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专栏/保罗.柯艾略-炼金术士

管理人心最好的办法……

标签: vol.61杂志炼金术士
  • 子珍
  • 阅读:2,752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5 年前

你能想像一个没有Signs,没有任何交通“指示”的城市吗?蒙德曼把它变成了现实。他的名言是:“如果你把人们都当成白痴,他们会遵守规则,但仅此而已。如果你给他们责任感,他们会知道该怎样去履行。”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保罗.柯艾略  翻译/卢彦

blm017336

荷兰海牙的一次演讲结束后,一群读者上前找我,要我去看看他们的城市。他们强调,在那儿游人能有全欧洲独一无二的体验。“独一无二的体验”对我来说司空见惯,可我确实爱和陌生人交流,便约定第二天在我飞往巴黎前同他们前去。那群读者——两位姑娘和四个小伙子——保证在我能看到“欧洲独一无二的一景”后立即送我去机场,然后带着我来到德拉赫滕的近郊。

欧洲独一无二的一景

下车后,他们要了啤酒,我点了杯咖啡。他们惊讶地看着我,我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过了一会儿,他们中的一个问我:“你没有注意到任何不同吗?”

一个漂亮的小镇,行人熙熙攘攘,一个堪比夏季的秋日。除此之外,这里与我拜访过的世界各地的城镇没什么不同。他们付了帐,我们穿过街道去另一家酒吧,他们又请我细看周围——我觉得德拉赫滕很美,就像欧洲的其他部分一样。

“你真让我失望,”一个女孩开口了,“我还以为你相信征兆(Signs)呢。”

“我当然相信。”

“那你在这儿没看见吗?”

“没有。”

“那就是了!德拉赫滕是个没有征兆(Signs)的城市!”

她的男朋友补充了一句:“是没有交通‘指示’(Signs)!”

没有交通指示的城市会怎样?

我恍然大悟,他们是对的。这里见不到鼎鼎有名的“停”(STOP)字指示牌,也见不到斑马线和先行指示,甚至没有那个闪着红、黄、绿光,被人们称作交通指示灯的玩意儿。更让我吃惊的是,这里连区分人行道和车道的界限都没有。

可这里的交通工具并不少:卡车、轿车、荷兰无所不在的自行车、行人,所有一切好像被井然有序地安排在一个不存在交通规范的地方。我连一声咒骂声、一声急刹车的尖利摩擦或是震耳欲聋的喇叭声都不曾听到。我不得不承认它的独一无二。

去机场的路上,他们向我介绍,这个设想出自一位叫汉斯•蒙德曼(Hans Monderman)的工程师。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蒙德曼在荷兰政府供职,他觉得能减少与日俱增的交通事故的方法是让司机们完全为他们的行为负责。他采取的行动是——用红砖代替柏油,以减少穿越城镇的公路宽度;抹掉来往交通的中央隔离线;去除人行道的镶边,并在路边布置喷泉或令人心情舒缓的景观,令遇上塞车必须等待的人们转移视线;还包括一个大胆的决定:取下所有的红绿灯和限速标志。

给人们责任感而不是规则

这里每天约有六千辆摩托车经过。当人们在改建后第一次进入镇子时,都惊讶不已:我该往哪儿转弯,谁才有先行权?因此,他们开车比平时加倍谨慎,更留心周围。两个星期后,德拉赫滕车辆的平均时速都降到了30公里以下。

蒙德曼清楚并响亮地宣告:“如果有行人要穿马路,汽车当然该停下:我们的爷爷奶奶教过我们什么是礼貌。”至今为止,这项实验很成功。

到了机场我还在想,蒙德曼不仅推行了一项交通改革,他带给人们的改变更加深刻。毕竟,他亲口说过:“如果你把人们都当成白痴,他们会遵守规则,但仅此而已。如果你给他们责任感,他们会知道该怎样去履行。”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