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破碎重生:打自己打碎,让改变发生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6 月前

愿你跟随那个声音,因为,就是这条路这就是英雄旅程,就是值得去活的生命,就是我们在此的原因.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伊丽莎白·莱瑟[美]

  整理自|《破碎重生》

进入黑暗的森林

在生命旅程的半路上

我发现自己进入黑暗的森林,

失去了正路。

——但丁

我们自己的生命故事就是正在形成的传奇,跟最常被传诵的故事一样深奥:火凤凰的神话、但丁《神曲》的“地狱篇”、荷马的《奥德赛》、希腊神话的冥后波瑟芬妮、苏美神话的爱神与战神伊南娜,以及阿瑟王的圣杯传说。我们全都可以在旧约与新约《圣经》中、在佛教寓言与印度教传说中,还有在从美洲到非洲的原住民巫医故事里,找到自己。我们可以重塑过去的事件,体验目前的生活,仿佛我们也是神明、英雄、战士与漫游者。

有一个女子来工作坊,她经历了几年困难的时光,把自己的经验比喻为但丁的地狱之旅。“我进入了但丁提到的黑暗森林,”她说“在很短的时间里,丈夫离开了我,孩子上了大学,父亲过世。所有定义我这个人的角色都消失了:妻子、母亲、女儿,以及我的生育能力。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而在那个黑暗之处,我发现了我所遗忘的特质,找回了自我,重新塑造了自己;我称之为我的“灰烟化为翅膀’经验,我仿佛重生了。”

哲学家威廉・詹姆斯写道:

“世上有两种人——一次诞生与二次诞生的人。

一次诞生的人不会离开他们熟悉的领域(认为自己是谁,认为别人对自己有何期望),若命运推他们走到但丁著名的黑暗森林——失去正路之处——边缘,这些人就会往回走。

他们不想从生命较黑暗的功课中学习新东西,而是和安全且家人与社会都能够接受的事物在一起;他们执着于自己已经了解,但不一定想要的东西。

一次诞生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森林的那一边是什么——或者是否真的有森林。”

也许一次诞生的人某个早上醒来,感觉到命运摇着诱惑人的手指头,提出了让人困扰的问题:“生命就是如此吗?我的感觉永远是一样的吗?难道我没有某个目标要完成、某种更大的仁慈要付出、某种内在的自由要品尝?”

然后他起床穿衣服上班,并未注意倾听内心的问题。第二天早晨,以及后来的每一天早晨,他都继续过日子,仿佛内在是某种古怪的想象力虚构出来的东西。这样的漫不经心让他困惑、麻木、悲伤或愤怒。

而当内心从麻木生活的云层中探出头时,二次诞生的人会注意到。不管是自己的选择或遭遇灾难,二次诞生的人进入了森林,失去正路,犯下错误,遭受损失,并且为了过一个更真实、更有活力的人生,而面对自己内在所需的改变。

但这里要小心,一次诞生与二次诞生之间的彻底对比时常造成误导。你若认为自己是身陷泥沼的一次诞生者,这样的对比可能会让你觉得自己是个输家;或者,如果你想象自己是个身骑白马的救世主,神气活现地闯荡无趣的日常生活,那么这样的对比会让你自我膨胀。

进入改变与转化的森林是一趟内在旅程,外在的表现不需夸张,搞得像部肥皂剧一样,因为真正的戏码是在旅人的内心上演。过着最平凡生活的,可能是最不凡的心灵勇士——这些人选择了比较少有人走的路,也就是自我反省的道路。

二次延生的人利用外在生活中的困难转变,来达成更艰难的内在转化。当一次诞生的人逃避、否定或勉强接受现实生活的无常变化时,二次诞生的人会利用困境来觉醒。背叛、病痛、离婚、梦想破灭、失业、亲人死亡——这一切都可以是进入更深层生命的开始。

一次诞生到二次诞生的旅程,带领我们来到一个十字路口。在这里,旧有的做事方式不再管用,但比较好的方法在森林的那一边。我们畏惧踏入森林,但更害怕回头,回头是一种死亡,往前进则是另一种。

第一种死亡以灰烬收场,第二种死亡则带来重生。

对我们某些人而言,当我们自愿踏入森林中,重生的日子就来临了。有一股想要醒来、想要更有活力、想要感觉到某种东西的渴望超越了恐惧,刺激着我们。

有些人极力抗柜,直到命运的力量带来一次危机,有些人则厌倦了靠药物、酒精或食物来填补内在的空虚,于是我们转身面对自己真正的饥渴:我们内心的饥渴。

二次诞生的人用已知的安全换取未知的力量。有某种东西召唤他们选入森林,在那里,正路消失不见,而且无法回头,只能往前穿越森林。这并不容易,这不是编造的童话故事,而是非常真实且困难的。

面对自己的阴影——我们花了一辈子在躲避的所有恐惧——也许是毕生最困难的旅程,但就是在那里,在阴影中,我们会找回自己隐藏的部分,学会功课,然后生出明智而成熟的自己。

从我个人和工作坊学员的经验中,我知道黑暗旅程的困难程度与它带来的奖励是相称的;我也知道,全世界的每个人都有一次又一次的机会踏上旅程,从一次诞生的单纯无知,进展到二次诞生的充满智慧。

自从耶路撒冷那命运般的一天——有个长发男子要我打开来让自己绽放——之后,我就注意到,那些最宽厚、最充满生命力的人,都曾经因为改变、失去或困境而破碎重生。而且不仅是外在的破碎重生,事实上,内在的转变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有一样东西影响了我的生命,那就是勇气一转身面对我内在所要求的改变的勇气。

破碎时刻,心灵会唱出智慧之歌
 

男子:“医生,我哥哥疯了,

他以为自己是只鸡

精神科医生:“你何不让他住院?”

男子:“我本来想要送他去的,

但我需要鸡蛋。”

——伍迪・艾伦

被困在旧有的行为与心态中往往比较容易,即使它们已经不管用,即使它们让我们痛苦。就像门虽然打开了,动物还是不会离开笼子一样,跟熟悉的事物在一起,我们才会比较自在。

我们执着于事情现在的模样,不管它们已经变得多荒谬或多有破坏性。我们也许知道早该改变了,但就像伍迪・艾伦说的,我们需要鸡蛋。我们被困在自己的现实版本中,害怕面对事实,我们想要继续保持幻象。

所有人都可能改写伍迪・艾伦的笑话,让自己变成主角。我们不想太仔细检视我们对自己的生命、对牵涉其中的他人的诠释,不想去考虑我们对几件事情的看法可能有误:也许我们的受害者姿态是一种掩饰手段;也许我们的“前任”、老板或父母并非我们让他们变成的那个怪物。也许我们需要问问自己:用某种特定观点看世界,对我们究竟有何好处?我们认为自己需要什么鸡蛋?

为了改变累积一辈子的习惯与态度,我们对某件事物的渴望必须超过鸡蛋。我们必须渴望事实,必须注意那呼唤我们离开安全区的声音;我们必须愿意失去那阻碍了真实自我的事物,必须放弃鸡蛋。

生命会派各式各样的狐狸来突袭鸡舍和偷蛋。我试着把自己面临的问题当成是给我机会,让我放弃对于我自己与尘世生命的错觉。我试着欢迎狐狸进入鸡舍,试着自愿交出鸡蛋。通常我会抓住鸡蛋并抵抗狐狸一会儿。有时我的问题必须“咚”的一声敲打我的脑袋,直到我眼冒金星地看见事实。

我并不是说我们碰上的每一件坏事都是老天给的,是特别为了我们的成长而准备的。我也不是说,把生命的苦难当作“磨坊用的谷粒”,你就会学到自己必须学习的事物,然后进入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

另外,我也不建议追求戏剧性事件与灾难,好让你打开来接受事实。灾祸并不预示着命运把你特别挑出来当伟人。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一切事物都当作警钟;你可以在大考验与每天的小烦恼中发现关于你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珍贵信息。

假如你在失去与痛苦的时刻转身面对自己,就会获得钥匙,进入一个更真实因此更充满喜悦的生命。

逆境是身为人类很自然的一部分。想指定某种道德规范、健康饮食规则或修身方法作为护身符,好让事物不分崩离析,是极度傲慢的。事物就是会崩解,它们的本质如此。

当我们想保护自己免于必然的改变时,就是没有仔细听内心的声音,而是在倾听我们对生与死的恐惧,倾听我们信心的匮乏,倾听我们的小我想战胜一切的意图。

聆听内心的声音就是停止与生命对抗——当事物分崩离析时,停止抵抗;当事情不如意,当我们生病,当我们遭受背叛、不当的对待或误解时,不再抗争。

聆听内心的声音就是慢下来,深入感受,看清自己,臣服于不舒适与不确定,以及等待。

在破碎的时刻,心灵会唱出它最有智慧、最永恒的歌曲。我无法哼给你听或告诉你歌词是什么,每个人的心灵都有自己的节奏。然而,借由你倾听时的感受,你将认出它的音乐:醒过来,变得平静,接着突然解除了控制的重担。

你会深呼吸,然后叹着气对自己说:“没关系,一切都很好。”你会展开双手往后靠,对自己说:“只管唱你的歌给我听,教我歌词,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

有时,在那些臣服的时刻,你会发现自己有多像伍迪・艾伦笑话里的那个男人——你被你对自己与其他人的看法困得多厉害;你花多少精力来让别人变成错的,这样你就不必接受自己的罪过;你把其他人当偶像崇拜,如此你就不必要求自己的力量,不必采取立场,不必成为你最高贵最光芒四射的自己。

伍迪・艾伦笑话里的角色知道他哥哥不是只鸡,但他依然需要鸡蛋,而你也许知道关于你自己的某些事实,但你还是要保护鸡舍。只有当你让狐理偷走鸡蛋,你真实本质的事实才会被留下来。而你的真实本质远比那些想象的鸡蛋更有价值。

破碎的“神灵之屋” 

鼓声飘扬在空中,

我的心也随之飘扬

节奏中有个声音在说

我知道你累了,但跟我来

就是这条路

——鲁米

昨天是我50岁生日,今天我的姐妹们送来一样礼物。我的姐妹们非常爱我,并带着辛辣的幽默感:她们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也是在我经历每个阶段时最先开枪抨击我的人:她们无限尊重我的本质,但从小就会取笑我的内心倾向;我们念小学时,我天真地朗诵我早期尝试创作的诗给她们听,结果她们笑得歇斯底里;她们在我为邻近地区死掉的宠物举行葬礼时夸张地故作虔诚,并且在我问母亲我能不能改信天主教时翻白眼;而当我加入公社、创办奥米茄学院、写书时,她们都为我欢呼、激励我,同时又在背后窃笑。这就是姐妹之爱。

快递先生从卡车上搬了一个大箱子到我的前门。我在开箱之前先读了卡片:“生日快乐!我们为50岁的小妹找到这个小小的“神灵之屋”,希望你爱它如我们爱你。”

神灵之屋!我去泰国旅行时看过——矗立在柱子顶端的小庙,家家户户的院子或花园里都有。泰国佛教徒相信,神灵之屋为保佑并赐福于家庭的众神提供了住所。

保佑与赐福——谁不想把这些东西安全地藏进小屋里,让它们在花园里守护?

我小心地打开箱子,结果里面用塑料泡泡纸包裏着的,是一个精致的陶瓷神灵之屋,但已经变成碎片了。

破碎的神灵之屋。我不得不笑了出来。我已经花了一年来完成这本书——一本关于在生命的破碎时刻找到保佑与赐福的书。我说了许多赐福的故事,它们伪装成混乱与灾难,而不是在阳光灿烂的花园里的可爱小屋。

我知道没有护身符可以驱赶恶灵,也知道我们不会想排除艰难时刻,即使我们可以;我相信黑暗可以教导我们,并带领我们走向光明;我知道在穿过阴暗的森林与美丽的花园时,最能够保护我们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无畏。然而,可以拥有神灵小屋还是蛮不错的。

但是,我只有碎片。我把碎片放进写作室的一个篮子里,它们给我明智的忠告,也提醒了我:虽然我永远无法免于破碎,却一直受到“神灵”保佑。

一而再、再而三地,我们在生命的岸边被打碎。我们顽固的小我不停地受到打击,而我们恐惧的心被破碎开来——不止一次,模式也无可预料,只要我们活着,就会一直被出人意料的方式打碎。保证一定让人破碎的承诺与把人打开来的可能性,被写进人类生命的合约里。

当然,这场乘着波浪的激烈旅程可能会让人疲倦。当大海波涛汹涌,当我们正受苦时,我们也许想要放弃希望,让自己陷入绝望之中,但勇敢的前辈已经在我们之前去过了,而他们要我们带着信心与愿景,大胆地往前走。

鲁米代替那些勇敢的前辈发言:

鼓声飘扬在空中

我的心也随之飘扬。

节奏中有个声音在说,

我知道你累了

但跟我来

就是这条路。

愿你即使在疲倦时,也能倾听节奏中的声音;

当你觉得自己崩溃时,愿你反而能敞开来;

愿生命中的每个经验,都是打开你的心、扩展你的理解与带你走向自由的门;

你若疲倦,愿你被热情与决心激励;

你若总是归咎他人且刻薄,愿你被希望与幽默软化;

你若害怕,愿一股比你的恐惧更充满智慧的伟大意识会让你变得勇敢;

你若孤独,愿你找到爱、找到友谊;你若失去方向,愿你了解我们都迷失了,但依然被引导着——被陌生天使与沉睡巨人、被我们更好且更仁慈的本质、被节奏中的响亮声音所带领;

愿你跟随那个声音,因为,就是这条路这就是英雄旅程,就是值得去活的生命,就是我们在此的原因.

心探索推荐分享学习,不涉及任何形式的商业利益。读者若感兴趣,请购买正版书籍。若版权持有者或机构认为发布有不妥之处,请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或合作推广书籍。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