下来的咨询,我想根据这个治疗三角所呈现出的问题端倪,帮助金女士看到自己不知不觉在重复的模式。

面对金女士的追问,我需要做一些回应。

咨询师:你希望我替你做离不离婚、该不该告诉父母等决定,我可以给你出主意,但我不会那么做,因为那样是对你的不负责任。我感觉到你很依赖我,我不知道我的拒绝是否会让你对我感到失望和愤怒。

金女士:是啊,我花钱来咨询,就是想得到帮助。

咨询师:小时候你被父母照顾得很好,很少经历挫折,如果遇到麻烦,父母能够帮你解决,你习惯了被照顾是吗?

金女士点点头。

咨询师:在你跟初恋男友的关系里,你希望他无微不至地关心你,能揣测到你的需要,给你买东西,哄你,就像是父母那样对你。

金女士:是啊,我就觉得他没爸妈对我好。

咨询师:这种感觉似乎也发生在我们的咨询关系里,你希望我帮你出主意,甚至是做离婚与否这么重要的决定。

金女士:(沉默了一会儿)没想到其实我挺幼稚的,别看我成绩好工作好,但好像一直是别人给我做主,爸妈溺爱我,也想男朋友那么对我,男朋友当然不会把我当孩子什么都宠,所以我就生他气……

咨询师:每个人都希望身边的人像父母一样宠爱自己,包括我在内。可是,我们已经长大了。

金女士哭了,哭了很久很久。为不复存在的完美童年,为婚姻,为自己……

依靠他人替自己做决定的表象下,其实是难以承担自己的决定。改变从面对开始,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欲望、愿望、期望、失望……那个过程满是焦虑、恐惧、迷惑、未知……但我想,这一次,她离可以为自己负责任地做一个决定,可能不远了。

两周后,我见到了金女士的丈夫,白底小方格子衬衫配金边眼镜,这就是网络词典里说的“经济适用男”的制服吧。我们三人客气地聊了一会,他表示希望单独跟我谈谈。

丈夫告诉我,他知道女儿不是自己的了。至于怎么知道的,他不想说。从始至终我也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说:“我们俩都试着假装糊涂维持现状,但那种日子是撑不了几天的。现在我们不是吵架就是冷战。”我说:“这段时间你一定消化和平复了许多情绪,很不容易。”他深叹了口气:“哪里消化得完啊。”

随后的咨询都是金女士与丈夫一起来的,前几次,争吵占用了几乎全部的咨询时间,后几次,则是冰冷的沉默。是啊,那是个解不开的疙瘩。

一个月后,金女士直着脊背,望着面前的茶几,双手紧紧攥着:“每次吵架我都说离婚,现在我真的想离婚了。”

“我同意,带着孩子去找爸爸吧。”丈夫不带什么情绪色彩地说出这句话,像排演过好多次的台词。然后他突然抬头看着金女士的眼睛,“我不会主动提离婚,那样意味着我抛弃你……我可是个男人。”那一刻,他的话很触动我。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的电子邮箱里收到了金女士的婚礼请柬,新郎的名字我曾无数次听她说起过。请柬背面写着:“希望我们像童话一样,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咨询结语:

金女士以“工作人际关系”的问题来到咨询室,通过与咨询师的苏格拉底式的对话,澄清了问题根源——婚姻家庭关系。

金女士在上一段感情中,虽然很爱男朋友,但她要求男友无条件满足她的所有需求,若未被满足,就会指责男友不爱自己他们因此有了矛盾,但金女士并未及时觉察自己的模式并做调整,也未能在分手后“真正的分手”,导致怀上孩子;在第二段感情中,金女士面对孩子并非丈夫亲生的状况,企图用“装糊涂”掩饰问题,后来便指责丈夫,于是他们开始不断吵架和冷战。

走进咨询室的金女士,在是否离婚的问题上,依赖咨询师给自己意见,若没得到建议,便感到不满。但这并非咨询师能够给予的建议,金女士需要为自己负责,做出一个决定。在一段时间的情绪宣泄和梳理后,金女士选择与丈夫共同走进咨询室,正视他们婚姻,直到做出一个双方认可的理性的选择。

成熟的个体,可以用恰当的方式宣泄情绪,可以在面临困境的时候为自己做出选择和决定,并有运用周遭资源寻求帮助的能力。现在的金女士,可以直接面对和表达愤怒无助了,也终于为自己做出了“离婚-再婚”的重大决定——从“依赖他人”到“依靠自己”,这是她心理成长的过程和标志。

 

大津秀女

心理咨询师,就职于北京心海行舟心理咨询中心、北京宣武心理咨询与治疗联盟,中国青年作家学会理事。新浪微博@大津秀女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