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中国女性为什么喜欢催婚?|人人热衷参与的春节“全民运动”到底哪里吸引人?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7 月前

身为女性要珍惜自己,要珍视自己的价值。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张看看

“今年怎么还是一个人回来?”

“什么时候带对象回家?”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再挑,嫁不出去了!”

“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谈个对象?”

临近春节,又到了每逢佳节被催婚的时候,催婚已经成为中国人每年必不可少的“全民运动”,在中国没有被催婚的朋友大概凤毛麟角。

大多数朋友都有被催婚的头痛经历,甚至因为怕被催婚“近乡情怯”,发出心声“爸妈,不催婚,我们还能一起过年!”如今回家过年成为青年男女的“焦虑症”甚至“恐惧症”。

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催婚?

采访身边朋友,相对比于男性,女性是被催婚的重点目标,行使催婚的人也大多是家里的女性亲戚——“七大姑,八大姨”。

为什么中国女性喜欢催婚?

为什么中国女性总是被催婚?

不可否认,在这“催婚”里一定包含长辈们着对子女对下一代浓浓的爱意,但是借着爱的名义过度催婚已经成为令未婚者疲以应付、头痛不已的“焦虑症”?

今天我们想一起谈谈令人“闻风丧胆”的催婚背后,是什么在趋使着这项“全民运动”经久不衰,究竟这项人人热衷参与的春节“全民运动”到底哪里吸引人?

女性是催婚官方发言人

催婚的女性一定是满足了、达成了社会主流价值体系的婚姻制度的要求:我已经结婚了,我已经生儿子了,我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了,我拥有了话语权。

达成了目标任务而得意洋洋催婚的人含有一种隐隐的炫耀和自豪,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背后是匮乏,需要在自我价值实现后不断自我催眠。

凡是过度炫耀的,都是匮乏,是不自信才需要透过炫耀加强自己的价值感,她们通过这种方式不断加深和强化自己的观念,我按照父母和社会要求的路径,完成结婚生子的任务:我已经被认可了!当初心不甘情不愿结的婚,需要一遍遍加强说服自己,才能让自己的付出、牺牲和委屈都值得了。

所以,不但是你的七大姑八大姨有资格可以催你,任何一个自以为自己遵从,完成了男权社会价值观的结婚女性都可以出来催个婚,都有资格对另外一个未婚生子的女性指导一番。

有位闺蜜跟我聊到:“有一年我一人到香格里拉旅游,在民宿里和老板娘闲聊,进来一位隔壁女邻居,怀里抱着个小孩,老板娘一直在撮合我和另一位单身的男旅客,我不好意思当面驳斥,只好婉转表达,自己现在还不想结婚。那位还未聊上三两句熟络话的陌生女邻居直愣愣质问我,你不结婚想干嘛?”

闺蜜又是吃惊又是生气,心想:莫名其妙!你谁呀!我跟你认识吗?非亲非故的,我们才聊不到三两句话,你凭什么来逼问我,干涉我的婚姻?

“那个女人虽然抱着孩子,但是没有看向孩子,彼此之间的感情互动很少,你能感觉出来,她在婚姻中得到的滋养很少,即便不是很幸福的状态,她们依然认为每个女人都应该要结婚,这种观念根深蒂固到不去反思,不幸福的婚姻是否值得踏入。”

看似催婚大都是女性,好像是她们主导了整个催婚大局,这是女人在为难女人。但是女性不过是作为男权社会,整个集体潜意识的“官方发言人”而已。

男性和这个社会集体意识赋予了女性作为“官方代表”,来传达、传导这样的任务规则。每个催婚的女人背后,不只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整个男权集体意识。

有男人和整个家族和社会赋予的权益在背后撑腰,因此她们有了资格,这是沉默不语的男人们划分给已经臣服的女人的一亩三分地。

因此缺爱、匮乏,自我价值低的女性,借由催婚——男权社会赋予的权利和资格,又找回了自己的价值。

所以,任何一个自认为是遵从了要求,按质按量按时完成了任务的女人,她们都自认为自己都有权利,都有资格,挺直了腰杆作为传声筒和“官方代表”,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对别人的“婚姻大事”“指导一番”,理直气壮地发言。

所以当你回应女性催婚“怎么还不结婚?”的时候,你不是在回应某位女性,也不是回应某个女性团体,回应的而是整个家族,整个宗族,整个男权社会,整体集体潜意识的拷问。

要想顺利应付,真的没那么容易。

女性单身歧视:单身不是良家妇女的作为

我们就女性话题采访了妇女权利工作者,独立媒体人吕频曾提到:在父权社会,女性是属于父亲的财产。女性的婚姻是一个男人向另一个男人财产的转让。

所以在古代中国的中央集权制社会里,对妇女有“三从”的要求: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

财产依附性决定了女性会按照“性”属性的不同,分为良家妇女和非良家妇女。

于是女性就按照男人的需求,被设计为两种形象。一种是良家妇女,一种是非良家妇女。特点有三个部分,一是女性形象的色情化;二是女性的依附性;三是女性的意愿和需求被歪曲。

良家妇女的性,她的贞操是被作为某个男人、某个家族的财产的形式被很好地保护起来的,所以良家妇女的性就避免了被消费,因为妇女结婚后不进入公共领域,只在家庭里转,相夫教子,女性有了对应的归属权。

因此男权社会的观念认为女性的“性使用权”是归属于男人的,女性是满足男性欲望的生理和生育工具。而在家庭外,女性是默认为可以被消费的,她们属于非良家妇女,是荡妇,是妓女。

因此一旦一位性成熟女性经济独立,脱离了原生家庭后单身还未结婚那就很危险了!

那意味着,你不依附于任何一位男性,你是没有“主”的人,你的性是不被保护的,如果你还敢宣称单身(拥有自己独立的性使用权和自由权),意味着人人都有可能来消费和侵犯你,意味着你是荡妇,你不是良家妇女。

因此在女性的集体潜意识中埋藏着一种深深的恐惧,为避免沦落风尘,成为人人可侵犯、可唾弃的荡妇和妓女”,必须要嫁人,要结婚,你才可能被保护,避免伤害,才能证明你是贞洁的,清白的良家妇女。

因此单身女性不从属于某个男人,被集体潜意识认为不是良家妇女的作为,既然你是不被保护,意味着,你是可以随意被侵犯的,那么人人都可以来说上一嘴,教导下你回归结婚生子的正道,那不是很自然的事?同时发言者也身正明言证明,自己是清白人家的良家妇女出身。

既然你不被保护,反正你也是单身(没有主),那么我指手画脚出来说三道四,大家都默认你是可以被侵犯了,也不会有“主人”站出来保护你,我也不会受到什么对抗,大过节的茶余饭后说你几句热闹下,怎么了?“再说了,这都是为你好!”

因此单身女性不受尊重,受到的攻击和伤害也就比男性要严重。对女性的单身歧视,集体潜意识认为的单身不是良家妇女的选择和作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原因。

排除小部分纯粹靠“催婚”来满足内心瞧热闹的阴暗需求的人,这种集体潜意识中的恐惧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致于大多数的女性毫无察觉,只能屈从于社会的压迫匆匆走入婚姻,并代代相传给自己后代的女性,并在今日如此步步紧逼,苦口婆心地相劝“你还是早点找个人嫁了吧!”

但是,女性们没有深思的是,结婚生子就幸福了吗?即使一个女人结婚了,依然不可避免在婚内被侵犯,被侮辱,而且伤害更加隐蔽不为人知。

婚内的强奸和暴力伤害也因为婚姻变得“合理”化了,甚至合法化了:“作为妻子,你不应该履行妻子的义务,满足丈夫的需求吗?”“男人教训自己的老婆不是天经地义吗?”

结婚并非衡量是否幸福的唯一标准,与其催婚,不如对孩子说,什么样的生活方式只要你过得幸福,我尊重你的选择。

边界不清,病态共生

中国催婚的风气盛行并被默许和赞许,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人与人之间边界感模糊,自我人格还未成长完善和独立,这是中国巨婴们的游戏。

当自我人格还未独立完善时,自我价值感低,人总是会无意识侵犯他人的边界,干涉他人的私事,也会无意识允许别人的侵犯,并认为这样才是“对你好”,就好像两个小娃娃为了证明我跟你是好朋友,我们要彼此允许玩对方的玩具,交换着玩,以此才叫交心。

我只有允许你来侵犯我的边界,以此交换了,才能证明我是值得被你爱的,你也要允许我侵犯你的边界和隐私,这样才证明你是爱我。

而这种无边界感,在亲人之前,就变成了连体婴儿和病态共生。

婴儿在降生0-6个月初期,以为自己和世界和母亲是一体的共生关系,随着成长,才渐渐意识到,我是我,世界是世界,母亲是母亲,外面是有边界,有间隔的。

病态共生便是成人的心理状态停留在婴儿时期,成了巨婴,病态共生的巨婴是无法接受分离和失控的。有父母为了催婚,甚至以死相逼,认为自己的女儿不嫁人,丢掉自己和全家的面子,自己没有颜面面对外界的眼光。你不按我说的来,要反抗和分离,我无法控制你了,这是要我死。

病态“共生”的父母因为自我人格心理状态的不完善和不成熟独立,会将子女绑在自己的身边,寻求安全感:你是我生的,你是我的,你和我是“共生”,你和我是一体的,你必须得听我的安排,你的人生我必须干涉,你的婚姻我当然也要干涉,你就得听我的,听我的安全,我都是为你好。

这样黏着的人际交往关系和习惯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样的人情交往的环境和风气。

催婚背后什么心理?

催婚的女性中有多少是真正在婚姻生活中过得幸福美满,故而催婚的?真正婚姻幸福是写在脸上,而不是靠自己催别人炫耀体现出来的。

催婚里面掺杂着不少冷嘲热讽,这些冷嘲热讽背后是什么心理?

替死鬼心理

是相互攀比的好面子心理,是满足小我居高临下指责评判的优越心理。

催婚里还隐藏着“替死鬼心理”。

依照我们古老的传说,凡上吊、湿水、中毒、难产而死者,其鬼魂会在人间飘荡不去,必须找到一个替死者,并让对方以同样的方式死亡,自己的灵魂才能超生。这种传说,意着一个卑劣的逻辑,我必须将我所承受的苦难传递给另一个人,那样我的心才得以安宁。

替死鬼心理源自“向强者认同”。

——武志红

催婚无意识间投射了自己内心深层的恐惧,我无法像你一样不屈服,只好深陷婚姻的泥潭,你们凭什么单身逍遥自在?我过得不好,你们也要来结个婚,看你们还得意不?

我已经在婚姻中败下阵来,屈服了命运,自己对自己的不认可,我不相信自己可以独立自由,形成一种嫉妒心理,所以看不得别人过一种自己不认可、无法选择的生活,还过得比我好。

只有大家都是这样过的日子,有人陪着共同承担苦难,我的痛苦不会显得太突出,我也可以接受,如果有人做出了另一个选择却过得比我好的话,我所有的牺牲和委屈都不值得了。

剩女歧视心理

俗话说,“女人十八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女性过了三十就是过期打折商品,需要尽快处理掉。出于种种对女性的物化和不尊重,催个婚,是理所当然的。

即使现代女性已经具有同等选择婚姻和伴侣的权利了,中国集体潜意识中根深蒂固默认女性是男人的附属品,因而女性是被挑选的,没有主动权,单身大龄女性就是“剩女”——被男性挑选剩下的。

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有媒体称,我国是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严重失衡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将会出现大约3000万光棍。知乎上一个数据大神关于中国3700万光棍问题的帖子显示:2000年出生的男性将有14.1%在2050年仍然单身,1990年出生的更严重,有16.6%是要单身到死。

即使这样的男权权益和思想,已经渐渐悄不无声息地分崩离析了,潜意识中的观念却是很难瓦解的。

家族死本能的传递

另一种心理解释是,家族死本能的传递,“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是祖祖辈辈的轮回,我过着墨守成规,循规蹈矩老老实实传宗接代的人生,你不遵从这样的安排就是不孝顺。

你选择了一种新的不同以往的生活方式,没有和我一样活在黑洞般安全牢笼之中,这是不安全的,是我恐惧的,这太出格了。

这种大龄未婚新的生活方式,是一种生本能,势必会刺激到死本能,并且挑战了家长的权威,背后是对男权意识的反叛。

对生命的未知、对死亡的恐惧心理

担心老了没有人照顾,一个人孤独终老的催婚催生,本质上是对生命的未知、对死亡的恐惧,而结婚生子,我的生命有了依靠和寄托了,传宗接代,我的生命有了延续了,对死亡的恐惧和生命未知的焦虑就可以得到缓解和释放。

借由结婚生孩子的形式,人们找到一个新的安全之地,避免自己去直面生命的无常,成功逃避了去面对自己内在脆弱的心灵。

低自我价值的女性才催婚

女性集体潜意识的不安全感和恐惧来自于对自我的贬低、低自我价值、不配得感,这种恐惧一日未被觉察和看见,催婚后还有催生,催生背后还有催生儿子。

越是思想成熟,人格独立,自我价值高的女性越是不会催婚,反而越是过着循规蹈矩、按部就班人生的传统女性,越是会无意识催别人的婚,其实无明地投射了自己对自我价值匮乏的恐惧,担心自己,不被社会、家庭、丈夫认可,会被孤立,被排斥,被抛弃。

一旦认同女性是归属于男性的,是男性的财产附属品,那么女性本身是没有自我价值的,她存在的价值是只能通过和某个男性结婚生子才可以实现,通过结婚(转移价值属性),繁衍生子(衍生价值属性)来实现的。

在中国家庭中,婆婆会和儿媳争夺儿子的听话权和孙子的抚养权,谁争得了,谁就是赢得了家庭中的控制权,坐牢了家里的地位,也是因为,女性认为自我价值是依附在男性身份实现的。

只有深度认可这一个价值观的低自我价值女性,才会因为内心的恐惧去不断催婚,因为这可是她走过的老路,她深谙此生存之道,怎么能不传授给自己的后代?

女性的低自我价值源自于原生家庭中缺爱,特别是中国重男轻女观念环境的原生家庭,女性地位低下,更不受重视和关爱,只有通过抓取男人、婚姻和孩子的方式才能获取到安全感和存在的价值。

要相信自己值得

一位40岁单身多年未婚女朋友阿美对我讲了她的故事:

“大学毕业前,我父母三申五令不允许谈恋爱,但是一毕业那年就催婚。那个时候我陷入了一个很迷茫的困境:从小品学兼优,对世界充满热情,大学刚毕业即将要踏入社会,家人却认为女孩子最重要的事情是找个人把自己嫁了,我不知道作为一个女性的价值在哪里?唯有嫁人这一条路吗?

“从家人和长辈身上我没有找到答案,于是我翻遍当时最先锋、最流行给白领女性看的杂志,上面都是一些教女人按照男性的审美角度如何打扮自己,女明星和女强人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举目四周,没有指引和启发你的人和媒介,作为一个普通女性寻找到自己的价值和道路是很艰难的。”

“我30岁的时候接到了一位男同学的结婚请帖,那位男同学曾经对我心生爱慕,却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婚姻伴侣,彼此的缘分就淡了。

那个时候正是我最迷茫低落的时候,我去到婚宴上,在一片对新人的喜庆祝福声中,曾经那么骄傲和倔强坚持的自己却迷失了,觉得单身的自己被隔离在另一个世界之外,感觉自己像一块破布一样不堪,毫无价值……”

说到此处,阿美眼角有些湿润。

“一位30岁单身未婚,又未建功立业,功成名就的普通女性,我到底要怎样去探索自己的价值?如何证明自我的价值?我生命的道路在哪里?这些困惑是很致命的拷问。”

“当天晚上,我给刘若英的微博留言,抒发了自己的遭遇和感受,没想到刘若英很快回复了我,她只说了一句话,要相信自己值得!

“当时我还不太能理解刘若英那句话的含义,在经历了一些艰难的时刻和漫长的探索期后,我才真正懂得那句话的含义:身为女性要珍惜自己,要珍视自己的价值。

“因此,我很能理解早早结婚的女性,在那些生命中困顿和迷茫时刻,很难不屈从于集体的价值观、社会的压力和世人质疑的眼光,干脆找个人嫁了,生个孩子,以为生命从此有了依靠和寄托。但在早早完成结婚生子的任务后,她们停滞成长的生命反而出现更多难以言说的迷茫和困顿。

母亲祖母们那一辈通过嫁人实现自我价值的思想,已经不适用于当下的时代了,又没有新的榜样,新的引路人,纵使是刘若英这样的女明星,也曾唱过《一辈子的孤单》这样表达对单身的悲观和绝望:我想我会一辈子孤单,就这样孤单一辈子。

“我曾经读到过一句话‘以自己为岛屿’,我想以这句话与所有的女性朋友共勉:当生命迷茫动荡不安的时候,以自己为岛屿,以自己为导师,以自己为皈依,不去抓取,不依附,回到自己的身上,找回自己的力量。

也许现代女性的自我成长之路是孤独的,背后毫无支撑的,需要打破旧一代轮回的勇气,需要自己亲自陪过自己走一程,自己给自己开路,道路才会真的延伸开来。

是的,当一位女性经历过内在成长,相信自己值得,体认出了自己的珍贵,真正看到了自己的价值,就不会将自我依附在婚姻、男人和孩子身上。

她开始觉醒,内在生出笃定的力量,她就无需透过他人的眼光和外界的认可,来证明自己值得被爱,也就不会执着于婚姻、男人和生孩子。

那个缺爱,匮乏爱的空洞,唯有你自己看见自己,真正爱过自己,自我真正成长起来,丰满起来,才能用爱填满它,滋养她,使得她才能从此守得住本心,安住内心,平安喜乐,不盲从,不慌忙。

那个时候,她嫁谁,都是幸福的。

为自己而活的幸福!

在一个女性20多岁的青春年华,她应该去探索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价值。

当一个女性对自己的生命如此迷茫,对自己的生命价值一无所知的时候,顺从于主流价值观,以依附男人的价值为荣,她会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吗?她会给孩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对一个新生命最负责任的养育方式吗?

很多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结婚生子,看似完成了人生的重要任务了,但是当你对这个世界,对自己的生命还懵懵懂懂,迷茫混乱的时候,连自己的人生都过不好,就去生人,不过又是复制自己命运的轮回。

首先,要为自己而活,为自己而爱,为自己而嫁,而不是为了父母,为了婚姻,为了丈夫,最后为了孩子,牺牲掉自己的幸福。

首先要成为一个成熟独立的女人,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独立觉醒的母亲,才能给到一个新生命更好的教导和滋养。

而不是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屈从了,蒙蔽了双眼;擦亮自己的双眼,问自己的心,当你真的想要的时候,才根据你的心去选择合适你的人走进婚姻。

无论选择结婚还是不结婚,每个女性都有独立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价值,可以一个人探索广阔的世界,也可以两个人携手,因为有了自由发自于心的选择,两个人之间有了爱的交流,才有了真正幸福的可能,而不是被恐惧、匮乏,逼入婚姻的围墙中。

当你一个人可以过得幸福的时候,两个人也会幸福,而不是期待走进婚姻,有一个人来能将你拯救出水火。

我曾经问一位准备结婚的女闺蜜,为什么选择结婚?

她对我说,生命这么美好,我希望跟我心爱的人一起分享,一起生活。这才是走入婚姻最好的心态。

电影《剩者为王》父亲说的一段台词,被广为流传,说出了众多单身女性的心声:

她不应该为父母亲结婚,

不应该在外面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听多了就想要结婚,

她应该想着跟自己喜欢的人,

白头偕老的,昂首挺胸的,

要特别硬气的,憧憬地,

好像赢了一样。

这段话送给单身的你,也同样送给催婚的长辈们,这是所有单身的人最希望听到的话。

祝福所有为自己而活的幸福!

好友佳音、范嫣对本文亦有贡献

作者介绍

张看看 

凭着对文字的热爱,成为心探索编辑,了解一点塔罗、解梦、手心能量,一位心灵成长圈企图多说点真话的记者,有点疯狂,有点毒舌。

微信公号:张看看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