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爱,只消用心去读,不用语言,又如何?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月前

心和心的距离,则需要常常去检视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董河、折耳、元方

编辑|道丰

这部短片叫做《A Lunch Break Romance(午餐罗曼故事)》,来自伦敦导演Danny Sangra,没有对白,但是男人和女人的眼神、表情和肢体动作,配合字幕,竟让人隔着屏幕都听见砰砰的心跳。

观看时忍不住笑意,简短的午餐,波澜不惊的长椅,爱,就在这里悄悄发芽,男人和女人热切地盼望着,却又如此这般不敢相信——哎,可真替他们着急。可是转念一想,同样的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还不是一样,忸怩成一朵迟迟不肯开的花?

轻叹一口气,不说话就一定要这么尴尬吗?假想男人和女人变作两只小鼠,事情会怎样发展?小鼠们先嗅到彼此的气息,一点点地互相靠近,友好地触碰胡须,进一步靠近,蹭蹭——我们相好了,就这么简单。

在爱里,我们谁也不能变成小鼠,也并不真的掌握读心术,但是,张开全部的感官甚至伸出触角,去全身心地感受对方,却是我们天生便具有的能力,只是在成长与受挫的过程中,渐渐被人类遗忘得只剩语言。

准备这篇文章时,我不断地被这些不说话的爱情感动着,一针一线、字里行间、甚至琐碎日子里的凡常事,都成了爱的容器。忽然一个激灵,这世上根本没有真正不说话的爱情,只要有爱,万事万物都在无声地倾诉。

 爱,只消用心去读。不用语言,又如何?


为什么语言占领了爱情?
采访、撰文|折耳

嘉宾:

姚庆 海南省心理协会秘书长,专注微表情研究。

王兴林 家庭系统排列师、NLP执行师,专注两性关系研究。

眼角眉梢,耳鬓厮磨,举手投足……古人珍重,眉、目、耳、鬓、手、足,无处不传情,对方也尽收心底。时至今日,爱,却真成了口头表达。

说的人,轻易地溜出嘴边;听的人,过一遍耳朵,又折损了多少?疏于观照的爱侣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全身心”的意涵。

现代人的爱情为什么如此依赖语言,却关上其他感官的闸门?一起来透过心理学,探究关于“更好用的工具”和“回避创伤”的问题。

心探索:我们知道,动物并没有语言,爱侣间的情感同样可以顺畅地传达。那么为什么人类在爱情中那么依赖语言?

姚庆:人类和动物的最根本的区别是人类有思想,而语言是思想的外壳,这是造成这个问题的根本原因。

语言真的是太好用了,它让沟通变得准确,但是,人类一旦遇到好用的工具,就会最大化地使用它,把它发展得愈发精确,自然而然地,就会对语言特别依赖。可是,语言的表达也存在局限性。语言的表达与非语言的沟通一起,才可以做到360度无死角。

王兴林:除了好用以外,语言还有很大的欺骗性,我们常说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就是语言带来的弊端。事实上,人与人之间的很多误会就是因为语言的使用而产生的,所以说是成也语言,败也语言。

心探索:看来语言之外的感官也很重要。但是,人类在与爱人相处时,常常只用语言,却闭目塞听,并不能真切地读懂对方。为什么我们感官的闸门像是关闭了呢?

王兴林:我们知道,动物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会有几种反应:战斗、逃跑、假死……“假死”这个状态很有意思,它通常出现在逃也逃不掉,打也打不过,可是内心又有很大的恐惧的时候——干脆让自己死得舒服一点,于是,感知觉关闭,进入假死状态。

人也同样,在人的成长过程中,难免各种各样的遭遇,其中,最主要的来自家庭,尤其0-7岁跟父母的关系。

姚庆:是的,心理学研究者一直在探究,人类有那么多的器官,可是为什么经常使用的旧那么一种或几种?精神分析把原因归结到创伤上:当我们面临一些创伤,却解决不了的时候,就会选择回避,比如,把某些器官的功能关闭掉。

王兴林:具体来说,比如,当孩子十分需要父母的爱而不可得的时候,就会产生恐惧,而为了战胜恐惧,孩子会屏蔽自己的感官通道,“我不需要了”,因为没有需要不会再有恐惧。

孩子因此屏蔽自己的感官通道,我们称之为“亲子中断”,这会导致孩子长大后排斥亲密关系和近距离的触碰,因为那会引起爱的感受,而爱的感受跟恐惧相连。

心探索:是不是举一些例子,来更生动地说明?

姚庆:有一个孩子,找不到任何的生理问题,他就是看不见。当我们去了解这个家庭,发现他的父母吵架时会去另一个房间,尽量避开孩子。但是他家都是玻璃门,孩子虽然听不到吵架声,还是会看到父母狰狞的脸,孩子很害怕,为了回避这样的恐惧,就失明了。从心理学角度解释,这是一种癔症性失明。

王兴林:姚老师的例子非常生动,我也想起一次培训中,我对一个女生说:“你很棒!”她总是听不见,于是我看着她,我尝试性地骂她一句:“你真蠢。”她立刻就听见了;另外,我发现她的左耳听不见,但右耳能听到。

我就问她:“是不是小时候被妈妈骂多了?”她说是的。为什么这么说?母亲给她种植了“我不够好”的信念,于是她听到表扬,就屏蔽,听到不好,立刻就听见了;而左耳跟母亲之间关系很大,于是她就关闭了左耳的功能。

心探索:除了亲子中断,感官闸门的关闭会不会也可能是从父母处习得的?

姚庆:这个问题很好,很多时候,我们的父母就把这些感觉器官关闭了,我们又自动承袭了这样的恶性循环。

王兴林:我们可以了解到父母的模式和自己的模式的相似性,“我是这个家族的孩子,所以我像你们”当我们觉察到了,就可以有意识地去中断这样的循环。我们要做自己,而不是什么从父母那里拿来,这就是“下一代”的意义。

爱,只能用语言表达吗?
采访、撰文|元方

之前我们探究了人类为何关闭感官闸门——语言这个工具太好用了,以至于人类冷落了其他感官;另一方面,创伤也是导致一些感官闸门关闭的原因。

心探索:那么,关闭了的闸门要如何重新开启呢?

姚庆:我觉得“关闭感官闸门”这个说法本身就很微妙,这说明,感官功能每个人都天生具备,只是被遗忘了如何开启关闭了的闸门呢?就是尝试去“想起”那些被遗忘的功能。

心探索:具体如何去“想起”呢?

姚庆:改变。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尝试:

一是说和听的模式的改变。假如一个人特别会说,可以建议他少说一点,尽量去听;假如一个人不爱说话,那就尝试改变,去多说一点。而后去觉察改变带来的不同感受。

二是触发器官感应的改变。可以尝试脱去鞋袜,光着脚,与大地连接,唤起皮肤的感觉能力。

三是观察注意力的改变。把注意力放在日常生活里被忽略的、相对陌生的地方,比如看看地板、天花板,我们会发现被眼睛欺骗了,经常性的视而不见。

但我更想说的是,要想一个人改变,太难了。人们总是更相信语言表达的爱,而忽视行动表达的爱,这就造成一个结果:爱已经在了,只是你没有发现。我更期望的是,改变之前,先去发现生活中已经存在的爱,也许发现的时候,改变就发生了。

发现的基础是跳出你的框架,进入爱人的框架,去感受,以他的性格,行为背后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换个角度,也许会发现,这事情的背后满满的都是爱。

王兴林:啊,对的。为什么我们被蒙住了双眼?因为我们停留在自己的价值观里,看不到对方。如果把自认为的一套放下来,就会发现对方发出了很多信号,在你面前是立体呈现的。

心探索: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比如,关系比较紧张时,如何让非语言沟通更有效果呢?

王兴林:如果到了比较紧张的程度,我建议最好分开一段时间,给各自一些空间,去获得一些对关系的新的洞见,到时再回来。

姚庆:我赞成王老师的建议。一旦夫妻之间形成剑拔弩张的状态,不如先让张力松弛下来。如果实在想做些什么来改变,写信是个不错的方式,但是写信的前提是,不要写你做了什么,而是写你看到对方做了什么。

以比较公正的眼光去发现,我忽略了哪些爱人做了的事情,忽视了哪些爱人的表达。

王兴林:专业的说法叫“换场域”。先把自己从关系里抽离出来,场换了,身心感受就不一样了,甚至能够重新去看待我们的关系了。

心探索:这么说,保持恰当的距离,也是表达爱的一种方式了?

姚庆:是的,“恰当的距离”是爱的非语言表达的一个重要部分,同时也是沟通的重要部分。

心探索:那么具体来说,保持距离需要关注哪些方面呢?

姚庆:距离,分为说话的距离、生活中的距离、以及心的距离。

说话的距离只要注意远近合适就好,避免过远让人觉得陌生,过近让对方有压迫感;而空间的距离则需要给彼此足够的隐私和神秘感,执着地去追求所谓的零距离,会让人感到窒息;

心和心的距离,则需要常常去检视——对方在自己心里的比重是否过重?除了对方,是否还有自己的朋友和空间?如此,这份爱才不至于过重而无法承受。

打赏文章
微信扫一扫支付
微信logo微信扫一扫,打赏文章~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