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郝蕾:向内探索是为了管理自己的心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7 月前

巧妙地度过一生有何意义?不过是辗转腾挪的生存技巧,技巧越高辗转腾挪得越好,就离真相和本质越远。我宁愿选择笨拙地度过一生。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李芬

编辑|道丰

图片|网络

在郝蕾的博客背景图上,赫然写着“彼岸”这样一个充满佛教意味的词。她学佛、吃素,有自己的上师,还有一个意为长寿幸福海的藏名“吉美得吉措”。

在我眼里,她简直也是一名思维发达的知识分子,从林语堂到萨特,从南怀瑾到“与神对话”,甚至心里占星学。但她的初衷不是为了获取知识,而是为了领悟生命,为了“管理自己的心和欲望”。

2010年郝蕾凭电影《第四张画》荣获第47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2012年11月凭借《浮城谜事》入围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

前两天,她又凭借《情满四合院》入围最佳女主角,当记者谈及此事,郝蕾表示很感谢,奖项也是对自己的演技的一种认可,但是对于得奖没有更多期待。

世人批命争夺的名利,在她那里反而有种淡然。孟京辉对郝蕾的评价:“她是一个用灵魂演戏的人!” 

曾经:“害怕不被接纳,被排斥

本期人物:郝蕾 

心探索:你的作品一般是怎么被创作出来的?

郝蕾:创作过程中,自己的观点多多少都会是有犹疑的,是一个不断反思和问自己的过程。比如说我想写“担当”这个主题,第一时间的理解是,是男人就要第一时间冲在前面,而自己又会问,为什么男人要第一时间去冲在前面,一层层问下去。

最后,你会发现,犹如神助一样,把这些东西全写出来后,就是你几十年来积累的对担当的理解。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学习、反思、问自己还有提炼的过程。

我也经常思考关于爱的议题,从元曲、莎士比亚这些戏剧一开始,就一直在说“爱”。还有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社会造成的人的复杂性、每天听来的八卦,乱七八糟微博上的事儿……这些东西都会引发我去思考,老觉得要回家写点什么了。

心探索:你是不是天生就是一个爱琢磨事儿爱思考的人?很小时候就这样吗?

郝蕾:大概从三、四年级的时候,我记得那会儿和女孩子们玩皮筋,突然有一天,她们就不愿意跟我玩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特别不能理解,后来了解到,因为我能跳得很高,很好。后来我就觉得,如果我要和周围的伙伴们保持好一点的关系,我就要隐藏自己。应该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琢磨事。

心探索:所以说,这种思考还是基于你对于人和人关系之间的敏感、不自在或不满意的基础上发生的?

郝蕾:是的。当时,我就开始想,把自己显露出来是很危险的。包括,我父母对我的教育,也是说,不要太出风头,不要把自己的锋芒显露出去。

从小我就特别擅长各种文艺活动,四岁开始就上台演出了,但马上这种光芒的显露就让我变成所有人的危险。

包括中学时候,有同学开始谈恋爱,而你变得很突出的时候,大家就会不理你了。我特别想和大家都有良好的关系,当时我非常讨厌自己,我很不能理解自己和别人的不一样。我拼命想和大家一样。

心探索:所以,你的成长过程中,有人际关系的危机或者说被排斥的经验?

郝蕾:是的。我有一个中学同学,毕业后他跟我讲,你知道为什么大家觉得你很奇怪吗?因为不论什么东西,你都是在别人的前面,大家都跟不上你的脚步。

后来去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后,那时候,我变得极其不爱说话,一个礼拜能说几句话,都是大哥哥大姐姐,我算小的,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我其实特害怕会形成这样的感觉,18岁之前,特别不敢表现自己,害怕不被接纳,被排斥。

其实在不同阶段,我都会有这样的问题,觉得自己并不受别人的欢迎,内心也自动的会对别人有敌意。

另外,会有一些成熟的老师,长者都会喜欢夸赞我。但我特别害怕听到这样的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而直到三四年前,我才开始确认,我是对人Nice的,是没有敌意的。和人交流时候的那种紧张才开始放松开来,能接受自己,也能接受别人。

向内探索:“为了管理自己的心和欲望”

本期人物:郝蕾 

心探索:你在博客中提到《第四张画》的时候,说这部影片照映出“自己的无能无力,照出我的童年与病根,”或原生家庭里的经验无疑会给人的成长带来巨大的影响。你是怎么理解原生家庭这个问题的?

郝蕾:原生家庭确实能很大程度上塑造人的性格。但当我再接触心理学知识,却发现不是那么简单,因为童年的呈现,背后有无数人。杜琪峰的电影《神探》就用的这个理论。

这个理论说,人有七个元神,你身上有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甚至更老的一代,你的祖先的元神,甚至能追溯到更远。心理医生跟我讲,如果你们家出了一个杀人犯,而没有人来给进行疏导的话,五代以后,会出另外一个杀人犯,或是神经病,这跟我们说糖尿病基因是一样的。但原生态家庭的追溯是不是重要的?是重要的。但这不是根本,原生家庭里的状态只是个呈现。

心探索:能说下自己的阅读史吗?

郝蕾:十七八岁的时候,读书对我来说,更多是一种工具。读书是为了丰富自己的表演。学戏剧的,涉及的东西很多,社会学、哲学,我当时也看林语堂,余秋雨,但这些都不是打动我的书,直到我看到上海人艺拍的“禁闭”,萨特的戏剧。

回来后就做了一个恐怖的噩梦,具体是什么我忘了,后来就去图书馆,看萨特文集里的剧本。看完之后,毛骨悚然!一般我形容一个好作品,都会用这个词。

我对“苍蝇”中的一段印象很深,说这城市里特别臭,但你不知道什么臭……萨特的那个文字的力量太强了,我觉得那个是在说人的心,所以觉得特别有穿透力。

一个好的作品,肯定是直达内核,讲人的“心”的。大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陆续找能打动我的心的书看。最近看佛学、身心灵的书比较多,象“与神对话”,南怀瑾老师的系列,心理占星什么的。

心探索:你还研究占星吗?记得你在博客里提过自己是上升双鱼座!

郝蕾:对,我上升双鱼,有6颗星全在天蝎,太阳、月亮、水星什么的,还都在七八宫,能量很集中。天蝎能量很强,我可是蝎子中的蝎子,对于蝎子们我有很多话要讲。

说蝎子阴暗,报复心强,这些都不是,蝎子是特别能忍耐和包容的星座,我不是一个愤怒很强的人,反而是很能处理自己情绪的那种。关于包容,是因为看人看事比较深入,对人性有诸多了解,所以包容性很强。

蝎子们情绪超敏感的,水相的,我们这种人就像雷达一样一样能侦查出别人的情绪,比如我我们在这桌,旁边那桌人拍个桌子,有什么反应,我们这就能成倍的感受到他们的情绪和能量,就属于这种体质。

心探索:你去过很多佛教圣地,那么说一说去印度的旅程?这次行为艺术的旅程中,有什么样的感受?

郝蕾:印度是个取经的地方,有火焰山的感觉。(笑)去的时候,在飞机场,剩五个人了,我一看,这不就是西游记吗,加上白龙马,那,谁是谁?我想我肯定是孙悟空了!但后来发现,自己是唐僧!因为我的忍耐度是最大的,我得协调所有的人。

想象一下,那样一个环境,平均气温49度!身体在那种状态下是很难受的,加上印度很脏也很潮,原来发现,我们踏上一个非理想的境地。但接下来我就想,我不能让环境主宰我的心,而是要用心去改变环境!

这次主题是“无来去处”,如果我没做到的话,那这次活动不是皇帝的新衣了吗?所以,我很快的调整了状态,也带领着一队人。

我发现,苦难一些,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整个过程中,居然没有人拉肚子,没有人生病,什么也没有!心态!心态太重要了!

心探索:你是什么样的机缘开始对佛教产生兴趣并开始吃素的?

郝蕾:佛理、佛学里的哲学对我影响很大。但信佛也不是某个事件忽然导致的顿悟,没有谁来敲你一棒子,我一直在整理、在反思,不是一个事件出了,才有反思的,我一直都在陆陆续续的思考,看佛经。

关于吃素,我是两年半前开始吃素的,第一年,什么都不吃,我也不爱吃鸡蛋,但必须吃点,很好,我觉得身体很轻盈,很有耐力。但我从来不排斥吃荤的人,也不会去教育别人不吃。这是自己的选择。

其实也有很多佛教徒是吃肉的,比如在藏区,只能吃肉,没有其他东西可吃。你是吃荤还是吃素,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是要什么。有朋友说,我吃了半年的素,我都要吃人了!(笑)那么你吃素,是为了什么,其实是管理自己的心和欲望。

09年,我刚开始吃素的时候,有一个发愿,我发愿我未来结识的人都善良。我觉得这个愿望真在实现,不知道是心更干净了还是吸引力法则?不知道是身体呈碱性了,还是心念更干净了,就吸引来了很多善缘。佛说,一念一天堂,一念一地狱。起心动念很重要。

心探索:你对信仰这件事情是如何看待的?

郝蕾:我觉得,有信仰挺好。你信点什么,总比不信好。但如果,它变成一个标签就不好了,因为现在是有信仰是个很流行的事。其实,大家相信的不是上师,是他的智慧,甚至不是释迦摩尼,而是他的智慧。我在来之前,还做了个梦,关于我在说佛教。不知道谁和我对话,感觉一高级灵魂似的。(笑)

心探索:你也经常解读自己的梦?听你提过两回了!

郝蕾:不仅解读自己的梦,我还能倒背如流!(笑)经常梦里的事,就变成现实了,一些生活中要发生的事就会有前兆。很奇怪。弗洛伊德说,梦是现实,还是现实是梦?其实梦是真的,还是现实是真的,都没有那么重要。

我希望自己能成为榜样

本期人物:郝蕾 

心探索觉得在你身上,有一对特别明显又同时存在的矛盾,那就是坚强与脆弱。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坚强的人吗?

郝蕾:坚强的人,我觉得应该是刘胡兰。(笑)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我是个强大的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只是说,你拿那一面示人而已。

我爸爸经常跟我说,“郝蕾,牙跟舌头那个硬啊?”我愿意拿牙示人,我从小就这样,这是我的选择,而且会越来越坚定我的选择,从小我就拿这个示人,这跟我“坚强”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借郝蕾这样一个名字,一个身体,在这个世界行走,上天给了我很多,我现在能有这样的心态,心里是充满感恩的。

遇到这么多好人帮助我,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榜样,让大家看到,苦难只是人生中的一个阶段,我希望我能激励、鼓励更多的人乐观的活着。所以,我希望能给大家一个乐观、坚强的榜样的形象。

心探索:那你如何处理自己脆弱的一面?

郝蕾:面对脆弱的方式,就是去承认它。我在博客里也经常会说,我很绝望,失落,伤心什么的。这没有问题,我有脆弱的一面,没有关系。

刚刚我还处理朋友的分手问题,但其实,谁真正帮得了谁,我是他们双方信任的朋友,现在我学了心理学的知识,看上去,也特别有老大的范儿,但最后,还是得她自己去处理,还是先得去面对和接受它。

心探索:能否讲一讲你对爱情的思考和理解?

郝蕾:我以前爱得很过分,当不是很成熟的时候,就一直在释放自己,却没有考量过那个容器是否能承载得住,所以一定要看你的对象。当他是杯子,你给他一壶,还恨不得给一个海,必然要溢出来,溢出来怎么办?必须要去处理。好的容器会说,你不要倒太多,或者你给我倒满了,我给你倒回去,你再倒回来。这是爱情。

但我经常说,真正的爱是超越爱情的。不论对谁,父母,朋友也好,也都要看看容器有多大。他应该有一个衡量的过程,有一个施于受的平衡。

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

本期人物:郝蕾

最后,送给郝蕾朗读廖一梅的作品:《像我这样笨拙地生活》,愿你能够收获力量,距离生活的真相和本质越来越近,活出自己的风采:

 

生命真的很沉重,也很脆弱,不是一个乐观的态度和极具自嘲的笑话能交代得过去的。自由,不是不能获得,但需要万分的坚强和一点点运气。

不要预设终点,其实别人告诉你的终点什么都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终点。

人是可以像犀牛一样那么勇敢的,哪怕很疼也是可以的,看你疼过了是不是还敢疼。大多数人痛过一次就缩起来了,像海葵一样,再也张不开了,最后只能变成一块石头。要是一直张着就会有不断的伤害,不断的疼痛,但你还是像花一样开着。

那些将内心的痛苦转化成外在的力量或者试图影响周围的人,其实比那些死守自己的痛苦的人要坚强得多。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细细分辨,哪个人的生活不是由秘密和谎言堆积而成的?但是,巧妙地度过一生有何意义?不过是辗转腾挪的生存技巧,技巧越高辗转腾挪得越好,就离真相和本质越远。我宁愿选择笨拙地度过一生。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