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伊能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6 月前

当你把这障碍拿开,你就会安住在你的心里,懂得聆听内心。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撰文|随喜

  图片|伊能静

  编辑|道丰

近日,伊能静做客《鲁豫有约》。谈及自己的2次婚姻,认为婚姻的安全感还是要靠自己给自己的。她的上一段婚姻因为自己没有把自己修炼好,自己还在原生家庭带给自己的伤痛里的那种紧绷状态。

离婚后,花了5年时间,没有任何社交生活,去寻找“到底我是谁?为什么我创造了一个这样的氛围,生命到底是什么东西卡住了?” 进而学会去承担自己生命的责任,后来遇到秦昊,拥有现在的幸福。

她曾说:“我庆幸我的人生如此荒谬,才让我有寻找自我的力量。那过去种种的黑暗成就了我今日的明亮。“

5年,她都用心探索了什么?是如何成长的?心探索的采访,希望能够给你答案……

伊能静:疗伤系女子的大爱能量

采访伊能静,仿佛是一个内心的任务,很久前,我就买下了她的疗愈系的书《灵魂的自由》。在她离异后的两年里,她创作了40篇心灵札记,与20位心灵大师对话,完成了在人生拐角处的心灵重生。

那语言的质地直接切入到心轮最柔软的地方,演奏着一曲多舛的命运交响。“父母缺席的童年,孤独的寄养家庭,不停转学又缺失的友谊,与母亲不懂得复原的情感,久违的父亲骤然离世,分裂人格的公众人物,无法正常的感情道路……”

她忍受过人生巨大的蜕变和考验:“我曾经有幸福、美丽的头衔,独立的经济、可爱的小王子。我曾经是世人眼里被祝福赞颂的模板。但是,在那样的世界里我却没办法有真实感。我唯一的真实,是读书、写字、行走和在爱时感受的自我。我曾经对爱贪心,以对爱的幻觉消耗着自己手中拥有的。我是自己诅咒的西西弗斯,反复徒劳,拿爱给爱摧毁爱。”

带着这样的伤痛,她行走、写作、心理疗愈。2011年1月中旬,她又只身去往印度,在那儿修行半个月。

2011年的一天,我们相约在她北京的家楼下的小咖啡厅。夜晚已至,等了刚十分钟,她就在助手的带领下翩然而至。我回过头去,她站在灯下浅浅地朝我微笑,“坐这儿吧。”她指着靠门边的一排沙发座位,我们相对而坐。

眼前的她略施粉黛,双眸如星,嘴唇如同樱花绽放。一点没有令我失望,她还是那个“美丽的安妮”,穿着乳白色的针织绒衣,下面是公主泡泡裙,一瞬间,你觉得她没有年龄,还是永远的“十九岁的最后一天”。当然,这个少女如今已经成功蜕变,历练得静水流深。

她的身份是复杂的,集歌手、演员、作家、主持人、编剧等多种身份于一身;她的内在也一样让人难以捉摸,透露出双鱼人特有的晶莹剔透,缺乏安全感,然而又愿意博大、愿意去爱的特质。她坐在那里,镇定自若,娓娓道来,犹如一个心灵导师。我们就从她最喜欢的疗愈系书籍《钻石途径》开始了这次采访。

找寻灵魂里面更安住的自己

心探索:你一直在看《钻石途径》,在你的新书《灵魂的自由》里也提到那句话“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这个世间总有艰难险阻,悲欢离合,为什么这句话这么打动你?

伊能静:这句话常常提醒我,要有一种觉知和觉察。不要陷在情境里,被其控制,引发不必要的情绪。比如说,今天我工作很不顺利,就会有大量的情绪产生,我可能会被那个情绪控制。但这件事情能真正影响到生命的品质有多少?其实并没有多少。

但我们却被那些琐碎的情绪捆绑着,变得被这个世界拥有了,而不是我们在拥有生命。“活在世间,但不属于它”让我非常感动。你如何在这么繁忙的工作里,在非常疼痛的处境和混乱的状态里,永远属于自己,而不是属于他方、他物、他人? 

当我在一个状态很陷入时,我会告诉自己,我不属于它。接下来我可能会问,那我属于谁?我属于我自己。那我是谁?以此不断自我反省、追溯。

不论外在怎么变,你的自我都可以不变,这时的你才最强大:你不拥有什么,但你拥有你自己。我总会问我自己,你是一个强大的人吗?我觉得我应该是。走过这两年多,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觉知力和反省力。

常常灵修的人会说,外面没有人,外面只有自己。外面只是你内心世界的一种投射。我在很多环境还是蛮开心的,我不涉入环境,也不被涉入,我不容易被牵动。尤其在有一个大的创伤之后,我慢慢发现,大部分问题来自于自己没有被疗愈的伤口,把那些伤口一片片地疗愈的过程很像是在修行。

心探索:你觉得有什么大的创伤呢?在你的一生里。

伊能静:曾经,原生家庭带给我的创伤还蛮重的。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我父母在我出生时就没在一起了。我妈妈一个人在医院生我,爸爸当时已有外遇。我发现,自己感情上的问题,还是来自于家庭里看到的情感状态,缺少爱和尊重。

每个人的人生都有一个课题,很容易从原生家庭显现出来。因此我就会爱上不懂得爱跟尊重的人,认为那就是最正常的爱的模式。我没有办法去亲证什么叫爱,也会把不爱当作爱。因此,我的感情路走得很辛苦。 

当我通过修行疗愈创伤以后,我开始懂得给我的孩子亲证爱是什么。我虽然现在和孩子的父亲分开,但我就会让孩子知道:我和你爸爸现在还是亲情关系。因为你,我们还有一些联系,很感谢你。我们都希望珍惜你,很努力地讨论怎么让你过得更好。 

其实对孩子来讲,父母关系只要是互敬、尊重、忍让、有爱,就够了。因此我想,我的孩子不会在我们分开这件事情上受到太多伤害。 

心探索:你曾经说如果没有障碍,根本无法找寻灵魂里真正安住的自己。这个怎么讲?

伊能静:在我写出《灵魂的自由》之后,我去演讲,有一个学生问,当你说灵魂的自由,你就给了灵魂一个框架,你怎么谈自由。

其实,在很自由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办法充分体会自由。而在一个被捆绑的状态,才能知道,我不能再受这个苦,我必须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一切我创造出来了,却觉得我不属于那里?

我们常常是因为有了很大的障碍,感到无法用头脑来跨越时,才会想要找寻灵魂,找寻安住。头脑已经解决不了了。我的头脑告诉我,跟这个人分开,一切也许就会好起来。我确实跟他分开了,一切也确实好起来了,但我并没有比较快乐。

脑子跟灵魂、心、身体其实是分离的。头脑就是一个假象而已。如果你听它的话,你就被控制了。头脑总在跟你喋喋不休:“这个工作要做到几点钟,之后我要干什么……”这是头脑存活的方式。人要舍弃头脑,先要察觉头脑的存在。

你听到头脑在说话,但这并不是你心里的声音,它会给你制造混乱,这就叫障碍。当你把这障碍拿开,你就会安住在你的心里,懂得聆听内心。但这还需要坚定信仰的支持,我认为宇宙有一个万有的大能。这个大的智慧会幻化成每一种人们所想要看到的样子,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

疗愈源头,给每一种情绪祝福

 

心探索:障碍是多方面的,比如成长、家庭、生活、情感、物质,甚至成就也能带来障碍。你是如何突破这些障碍的?

伊能静:那些都是后天的障碍,先天的只有:“你从哪里来,你来的理由是什么,往哪里去?”大部分人都在问“往哪里去”的问题。但如果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就永远不知道“我来干嘛”。有人说,我是来赚钱的。但有一天他发现,很有钱的时候却是他人生最不快乐的时候,因为他没有问:“我从哪里来。”

从哪里来,你需要倒退到你进入母体的那一刻,那决定了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很大理由。我父母在我出生前,情感上已经剥离了,但依然生下了我,后来他们还是发现,这关系不可愈合。当我在我妈妈母体里孕育的那一刻,我就不是被爱的,这让我一辈子,一生都在渴望爱。

当我知道这些时,第一个状态就是怨。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还不给我爱?但我退回去源头,去追溯,我爸妈为什么不可以爱我?然后我就回去我父母的童年。

当我走过一遍他们的人生,我问我自己,我在同样的状态,同样的教育、物质条件下,我会有别的选择吗?我发觉,没有。如果把我换做我妈,以我的个性,我做的可能比我妈更糟,我妈已经挺强大了。

当你愿意这样回溯到每个人生命的源头,你会看到每个人生命的构成。此时,你就会有一种宽大,那其实是原谅自己不被爱的最大能量。那并不是你要去博爱。而是你终于明白,不是他们不爱我们,而是在他的能力范围里,这已经是他的最爱了。

当你发出这种爱的能量,去看待别人生命源头时,你就是在疗愈你的源头。

心探索:你常常提到和灵魂中那个大我沟通。在痛里面修为成长,往往是一个看见灵魂的过程。你看见了自己的灵魂吗?她是怎样的?那个小我如何对抗大我,并最后与之和解?

伊能静:我时刻都在跟自己对话。人有两种智慧,一个叫人性的智慧,一个叫神性的智慧。人性的智慧就是,发生事情我会生气,也会推卸责任。但有时候,我更相信,人有一种神性的智慧,当他撞到你的时候,你会站在他的角度,想想他也许今天走路有些心不在焉,你会用一种更高的觉察来看待人性。

不断地发展神性的智慧,就是修行的重要过程:你越来越不走人性的道路,站在更大我的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有小我,而且小我也会跟大我对抗,那么就让你的大我爱你的小我,允许这个小我存在。允许各种情绪出现并经过。当你难过,允许自己难过;当你恨,允许自己恨,给每一种情绪祝福。

修行里面有着正面能量和负面能量,用前者去包容后者,也包容自己的一切,好好爱自己的身心。

心探索:培养大我的过程,你也会经历一些疼痛。尤其是在情感关系中,小我就会很繁盛,你怎么跨越,然后自我成长?

伊能静:情感是小我最强大的时候。我在情感中,也曾经很小我,很纠结过,但那是一个过程。在那个时候,其实大我也处于一直被唤醒的状态,只是你自己不知道。我曾经问过那些得道高僧,为什么神只唤醒你,我得到的答案是,其实神每天都在唤醒每一个人,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

在情感关系中,我现在认为:与其遇到一个不对的人,不如一个人就很丰满、很开心,并不孤单。在修行的人里面有全世界,他爱每一个人,他也知道每一个人源头都是爱他的,他非常饱满,不需要一个对应的、触碰到的、人间的爱。也许,大爱才是真正的爱。

 如 实 地 存 在 

 

心探索:我们很多人看到的都是经过包装的你,唱歌、演戏的你,你的生活是很多人的榜样,你的婚姻曾经也很光鲜,但你自己却又亲手打破了这一切。这是为什么呢?你在追求的内在幸福又是怎样的呢?

伊能静:其实我当时在婚姻里的幸福很扎实,否则我不会有孩子。我后来选择离婚,也是我选择我自己生活得更幸福的方式。 

《一辈子做女孩》那本书,女作家和先生功成名就,正在等待一个小宝宝。她却说,我亲手创造了这一切,可是我却觉得我不在这里,我好寂寞啊。

某一些时刻,你会发现自己内在是空的,和外面无关,外面还是很漂亮,可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到底要什么才会快乐,你就会去寻找意义所在。人其实是需要跟自己在一起的。

心探索:如何获得纯粹的跟自己在一起的力量,有什么方法吗?

伊能静:学会什么叫当下。以前,侯孝贤和我拍电影,跟我说,古时候年长的女人,连梳头都可以梳一个小时,一丝不苟,跟自己在一起。可是现在,我们吃顿饭,也许生命在一个当下里就被切割成八个片断,很少有人在当下里。

当我跟孩子在一起时,我不接电话,不出门,不会朋友,就是跟他在一起,扎扎实实地感受爱。肉身感受到的每个当下都很真实,它在喂养你的灵魂。

我们刚才谈的所有问题,都回到一件事情,你的灵魂在不在,你的灵魂在的时候,你的身体才会如实。如实,我就是我自己,如果我都不知道自己,我怎么知道我跟我自己在一起?

 

心探索:每个人身上都带着残缺的伤,带着成长的痛。而你说,真正能疗愈自己的只有自己。听说你之前去了印度修行,谈谈你的这次疗愈经历与收获。

伊能静:是的,灵魂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就是因为我们要从匮乏里学习。学校里,老师会教你寻找并体会当下这个过程。很多人都很难活在当下。只要你男友骗你一次,你下次看到他手机响,你可能就顿生嫉妒。你这么习惯性地思维时,根本没有在此刻,情绪被头脑在过去留下的错误思维喂养了,因此才会产生情绪障碍和压力。

我在印度学到的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倾听和辨别。我现在也会有小我的声音来,但它一来我就会听着,听完之后,就会在心里说,这不是真的。此时,我就会让自己安静下来。然后我就又可以看到美好的东西,我确认我自己没有受伤,没有问题。

心探索:现代人都需要有一个自我疗愈的能力,要不然一个天才也能变成疯子。能告诉我们遇到问题时自我觉察的方式吗?

伊能静:很简单,就是听,甚至有时候我还是会失去信心,失去信任,感到失败。但我听完之后,我发现,我没有失去什么,朋友们爱我,儿子很爱我,我还在工作,有人愿意听我说话,就很幸福,还要什么呢?

跟自己在一起,你的灵魂很容易饱足。

依靠身体,你就会有很多欲望;

依靠心,就会很容易动情,也容易受伤;

你一定要依靠灵魂。

靠灵魂的话,你会知道,这都是一个过程,都会过去的,不算什么。

 提升内在觉知 

心探索:最伟大的秘密都是爱情的秘密,给我们谈谈你的爱情生活好了,经过了这么多,你如何看待爱情?对未来的爱情有没有什么计划?

伊能静:我在大部分的关系里都没有问题,我的功课还是爱情。有的对象看上去还好,但我发现在他身边,我不如实是我,那么我就会立刻走。我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头栽进去换取他的爱。好的爱情,他肯定还是他,而我也一定会是我。

对方可能并不需要那么多你的无怨无悔,你的做牛做马。曾经我的爱情模式是自我牺牲,奴隶型的。能怎么照顾怎么照顾,而且母性很强,大量给予,可是任何给予都需要回报。但他是一个完整的人,你不需要喂养他的贪婪。而修行之后,我会看到,自己做的每件事,说的每句话,是否是真的。

你要先知道你是谁,我希望我很善良、有觉知力、是清醒的。依着这一切的标准,去看待每一件事,这就是方法。其实对爱情,我一直很满足。特别是你修行之后,你会发现原来修行也是一种满足。人与人之间并不是天天腻在一起才叫幸福。

心探索:你也是苦孩子出身,生活破碎,历经十年,为家庭还清大量债务。真不容易。此间你有什么感受?

伊能静:我为家庭还过债。当我还债的过程中,造成了我对于母亲心里的埋怨。现在我会觉得,还好是我,因为我够强大。人贵在一念之转,慢慢地我同我妈的关系转过来了。我会非常感谢家里给我这样的机会,把我训练成内在和外在都很强大的人。 

现在,我感谢我的妈妈。她的存在就是一个作用。母亲本身生下你来,你们就有血缘关系在。人不是拿来做什么事情,人就是存在本身,我的生命已从TO DO走到TO BE的过程。 

你就是你就好了,妈妈存在那儿,肯定不会不爱你。每个人都在做自己,而不是成为自己。爱不是做出来的,就像鸟儿,就是飞的本身,鸟不知道它正在飞。

 

心探索:你在书中说,自己内在有一个一直哭泣的“破破烂烂”的小女孩,在彩色花园里散步,脸上还带着泪痕,后来终于笑了。你做了什么样的努力让这个内在孩童重获喜悦?

伊能静:从《灵魂的自由》到现在,我又长到了一截。我在印度学习到的,是你和你的高我合一。你相信那个高我能量与神性。大部分人在想做坏事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说,别做,这就是人的神性。

我相信我有高我,我深深跟它结合,我会听见那个声音永远在这一块。老师就是帮助我们培养觉察力。那时,我九点半睡觉,六点起床,一天上十堂课,很正常。我和外界一切隔离。完全看到我自己。人生好像电影一样,第一堂课就叫“一切如是”。你选择来到世界,你就是一个伟大的灵魂,我突然感谢起所有每一个转世的我。

有一天,我们绝食、禁语,好好地跟自己对话。我问过我自己三个问题,第一个,我要怎么爱我自己?后来我的高我跟我说,你就做你自己,就是很爱你自己。当然关键是要找到灵魂深处的自己。

第二个问题:我怎么去爱我的母亲。我听到的答案是,让她是她自己,这就是爱。

第三个问题,我怎么从情感的伤痛里走出来? 

它说,不需要,因为它就是在那里。只要你给它无限的爱,它就会过去。允许自己还能继续爱,允许回忆存在,允许自己去观望它,允许这个存在慢慢淡化,允许那个爱变大。 

我觉得,我要的答案都得到了。从印度回来,我整个人成长得非常快。现在我很爱我妈妈,因为她也允许我如实地是我。我突然觉得,走了这么多人世,都是为了走到今天的我。

采访最后鲁豫问她:

“如果你告诉刚刚出道,16岁的自己,会和当时的自己对话,你会说什么?”

她回复“爱死你了”

“如果跟10年前的自己呢?

她回复“谢谢你,那时候地坚持“

这份回复,让人感觉到力量,也让我们看到,她真的在成长,真的不一样了!

祝福她,也祝福看到文章的你,愿你也能够收获生命的力量,勇敢承担!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