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诱僧》:“色”毁了你的修行,还是成就了你的人生?(下)|心影院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4 月前

我们每个人都想在这一世实现自己,可是如果“无常”让你在“仁义”和“权位”当中必须做出选择,让你在“道德”与“女人”当中必须做出选择,你会怎么选?你该怎么选?

FavoriteLoading收藏

   作者:素说

   文章来源:禅说电影(ID:chanshuodianying),不一样的角度看电影。

   本文已获授权

我们每个人都有欲望,我们每个人都有梦想。

除非生下来就在庙观,不然的话,我们要满足欲望、实现梦想,走得第一条路,必定是红尘

我们在红尘中追逐、竞争、挣扎,直至幻灭……

这时我们开始怀疑自己,我们开始喝心灵鸡汤,我们开始祈求神佛,我们尝试在另一条路上找回自己:那就是出世

绝大多数人终老一生,都在这两条路上走来走去,时而放纵欲望,时而压抑它;时而追逐梦想,时而放弃它,却极少有人能在踏遍这两条路后,看见两条路背后一致的“道”,而这时,才是真正放飞梦想、解脱束缚的开始。

著名作家李碧华笔下的《诱僧》,其男主角石彦生经历过两次“色诱”,走进过两座寺,可以说当他走入那无山无门无佛像的第二座寺庙时,他才看见了曾经在两条路上挣扎的自己。

——素说

▲  《诱僧》海报

石彦生曾是大唐太子身边的护卫将军,是十九公主红萼的至爱,在“红尘”这条路上,“一品将军”、“皇门驸马”带来的名望、权势曾经 都在等着才高八斗的他。

结果呢?一场玄武门事变,将在母亲面前誓言选择“仁义”的他定义为杀兄君王李世民的“叛徒”,于是梦想破灭。

无奈之下,他选择了“出世”这条路,在一座庄严宏伟、佛像林立的寺庙里,他带着手下持戒、打坐、念佛、修禅……

结果呢?却经不住红萼公主一诱,下了山被告了密,红萼公主为他死了,手下为他全部丧命,生不如死的他偏偏活了下来。

(想要了解更多前情可以点击阅读《诱僧》上篇)

▲  左:石彦生将军图   右:石彦生出家图

01

无路可走的石彦生来到了每二座庙,见到了一位衣着破烂、满嘴脏话的老和尚,而这位老和尚不拜佛像,不念经文,不烧高香,每天只求好好睡觉,好好吃饭。

▲  石彦生来到第二座庙欲拜师父

万分痛苦的石彦生找不到佛像去磕头,找不到经文去诵读,寝食难安。于是,他掏出了自己带来的一个木鱼,一本正经地“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  石彦生敲木鱼,被老和尚扔掉

可是老和尚跑了过来,一把扔掉木鱼,怒斥:“吵死了,还让不让鸟儿睡觉?”

石彦生急了,他去抢木鱼,老和尚却命他:“去睡觉。”

石彦生:“睡不着!”

老和尚:“睡不着,就去找点东西吃。”

石彦生:“不想吃。”

老和尚:“不吃,肚子空,心不空。”

石彦生:“心静不下来,很多妄念,怎么办?”

老和尚笑:“本来就是这样。”

石彦生:“想忘记忘记不了。”

老和尚:“谁要忘记?”

石彦生:“我,静一。”

老和尚:“静一是谁?饿死了还有谁?”

一句话重重敲在石彦生的心头,

一句话让石彦生看见了在两条路上挣扎的同一颗被欲望束缚的“心”。

▲  老和尚质问石彦生

石彦生的欲望和梦想是什么?

是对手霍达代表的“一品将军”之

是红萼公主代表的“皇门驸马”之

他曾在“红尘”中追逐他的欲望和梦想,就在触手可及时,灭了;于是他转向“出世”,开始借“佛”之力压抑和转移他的欲望和梦想,但痛苦只会更深、人生只会更无解。

出家,心就歇了?

实际上,石彦生的“心”从来没有离开过皇城,从来没有一刻不想当“一品将军”,不然他就不会白天念经,晚上谋划造李世民的反。甚至可以说,出家后的他“心”比以前更妄动了,因为他的“心”要证明他“仁义”的同时还要证明他才是真正的“一品将军”。

▲ 过去的石彦生将军

▲  石彦生等人盘算如何造反

出家,就仁义了?

其实,从石彦生放弃出手救太子李建成时,他的“心”早已背叛了太子,而他后来放弃李世民给他的荣华富贵选择出家,不过是他不敢背负“叛徒”的名义,不过是他不敢背叛母亲临死的誓言。

所以,他的母亲才是真正的仁义之士,他的母亲才是拥有“大智慧”的坦荡君子,而他不过是个披着“仁义”的“小人”罢了。

▲  石彦生母亲自杀明志

出家,就是修行了?

石彦生穿僧衣,不过是要标榜他的“清白”;石彦生念佛,不过是要借“佛菩萨”求“仁义”,所以才会在“求之不得”时,挥刀向菩萨问罪。

▲ 石彦生怒砸佛堂

出家,就看破红尘了?

石彦生在看见红萼的第一眼就爱上了她,可他远不如身为公主的红萼来得“真”。他始终被名利所缚,失去地位后他更不敢带公主走,可是他心里从来没有真正舍下公主,所以,红萼一出现,他便下了山。

▲  石彦生随红萼公主下山

红萼的“第一诱”,是“色诱”,更是“红尘之诱”,多少披上袈裟的出家人“心”却从未出“家”。 

因此,在第一座庙里“修行”的石彦生不过是“逃避被杀还要自命清高”的小人;不过是“想要名利却求之不得,只好说不求”的伪君子。而这第一座庙,不仅没有戳穿这些,反而让他的“心”在“僧”字的掩护下,更加依赖,更加逃避,更加迷茫。

看电影,我们往往易觉知这是“真寺庙”下的“假修行”,但生活中,我们又有多少人正是在“信仰”的名下、在“修行”的名下,压抑着欲望之心,却又被它更深更紧地束缚呢?只是这样的束缚太隐蔽了,它深深藏在“修行”的名义下,如果我们不看见这样的“心”,便永远跳不出这样的“局”。

▲  石彦生跪在黑夜中思索

石彦生是不幸的,武功盖世、才貌双全的他偏偏失去了一切;

石彦生又是幸运的,两条路都走过仍旧失去一切的他,才懂得回头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而老和尚的一句话让他看见了一直在妄动的“心”。

当晚,石彦生闯进老和尚的屋子,大声喊道:“参到了!饿死了,我和他们都一样。我想作一品骠骑大将军,我想出卖主子,这个心,和那些狗贼一样,这颗心和他们一样脏……”

▲ 石彦生看见自己的“心”

“路”从来都不是问题,“红尘”和“出世”两条路其实没有区别。“心”才是根本区别。

从看见“心”的那一刻起,石彦生的修行才真正开始。

于是,第二诱出现。

 

-02-

可以说,如果石彦生的修行没有达到“见心”的层次,那么“第二诱”根本都不会出现,因为这“第二诱”才是《诱僧》的核心,更是“修行”中真正难过的一关。

李碧华让第一诱的女主角叫“红萼公主”,这第二诱的女主角叫“青绶夫人”。

一红一青,一姑娘一夫人,一公主一尼姑,一红尘一出世,处处彰显作者的用心。

 

 左:红萼公主   右:青绶夫人

青绶夫人出现的的时候,石彦生的第一感觉是“像”,青绶夫人太像红萼公主了。

如果“心”真得在被“看见”的刹那就已停歇、就已“明心见性”,那就不会觉得“像”。所以石彦生即使见了心,离“不二善用”还很远。

正如李碧华在原著中写道: 

所见皆为古人,所念皆为古人,如影随形,所以才叫‘像’。忘记了这个人,没有这个人,‘像’什么呢?

“像”恰恰是“心”忘不掉;“像”恰恰是“心”放不下。 

所以,青绶夫人一出现,尽管石彦生已经看到了自己那颗“心”,却依旧无法阻止它妄动。

 

▲  石彦生与青绶夫人

老和尚不愿为青绶夫人死去的丈夫念咒往生,石彦生为她说情;

老和尚将草药放在青绶夫人身上治病,石彦生却看向青绶夫人的肌体;

老和尚并不愿意为青绶夫人剃度,石彦生说他来剃;

▲  石彦生为青绶夫人剃度

当青绶夫人的满头青丝在石彦生的刀下一缕缕泻下,石彦生的心思已经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而更懂的,自然是青绶夫人。

 

▲  青绶夫人

夜幕下,青绶夫人来到石彦生的面前,尽管石彦生口口声声拒绝,但正如李碧华的另一名句:“拒绝是世上三种最佳勾引方式之一。”

青绶夫人就在他的拒绝声中,退去青衣,一步步走向他,直至一丝不挂;

石彦生就在自己的拒绝声中,看着青绶,从外到内,从上到下,直至饿虎扑羊……

▲  石彦生与青绶夫人

青绶夫人真得存在吗?

不一定。

青绶夫人不过是石彦生心里一直都在的深层“欲望”。

这样的“欲望”,石彦生在红尘追逐过、在寺庙里压抑过,却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过。

而“面对”,才是“解脱”乃至“善用”的开始。

青绶夫人第二诱,石彦生又上了。

▲  石彦生与青绶夫人

但这一次的“上”,是他放下所有期盼的一次真正的“面对”;

这一次的“上”,是他摆脱所有束缚的一次真正的“沉浸”。

对于红萼,他有期盼,有愤恨,有压抑,在种种束缚中从未真正面对;

对于青绶,他已无名无利无身份,才有了一次彻彻底底的放开,才有了一次完完全全的释放。

唯有此,才能看见“诱”者终究是谁。

所以,通达的老和尚并没有阻止。

当石彦生心甘情愿被青绶夫人骑在身下,当他心甘情愿被青绶夫人反缚住双手,以为等待他的,将是下一轮的高潮时,青绶夫人原形毕露:

“大唐叛徒石彦生,现在我就取你命!”

说完,一口咬向身下的石彦生,意欲吞噬他。

▲  青绶夫人欲杀石彦生

千均一发之际,老和尚赶到,将青绶夫人一棍毙命,然后笑着说:我以为是什么呢?不过是野狼。

▲  老和尚将青绶夫人一棍毙命

直到这时,石彦生终于醒悟,青绶夫人不是其他,就是自己内心的欲望,是被自己一直压抑着的欲望,是被一直转移却最终逃不过的欲望。

人都是被自己的欲望吞噬的。

“诱”者是谁?有没有一个“心”外的“权”或“色”在引诱我们?

“被诱者”是谁?有没有一个“心”外的“身”被引诱?

故,“诱”从何起?又从何落?

▲  石彦生终于醒悟

欲望从来不是我们的敌人,反而是我们的心要么不停追逐它,被它所奴役;要么是不停压抑它,却使它更强大;我们将自己与欲望对立,却不知那欲望本就是自己,是既可以吞噬我们也可以成就我们的那颗“心”。

如何成就?从脱离身份束缚,脱离规则定义,坦然的、不带一丝恐惧地去面对开始。

 

▲  死去的青绶夫人

到此,石彦生才懂得老和尚早就让他参的话:

老和尚:“滚啊,滚啊。”

石彦生:“滚到哪里去?”

老和尚:“笨,这里就是这里,那里就是那里,还要用心去想,笨!睡觉时不睡觉,吃饭时不吃饭,真笨!”

从来没有另一个世界叫“净土”,从来没有另一个世界叫“极乐”。你想去的那个不被欲望束缚的地方就在你的脚下,就在你真正面对它、懂得善用它的那一刻轰然呈现。

 
03
 

石彦生终于静一了。

从红尘中的追逐欲望,到寺庙里的压抑欲望,再到老和尚指导下的面对欲望,石彦生终于静一了。

而这时的石彦生,才可谓来到了修行的下一个阶段:迷时师度,悟时自度。

▲ 静一与老和尚

他与老和尚吃着饭:

静一:这座庙以前是什么样的?

老和尚:忘了。

静一:听说这座石像原来在上面,口渴了下来喝水,喝饱了就上不去了。

老和尚:不是,它一直在上面,是水涨上去了,它喝了,就成了这样。

静一:有区别吗?

老和尚(愣):吃饭时好好吃饭。

静一:这是粥,不是饭。

老和尚:有区别吗?(狂笑)

▲ 静一与老和尚

狂笑后,老和尚知道自己可以放心而去了,他告诉静一:“明天,要洗澡。”

第二天,他安安静静坐好,告诉静一:

“我先走了,你早点过来啊,吃茶去。”

▲  静一看着老和尚坐寂

迷时师度,悟时自度。这时的静一,已无依赖,更无束缚。

所以最后这一幕,便是象征着石彦生“权”之欲的一品大将霍达来到破庙前,意欲杀死朝廷叛徒石彦生。

显然,霍达就是另一个石彦生,是那个一直贪念着“一品镖骑将军”的石彦生。

只是这时的静一早已不再是那个会被“欲望”束缚的石彦生,青绶夫人那一诱,已经让他参透了。

 静一与霍达

静一看着霍达,看着另一个曾经的自己,他坦坦荡荡,他轻轻松松。

在大火中,在弓箭下,静一依旧有时间,有心情去照顾一只受伤的小鸟。

 静一照顾受伤的小鸟

几个回合,静一便将霍达制服,但他给了霍达一个机会放手,霍达却没有放弃,反扑上来,静一将之一斧毙命。

干净利落,只因心干净。

▲  霍达被一刀斩杀

“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死亡时死亡!”

说完这句话,就连那个无山无门无佛像的庙都已化为灰烬,或者说都不再需要,石彦生骑上白马,走向天涯。

从此,无处不是红尘,无处不是道场。

▲  静一离开化为灰烬的庙,骑白马走向天涯

素  说

上下篇本就一体,此时应该回到上篇一开始的那个问题了:

“要实现欲望,怎样走,才是人生正确的选择”?

李碧华笔下的石彦生,让我们看见:

是做不出正确的选择吗?

不是,是怕无论怎么选都实现不了欲望罢了。

是找不到正确的路吗?

不是,是怕无论怎么走都丢失已有的罢了。

没有所谓的“正确选择”,作祟的,始终是一颗“心”。

没有所谓的“诱”,诱者与被诱者,始终是自己。

正如李碧华写在《诱僧》最后的那句话:

人那么壮大,权位、生死、爱恨、名利……去动摇它。

权位、生死、爱恨、名利……那么壮大,时间却消磨它。

时间最壮大么?

不,是“心”。

当心空无一物,它便无边无涯。

本文作者:素说

原江苏卫视制片人,现独立自媒体人。出版图书《幸福就像如来掌》,全平台文章阅读量超过1000万。公众号:禅说电影(ID:chanshuodianying)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