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修行,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月前

只需去生活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一一

  图片|Unsplash

  编辑|道丰

修行,这两字极好。修,改变调整修正规范;行,不停的向前走。 

回顾这五年多来的修行路,我即是在保持前进的道路上,不断的调整与修正自己的思维与方式。有时,我离真理很远,有时我离烟火很近,而现在的我,越来越笃定:我是离修行越来越近了。

我只是想如实的记下这几年的修行路,期间的变化与拐点,从而明白:人间不是只有一条朝圣路。修行,万法于万人。而于我,修行就是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

宗教不是一种药

12岁的时候,一直健康爽朗的大伯忽然得了重病——肝癌。我当时不知道什么是癌症,只知道是很重的病,重到大伯一个月内从140斤掉到了90斤,面黄肌瘦,脾气暴躁,判若两人,两个月后,大伯就没了。而,他前几天送我的小泥人明明还摆在窗前,他怎么就没了?什么是“没了”?他去哪里了?

一个晚上,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也是会死的。有一天,不能说话不能动,完全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忽然,一种巨大的恐惧攫住我的心,整个人就掉在了半空中,双手扑腾,失声反抗。那段时间,父母忙于奔丧,心情悲痛,我张着大大的眼睛,伫立在自己的恐惧中,问不出问题,当然也不会得到解答。就这么压抑着对死亡的恐惧,我路过了自己的童年。

16岁,升入重点高中,课业的压力与老师的严厉,同学之间的竞争剧烈,都不是我那个单位子弟学校可以比拟的。我在初中时是拔尖,而到了这里,马上掉到最后,成了落后生。老师对我不理不睬,同学只谈分数不谈友谊,我心里悲苦极了,每天上学犹如去坐牢。甚至,我想到了退学,还很郑重的与妈妈恳谈一番。结果,当然是换来劈头盖脸的一顿恶骂。

于是,我在这座重点学校待下来,每天从早晨的六点五十分到晚上的九点三十分,整整三年。有一天,一个问题忽然来到:人活着为了什么?当时我给自己的回答是:为了得到快乐。然而,显然的,快乐是那么少,少到不足以支撑起整个生命。

妈妈说,只要考上大学一切就都好了!我也这么认为,只要熬过这几年,考上大学,人生就顺风顺水了!20岁,我终于逃离开沉重的课业,不用再起早贪黑的来往于家与学校之间,来到外地并且也开始认识了异性,体味着成长的快乐。

可,越是与人走近,我就越是看到自己内心的不安;我越是想密不透风的拥有某人,某人就越是要挣脱开我的怀抱。而,另外一面,国家政策的调整,国企的变革,父母双双要面临下岗,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还有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应届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蚂蚁般黑压压一群的大学生挤在人才市场门口……我本以为,考上大学就没事了,可为何人生会有这么多接连不断的难题?

24岁,我终于拥有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因为就业压力,我没有等到自己喜欢的工作,而是做了一份拉广告的业务工作。做业务这件事与我的性格有很大冲突。我没办法如常的与客户拉关系套近乎,不断的电话滋扰,被无情的挂了电话还能像同事那般豁达。

我意识到自己有“病”了,而我急需要一张药单。我期盼吃了这粒药,就能找到一座永生依傍的大石,从此安全无忧,不会再害怕。教堂我去过。清真寺跪过。庙里经常烧香。在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许多人都是急病乱投医,发现自己内心不快乐了,就去投靠不同的教派,期盼在那里寻求安慰。我也是。

然而,宗教不是一种药,保管你服下,“病”就能好。

得了“修行”病

在半年之内,我买了五套不同作者的书籍,克氏、奥修、平常禅、钻石途径、圣严法师。每天规定自己阅读两个小时以上,在笔记本上认真做笔记,提出问题自己回答,回顾昨天看过的内容,对比今天有没有比昨天进步一点。

打坐。很多人都是通过打坐开悟的。毕竟,那些描述打坐的美妙状态,令我向往。无色无空、至真至纯、自由自在、身心饱满、轻盈如风。

于是我打坐,要求自己每天打坐至少四十分钟。可万籁俱静下的打坐,除了麻痹了双腿,纷杂了内心,成全了胡思乱想,看不到什么实效。一天,两天,一月,两月,我在打坐上丝毫没有进步。我甚至懊恼:为什么我这么刻苦,却得不到解救,是不是我根本不适合修行?

一时间,我仿佛成了宗教狂热分子,执著、功利、焦灼、紧绷。

或许,许多刚开始接触修行的人都经历过这样的过程。报坊间许多的身心灵觉醒课程;不断向身边的朋友“传教”,看轻他们的俗世生活;跟风似的追逐一个又一个的“精神大师”,买一套套他们的著作,回家仔细研读;制作表格记录自己的修行进度;强迫自己打坐,时间越久越好。

总觉得,庙里的僧人是怎么修行的,我就该怎么修行,这样才能有所悟……

度身定做的修行路

现在这个时刻,我坐在图书馆。周围有放学来做功课的学生,穿着制服,面前摆着天书般复杂的习题,冥思苦想。有考职称的成年人,一遍遍跟着复读机学习英文单词;也有坐了一下午的老人,埋头于他们的报纸中。每个人都在面对着自己的功课,而我,回想起自己过去五年来的修行路。

我是一个太容易让自己执著的人,而之前那些年,又将自己逼得太紧,反而适得其反。学会放轻松,才是我这一生应该学习的课程。记得十六岁问过自己的那个问题: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是为了寻求快乐。找遍全天下所有那些宏大的细小的持续的瞬间的快乐。有了这些快乐,我就获得了力量,用来抵抗生活中那些不快乐的时刻,并持续坚守信念。

我很喜欢主持人梁冬。他起初在凤凰电视台做的娱乐节目,妙语连珠,辛辣刻薄,常把观众逗乐。后来他销声匿迹了一段日子,在一本杂志上再看到他,他已转换了另一种身份——一个农民。

在河北的一个村落拥有了自己的“生态园”,吃自己种的菜,没有农药,养鸡养鱼,全天然绿色生活,提前实现了许多人一生的乌托邦梦想。而后,他又入世了,成立了太美公司,致力于宣导中国传统文化,每星期固定在一档电视节目做《国学堂》,我又成了他的忠实观众。

他说,这一切的转变都来源于那一次的印度之行。当时,他在一所大机构工作,每日被高压的工作逼得密不透风,并不开心,假期时去了印度,坐在佛祖开悟的菩提树下,他问一位长者应该如何是好?长者告诉他,做自己喜欢的事。

而他喜欢的事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于是,他去做了,还做成功了。现在的他,不单是拥有一亩田地的农民、商人、老板、节目主持人,还在北京开了第一家中药房,而所有的这些身份都是他喜欢并能持续一生的。

正如梁冬弯弯绕绕终于找到专属于自己“天命”的道路,而我也卸下了心中负累,找回自己原有的快乐,生命像开了花,轻装上路的感觉太好了。我一直在想,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适合于你的道路也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坚定自己的道路,不被外物所左右,那是为你度身定做的修行路。

修行,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唐代时,有个学习禅法的僧人不远千里,来到河北赵州观音院。早饭后,他来到赵州禅师面前,向他请教:“禅师,我刚刚开始寺院生活,请您指导我什么是禅?”

赵州问:“你吃粥了吗?”

僧人答“吃粥了。”

赵州说:“那就洗钵去吧!”

在赵州禅师的话语之中,这位僧人有所省悟。

你有没有用心的做过一道菜?从买菜开始。逛当天的早市,红红绿绿沾着清晨露水饱满丰泽的各式菜蔬摆在面前,散发着各自不同的香气。盘算着今天要做的菜,为这道菜认真选材搭配。

回到家,水龙头流出清洁的水,满满一大盆,将蔬菜浸泡,认真的清洗它们,并一次次的熟悉它们生长的脉络。将它们放在案板上,细细的切它,你要的样子,方形,长形,或菱形。你非常专注,连呼吸都绵长起来,仿佛任何事都打扰不了你,唯有手下的一刀一刀。

将油锅烧热,菜倒入,一阵霹雳啪啦的热火欢腾声。用锅铲翻炒,不慌不忙,保持节奏,记得该加入的佐料,前后顺序,油盐酱醋。关上火,细心的摆盘,随意点缀一朵阳台刚开的玫瑰花。

菜端上桌,倒一杯红酒,属于自己的时间,幸福美满。这样一番美妙轻松的烹饪过程自然不亚于上了一堂身心灵的觉醒课程。

同样画画也是。从调色开始,在白的画板上,勾勒出自己想要的线条与色彩,然后慢慢慢慢的描摹,加满。专注一心,内心饱满,甚至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不听电话,不被外事干扰,生怕破坏了这美好的意象。

只是一场与自己的对话,探索那个无人抵达的幽人秘道,开启内心更多的空间与深度。待画作完成,长出一口气,久久的观看,内心满溢着幸福。

而那些田间耕种的农民,在机床上加工零件的工人,不是修行吗?

日积月累,对手头的事物产生尊重,并持续的钻研它,将心沉潜,在工作中看到自己的弊端与不足,毛躁与不耐,一点一点的修正它,越来越的靠近那个正确的方向,直至越来越顺遂,心变得沉静且透彻。

我甚至想:工作就是佛交给人们的普世修行路,因为唯有这条路才是必须的且持续一生的,而每个人终究都会在这条路上得到启示。

条条道路通罗马。在寺庙里,清晨起身、吃斋念佛、清规戒律是在修行。而在世俗尘海中的芸芸众生们,他们每日在生活中工作中,面对外物面对自己,做出的一切调整与改变,前进或后退,宽容或忍让,施与或慈悲,觉知到自己的内心,时刻保持柔软与温暖,也是一种修行。

佛没有指定你成佛,佛只是要你活在当下,好好的去生活。

禅宗常讲:吃饭、屙屎、洗碗、砍柴等日常事,无一不是禅。对我来说,最适合的修行路就是充满烟火气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我沉浸于其中,然后终会靠近真理之路。

只需去生活

我有一个认识多年的好朋友,我们所走的人生路截然不同,曾经我以为我们是那么的不同,而现在,我发觉我们说出来的话越来越相同:

人,要在自己这里找到爱,这才是最长久最安全的。

相信自身的调节愈合能力,犹如患了一场感冒,那些不好的情绪,它们会自己消化。

发生的事情好像都是特意为你安排好的,只有当事情过去了,才感受到自己的成长。

其实,问自己,心会给你答案的。

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

她在她的婚姻孩子家庭琐碎中悟到了自己的,我在我的旅行流浪阅读写字中悟到了自己的。而我们悟到的都是相同的真理。

我又重新上路了,在锅碗瓢盆磕磕碰碰中,找到了回家的路。这让我心满意足。现在的我,工作赚钱娱乐吃喝旅行度假,同时也念佛看书打坐觉知与人为善。无可无不可。

不执著,那就是一片天空。所以,我完全放下了。不再如清教徒般每天严格记录自己打坐多长时间,看书多长时间,今天于昨天又有了多少进步。我只是去生活,好好的生活,享受或者度过当下的每时每刻。

我总对自己这么说:把今天过好了,明天还会差吗?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