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淤积的不是脂肪,是扭曲的爱|聊聊瘦身内在障碍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月前

我在意的不是腿,是我妈的看法;令我难过的不是腿粗,而是我妈的嫌弃!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苏三、慕棉

编辑|小安、道丰

图片| Unsplash

“大象腿”,也许会是很多女孩子的困扰。身边有很多朋友,她的腿在普通人的眼中真的不粗,可是却被自己万分嫌弃,尝试各种办法。

这样的困扰,你也有吗?

看似是“脂肪”,其实是“未完的情结”,他们在和你说话,你听到了吗?

我曾经那么厌恶自己粗壮的双腿,恨不得砍掉它,然而此刻我双手轻抚它,感受它放松后的酸痛、释然,我终于明白,这么多年淤积在此的,并非脂肪,而是母亲对我的关爱,那一份不自察的扭曲的爱。

我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学习要好工作要好,外表也要精美无暇。在90%的时间里,我都能让自己基本满意,但我偏偏有一双“大象腿”,它们是我的耻辱。它们分外不和谐地“接”在我纤瘦的上身下面——我强令自己每天踩着高跟鞋,不管脚痛,只为让“大象腿”从视觉上看起来细一点。

为了瘦腿,我对自己用尽“酷刑”——刮痧刮得满腿淤青,拔罐拔得满腿红印,瑜伽练得浑身酸痛,跑步,节食……收效甚微,不得要领。我经常愤愤地掐起那一坨肉,埋怨老天对如此努力的我实在不公平。

心怀这样的“执念”,我在瘦腿这个牛角尖里埋头苦钻,直到去年六月,和一位治疗师朋友的一番谈话,让我看到了这个心结的真正原因。

那天下午茶,我照例向新认识的这位治疗师朋友抱怨我的大粗腿,问她有没有什么法子。她看看我的腿,说,你的腿并不算粗啊。这反应不出我的意料——大家都说我的腿并不算太粗,但那一双破坏了比例的粗腿,像一截阻塞的下水管道一般堵在我身上,所有人都说我苛求完美,没人能体会这种淤积的难受。

这时,坐在对面的朋友的目光停留在我的鼻梁上,过了一会儿她问我:你这么追求完美的人,为什么从来不抱怨自己鼻梁上的这个疤呢?如此明显的疤痕都不困扰,却万分纠结并不明显的腿粗。我脱口而出:因为我妈说这个疤免了我一个难,可是她经常嘲笑我的大粗腿。

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脑子里似有一个惊雷“轰”地一声响,一切都突然清晰了:我在意的不是腿,是我妈的看法;令我难过的不是腿粗,而是我妈的嫌弃!

一时间,心中一直压抑的对妈妈的不满从撕破的情绪口袋里“咻”地全跑出来了,委屈的泪水直让眼眶发酸。为什么我有一个这样的妈妈,总是嫌弃我挑剔我打击我的自信心?朋友待我情绪稍微平复了,接着说,就像你苦苦追求瘦腿有你的苦衷一样,妈妈的行为也有她的苦衷,她的经历你了解吗?

我将记忆中的零星片段慢慢串起来:妈妈出身大户人家,自幼便是被当作公主一般养大,至文革时家世一夜之间凋零,从深宅大院被迫搬入普通居民楼,委屈地“下”嫁给一个她觉得并不般配的普通男子……

而我的出生更是正式宣告了她“公主时代”的终结——她必须放下身段来疼爱我,将我当作新一任的公主了。她自己的心结尚未解开,却要勉力来履行爱我的责任,难怪在她给我的关心照顾里面,总是夹杂着一些酸楚和不甘。

我将她给我的爱化作了优异的学业、精致的外表,而她的爱里扭曲的那部分则淤积在了被她和我共同嫌弃的我的“大象腿”里。

心里又是难过又是释怀,对妈妈的不满变成了心疼——只要她还在打压我,就代表她那未解开的心结还在折磨她。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给妈妈买了一件讲和的小礼物,到家递给她,她脸上虽照例是一副讥诮的笑容,但我也看到了那一闪而逝的惊喜。我觉得这就算是一个好的开始了。

我想我不会再被她的嫌弃给刺痛了,我也再不会“虐待”我的腿,并且,我要对我妈更好一些,让她也有能力去面对自己的心结。

苏三从自己的情绪中解放出来,也放过了那双腿,更放过了自己!由此,她也更有力量去面对自己的母亲。

你身上哪里的脂肪让你不满呢?和你分享“露易丝•海 身心疾病对照表”中关于“肥胖”的心理解读,或许可 以作为一份参考。

易丝·海 身心疾病对照表中肥胖解读:
问题 导致问题的心理原因 新的思维模式
肥胖(超重) 过于敏感。一般代表恐惧,感到需要保护。隐藏在恐惧下面的可能是愤怒和拒绝宽恕。 我被神圣的爱所保护着。我总是安全的。我愿意成长,愿意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我宽恕他人,我现在正在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我和安全。
——胳膊 由于爱被拒绝而感到愤怒。 我创造所有我想要的爱,这样做很安全的。
——腹部 对于得不到食物感到愤怒。 我从精神食粮中获得营养,我很满意,我很自由。
——臀部 对父母隐藏着很深的愤怒。 我愿意宽恕过去的一切。我完全跨越父母的局限性,这样做很安全。
——大腿 积攒着童年的愤怒。经常对父母生气。 我把父亲看成失去了爱的孩子,我很容易宽恕他。我们都自由了。

吃不吃,并非胖和瘦的最关键因素,内在才是。

人们惯常认为,暴瘦型人大多厌食,肥胖的大多贪吃。这样的情况当然有,但事实却并非全部如此。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乏正常饮食甚至贪食,却依然骨瘦如柴无法增重的人;同样,吃东西不多依然很难瘦下来的也大有人在。她们的共同特点是没有显现任何病理问题。

身心一体,我们的身体很大程度上正是我们内在的反应。举例:有位姑娘正是人生好年华,长得清清秀秀。而她的困扰是进入青春期后,除了身高在增长,第二性征却发育不明显。在中国传统家庭氛围中,孩子很少跟家长讲这些困扰,知道大学毕业有了收入,她找我咨询。这位姑娘显然是希望自己身材更丰满更具魅力,然而这只是单方面的美好愿望罢了。

深入了解有这类女性的心理特征,我们会发现:她们潜意识里其实不想要“丰满和魅力”。

她们时常对自己的成熟女性身份难以认同,而这种不认同的背后,又常常隐藏着她们与母亲关系的纠缠。

以这个姑娘为例,她的潜意识对母亲是过度认同的,因此她保持着幼年与母亲一体的捆绑模式,认为自己应该对母亲无条件忠诚。方式之一就是“我永远是需要你照顾的小孩”,显然小孩是没有第二性征的;方式之二是“我是孩子,妈妈才是女人”。

所以妈妈才可以有女性特征,而我没有。如果我有了,我就是在试图超越妈妈,试图脱离小孩的身份,试图脱离我和母亲的联盟,我不能允许自己那样做。

综上自然她就不会允许自己发育了。第二性征发育不明显的女孩通常是羸弱纤瘦无力型的。

相反地,另一类潜意识问题是对母亲极其不认同。在她们早年的生活里,看到的可能更多是女性地位的低下和卑微。同时她们也很可能因自己的女性身份在家族中遭遇了很大挫折和不公。这类女孩可能对母亲隐藏着巨大敌意,甚至直接产生了对女性性别的否定。

尽管未必能够意识到,但在潜意识中她们会更希望自己是男人。这类女性的“瘦”时常仅表现为性征不明显,在给人的感觉却没有上述另一类女孩那么弱小和无力。

了解了“想胖胖不了”背后的潜意识,我们也就不难理解“想瘦瘦不下来”的背后也同样可能有着与上面类似的原因。而不同的是“瘦不下来”的人们潜意识里还时常隐藏着更多让自己必须要保存脂肪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人们会需要脂肪呢?因为脂肪的存在对她们来说是有益的。

典型案例是早年受到过性骚扰或性侵害的女性,更可能发展出满身厚厚地脂肪来保护自己。因为过度的脂肪可以削弱女性特征,而潜意识认为这可以使得自己免于异性的不轨和伤害行为,同时包裹的脂肪就如同一件自带的厚厚外衣,潜意识中那个受伤的自己就可以躲在里面隐藏起来。所以脂肪对她们来说是隔离外界与隔离情感的一种方式,而这也会给潜意识带来安全感。

类似地,经历其他创伤而内在安全指数很低的女性也可能有一定程度的对脂肪的需要。也就是说,对脂肪的需要很可能与我们早年受伤的经验有关。

当我们感觉世界不安全,我们无法保护自己的时候,我们就可能压抑很多的情绪感受和能量,而这些能量就会向内作用进而演变成脂肪的形式来保护自己。同时这种保护因其压抑性的特质又可能带有很强的自我攻击色彩,呈现出自卑等类似的人格特征。

基于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常常看到,在亲密关系中经历重大挫折的女性时常出现突发性暴瘦或发胖的身体反应。这除了与情绪低落饮食不规律有关之外,最明显的内在原因就是,在情感创伤中,她们对自己的性魅力不再确信,女性能量受损。

同时又很可能对男性充满了猜忌甚至仇恨,对关系充满了不信任和恐惧,因而她们的潜意识也会控制身体通过暴瘦或发胖的方式向外散发这个“请勿靠近”的情感隔离和自我保护的信息。

所以说,吃不吃,并不是我们胖和瘦的最关键因素,内在才是。当内在无法被满足的时候,嘴巴不停地吃吃吃,身材也可能羸弱不堪。而当内在感觉需要层层保护的时候,又可能只吃了一点点却好像全部都转化成了脂肪。

所以,如果想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秀出你的曼妙身材,与其跟身体斗争重复这爱恨情仇的纠缠,不如先回到自己的内在看到自己隐藏的真实需求吧!

当内在的能量顺畅起来的时候,即使你还是没有马甲线或者美人窝,可你的心情美起来了,你的自我绽放开来了,那么身体的纤浓有度和自然散发的美感还会远吗? 

慕棉 心探索作者

吉林大学工学博士,美国催眠协会(ABH)&美国加州催眠学院(P.A.S.H)认证催眠师,国际医学最高认证中心(WMECC)认证EFT情绪释放技术治疗师,国际整体暨自然医学学会(IHNMA)认证完型治疗执行师。现居北京,从事各类心理心灵整合治疗工作。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