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英格丽·张:女人活得既“美”又“爱”,才是“女神”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4 月前

身、心、灵要结合,没有必要再分裂,我不相信会有人不喜欢美,爱美之心一定是人皆有之。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李婧  

撰文|王达菲

编辑|道丰

图片| unsplash

初遇英格丽·张,她的一身紫色长裙像一条紫色的瀑布飘进了我的视线。黑色的墨镜与来自西班牙艺术家的一串项链完美地点缀了她的长裙,优雅与美丽犹如维纳斯女神。而当她摘下墨镜,一双智慧的眼睛仿佛能洞悉一切,又像极了智慧女神雅典娜。

在她的谈话中,你找不到任何的夸大与粉饰,甚至没有半分理论与造作。她所分享的,完完全全是她自己的亲身体验,每一分痛苦,每一分幸福,都是她自己真正体味过的。这并不是一次采访,一次讲授,而是一次发自生命最深处的分享。她无私地把她的生命画卷在我们面前打开,上面是毫无装饰的真实的生命的历险……

她真实地活在每一刻,把所有对生命的探索融入到当下美丽的展现中。从她身上,你仿佛看到了一个远古部落的萨满,充满了对宇宙的敬畏;又仿佛有一个吉普赛女郎,用奔放的生命去歌颂真理;而还有一个,也是那最终的,对生命与宇宙孜孜不倦的探求者。

英格丽·

星相学家,曾就学于 “英国星相学研究院。在中国、美国、加拿大分别获得了电力及自动化工程学士、历史学硕士、城市建筑与规划硕士、环境工程硕士学位,曾在跨国公司任工程师。

著有畅销书《你的形象价值百万——世界形象设计师的忠告》、 《星相与成功——如何管理十二个星座的人》、 《如何与十二个星座的男人谈情说爱》及新书《东灵》、《西魂》。

 一个wake up call,把我从物质生活中叫醒

心探索:履历上您有一系列学历,看上去非常有趣,能说说这些求学历程吗?

英格丽张:我最开始是在天津大学念电力及自动化系。后来觉得工科实在太痛苦了,想学一个文科专业,就去读了历史系的研究生。之后考了托福和GRE,拿全额奖学金去美国念城市规划,读完了又觉得还是想读工程方面的专业,就又去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学习地下水处理(一路都是奖学金,没花学费)

当年这个专业还是非常火热的,我的月亮落在水瓶座,这就体现一个典型特点:爱学习,什么都爱学,干什么却又觉得都没意思(笑)前些日子我还想考中央音乐学院学歌剧,结果人家没要我,问我这么大岁数学这个干什么?其实我什么都不想干,就是喜欢。为什么非要干什么呢?

心探索:做白领做得很成功,后来又怎么从物质世界掉头,走上神秘主义道路的?

英格丽张:我出了几次大事故,每次都差不多有生命危险。

第一次是滑雪的时候从山上摔了下去,整个人都昏迷过去了,可之后,我还挣扎起来接着上班。紧接着又出了一起车祸,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来,把自己忙得要命,拎着包穿着职业装每天到处窜。

当时真的是特别忙,满脑子都是项目今天一个项目明天一个项目……就和今天大家看到的很多商界的人一样,飞来飞去的“成功人士”。

心探索:出了这些事故之后,你就没有试图整理、停顿一下,思考生活么?

英格丽张:当时的我是不会倾听的。其实生命转向的引子已经开始育发了,就是我那时候大脑还意识不到而已。车祸都出成那样了,我还要坚持接着上班,就觉得没问题,一切都能过去。

那个时候,我觉得受一点儿伤,只要能挣扎着爬起来就还要再去上班。因为竞争太强,一旦我休息就会有人把你顶替了。当时觉得自己的前程无限美好,满脑袋想着回到中国做CEO,继续过着像华尔街一样的生活。

心探索:后来又是怎样的转折让您停下来了呢?

英格丽张:这个时候我出了最大的一个事故:拎着包过马路,一下子被一辆大巴撞到了,把人连着包里所有的文件都撞飞了。这件事彻底将生命扭转,因为我再也不能去上班了。休养了半年之后回到办公室,结果就昏过去了,被医生告诉必须彻底在家理疗。

这次打击特别大,因为自己抓着一个身份identity, 认为那是我的标签,不知道除了上班还能干什么?得了将近三年的忧郁症,从内心发问:为什么上帝对我这么不公平?我都奋斗到这个份上了,也不干什么坏事,怎么能一下子把你最想要的东西全拿走呢?……

当时就觉得自己彻底完蛋了……后来我才慢慢明白,实际上这就是一个wake up call,为的是把我从物质的生活中叫醒。

女人活得既“美”又“爱”,才是“女神”

生于艺术家庭的英格丽张一直是一个理工科学校的“另类”,因为她很爱美,很喜欢打扮自己。她喜欢关于女人的一切,如果不是当时的车祸,她现在可能已经是一个成功的服装设计师了。然而她对于“美”有着自己的理解,比起漂亮的花瓶,她更愿意做一个血肉丰满的“女神”。

心探索:你曾出了本畅销书《你的形象价值百万——世界形象设计师的忠告》,听说自己还学了化妆等等课程,你怎么看个人形象的重要性?

英格丽张:那个时候我研究生还没毕业,就给自己印名片,自己是CEO,其实公司就一个人,拎着一个小包,打扮得和我书的封面一样“意气风发”,跑到专业会议上去找工作。然后就和一个特大的公司聊得不错,负责人看我非常有气势,说我们有些项目可以合作。

所以,我给学生找工作的建议是:你的打扮要比你现实的位置高,你的自信要足够,be yourself我把所有的钱拿出去买了这么一套西装,在二十年前对一个穷学生来说几百加币是笔非常大的支出了,后来很多人还借我的幸运西装去面试。

平时我是很休闲的,但是如果要上镜头,我就很尊重别人,出门都很注意,要花很多时间。因为形象传递的就是你是谁,你和你要做的事情是不是匹配,别人是不是可以信任你。所以《你的形象价值百万》的整个核心讲的就是信任,对自己的充分信任,及由此而来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心探索:现在对于形象和美,往往有两个极端,一种是觉得穿着都是外相,根本不重要,不应该执着;一种是觉得衣服妆容这些外在就是一切,最高——您怎么看,如何调和?

英格丽张:对我来说我正好处在中间。我的老师阿兰·奥肯说过:一个美丽的灵魂有一个美丽的外表。很多人不在乎这句话。我觉得:一个美丽的灵魂,再有一个美丽的外表,why not?美的东西就是正能量,我即使做尼姑也要穿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身、心、灵要结合,没有必要再分裂,我不相信会有人不喜欢美,爱美之心一定是人皆有之。

在这个社会里一个人庄重、美化自己(外在和内在),也是尊重大家,大家看着你也会愉悦,不是吗?

比如名牌,很多都是有灵魂的,出色的设计师的东西穿着就是不一样,买一件好衣服不浪费,而不是每年买很多破烂都扔掉,还是要环保一点。

首饰、衣服几十年都还会穿戴着,可是在街头买一个几十块钱的东西,过两天就没感觉了,因为它都是假的,没有能量。

心探索:说到美,您能谈谈您对爱与美之神维纳斯的理解吗?

英格丽张: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女神就是维纳斯女神。如果没有美,哪还有什么爱呢?但是很多女人看上去美,却没有爱,那不是真的美。

灵魂是需要爱的,爱本身是美神的儿子,所以这些都是一体的。你又美,又爱,又有智慧,那活得多快乐!你就不会去质疑为什么别人不爱我。所以我从来不质疑别人是不是尊重我,爱我……因为我尊重别人,尊重宇宙间所有的东西,所以自然在更深的层次上就有一种这样的尊重彼此回归。

心探索: 现在中国的很多女性还在被无形的价值观束缚,不知道怎么去做真实的自己,所以很多女人是活成了男人认可的样子。您能谈谈怎么“做自己”吗?

英格丽张:我觉得“做自己”并不意味着要要做奇怪的人,做自己无非是做得更和谐。全方位的成功才是成功。我原来就是个单一的成功者,只追求物质不追求别的;我也追求美,但是根本不追求心灵。

全方位的成功意味着,一个人由内到外:人际关系、外表美和心灵美是一体的。“做自己”并不是意味着就和谁关系都不好,只有做自己才真的能和别人关系好——因为你理解了你自己,你也理解了别人,你的心大了,就可以宽容。

比如搞朋克,非要把头发弄成某种样子,实际上不是在做自己,真正的语言是:我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做自己不是为了吸引注意力,而是特别平常、正常的一件事,你只不过是有更大的自由度了,而不是一定非要和他者、社会对抗。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