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周志建-故事疗愈的力量

周志建专栏|安静地聆听,就是疗愈

标签: Vol.62故事的疗愈力量杂志
  • 子珍
  • 阅读:1,690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3 年前

生命之道,藏在故事中,所以你得聆听。如同那句著名的话所说:“人与真理之间最大的距离,只差一个故事。”所以,除非聆听故事、说故事;不然,你无法“抵达”他人的生命,去领略生命的真理与智慧。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周志建

故事的疗愈力量

全心全意地聆听并不容易,只有安稳的生命才能做到

有一天,我在一本书里,看到这样一段话:“灵性老师只做三件事: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会聆听别人说话;第二、他们会问问题;第三、他们会讲故事。”

当下心喜,“这不就是叙事咨询师所做的事吗?”上课时我经常会说,叙事治疗其实只在做这三件事:聆听故事、说故事、及回应故事(就是问好的问题)。

叙事疗法最注重的,就是聆听。但“叙事”里,聆听故事的耳朵,不是一般“解决问题”的耳朵。“解决问题”是一种理性的思维,但在“叙事”里,我们不分析、不批评、不论断、不指导、不建议。“叙事”的聆听,是一种全心全意的生命投入。全心全意是不容易的,这跟一个人的生命状态是否足够安稳有关,只有安稳的生命,才能全然投入、静心聆听。

这些年,通过静坐、书写,让我张牙舞爪的生命得以渐渐安歇,这是我安稳自己生命的方式。于是这几年的生活与工作,也渐渐有了转化。拿上周的咨询故事来说吧,它让我确认了一件事:安静地聆听,就是疗愈。

我在当下将身心准备好,去承接A的伤痛

那一天,A第一次来与我晤谈。一进门,我就感受到她内在有很大的悲伤与愤怒——红着双眼,显然刚哭过,或许已经好几夜没睡好觉了。

我邀请她坐下,看着她,给出温和的眼神,缓缓地做出邀请:“想跟我分享什么故事吗?”

在那个当下,我让自己的身心保持放松、开放、安稳、临在。多年来,我发现:只要我像这样把自己准备好,就可以变成一个“厚厚的软垫”去承接别人所有的一切。不管它是悲伤、愤怒、沮丧、挫折、罪恶感、自责,通通可以被稳稳地接住。如此,也正是A此刻的需要。

当下,我看着她,不说话,让大脑停止运作,让自己处在一种“无我”的状态,不管言语上或脑袋里都不要出现任何评断、分析。我只要:安静、聆听就好。(这很难,相信我,我学了很久。)

A滔滔不绝地发泄了五十分钟,我一直全心聆听

然后,A迫不及待地开始说,急促的话语,有如大雨奔腾般直落,稀里哗啦的,情绪彻底宣泄。“我这么爱他,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A大吼着。

原来,一个她爱的人背叛了她,为此伤心欲绝。A怨恨对方,也怨恨自己,在深深的怨恨里,她否定人生,也否定自己。

A滔滔不绝发泄了五十分钟。我一直聆听、一直看着她。渐渐地,大雨变成了小雨,她的声音越来越缓,身体也越来越放松。最后,雨停了。

突然间,A停下来,看着我,说:“其实我很傻,对不对?明明早就知道他已经不爱我了,却一直在自欺欺人,与其说他欺骗我,不如说,是我自己欺骗我自己,是吗?”说完,A的眼神里出现雨过天晴的清朗,脸上的线条也柔和许多。

“我很欣赏此刻你对自己的诚实觉察,这是很痛的领悟,没错。能有觉悟,这就够了。”然后,我依然安静地看着她。

时间到了,她欠身跟我道别与道谢。脸上,多了一些平静。

深深的聆听里,会展现出无为与全然的接纳

下次再见面时,A的心情虽然还是阴天,但已经不再下大雨了。

坐下来,她对我说:“上周谈完后,我一个人在街角的咖啡厅坐了许久,后来又去看了场电影,心情突然变得好平静。那晚,我睡了一个好觉,是这几个月以来,睡得最香甜的一次。醒来后,我领悟到过去从来没有为自己好好活,都是在为别人而活,我感到有点悲哀。我还是很痛苦……”然后,我继续在深深的安静里,聆听她的痛苦与觉知,并接受她目前的状况,不认为她需要马上改变什么,她只要能觉知自我,跟内在的自己有联结就好了。

跟A的晤谈,让我深深体验到:用心智和脑袋聆听,与所谓“回到大我”里的聆听,差别在哪里?我承认,过去我也经常停留在心智运作,很难安静,很难放空,我一直想要“有所作为,操控一切”。

这几年的学习,让我渐渐明白了聆听的真谛。聆听不是用脑袋去思考,它是一种内在的灵性运作。在深深的聆听里,展现了一种无为与全然的接纳。我相信,接纳就是爱。正如《零极限》里修蓝博士说过:“治疗师不管用什么学派、什么取向,都没关系。重要的是:你爱那个人(案主),因为他是你的一部份,而你的爱能帮他清除、清理,清净他生命里启动的负向记忆。”

显然,修蓝博士也是一个重视聆听的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