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她听不到声音,却看到了灵魂的指引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9 月前

自己,是首席编剧。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李婧

来源|心探索VOL.49

她听不到声音。

世界为她关上一扇厚重的门,她循着自己的心推开其他的窗,活在这世间的美,因而被她饱饱地看着、走着、品味着。在路上探寻,去完成一个接一个独立的自我,大片大片的沉默使得她越来越清楚地完成对本性的鉴别与领悟。

在拉萨,她做了一个存于寺庙中的青旅“丹杰林扎夏”。丹杰林是寺庙名,而扎夏为藏语“僧舍”之意。她说,只想这方空间开成一朵立在世间的静谧莲花,静待有缘人。

我们的交谈通过她读唇语完成,没跟上的时候,她干脆透俐:“没关系,你再说一遍。”藏地一年,她完成了藏语和藏文的学习,30个辅音字母,4个元音符号,5个反写字母——正常的我们被这样那样打断的事情,她因身体受限而专注,做到了。

这个姑娘叫布布。听不到任何声音,也不觉得谁可以一直依靠,不忧不惧不解释。她说过往和未来的人生里,唯一的指路人就是自己的心

书写人生旅程的冒险

“我深深相信,那些我想要抵达的地方,都将藏着我灵魂丢失的碎片。一路走来,一路整合,不忧不惧不抱怨。”

生活在2008年重新洗牌。一个早上醒来后,布布发现自己完全听不到了。原本还有一点声音的世界,在这一刻变得截然不同:听得到一点和听不到一点,一字之差,云泥之别。像在深深的海底,摸不清前路。绝望、压抑、愤怒、无奈,数不清的眼泪、黑夜、和坚强。

黑塞在《德米安》中写道:“生命已缓缓缩进了它内部最私密幽深之处。它没有死,它在等待。”

等待了很久。放弃了钟爱的纪录片摄制,尝试生活的可能性,与交往多年的男友去到海南。随身带的二千元花光,就在当地的酒店里打工。每天顶着40度高温在洗衣房工作十个小时,下班后换下湿透的衣服,躺在沙滩上看夕阳慢慢落下。

洗衣妹在博客中幽默评价:“亚龙湾的红树林拥有最美的大堂,宽阔的观海视觉;喜来登独有的全玻璃质阅览室,宽大的沙发和棕木书架,那一刻看得我心潮澎湃;文华东方的地理位置最安静和私密,弯弯拐拐的杂乱,沿着海岸线忽现仙境般的宁静。座山拥海,拥有最无瑕的视线,没有干扰,一望无际,似乎为你而生……”

身体的劳损让一部分心性受磨,却让更大一部分灵性打开:跟着渔民出海,看日出,潜游到无人海底,旷漠沙滩……自然的辽阔壮美洗涤了身体积存的暗淡,听力竟然逐渐恢复,令人欣喜。

然而,人生的剧本远没有写到高潮。听力很快又消失、起伏,时而有声,时而沉默。在沉默中,再次上路,去往甘南藏区。把自己晒的黝黑,下地干活,骑马吃饭,活的像个当地人;学习塔罗、在南锣鼓巷摆摊、拍摄聋哑人纪录片……不期待,也不拒绝。

这巨蟹座姑娘,她大喇喇地舞在时间之流的河上,任凭流水带着去往那些终将到达的地方,捡拾灵魂记忆的N种可能性。而自己,是首席编剧。

下一幕场景,拉萨。

扎夏,我的莲花圣地

“28岁这一年,挑战了我之前生命里的很多禁忌。听力彻底丧失,远走异域,做了扎夏,多了两个纹身,极度沉默。对于未来,我不忧伤,也不乐观。现在看到的我,是筋疲力尽倒在黑暗里。我会让自己歇足了力气,再去摸那道可看见光亮的门。”

去拉萨做什么?不清楚。会遇到什么?没概念,不预设。2011年秋,听力彻底丧失。她想去拉萨。这座城市响应了灵魂记忆里的深深召唤,阳光在召唤,空气在召唤,真正的蓝天白云在召唤,诵经声在召唤。

抵达后没几天,在八廓街周围的古老街巷中穿梭时,她偶然拐进了丹杰林寺。一座小却古老的庙宇,嘈杂地出现在她面前:三层是佛堂与僧舍,二层和底层许多房间则出租给了百姓,二百块钱一个月,多为外地在拉萨做小生意之人。——僧俗共居,一种奇妙的生态,独一无二。

说不出原因,她的心被这座建筑吸引。站了许久许久,一个想都没想过的念头,不知打哪儿蹦出来:我要在这儿做旅舍!一个像莲花一样的清净地,专等有缘人。

无人脉、无经验、无法沟通,一个汉族姑娘,想在藏地的寺庙里做旅舍。疯不疯狂?大概最能写励志故事的作者都猜不出这剧情。

然而更疯狂的是接下来的进程:转头,她结识到了能聊得来的藏族朋友,对方听完想法,信任地拍掌:好,我入股!一路帮她找管理、找寺庙方、办证明……

寺院老活佛知晓后见她,布布告诉对方:我感受到这座寺庙的清净,因此想把这里的居所也做成清净的旅舍,来客即修行,日日皆为僧。而它的名字,就叫扎夏。活佛缓缓道来:一百多年前,这座院子就叫扎夏,后来被历史遗忘。如今,你让它重生了。这是因缘。

一个春节过后,批文下来了。

春天、夏天。扎夏在她生日(6月28日)当天,竣工。中间繁复、琐碎、磨练如沙难数。从一无所知,到跟随在木工、泥瓦匠、水电工、画工身后学习着一切不熟知的技能,翻阅着数十本沉甸甸的藏地建筑、壁画画册,亲自设计每一个廊柱、每一处画像、每一点配色,调运木料,面对合作伙伴的反对(她大胆启用寺院专用的明黄色,股东连声呼NO)、工人们潜在的对异族女子的指挥不服……这磨练着她,必须脱离过去习惯读书、写作的疏离安心世界,来面对种种与自我的纠结。斗争激烈且无可抵挡,逃也无法逃,只有迎头而上。

一点都没打算做广告,只在门口立一个“丹杰林扎夏”的木牌,这算“招牌”吗?然而有缘人被陆续吸引来,大家都爱惨了这奇异的美丽圣地。这里是她的扎夏,藏地唯一的僧舍青旅,也是她的莲花圣地。电影学院的小师弟为此拍摄了纪录片,片头这样写:“如果你爱这里的安静,我们也爱你。”

接下来,她想做一个免费的图书与纪录片交流地。建立丹杰林扎夏基金会,每卖出一个标间,每晚就有十元钱善款积累,一定数目后送到边远山区的小学或寺院。以佛教文化为基点,以莲花为主题,慢慢扩散,只待有心人。至于自己,明年扎夏经营稳定后,会去青海赴与慈悲上师的约定,静修一年,切不可负言。

高原上的静谧莲花,美而幽香地开着循着灵魂的指引,走吧!过往和未来的人生里,唯一的指路人就是自己的心

布布,84年姑娘。童年因注射庆大霉素导致听力残缺。坚持接受与同龄人相同的教育,也因此有比正常人更丰富的生命体验与经历。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热爱摄影、写作、行走,实现最真实的自己。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