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中国式跨代养引发的“权利争斗”,再苦再累孩子还是最好自己带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周前

在中国,年轻的父母因为异地工作、户籍制度等社会现实原因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把孩子丢给祖父母辈,这就是中国式养育孩子...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小慧

编辑|张看看

 

在中国,年轻的父母因为异地工作、户籍制度等社会现实原因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把孩子丢给祖父母辈,这就是中国式养育孩子——跨代抚养,目前跨代抚养种种心理困局正呈几何量的爆发。 

孩子的祖辈自动成为了孩子的父母,取代了父母应有的位置角色。在这一过程中的种种错位、越界,致使孩子的父母渐渐失去了家庭决策权,产生了其他各种各样新的家庭问题。 

不少家庭时常爆发“孩子教育问题谁说了算”的权利战斗,父母与孩子的爷爷奶奶进行“蓄日已久”的斗争。 

这种现象背后是什么心理根源,该如何既不伤害老人的热心,又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利,解开跨代抚养的心理困局呢? 

 

拿回作母亲的责任 

前几天,在我家爆发了一场“蓄日已久”的战斗,战斗的双方是我和孩子的奶奶。 

这是一场关于权利的斗争。 

起因是孩子忘记带作业本回来。我说,那你周一就没办法交作业了。孩子立马急得大哭,说,老师没说让我带回家啊。 

爷爷马上就冲出来解救孩子,说:“走,我现在就去学校帮你找!” 

我也急了,就不同意:“孩子的事情请让他自己想办法,要找也是他自己去找。” 

孩子哭得更加厉害,奶奶批评我对孩子太严厉。我忍不住大声嚷嚷:“教育孩子是我的事情,不要你们管!” 

看吧,这就是我家的模式。一切都乱了。 

我心里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在说:“我要讨回我的权利!”我在微信里发出呐喊:我要清场!随即有朋友批评我过河拆桥:你当年干嘛不清场?现在老人帮你把孩子带大了,你就要清了? 

静心反思这段复杂的关系,的确,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刚开始,是无意识的状态,我们在一种病态的关系中互相取暖,还觉得挺好。后来才觉得不对劲。或者说,我的力量是逐渐增强的,包括觉知的力量和行动的力量。 

其实,即使是在心里说出这句话,对我来说仍然需要很大的勇气。这是我过去想都没有想过的。过去的我,活在一种盲目的状态中,对长辈对父母是一种盲目的爱。

 

从小,我就是家里的乖乖女,从来不惹麻烦,不让父母操心,一味讨好的姿态。这个模式发展成为后来的拯救者的模式,想要去拯救父母的婚姻,拯救哥哥和爸爸的关系。当然,这些都发生在很深的潜意识之中,我经过多年的学习成长才意识到它们。 

很多朋友把意识和觉知的过程比喻为剥洋葱,剥开一层留一地眼泪,然后再剥开一层再剥开一层。现在,我在反思中发现了我和长辈之间的一个纠缠的关系模式:互相需要又互相竞争。 

老人把养育孙辈作为自己的事情,认为是在给我们帮忙,而我呢,也欣然接受,一方面觉得自己省力了,另一方面觉得这样也会让老人开心。毕竟,他们退休后没有任何事情做,孤单寂寞没有价值感。 

但是,这一切是真的吗?老人的快乐是我能负责的吗?我太自大了吧?当我认定他们对我和孩子有需求,我又在渴求什么呢?当一切都乱套的时候,我意识到,错了,一切都错了。 

在家庭系统排列中,我学习到序位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的位置。现在,我对序位有了更深的理解——这更是一种关系和能量上的位置,而让所有人归位的方式只有一个:就是每个人承担起自己的部分,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或重担。 

一个朋友说,我早就把老人都请回老家了,每年来北京我会好好招待。平时就我自己带孩子,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谁也别想干涉我教育孩子。 

我很佩服她,我没有她那么勇敢和勤劳,我曾经在有意无意地偷懒呢。我把照顾孩子的责任拱手相让给奶奶,却不给她教育的权利。我没有照顾孩子,却要来管教孩子。好无理啊! 

在这个事件中,我越发觉得,我也要拿回自己的责任和权利,我也要让那份天生的成长的力量爆发出来。而老人也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任。 

我不能因为觉得他们可能会空虚就企图用替我照顾孩子来填满他们的时间。这对他们也是极大的不尊重,他们也同样需要这个成长的机会。 

感恩战斗的发生。让一切归位,让混乱和阵痛来得更猛烈些吧! 

解开跨代抚养的心理困局
撰文|周楠、盛开
周楠、盛开夫妇

持家庭系统排列中级导师资格,师承郑立峰(李明昱)并先后向奥地利心理学博士 Dr. Phil. Guni Leila Baxa(龚贝莎)、澳大利亚完形心理学大师 Steve Vinay Gunther(史蒂夫)、德国家庭学硕士家排导师Martin Hell(马丁希尔)讨教学习。于2012年开始合作,隔年创办朴素心理学,针对都市人群的轻心理类网络广播。

跨代抚养目前已经是中国家庭的一个普遍现象。这和中国的大家族共同生活传统有关,也和现代社会工作竞争压力日增有关。 

最无奈的情况,年轻的父母因为异地工作、户籍制度等社会现实原因不能陪伴在孩子身边,把孩子丢给祖父母辈。这类情况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如何保持父母和孩子的联结。 

对于0至3岁的宝宝来说,我们的建议是再苦再累也要把孩子带在身边抚养,哪怕是把老人接过来共同抚养。生活条件差一些也是值得的。 

目前更多的情况是,“独一代”子女面临抚养“独二代”,手足失措,于是邀请父母辈来共同抚养,并且在实际操作中丧失了“共同”的责任,直接把孩子丢给了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

造成这类情况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父母的“失位”。 

这种“失位”的背景在于年青一代父母们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被过于溺爱或不当教育,在心理层面并没有长大成人,很多时候自己还在一个孩子状态,所以当同时面对自己的孩子和父母时,很容易失位降级为自己孩子的兄弟姐妹。 

这样孩子的祖辈自动成为了孩子的父母,取代了父母应有的位置角色。在这一过程中的种种错位越界,致使孩子父母渐渐失去了家庭决策权,失去了成人位置,产生了其他各种各样新的家庭问题。 

这一现象中几乎涉及到了子亲、亲子、两性等各种家庭关系。以下针对不同位置的角色给出一些简单的应对方法:

 

1.身为和祖辈共同抚养孩子的父母,在孩子出生后就要划下明确界限。

祖父母辈的抚养责任是什么?建议只是做一些抚养中轻体力工作,比如接送孩子上学上幼儿园,带孩子晒太阳定时给孩子准备食物等,说白了就是保姆的工作。当然这其中一定程度的交流和陪伴是一定会存在的。 

但是有关孩子的各类决策一定要真正的父母来做:上什么学、吃什么食谱、孩子的作息时间、孩子的行为模式和心智模式的培养计划。 

也许有些父母发现自己已经“失位”,那么要做的第一步是自我成长,当你有足够的力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一切都会归位。建立对孩子的责任感,为孩子的教育成长负责,而不是只把孩子当自己的玩伴或者累赘。

 

2.身为祖辈,尽量不参与孙辈的抚养。在被邀请共同抚养时,同样要划下明确的界限。 

物质上的支援要有一个限度,在子女年轻时给予较多的物质支持也可以,但一定要子女在物质上也付出,不要大包大揽。 

其次,只在子女询问时给出谨慎建议。如果发现已经“越位”,就要觉察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还没有成长为一个完全的成人,退出、“断奶”、放下控制这类行为都是有效的脱离这类家庭纠缠的好选择。这个时候了,对自己和孩子“狠”一点是有必要的。

 

3.身为和伴侣及伴侣父母共同抚养孩子的父母,也许是最早发现和感受到纠缠的。 

如果没有看清楚背后的“失位”、“越位”,极有可能陷在婆媳,翁婿、夫妻的纠缠关系中难以自拔。在这种关系中,很多事情要夫妻共同面对,在矛盾中不要直接面对伴侣的父母。 

先从自我觉察自我成长开始,慢慢划清界限,努力让自己和伴侣有能力脱离各自的原生家庭,拥有独立的生活。 

最忌讳的就是回到自己的原生家庭,以对抗对方的原生家庭,以及不停地用指责谩骂要挟等方法逼迫伴侣迅速成长,这些无助于任何问题的解决,只会带来更多的纠缠和矛盾,并把婚姻带向灭亡。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