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疾病试图告诉我们什么?|30种常见病的心灵药方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2 月前

如果此刻你的身体正在受苦,你需要沿着疾病,去看见自己,去给自己开一道“心灵药方”。

FavoriteLoading收藏

作者 | 流苏、马冉冉、托瓦尔特

编辑 | 蔡娜

图片 | 杨菲朵(微信公号:菲朵夜间飞行)

“疾病是一种人类的状况,指明病人在意识层面失去了次序或和谐。内在平衡的丧失会以症状在身体层面表现出来,由于症状的出现会搅乱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迫使我们注意症状,所以症状既是讯息的信号,也是传递讯息的工具。

症状会提醒我们面对自己是病人或是生病灵魂的事实,也就是说,我们已丧失内在的精神平衡。”

——《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疗愈力量》

失恋和疾病纠缠不清

讲述者:流苏

疾病史:乙型病毒性肝炎

21岁那年,我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因为学校体检,我被发现患上了乙型病毒性肝炎。一时间,我的世界天旋地转。

而事实上,疾病的发生对那时的我来说,不过是一个更大的噩梦罢了。因为就在两个多月前,我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失恋——相恋两年的男友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断然和我分手,并且迅速地和另一个女孩走在了一起。

很多年后,当我再度回想起这桩“恋爱事故”,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当时的自己在亲密关系中有多么的依赖、任性、苛刻、钻牛角尖和予取予求,也能够客观地分析那一段感情有多么脆弱,充满青春的幻觉和不切实际的完美主义。

我还清楚地记得,和男友确定分手是在情人节那天,天空飘着小雪。对方心意已决,任凭我哭成泪人也不为所动。分手后没几天,男孩就公然和新女友出双入对了。而且这女孩还是跟我住在同一栋宿舍楼里。

过去男孩总是站在楼门前等待我的出现,现在他依然每天出现在那里,只是等的人已不是我。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沉浸在悲伤中失魂落魄,对周遭的一切麻木不仁。可是渐渐地,理性复苏了,我开始尝试从悲伤中振作起来。

以至于到后来,当前男友和新欢出现在我视野里,我不再心脏发紧、头重脚轻地快速逃走,而似乎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了。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乙肝又降临了。

当时的我,无法厘清失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它到底为什么会发生。于是我把这一切强行驱逐到心灵的角落里。讽刺的是,疾病的出现再度把我推入到类似的心理冲突中:我依然无法相信、无法理解,疾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它到底意味着什么。

它是一种惩罚,还是一种警醒?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物理事实,还是爱情腐烂、心灵凋败的象征?

两年中,我一直在不间断地吃药治疗,每隔一段时间进行血液检查。渐渐地,我学会了和我的乙肝共处——我习惯了它的“存在”,也不再指望它能够好转。

然而,在它被我长久地“忽视”之后,奇迹却突然出现了。检查发现我的病毒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化,肝功能也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我的肝炎痊愈了。

不知为何,慢性肝炎在身体里延宕的那两年,我一直有个强烈的念头:我是一个不能正常恋爱的人,因为我的身体“有毒”并且会危害到他人。

与此同时,两年里我仍然断断续续地梦见前男友,在梦里我们总是再度复合,而我的心也总是因此而迸发出强烈的爱和感动。而事实上,现实中的我早已从这段感情的受挫中走出来,我不再思念他,不再回忆往事,也不再对他心生幽怨。

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厘清曾经在我生命里发生过的这一切,但我依稀能够感觉到,它们和爱、愤怒、自毁、隔绝、修复、重生有关。

那段感情和那次病,它们曾经纠缠在一起,仿佛彼此需要、彼此印证,但终于在时光中渐渐瓦解、消散。这是一段蜕变的旅程。

疾病的关键在“意识”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在主流医疗方法之外,开始向古老的传统医学取经,诸如中医关于经络、气血的理论以及针灸、火罐、刮痧等疗法,印度的阿喻吠陀医学,脉轮,瑜伽。

从中不难发现共通点,这些古老智慧都将人体视为与宇宙本质相同的能量场,而非单纯的物质存在。这种能量(中医所说的“气”)在生命中循环,并以身体、心灵、情感、灵魂与环境来呈现。疾病意味着能量的阻塞、拥堵,而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情绪。

这些原本看起来虚无缥缈的古老学说其实已被量子力学证明了:意识帮助我们以情绪的形式与宇宙进行交流,在“无量之网”中塑造出我们的人生际遇,经历再反过来激发我们更多的情绪。当过多的情绪聚积在某处,通常会在某处显现出症状或疾病。

如果此刻你的身体正在受苦,你需要沿着疾病,去看见自己,去给自己开一道“心灵药方”。

30种常见病的心灵药方

四种常见症状的心理诠释

来源|《疾病的希望:身心整合的疗愈力量》

所有的心理内容都在身体上有对应的部分,反之,每一种身体疾病都代表某个心理问题的象征性处理过程。身体的症状是疾病的信号,指明病人在意识层面失去了秩序或和谐。

感染发炎

感染是人体生病最常见、最基本的病症。大部分急性发作的症状都是某种炎症,包括从最轻微的感冒到肺炎,到最严重的霍乱和天花。发炎的过程其实就是“身体里的战争”:强大而充满敌意的病原在身体内造成威胁,引发身体的防卫系统起而抗拒。

这种冲突所呈现的症状包括红、肿、热、痛。如果身体最终打败侵入的病原,就能度过感染。如果病原赢了,病人就会死亡。所以用战争来类比发炎是很恰当的。语言也可以很生动地表现这种内在的相关,inflammation(发炎)这个字里面包含了flames(火焰),这是战争的特色。

由于意识的对立性会不断把我们放在冲突的情境,造成两种可能性之间的紧张状态。如果我们要实现一种可能性,就必须做出决定,排斥另一种可能性,所以我们总是感到自己缺少某种东西。如果不能承认这种持续的张力、不愿意处理内在的固有冲突,冲突就会在身体上出现,以发炎的方式成为可见的表象。

感染=物质化的冲突

容易得炎症的人往往在设法避免冲突。传染病患者们应该扪心自问:

1. 在我的生活中,有哪一个冲突我没有正视?

2. 对哪一个冲突我采取了逃避的态度?

3. 哪一个冲突我对自己也不承认?

为了找到冲突的实质,你必须密切注意有关器官或部位上的症状特征。

过敏反应

过敏反应是对被认为是敌对物质的过度反应。从身体的存活能力来讲,免疫系统生成抵抗过敏原的抗原,相当于抵抗入侵者而保卫自己。

但在过敏症患者身上,这种保卫战被无止境地夸大了。正如在军事领域中,高度装备总是高度攻击性的标志一样,过敏反应也是高度防御和攻击性被排挤进身体后的表现。过敏症患者有攻击性的问题,但他自己认识不到,所以大多也不会付诸行动。

患过敏症时,攻击性从意识进入身体,并在这里发作。它会把许多毫无危险的东西宣布为敌人,例如花粉、猫或马的毛、灰尘、烟、草莓、狗,等等。

攻击性总是与恐惧联系在一起,因为人想要消灭的总是他害怕的东西。仔细观察那些首选的过敏原,往往能迅速发现,生活中有哪些事情使过敏症患者感到恐惧。

这些代表物首先是家畜的毛,尤其是猫毛。它使人联想到甜言蜜语和亲吻爱抚,因为它贴身、柔软、温顺,但又是“动物的”。它是爱的象征,而且与性有关。代表同一类事情的还有花粉。它是受孕和传种接代的象征,所以“成熟”的春天是花粉热病人受苦最多的季节。

大部分过敏原是生命活力的表达:性欲、爱情、传种接代的能力、攻击性、丑事。说到底,过敏症患者抱着与生命敌对的态度,他的理想是过没有欲望、没有攻击性的生活有时候过敏反应甚至会发展成为具生命危险的自体攻击病,直至身体的最后崩溃。

过敏反应=物质化的攻击性

过敏症患者应该扪心自问:

1. 为什么在意识里我不能容忍攻击性,而要迫使它表现在身体上?

2. 生活中有哪些内容使我非常害怕,怕得要避开它们?

3. 我的过敏原暗示了什么话题?是性欲、冲动、攻击性、传种接代,还是意味着生活中丑事的肮脏?

4. 为了驾御四周环境,我的过敏症有多厉害?

5. 我的爱心怎样?我对外界的事物能迎接进门吗?

感冒

感冒是急性的发炎过程,因此它也是某种冲突处理过程的显示。感冒总是发生在“鼻子塞满了”和“伤风”的情景中——某些对心理有重要影响的日常生活场景,使我们感到负担过重,所以不得不找一个合法的借口,往后退缩一点。

由于我们还不准备有意识地向自己承认这种日常生活场景的挑战,以及我们企图逃避的愿望,所以就导致在身体上出现症状。

感冒使我们有机会短暂地离开累人的情景。头痛、流泪,一切都受了刺激。谁也不许靠近我们,接触我们。鼻子塞住了,使一切交际(呼吸就是联系!)都变得不可能。打喷嚏更有力地加强了这种防卫,让呼气变成一种有相当攻击性的防卫武器。

由于嗓子变哑了,作为交际工具的语言也少到最低程度。扁桃体,身体最重要的防御器官之一肿了起来,以至于人们无法吞下任何东西。吞咽是一个接受的动作,但这种动作我们现在不想做了。

流行性感冒引起的四肢疼痛和精疲力竭使我们丧失了活动能力,加上双肩的疼痛,更让我们感受到压在肩上、不想再继续承担的问题的分量。

我们力图以化脓的粘液的形式把大量问题从体内排出去,排得越多,就越感到轻松。所以每一次感冒最后总是导致流动,表示我们的发展又取得了一个小小的进步。身体和心灵从危机中走了出来,它们变得更强大了——直到我们又一次鼻子塞住……

胃病和消化不适

胃的主要作用是接受。它接受来自外界的全部物质印象,接受该消化的东西。要做到能接受,就必须要开放,要有被动性、感受能力和献身精神。

因为胃有这些特点,所以它代表着女性这一极。如果有人把感受能力排斥出他的意识,那么这一功能就会下降进入身体,这时胃不但要接受和消化食物,而且要接受和消化来自心灵的感受。

胃还有一种属于男性极的功能,即制造和分泌胃酸。酸有腐蚀、烧灼和分解的作用,这是明显的攻击性。如果一个人碰上不满意不顺心的事,却宁愿自己咽下肚,那么他的攻击性和火气就会以胃酸的形式在身体里表现。

胃病患者缺少有意识地对待自己恼怒和攻击的能力。他是一个不愿给自己增添冲突麻烦的人,总是在无意识地向往回到没有冲突的孩提时代。服用减缓胃酸的药物以后,病人大多会打嗝儿。这是一种向外表达攻击性的过程,所以能使人感到轻松。

如果不把感受和攻击性引向体外,而是引向体内针对自己,这样的基本态度最后将导致胃溃疡。患胃溃疡时,消化的不仅是外来的食物,而且是自己的胃壁——是人自己在撕咬自己。

胃病患者必须学会去意识自己的感受,有意识地处理冲突。而溃疡患者还要意识到自己希望得到儿时的依靠和母亲怀抱一般的安全,虽然这种希望被独立、虚荣和自我实现能力的表象所掩盖。

胃病和消化不适的患者应该扪心自问:

1. 什么事情我不能或不想咽下肚?

2. 一事当前,我能承受吗?

3. 我是怎么对待我的感受的?

4. 我为什么恼火?

5. 我怎么对待我的攻击性?

6. 我躲避冲突到什么程度?

7. 我内心是否渴望回到没有冲突,只有关爱和照料而不必自己咬紧牙关克服困难的孩提时代,而这种渴望却又受到排斥?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