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女人多大程度上会“追随”家族女性长辈的命运?|母女间女性能量的传承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周前

女儿在无意识中“认同”了母亲

FavoriteLoading收藏

编辑|马冉冉

在一次女性沙龙上,遇到一对母女。刚看到时,还以为她们是一对姐妹:同样消瘦的身材,皮肤很白,表情淡淡的,齐刘海,马尾辫,带着细框眼镜,穿着灰色系的宽松休闲服……甚至她们俩连说话的语调、方式、动作都惊人的相似。不禁感叹:女儿果然是照着母亲的模板长的。

一位女士去做咨询。她声称自己跟母亲有很深的心结。在她的描述里,妈妈一直有很多情人,平时很爱喝酒、打牌、撒谎,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作为女儿,她认为妈妈很过分,对不起爸爸。因为“不想跟妈妈一样”,她不愿意让自己身上流露一丝女人味。

咨询师问她:“为什么我从你的语气里,没有听出一点对妈妈的愤怒呢?相反,还有一丝丝的欣赏。”女儿半天不语,后来说:“其实,我羡慕她的自由。她身上有吉普赛女郎一样蓬勃的生命力。”

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但其实,母女关系的形态千差万别。

身为女人,你了解你的妈妈吗?

你了解你妈妈的妈妈吗?

在你们母女之间,存在着怎样的情感模式?

我们很想了解:母亲如何影响着女儿长成一个真正的女人?

女儿在心理意识层面,在多大程度上承袭了来自母亲的影响?

她们看待人生、理想、事业的方式,看待男人、情感、婚姻、家庭的方式,在以怎样的方式传承下去呢?

你希望继承母亲的什么特质,你希望突破的又是什么?

在故事中读懂母亲,也读懂自己
母亲节来了!

这是一个家庭三代女人的故事,女儿写了妈妈,妈妈写了姥姥。

姥姥名叫李德凤,1936年出生,没读过书,19岁出嫁,务农的家庭主妇,1971年因病去世,生育了5个儿女。

妈妈,胡乐娥,1957年出生,高中毕业,1980年结婚,生下一女一子,工人,后经商,现已退休。

女儿,星星,1981年出生,双学士学位,文字工作者,32岁,闯荡京城,未婚……

她们的生命轨迹如此不同。女儿星星说:

“在今年春节以前,我甚至不知道姥姥的名字。借由妈妈笔下的故事,我第一次触碰到这个与我有至亲血缘的人、另外一个女人。从她的故事,我读懂了妈妈。

于是,我也动手写了妈妈的故事。写完了,对自己的了解也更多了一些,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身上携带着什么样的基因,我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我渴望成长为怎样的女人。”

有人说:“很多人在自我探索这条路上,欠缺的就是‘文化探索’这一块。当自我整合到达一个阶段时,应该把那个‘我’放回到原生的文化脉络里做理解。”进行这样家族式的故事。

如果你愿意,试着去聆听妈妈、姥姥的故事吧。当你相对完整地讲出她们的故事,或许,你能从中发现你自己的影子。

读懂母亲,也读懂自己。

妈妈,妈妈
撰文|星星

妈妈14岁时姥姥就去世了,她帮着爷爷奶奶拉扯弟妹们长大。姥爷中年丧妻后,个性变得很古怪,把一些怨气也撒在我妈妈身上。 

也许是因为她自己尝够了“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的滋味,她对我和弟弟的爱,无以复加。上小学那会儿,家里常常停电,就看不了电视了。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围着蜡烛聊天。妈妈会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也会询问我和弟弟最近发生了什么事,询问他们长大了有什么梦想。那样温馨的画面,是我一辈子的宝藏。

去年生日,妈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三十一年前的今天,一个幼小生命呱呱坠地,当你睁开迷茫的双眼满屋寻找时,我轻轻抱在手中,为上苍所赐予的宝物而感动泪花满面,任何痛苦都未觉得是苦,你是妈妈生命中的绿洲,无论生活多么艰苦,心中都有甜蜜在流淌。你聪慧善良美丽上进,是老妈今生的骄傲,愿永远幸福快乐!

当然,因为我的不期而至,妈妈放弃了提干,放弃了再次参加高考,开始跟我爸一起艰辛的创业。他们算是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个体户,跟朋友合开了一家商店,辛勤打拼,生意特别好,也颇赚到了一些钱。我小时候的物质生活条件,真的很优渥。

但我也真的觉得很烦——父母总是在忙碌,都没时间陪伴我和弟弟。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永远要忙到除夕的下午才能收市,过年休息几天,到大年初六再营业。这是我一年中少数几个能跟父母朝夕相处的日子,所以格外珍惜。

那时她真的很辛苦。她平均每两周要去另一个城市的批发市场进货,三四点出发去赶长途汽车,坐四五个小时到那儿,把要进的货都买好,然后雇车拉到长途汽车站,再赶回来。每次都得上十几二十个大包裹、大箱子,一天可能连饭都顾不上吃。30多岁时,她的满口牙几乎都拔掉了,还得了高血压、冠心病。

因为在店里一站就是一天,让她两条腿严重静脉曲张,后做了一次大手术,切除了四条血管。38岁那年,她也差点撒手人寰(姥姥就是那个年纪去世的)。后来又得子宫肌瘤,切除了子宫。

到了妈妈50岁时,我爸觉得我和我弟都还没成家立业,所以想着他们得再打拼几年,但我妈坚决地把店盘出去了。为这,她没少受我爸埋怨。后来我才知道原因,我妈有几次去进货时,都昏厥过去了,要再这么拼下来,她的健康可能就真的垮了。

对于钱,我妈真的非常大方,对待亲戚朋友甚至比对待自己家还要慷慨。那时,每到夏天,我妈一定会给阿姨、舅妈、婶婶们做一身衣服;过年也会给所有家里的孩子们买一身新衣服。而我有时候可能都没有,所以经常表示抗议。

但我妈总说:“他们日子过得没有咱家好,能帮一点是一点。”有一句话叫“长嫂(姐)如母”,我从叔叔婶婶阿姨姨夫舅舅舅妈对她的尊敬中,真的懂了。我奶奶去世之前,曾经跟她说过一句话:“这一大家子,就靠你拉巴着往前走了。”

读妈妈笔下所描述的姥姥,让我第一次与早已去世的姥姥产生了联结的感觉。姥姥——妈妈——我,我们三代女人,不仅传承了血脉,也传承了某种相似的特质——善良,敏感,有毅力,甚至都爱讲故事。

这让我从小根深蒂固的一个信念松动了,我不再觉得“妈妈很辛苦,所以她很可怜”。我忽然有了一个领悟:“每一代的女人,都在她所处的那个时代里,用那个时代最惯常的方式,付出自己的爱,也可以说是完成自己的天命。”

我在姥姥甚至比妈妈更为艰辛的人生故事中,分明看到了身为女性的力量、坚强与慈悲。这样的特质,她遗传给了妈妈,妈妈也同样遗传给了我。

女人会“追随”家族中女性长辈的命运
母亲节来了!

郭怀慈

 

出生于台北,台湾和中国大陆两地持有

专业证照的身心疗愈工作者。

心探索:从家排的观点来看,母女的命运会复制吗?

郭怀慈: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天在排列工作进行中,我看到作为案主的母亲,有憎恨男人的倾向。这时候,作为排列师,我心中升起几个问题:一,案主个人自身生命历程中,发生过什么关于男性的特殊事件吗?二,她的母亲有没有憎恨男人的倾向?三,她有女儿吗?

以第一个问题来说,案主的确觉得自己没有被丈夫公平对待,她觉得深受伤害,同时,也认为只有离婚可以让她重拾生命希望。针对第二和第三个问题来说,(虽然案主的母亲和女儿本人都不在现场,)由现场中代表其母亲和女儿的反应来看,案主对于男人的观感,的确是紧紧跟随母亲而来,也就是,有一个似乎代代相传的隐性信条,在这个族中被紧紧跟随,叫做——男人是不可信任的,男人是可憎的。

当案主看到她两个分别是五岁和七岁的女儿,小小年纪,不懂世事,但是也追随着家里的母系长辈,相信男人是不可信任的,她的心快要碎了,她对排列工作中的女儿代表说:“你们不要这样!我不要你们这样!我要你们幸福!”而排列工作中女儿的代表们,安稳、充满爱地说:“我要和你一样!”

心探索:所以,女儿在无意识中“认同”了母亲。

郭怀慈:我们都知道,一个家庭中的潜规则,其力量,其实是远远大于意识中的期待和影响的。天底下的母亲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也都尽力付出自己能够给与的教育和养育,但是我们也看到,家庭中似乎有所谓的命运,让一家人世世代代重复相同的生命模式,即使这个模式是这一家子人尽力避免重复的。

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成长过程中,一个一岁的小孩,TA最仰慕的对象是谁?是那个有能力给TA吃,有能力让TA开心,有能力完成一切他完成不了的事情的人。这人通常是母亲,是TA的照顾者。

而我们表达仰慕的最终极的方式是什么呢?就是充满爱地,骄傲地说:我要和你一样!

这个对长辈充满仰慕的小孩,不知道什么是幸福,不知道什么是成功,神奇的是,这个小生命知道什么是家族中的潜规则。TA对于家族中说不出来,甚至被家族深深痛恨的潜规则,有特别灵敏的接收力,我们可以这样解读这个现象:“我爱我的家人,只有继续实现这个家族世世代代重复的命运,我最终可以骄傲地说:我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这个可能在一岁之前就已经烙下的印记,其影响力远大于之后我们一生中自己以为的意识中的决定。

与母亲联结,才有温暖和喜乐
母亲节来了!

心探索:也有另外一种女儿,试图叛逆母亲,又会有哪些影响?

郭怀慈:这里我可以分享另一个故事。

十几年前,当时台湾还没有很多人给与家族系统排列的工作,大多数人对这种形式的心理治疗仍然存在疑惑。一位案主带着些微的挑衅说:“我绝对和我妈妈不一样!我从小就决定我要和我妈妈不一样!”这位案主带来的议题是:我不快乐,我觉得生命似乎有某种说不出形式的隔离。

在和她的工作中,我设立了好几位代表,分别代表她的母亲,和外婆,往上推及的数位母系祖先。确实,从系统排列中,我们看到母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是断裂的,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和母亲不一样。

我找到他们的共同潜信念:“我和你不一样!”每一个这个家族的女孩,都遵从着这个潜信念:“我和你,我的母亲,不一样!我比你好!我不需要和你有联结!

这个句子,也是个信念,也成为了这个家族的潜规则。我邀请案主在心中对她的母亲说:“我和你不一样!”然后说:“就这一点来说,我和你一样。我和你一样,对自己的母亲说着同样的句子。”

心探索:表面是在叛逆,但实际上还是“认同”。

郭怀慈:即使是叛逆,也是出于对于家族的忠诚而叛逆,即使是恨,也是因为对于历代祖先的爱而恨。

以上的句子看起来吊诡,但是我们都可以理解,也都可以看到遵循着这个潜规则后面的巨大的,孩童不加拣择的爱。在这种不加拣择情形下,女儿甚至有可能出于对家庭潜规则的忠诚与无知的爱,说出:“我恨你!”只因为这个家族的女性都对她自己的母亲说同样的句子,作为她们的后代,当然也跟着说出同样的句子。

在上面的案例中,当案主事后告诉我:她觉得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安稳下来了,和女儿的关系也改善了。

心探索:她终于与母系祖先连结上了。

郭怀慈:想象一下,我们在子宫中,透过脐带,和生命来源连结,透过脐带,我们得到滋养,一个生命在此孕育化生。

突然间,这个小宝贝说:“我不要你的滋养,我不要这条脐带,我和你没有关系!”瞬间,世界冻结了,这个生命可能就此终结。

当我们宣称自己和母亲没有关系的时候,就是和自己的生命来源切断关系,这种空洞和断裂的感觉,就像把宇宙中的阳光都吸入了黑洞,个体不再感受到温暖和喜乐。

冥想练习:母亲们,请祝福我
撰文|郭怀慈

在这个练习中,我们并不企图改变任何人的生命或是命运,任何改变的企图都是发自意识层面,其力量永远小于潜意识,这部分我们之前已经稍稍提过。那么有人可能会着急地问说:那怎么办呢?我不想继续这样,我不想要我的女儿继续这样!

命运改变的关键时刻是在潜意识中发生,那部分我们的确什么都不能做,我们可以做的是,让我们的意识敞开与接纳,在适当的瞬间,转变自会发生。祝福你!

作为女儿,我们在心中说:

母亲,母亲的母亲,母亲的母亲的母亲……我的母亲们!谢谢你们,你们给了我生命,你们已经把最宝贵的生命传承下来了,感谢你们!我爱你们,出于忠诚,我追随着你们。

(每个句子之间,请给足够时间停下来感受,确实准备好了,再说下一句)

现在,请允许我过幸福快乐的生活,请给我你们的祝福。

(除了慢慢地说之外,有时候我们也会感受到母亲祝福的微笑。)

如果你有女儿,你也可以接着说:也请祝福你们的孙女儿,你的女儿的女儿们。

感觉看看,如果这时候你需要鞠躬,或是微笑,或是往后退两步? 让这感觉自然升起,并在心中完成这些动作。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