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周志建-故事疗愈的力量

出走最美好的理由,就是“遇见自己”

标签: vol.65故事疗愈的力量杂志
  • 子珍
  • 阅读:2,104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3 年前

出走的理由有很多,但你真的无须等到一个“正当理由”才能出走,例如等小孩长大、退休以后。现在,想走就走。当你走出框框,望着头顶上那片蓝天时,你才会发现:原来出走最美好的理由就是“遇见自己”。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周志建

fdg

出走,体验纯粹的存在

有一天,当我坐在电脑桌前,正昏天暗地赶一份稿子时,接到朋友D的电话,一看手机所显示的号码,就知道他正在某处旅行。

D出外旅行时,就会关机,借此与外界断绝联系,但是,他有一支旅行专用的手机,只给几个知心好友,因此,当我接到这个号码的电话时,我通常劈头第一句话就问:“你现在在哪里?”

“在清境农场,早上从高雄出发的……”每次接到D的电话,我心里就会立刻出现一片蓝天。一股喜悦自然从心满溢,仿佛此刻我也正走在山林中,享受着徐徐清风的吹拂。

我也喜欢旅行,更精确的说法,应该是“出走”才对。出走让我有机会脱离原来的生活轨道,打破习性、为生命注入活水。每当工作一段时间,累了、倦了、烦了,我就会出走、去旅行。这是我抒解压力最好的方式。

接到D出走的电话好像是给自己的一个提醒,隔天一大早,我也帮机车加满了油,开始了一场山林之旅。一路晴空万里,天空白云变化万千,两旁绿树鸟鸣,大山紧紧相随。突然间,我开怀大笑,然后在山里肆意大吼大叫、大声唱歌。夜晚,我住在拉拉山一个面对山涧溪谷的民宿,躺在舒适的棉布白床上,望着窗外满天星斗,心中感到无限平和、宁静。我满怀欣喜地等待着流星的出现,想给自己许个最美的愿望。

隔天,D传来简讯说:“一个人安静地走在山里头,让我有一种纯粹的存在,心中狂喜。”喔,真是“同时性”,当时我也正经验着这种纯粹的存在。我很喜欢这种旅行中的联结与趣味。

出走,帮生命找到出口

朋友H已婚,有一个两岁的小女儿,他当然爱他的女儿,但他也觉察到,自从有了小孩以后,生活品质就不如从前,睡眠更差,半夜经常被孩子吵醒,所以连带工作心情也大受影响。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经常跟太太女儿发脾气,耐性越来越差,于是他跟太太说他需要出去走走,安静一下,然后,独自跑到山上住了两天。

度完假,回到家,一进门看见女儿坐在沙发上,他开心地上前拥抱女儿。晚餐后,太太照例在客厅哄女儿,他主动走过去说:“我来吧!”他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个“我来吧!”是发自内心、欢喜且充满能量的。那一晚,他创造了一个好品质的陪伴。而这样有能量的陪伴,是来自于出走。因此,H说:“出走,其实是为了可以再回家。”没错,离家,其实是为了回家。无法出走,往往受限的不是现实条件,而是心理机制,出走也不是给玩乐找借口,其实是为了帮生命找到出口。

身为一个心理工作者,更需要“出走”。我的工作每天都在审视别人的内心世界,接受案主的负向能量,如果自己的能量不足,是不可能做出好品质的陪伴的。出走充电,是自我照顾,也是一种职业道德,更是一种专业。

出走的意义不只如此。当我一个人走在山林里,单纯地走路,听着自己的呼吸、喘息声,感觉身体的汗水,那一刻,我跟自己离得很近。当下我会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而且真实地活着。我喜欢这样踏实而存在的感觉。

在功利的社会里,让我们与自己渐行渐远,我们经常不快乐,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喜悦,忘了自己存在的目的是什么。找回自己,“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这对混乱、茫然、麻木不仁的现代人而言,实在是重要的。所以,人需要出走。

出走,也是自主的象征

出走,同时也是“自主”的象征。

这十年来台湾很流行骑单车,不管在都市里或山中,我都会遇见穿紧身衣、戴头盔、太阳眼镜一身酷装的单车骑士。每次路上遇到,我都会停下来欣赏他们,尤其是那张流汗的红脸,真是美极了。那样的脸,散发着一种笃定、自信的光亮,那是一种我“在”(being)的象征。

有人说,这几年单车族暴增,其实那是人们集体自我疗愈的方式,我深表认同。身处在这个诡谲多变的时代中,社会不安、经济衰退、人心惶惶,还有什么是我们可以掌握的呢?老实说,真的很少。但是,当你骑着单车,靠你自己的双腿,爱去哪里,就去哪里,你可以自己掌握方向盘、身上留着自己的汗,那就是一种“自主”,自主带出心里的踏实感,让内在产生一股力量。

出走的理由不只如此,你真的无须等到一个“正当理由”才能出走(例如等小孩长大、退休以后)。现在,想走就走。当你走出框框,望着头顶上那片蓝天时,你才会发现:原来出走最美好的理由,就是“遇见自己”。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