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为什么你最喜欢的电影里,坏人都有一个邪恶的笑声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月前

这种笑声特别令人不寒而栗,因为它们与笑声通常传达的轻松社交功能背道而驰 。

FavoriteLoading收藏

笑,是在我们生活和电影中常见的一种表达情绪的方式,说到笑,你可能会想到周星驰电影里面,星爷非常有特色的大笑,还有电影里面那些坏蛋很刺激的尖笑。这些笑让人刻骨铭心,于是你有没有发现,在电影里面出现的坏人总会配上一个非常邪恶的笑声,而且我们常常被这种笑所传达的情绪感染。

来至英国的科学记者大卫罗布森(David Robson)他专门研究人类大脑,身体和行为的极端情况,是BBC的特约作家。对这件常见又容易被我们忽视的事情非常好奇,他专门写了一篇论文来研究这个问题,看完文章你大概就会明白坏人为啥能笑得那样坏了。 

原文/aeon.co/ideas/why-your-favourite-film-baddies-all-have-a-truly-evil-laugh

文/Pam Weintraub

译/小强

校对/老莫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宇宙留声机立场

在迪士尼电影《阿拉丁》Aladdin(1992年)的结尾,英雄人物的情敌,邪恶的贾法尔(Jafar),发现了阿拉丁的秘密身份,并偷走了他的魔法灯。贾法尔希望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然后他利用自己的力量将阿拉丁驱逐到世界的尽头。

接下来是贾法尔身体的特写镜头。他身体向前倾斜,拳头紧握,脸上带着几乎便秘的表情。然后他爆发出无法控制的尖笑,在整个画面中回荡。这是一种典型的邪恶笑声。

在儿童电影中,也普遍存在这种对其他人的不幸感到高兴的明显表现,许多成人惊悚片和恐怖电影也一样。

回想一下那个在第一部《铁血战士》 (Predator /1987)电影里面狂喜的外星人,当时它是带着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 一起自我引爆的。或者杰克尼科尔森 (Jack Nicholson)在电影《闪灵》(The Shining/1980)中的令人不寒而栗的窃笑,或着,每当被打败后狂躁的马里奥(Mario)。

Photo by Len Radin on Visualhunt.com  CC BY-NC-SA

凯尔德加德 ·克里斯蒂安森(Jens Kjeldgaard-Christiansen) 最近在“大众文化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阐述了这种邪恶笑声背后的心理可能是什么。

作为丹麦奥胡斯大学的传播学者,凯尔德加德 ·克里斯蒂安森提供了一个相当到位的答案,在此之前,进化心理学曾更广泛地用于解释小说中英雄和恶人的行为。

在那篇报告里, 他认为恶人显现的一个核心特征就是,他们的“幸福交换比”非常的低:他们是占便宜的人,经常欺骗和偷窃,他们从团体中获取,却没有任何贡献。这种行为,对于今天的社会来说是不受欢迎的,而且在人类早期历史,这也是一场更大的灾难,因为这个群体的生存完全依赖于每个人的努力。

因此,凯尔德加德 ·克里斯蒂安森认为,我们特别厌恶欺骗者, 以至于我们将他们从团体中移除,甚至杀死他们是很有正义感的事情。

然而,也有不同程度的邪恶,最危险和被人鄙视的人不仅是那些占便宜的人和骗子,还有那些为了到达快乐而冷酷无情的精神虐待狂。可以肯定的是之前的研究已经表明,符合这一描述的人,我们才认为他们是真正的邪恶(因为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为他们的不道德行为辩解),因此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最重要的是,克尔德加德·克里斯蒂安森认为,一个邪恶的笑声提供了一个最明显的迹象,即一个坏人拥有这样的邪恶,获得了叔本华所谓的从他人的痛苦中获得的“公开和坦诚的享受”。 而且小说家们凭直觉知道这一点,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用恶毒的尖笑,来强化自己笔下最黑暗的角色。

Photo by Neil. Moralee on Visualhunt.com  CC BY-NC-ND

邪恶笑声的部分力量源自于它的显著性,凯尔德加德·克里斯蒂安森说:它既具有高度的视觉效果(贾法尔的特写镜头就很好地展示了这一点)又能发出声音,不连贯的节奏尤其刺激。

更重要的是,笑是很难伪造的:真正的、不自觉的笑,依赖于“喉部固有肌肉”的快速摆动,这种运动似乎很难通过我们自己的意志产生,否则听起来是假的。因此,它通常是一个可靠的社交信号,表明某人对某一事件的反应,这意味着我们完全相信我们听到的。

与对话不同——即使是在儿童电影中——一个虐待狂或恶人的笑声也没有留下任何模棱两可的空间,因此对这个恶人的真实动机毫无疑问。

这种笑声特别令人不寒而栗,因为它们与笑声通常传达的轻松社交功能背道而驰 。例如笑常常发生在友好聊天中用于巩固社会关系。

凯尔德加德·克里斯蒂安森解释说,对于儿童动画和早期电子游戏中邪恶笑声的无处不在,也是有实际原因的。

比如任天堂的第一个超级马里奥或功夫游戏的原始图形,意味着很难在玩家中引起情绪反应—— 但为恶人装备邪恶的笑声,有助于在善与恶之间造成某种道德冲突。邪恶促使玩家化身正义,并击败坏人。他指出:“这是给这些模糊拟人化、像素化的对手的唯一展现的方式,它的确起到了作用。”

然而,邪恶尖笑在故事描述中的作用是有限的,凯尔德加德 ·克里斯蒂安森承认在复杂的故事描述中它的原始力量(邪恶大笑)是颇具破坏性的, 因为对他人损失的快乐表现,会妨碍读者寻求角色的行为的微妙动机和角色背景。

但对于那些“非黑即白”的道德伦理故事,比如面向一些涉世未深,且对世界缺乏微妙理解的年轻读者,“邪恶尖笑”的潜在的恐惧作用确是最有效的。

Photo by bady qb on Unsplash

凯尔德加德·克里斯蒂安森文章无疑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有趣的文章之一,他的心理学理论继续发人深省。很乐意看到更多关于这个主题的实验研究——例如,比较笑声的声学特性,找出哪一种声音是最邪恶的。但在我心里,永远是贾法尔(Jafar)的。

CC0 Creative Commons

这是对英国心理学会研究文摘最初发表的一篇文章的改编。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读论文原文: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pdf/10.1111/jpcu.12728

冥想君的冥想时间
作者凯尔通过论文研究表明了一个坏人物需要通过邪恶的笑来凸显他的形象气质,而且在公开表达坏的时候能体验公开和坦诚的享受。可见一个人,哪怕是坏人也多么需要和真实是自己链接,而且在展示真实的时候是可以引起人共鸣的。找到真实的自己非常必要,在找自己的过程中很多人面临安全感差的问题,解决安全感的方法很多,冥想君推荐通过冥想吸引爱的体验,回归安全感。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