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如何一句怼回“饭桌心理咨询师”?|厉害的心理咨询师用什么招?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月前

“那是你自己的东西。”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马勇

转自|心理访谈

 

1
如何一招怼回“饭桌心理咨询师”?

 

昨日,一位远方的朋友打电话对我说:

 

“我遇到一件事情,特想跟你聊聊。快国庆节了,我组了一个女性聚会饭局,其中有两位原本互不相识的女性,都是我的好友,一位是心理咨询师,另一位是对心理学特别感兴趣的文艺界人士,她俩一见面就很投缘,如我所愿,谈得十分投机。”

 

我说:“那很好啊。”

 

“是的,原本真的特别好,你知道吗,当心理学遭遇文艺,很美的,”她说,“但是,后来画风突然转变,那位文艺界朋友看上去越来越不能承受这场对话,神色极不自然,后来几乎是勉强地应付着对话,而且隐有愠怒。我感觉她一定受了伤害,事后询问,确实是这样。

 

“哦,原因呢?”我问道。

 

“大概是她提到自己的情感经历时,对方的很多分析很深刻,戳中了她。她不愿意承认,对方笑着说:‘你不承认就对了,因为我所说的那些,都是在你潜意识层面发挥作用的内容,假如我一说,你就认了,那还是潜意识吗?还会操纵你这么多年吗?’你知道,我那位心理咨询师朋友是很有水平的。”

 

是的,可能很有水平,但不经邀请的分析,非专业设置下的贸然分析,是会造成伤害的。

作为咨询师,应当克制在朋友聚餐这种环境下对他人的“求助”(非正式邀请)进行过于深入的点评,特别是在连自己都意识到可能涉及潜意识内容、当事人不太可能立即接受的情况下。 

一是干扰因素太多,信息搜集不完整,无法通过“假设——验证——调整”的链条去逐步探寻真相,只能根据大脑中的固定模板给予反应,而自己却往往不自知;

二是由于环境和身份的作用,容易为了维护形象而作意气之争,咨询师的专业身份会给予他(她)一种特别的话语权,使对方陷入无可辩驳、越辨驳越说明问题严重的窘境,从而伤害到对方。

对这种情况,一般比较好的应答是:

“有一些规律性的理论可以提供给您参考,但绝不是针对您个人情况的解决方案。”

这样既满足了大家对心理学感兴趣的需求,又避免了个案干预带来的伤害。毕竟在饭桌上玩心理咨询的神秘主义也不太好,但从业者还是可以主动负担起传播心理学通识知识的任务的。

 

而且据我的经验而言,在婉拒“求助的诱惑”的同时,顺便跟大家聊聊心理咨询的一些伦理设置的价值是比较有意义的,也可以接受反驳和辩论,大家也感兴趣,人人有话想说。因为这些都不涉及个人隐私,所以是安全而有价值的话题。

 

当大家都能理解为什么要收费、为什么要守时、为什么不能接受饭局邀请、为什么不能建立多重关系等问题的时候,尊重心理咨询伦理设置的非心理学人士越来越多之后,对心理咨询行业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有经验的心理学老师,在课堂上也会阻止学员的过度自我开放,或是要求对方仅提供不那么深层的心理困扰作教学示范使用。

 

其原因就在于,老师清楚自己在非咨询环境下无法处理好“师——生”与“咨询师——求助者”(或“督导师—被督导者”)之间的双重关系,需要通过遵守设置来避免造成伤害。

 

而来访者对咨询师惟一正式的邀请,就是在收费前提下、专业环境中进行的正规心理咨询。假如彼此已经是朋友,尤其是已经拥有很多共同好友,应当转介其他合适的、关系较远的咨询师接待,避免建立双重或多重关系。

当我对朋友作了这样的解释之后,她说:“明白了。但是我很困惑,以后再遇到这种“饭桌咨询师”,怎样用一句话就让对方闭嘴呢?既然本来就不是专业的咨询环境,那么你教我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吧?”

 

我说:“你可以礼貌地告诉对方:请你不要不经过我的授权,就来分析我,我们聊点别的。

 

她说:“不行不行,这明显是你们咨询师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专业口吻太重,而且感觉有点弱,只是一味逃跑的样子,有没有那种以攻为守、绵里藏针,一句话就让对方心里吐血的?”

 

我想了想,说:“还真有。不过要慎用,只能针对生活中那些粗暴解读你们的人,对那些在咨询室里真心帮助你们的咨询师,这句话就算真想说,也要委婉一点,因为它专伤心理咨询师,很戳人。”

 

她说:“好的好的,好奇好奇,是什么话?”

 

“很简单,就一句话,” 我说:

“那是你自己的东西。” 

她说:“啊?就这一句?解释一下啊!

 

我说:“不用解释,对方水平越高越明白。这句话对咨询师的伤害非常之深,我在各种同行交流当中无数次看到,它有时能直接让一位侃侃而谈的咨询师闭嘴,或者立即进入失态的抢辩状态,而且越是前面说得头头是道,句句在理,对他的打击越大。当然,真正有内功的咨询师能接得住,甚至能转化为一种打开局面的契机,但这类人是不会在餐桌上分析你的朋友的。

 

“好神奇!”她说,“哎,你们咨询师之间也会用这句话相互伤害吗?”

 

“一般不会,”我说:

“因为我们会使用更重的一句话:

 

你是为了来访者的利益,

还是为了满足自己?”

2

为何我们需要心理咨询?

 

为什么这两句话对咨询师的伤害格外强烈呢?

 

是因为从根本上打击了他的专业自恋,质疑了他的专业素养。

 

为了说明白这个问题,我们先来聊一下,为什么我们需要心理咨询?其中有没有什么最直白、最简单的原因?

 

人们最初为何而走进心理咨询室?

 

原因当然有很多,有的为了解决问题,有的为了缓解“症状”,有的是人际关系处理不畅,有的就只是自己心中郁闷无法排解。

 

那么,大家不约而同来到心理咨询室,很多人还觉得效果不错,想来第二次、第三次,有没有一些比较共性的原因呢?

3

人有两个相互冲突的“社交本能”

 

我想,至少共性原因之一,是可能和人的两种“社交本能”有关:

社交本能一:

渴望有人理解自己,哪怕只有一个人。

社交本能二:

喜欢进行价值输出,经常不假思索地评价别人。

大家可以惊讶地看到,这两个本能是相互矛盾的。

 

每个人都希望别人在听自己的话讲完之前,不要急于评价和判断,要看到自己处境的特殊性,给予一点理解;遗憾的是,几乎每个人也都同时喜欢在没有完全听明白对方所表达的意思之前,就热心满满地作评价、给建议,甚至直接否定和指责。

 

不用教,这是天性,因为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中流淌着对于被群体抛弃(放逐)的恐惧感,一旦在人际关系中遇到“被需要”的诱惑,就会毫无免疫力地一把抓住,希望大显身手。

 

这导致我们在别人面前,总是扮演不了那个自己内心最想遇到的“别人”。

 

人作为一种社会动物,这两大本能如影随形地伴随着我们,折磨着彼此。

4

合格的心理咨询师该是什么样?

 

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培训可能会塑造学员在知识、能力、态度等各方面的专业性,但其实首先致力于改变的,是把人类从这个自我矛盾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它充分肯定第一个社交本能(渴望被理解)的正面价值,再以专业要求遏制第二个社交本能,将心理咨询师打造成为更多理解力和更少价值输出的专业人士。

 

大家可以看到,虽然心理咨询流派众多,但被各主要流派所共识的咨询要求,比如“尊重、接纳、真诚、理解、共情、包容、价值中立、不替来访者作决定”等等,都不约而同地指向这个方向,可见其重要性。

 

这其实就是心理咨询师能挣钱的第一个秘密:

 

他特别特别理解你,他通过最大限度遏制自己第二社交本能(不假思索的价值输出)来充分地理解你,从而为后面的帮助和改变提供基础条件。

同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听咨询师说:“我不能代替你作决定。”因为假如他那样做了,就破坏了他能够给予你的最优质的东西:

 

价值中立的深度共情。

我们常说,我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其实在情感意义上,安全并不仅仅意味着免于恐惧与威胁,更意味着自己能够不被批判、不受指责地将内心的负面状态呈现出来。

 

很多时候,求助者并不知道自己的问题根源在哪里(我们更不知道),他的陈述甚至只是一种不自知的评估和试探,试探这段关系是否安全(是否我一说话就被评价),是否值得我交付真正的秘密。

 

这未必是意识层面的伎俩,很多时候更是潜意识的一种安排,是在以往无数次被评价之后发展出来的一种交往策略。

 

所以作为咨询师,避免价值输出的真意在于:不仅是不要批判和职责,对事件的表扬和肯定也要慎重,因为那本质上也是一种价值输出。对方会立即评估:不安全

比如在来访者陈述自己的前夫在家庭生活中不负责任的行为时,咨询师在来访者表态之前就不断地“站在她的角度说话”:

 

“太过分了,你不能纵容他!不能惯着他!”

 

结果随后发现,来访者脱落了(不再出现在你的咨询室)。原因很简单,也许陈述自己的忍辱负重是她在咨询第一阶段的心理需求,你过早呈现的价值观本质上否定了她的这种需求。

 

而能够将价值输出降到很低水平的人,在生活中真的很不常见,这也许正是人们跌跌撞撞、坎坷半生,最后会决定走进心理咨询室的主要原因。

 

他人的理解是一剂良药,可以治疗或预防很多心灵创伤,而心理咨询师提供每分每秒的、当下的、慰贴的理解。

虽然每个人的“症状”不同,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是因为连最后一个能理解我的人也没有了,才会在心灵上走投无路,因为我们其实被那些特别恐惧被放逐的同类,毫无意识地放逐了。

 

但只要有一个人理解我,就代表了整个人类世界还能理解我,我就能很快重新获得作为人的那份意义感、力量感和价值感,我的自愈机能就能复苏,我的心灵就能康复。

 

所以,一次次深度的、准确的理解,是治愈的开始。假如咨询师缺乏理解的能力和准确度,但有一颗开放的、包容的、不评价的心,能够表达愿意理解的兴趣,也能获得良好的开始。但是,假如后期持续缺乏深度理解,这段关系还是会慢慢枯萎。

 

假如普通的人际交往当中处处充满深度的理解,在理解的基础上解决问题,那么简直不会有矛盾冲突,不会有心理问题。

 

正是人际交往中绝大多数的对话是缺乏共情的、条件反射式的,所以才会有心理咨询这个行业,经过专业训练的咨询师才能“靠说话挣钱”(严格地说,更多时间“靠不说话挣钱”)。

 

国人面临的这种局面似乎更加突出一些,因为我们成长在应试教育的环境下,习惯了按照标准答案回答问题;另外,由于父母和老师很少给予孩子“当下具体“的体谅和理解,而是根据成见和经验”条件反射式“地评价孩子,也促使孩子发展出“条件反射”式的应对策略,孩子的独特性被忽略

 

成年后也习惯了不再代表自己去说话,导致对方又感觉得不到理解,有时这种不理解的状态就这样代际传承下来。

某位女士向朋友聊起,自己三年前曾经被交通肇事的汽车撞伤过,并且对方逃逸、全责,但由于司机到案后特别诚恳地道歉,她选择了原谅,考虑对方妻子有孕,家境困难,她放弃了索赔。

 

朋友听完之后,义愤地说:“哎呀,伤得重不重呀?你呀,就是心太善了!这种人怎么能放过他?”朋友已经尽力,既表达了对身体的关心,又表达了对人品的赞美,还作了善意的提醒,一句话同时达到这三个目的,已然是高超的中国式智慧。

 

要知道,国人的很多关心,就是用这种恨铁不成钢式的埋怨来表达的。

 

但是这种表达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这基本上是她自己童年从母亲或其他长辈那里学来的“中文900句”口语之一,这些口语以标准化答案的形式隐藏在她的潜意识备忘录中,随时准备着应付不同的场景,脱口而出,训练有素,却唯独没有经过她当下共情力的检验。

 

假如她静心体会一下对方当时的心情,会发现内心真实的自己也许会认同这个选择,或者即使不认同,能够以不那么一惊一乍的语气平和地表达自己的不同立场,避免对方感受到强烈的挫败感。

 

但是因为她的“中文900句“太熟练了,所以条件反射代替了大脑思考。

 

类似表达还包括:

——“你有那个艺术细胞吗?“

——“咱们还是踏踏实实的好。“

——“我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小子,好好学着点儿。”

——“你呀,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等等,等等。

这些语言,都极大地削弱了说话者对听者具体的、独特的、个人化选择的理解力,而是以一种粗放的情景分类,直接给予回应,使生活变得不真诚、不精致,久而久之,人会感到痛苦。

 

这个故事中,原谅了肇事车主的那位女士得到朋友的反馈后非常的郁闷,因为她完全没有被理解,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结果已经不会改变,以关心她的名义而否定她当初的选择,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位心理咨询师则可能会选择这样说:

 

“我理解你的选择,你当时可能也经历过犹豫,因为毕竟获得全额赔偿是你的权利,但是我相信,你选择放下,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也有你心灵上的收获。我冒昧猜测(这种猜测就是”假设—验证—调整“链条的第一环,允许对方否定),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你获得了心灵上的一种力量感,因为宽恕是很有力量的。事实上,让我告诉你,刚才你面对我描述这个故事时,整个人真的焕发着一种特殊的光彩,这让我特别认同你这个选择。”

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讨好取悦,而是提供了非常个人化的理解,避免对方暴露在整齐划一的价值观当中,帮助对方照见了那个更真实、更美好的自己。


5

克服第二“社交本能”,走向专业成长

 

心理咨询师与非专业人士之间的最大不同之一,就是他将自己打造成了一个随时准备接纳对方任何特殊价值观的容器。

 

良好的容纳,就是深度的理解,但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前提条件:他要先破除自己本能的干扰,也就是将自己内心深处可能造成“不容纳”的那些“属于自己的东西”尽量处理干净(通过内省、同辈帮助和寻求督导),然后才能提供优质的共情力,达成深度的理解,避免不时出现不专业的价值输出。

 

有时我会对那些有志从事心理咨询的学生略带夸张地说:

 

只要先学会不评价,

你就找到了心理咨询师的状态。

——明显的价值输出,就是和来访者不停地辩论对错,强行灌输。

 

——相对隐蔽的价值输出,就是将自己的价值观先投射给来访者,然后伪装成专业的“分析”,再去挖出它、批判它,这其实已经是在满足自己的无意识期待。

 

一般的来访者只会感受到伤害,但难以说出其问题所在。假如被问一句“那是你自己的东西”,或者“你是为了来访者的利益,还是为了满足你自己?”咨询师会立即警醒。

 

——“那是你自己的东西”,等于是在说,你不但不专业,而且连前一种都不如,前一种好歹是意识层面的行为,而你自己被潜意识操纵却不自知,这是心理咨询师所难以面对的评价。

 

——“你是为了来访者的利益,还是为了满足你自己?”

 

则更加全面和整体地否定了咨询师在某一个方面作出的选择与安排,而且绝大多数还是本人比较独特的、自得的安排,比如咨询超时、过度服务、免费服务,以及在不恰当的环境下提供咨询等等,这些都彰显着咨询师自身一种更高层面、也更隐蔽的价值表达,而这种表达,极有可能是自我满足的体现。

 

例如,文首那样的场景中,咨询师貌似是在帮助对方,但其实是未能避开对方的“求助诱惑”,在那一刻,满足被需要的感觉、满足专业身份的强化确认,其实已经被置于求助者的利益之上,所以会出现后面为了坚持专业身份而强行坚持解释,拒绝根据验证信息来加以调整的情况。

 

调和两大社交本能之间矛盾的能力,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咨询师专业素养最低限度的体现。质疑了这种能力,就是质疑了咨询师的执业根本。

 

而且你一旦说出那两句话,类似于告诉他,他刚才是在“喝醉了”的状态下丧失了这种根本,便更加难以接受,所以杀伤力很大。

 

不过,假如咨询师能够承受、直面并处理好这方面的问题,将能够攀登上更高的专业山峰,毕竟咨询师是以自己整个人为工具去开展工作的,对自己的打磨恰恰是职业精神之所在。

 

作者介绍

马 勇

南京大学法学学士;

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硕士;

江苏警官学院犯罪心理学、侦查学、讯问学教师;

中国社会心理学会司法心理学专业委员会委员。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