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苏明玉:有条件的原谅才是真宽恕,条件是先给自己无条件的爱

标签:
编辑:心探索小编 发布时间:1 月前

她已经懂得干脆利落的自爱。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张看看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如果细数人生成长的每个阶段,每个大大小小的伤口,每个人都是带着伤痕累累前进,谁不曾在天堂之巅举步维艰?

有多少人因为心事越重,伤口越多,而走不动?

因为他背负了太多陈年的创伤而举步维艰。

每个人身上都携带着一个世界,由他所见过、所爱过、恨过、所被伤的一切组成,他会不断回到这个世界,轮回体验,即使他看起来像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与激荡,过得意气风发。

那个携带的世界是如何被建造的?

伤痕累累的成人如何原谅过去的伤害?

又如何从携带的旧世界中走出来,创造自己的新世界和新人生?

 
  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

最近热播的电视剧《都挺好》上演了一幕重男轻女的家庭戏:家里三兄妹,父母为了两个儿子出国留学、找工作、结婚,倾囊而出,卖房子支持,妹妹却要去读免费的师范学校,因为不满父母的偏心,女儿大二便决意脱离了家庭独立更生。

二哥苏明成被母亲宠爱一直“啃老”,花父母的钱。

很多人对苏明成这样的“啃老”巨婴,很是愤愤不平,苏明成却有着自己的理由:陪伴父母最多的那个理应得到父母更多的爱,花他们点钱算什么?

“是,我啃老,我花家里的钱,我活该,妹妹和家里脱离关系,从不归家,大哥又出国去了,是谁陪在他们身边?是我在家里孝敬他们,陪伴他们。”

看似苏明成花掉了父母大部分的钱,也得到了父母最多的关爱,可这“爱”是把双刃剑,苏明成的“啃老”是各取所需,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妈妈满足了控制儿子的心理需求,透过“我给你钱花,你在我身边孝顺我”的交易,从儿子身上榨取所需的能量,这是能量的劫夺,剥夺了苏明成的生命力,而苏明成因为轻松获得了好处和利益,也懒得成长和独立。

苏明成被说是“吸血鬼”,事实上他和苏母互为彼此的“吸血鬼”,母子俩对这样互动的亲密关系也感到舒适,于是各取所需罢了。

母亲金钱供养儿子,苏明成能量供养母亲。

苏明成和母亲是的共生供养关系。

妈妈需要我支持能量,她也养着我,我是不能为自己而活的,我无法独立生出自己的力量。苏母去世,来自母亲的金钱供养终止了,他的独立自主的力量又未能发展起来,所以,母亲一去世,苏明成便活成了“废物”。

如同李雪说的:“未能弑母的男人,无法承受一个成年男人的生命重量,心理上始终是个少年。”

这是习惯“啃老”的苏明成人生举步维艰的原因。

母亲的去世,父亲的依赖,是苏明成学会和母亲分离,独立成长的开始,道路还很漫长。

此一生,可能他都要不断回到共生的成长模式中,纠缠,抗争,脱敏,直到彻底剪断脐带,独立自主承担起自己的人生。

 
  先活出对自己的爱 

《都挺好》中的女主角苏明玉,职场上独当一面,叱咤风云,不曾轻易掉一滴眼泪,却因为得不到父母的关爱,被母亲冷眼相待,被兄弟排斥,甚至被苏明成殴打成重伤,而伤心欲绝。

父亲去病房探望苏明玉,丝毫不关心女儿的伤情,绕来绕去想的却是替儿子求情,让她不起诉自己的二哥。

从小过生长在母亲强势,父亲缺位,被兄弟压榨生存资源,重男轻女的家庭环境中,苏明玉心灰意冷,欲哭无泪。

苏明玉甚至去做了DNA测试,证明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否则为什么家人对她如此冷漠?她说无法接受自己是父母亲生的事实,实际上,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不被父母关爱的事实。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逼着自己接受不被父母爱,自己的生命不被祝福的事实,这样的生命很让人绝望,仿佛没有价值,不值得去活。

 

一个很少得到父母关爱的孩子,一生走在疗愈原生家庭创伤的人,如何活出一个有爱幸福的人生?

过去家庭的种种回忆,成为她心中无法言说的伤痛,过不去的心坎,因为那里有一个爱的空洞,一直无法被弥补。

 

这个倔强的少女,用过不去的心坎为自己寻求坚强活下去的理由,她在用这些年的心伤来为自己争取被爱的理由。

即便活在这个冷漠的原生家庭中,苏明玉依然没有选择彻底和原生家庭脱离关系,母亲去世,她出钱出力主持葬礼,为父亲安排后续养老问题,替大哥苏明哲介绍工作,照顾大嫂和侄女,还替被辞退的二嫂安排工作。

二哥将她打成重伤,如果她选择和解,原谅家人,是对不起自己;选择为自己着想,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所以,苏明玉选择的是有条件的原谅,录制苏明成道歉视频,留取保护自己的证据后,有条件地原谅,保护了自己,不辜负自己,爱自己,也给家人留有余地。

伤痕累累的苏明玉如何从旧的世界中走出来,创造自己的新世界和新人生?

她一遍遍反反复复看苏明成的道歉视频,石天冬一把夺过手机,他不希望苏明玉在深陷在过去的阴影中。

但苏明玉告诉石天冬,你问我为什么要一遍一遍看这个视频,那是因为,我要克服对他的恐惧。

苏明玉一遍遍回到旧的戏剧中,反复观看,不是为了沉浸在受害者的角色中,而是在这过程中反复锻炼直面恐惧的勇气,锻炼生出自己面对阴影的力量。

我们不断回到那个携带的世界,不断体验轮回,是为了寻找到新的出口。

有了足够的力量后,苏明玉才有可能选择真的宽恕,走出过去的成长阴影。

有条件的原谅才是真宽恕,条件是先给自己无条件的爱。

不管宽恕听起来多么伟大、高尚、有爱,宽恕之后带来多少慈悲的益处,但,没有一个真的宽恕和释然是能先越过自己,亏欠委屈了自己,而去无私大度宽容他人的。

真正的宽恕是先体谅自己,后原谅他人,让自己得到爱的疗愈,心才能有可能照进光明,才能真正做到放下,走出旧世界的轮回,去锻造自己新的人生。

有力量宽恕呵护自己,有力量给自己爱,才有力量去宽容别人。

在《都挺好》小说中,后面剧情的发展是,苏明玉开始寻找父母的历史,了解自己曾经成长的旧世界是如何形成的模式,发现自己不知觉中也复制了母亲的行为模式。

重男轻女是母辈的遗传,外婆为了舅舅不惜下跪拜逼迫苏母,断送女儿的婚姻。轮到苏母当母亲,竟然重蹈覆辙,不以为非,同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儿子理所当然地挤压女儿的生存空间。

苏明玉看见自己因为她对母亲的仇恨,将二哥苏明成一刀刀地凌迟。

小说里清晰描写了苏明玉对旧世界模式的看见,对自己的看见:

这算不算是三个女人的恶毒秉性一脉相承?三个女人都咬牙切齿地为别人活着。

想到这儿,明玉不寒而栗。

如今外婆死了,妈妈也死了,如果她们都没死,而她如果没出息不得不挤住在家里,会不

会一窝子人挤在小小空间,瞪着碧油油的眼睛自相残杀?

她害怕。她以为自己无所畏惧,见佛杀佛,见鬼杀鬼,但现在她是真的怕,怕得浑身冰凉。她怕重蹈覆辙,走外婆和妈妈的老路。

是选择重蹈覆辙,走外婆和妈妈的老路,继续轮回外婆和母亲的命运,还是选择疗愈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活出自己的人生?

苏明玉选择终止轮回,不为别人,就为自己正常、不阴暗地活着,她选择为自己活。

孟想说:“如果这一生我有能力让至少一个人得到无条件的爱,那么这个人首先就是我自己。”

真正的疗愈是爱的疗愈,先活出对自己的爱,先是有勇气为自己争取爱,找到爱自己的力量,才能接受来自他人的爱来疗愈自己。

苏明玉选择疗愈、原谅、和解、修复、重建、而后重生,放下对父母的期待、生出爱自己的力量。在感情方面刀枪不入的她渐渐化解了冰冻防御的心,能敞开心接受了石天冬对她的爱。

不断轮回,是为了找到出口

最近看了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电影像一个支离破碎的梦,不那么容易让人看得懂。

电影里有一句台词:“电影和记忆最大的区别是,电影肯定是假的,但记忆真假难分,它随时浮现在眼前。”

其实电影就是一场梦,藏了很多导演的秘密,梦里试图掩盖的都包装到看不清本来面目,像梦的错乱颠倒,需要抽丝剥茧才见真相。

电影的开端到处是滴滴答答、湿漉漉的、夜里的场景,总是不停漏水的房间,雾气弥漫下雨的南方,湿漉漉的隧道和水池。

水和黑夜在神秘学里,代表着阴暗,不为人知的部分,代表着看不见的潜意识的部分。

很多时候在水泄不通的成人世界,只有梦里才到处是滴滴答答的潜意识显露出来。

电影展现的是,一个男孩的碎片式的成长,寻找父母相爱相杀的痕迹,体验被母亲抛弃,分离的感受,并找到原谅他们的理由。

寻找父母亲相爱的故事,是为了和父亲母亲的联结。

男主角的角色身份甚至情绪体验都是相互矛盾,牵连不清的,逻辑和思维都是混乱的,所以很多看电影的人觉得晦涩难懂,不知道导演在表达什么。

电影中,男主角的身份模糊,以不同的形象出现,有时是父亲,有时是儿子,有时是母亲的情人,有时是父亲的死党,有时是那个独自住在黑洞中带着牛头骨的少年,是哭着让红发母亲与情人私奔的中年男人。

只有梦,才是这么毫无逻辑和道理可言,只有梦境才是如此混乱。

这看似混乱的剧情中,隐藏了很多导演无法言说的秘密。

看完电影,我想到这句话: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平和地度过一生?

关于秘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在隐藏,每个秘密下面几乎都藏着一个伤口,有些愈合了,结痂了,有些还在流着血,鲜血淋漓,见不得阳光,所以难以轻易示人。

如果细数人生每个阶段大大小小的伤口,我想每个人都带着伤痕累累前进。

直白将自己隐秘的伤口,公之于众,袒露在阳光下,是很羞于启齿的。

《地球最后的夜晚》很难被看懂,很难轻易被触动和共情的电影。正是因为,导演如此克制隐忍掩盖这些隐秘的伤口。

所有说不出口的伤都细心稳妥包装成一首诗,一部电影,一部小说,一个梦,一次次成长的抗争……

也许至今多年,有些伤口依旧隐藏在黑暗的角落,等待浮出潜意识的水面,它们需要被包扎疗愈。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但那个梦里的哭泣却是真的。

电影里中年男主,跟着一个举着火把的红发女人,去找她的情人。女人质问情人,到底要不要跟他一起走?情人却唯唯诺诺迟疑无法下定决心。

男主问红发女人,你说出要跟这个人走的原因,我有办法让他跟你走。

女人说,我吃过太多苦了,至少他那里的蜂蜜是甜的。

男主说,你真的要走?你就没有牵挂的人?

女人说,没有,我牵挂的人还小。他很快就把我忘记了。

男主掏出手枪,留着眼泪,逼着男人跟红发女人私奔。

如果这是母亲私奔的实情,男主看到母亲原来也不是很幸福,而这个吃过太多苦的母亲,却无法顾及到还幼年的自己。

这个梦里的他,哭着让他们私奔了。这个哭也许是为母亲,也许是为自己。他终于证明了,自己不是被母亲抛弃,不被爱的小孩,而是,母亲也有她不得已的苦衷。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仓央嘉措

心事越重,伤口越多的人,越是走不动。

因为他背负太多陈年的创伤而举步维艰。

每个人身上都携带着一个世界,他会不断回到这个世界,轮回体验,即使他看起来像在另一个世界生活与激荡,过得意气风发。

这个世界不仅由他所见识过的,所爱过的一切组成,还由他所恨过的一切,所受过的伤组成。

每个人都带着未处理的创伤往前走,伤痕累累的人越是走不动。

有些我们以为痊愈了,遗忘了,但是并没有,它们只是暂时被关押在暗无天日的黑洞中。

如同男主角在梦中兜兜转转,我们不断回到那个携带的世界,不断体验轮回,是为了寻找到去往新世界的出口。

所以,人会不断回到这个熟悉的潜意识内心世界,不停和无法接纳、无法融合的一切斗争千百次,不断轮回上演,同样的角色,同样的剧情,直到练习多次,他找到突破口,原谅了自己,也原谅所伤害过他的一切,心中便生起了爱。

 
  一点点的爱,足以战胜很多的怕

在贾樟柯的电影《江湖儿女》里,黑道大哥的女人巧巧替情人顶罪,义薄云天的巧巧以为她的情人会等她,出狱后,跋涉千里寻找情郎,却不想他始乱终弃,另攀高枝,躲着不见她。

她不肯离开,非要见到情人当面说清楚。

一路上,她被偷走了身份证和钱包,身无分文,只好到婚姻酒席上混吃混喝,在酒店里诈骗包养小三的富人。还差点被摩托车司机强奸,借着派出所报案的由头,她才见到了情人。

情人握着她的左手感激涕零说,谢谢这只手救了我。

巧巧说,开枪的是右手,我又不是左撇子。

一个有情有义真爱情,一个无情无义假慈悲。

为爱走天涯,她心知肚明,却不撞南墙不回头,情义千斤,换不得浪子回头。

这份对爱的向往和执着是她的世界,仗着这份爱才愿意去顶罪,去坐牢,走天涯,千里寻情郎。

在归途的火车上,因为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三言两语,便决定跟他到新疆去。男人知晓她刚刚刑满释放,却就流露出了退缩之意。她二话不说,便悄声离开。

在前一个男人那里,她全心全意爱别人,不舍不弃,经历过心碎,到后一个男人这里,她已经懂得干脆利落的自爱。

再过十几年,巧巧成了江湖老大巧姐,却在爱情里止步不前,一直未婚。

情人酗酒过度,脑出血,中风瘫痪,落魄回到家乡,她仍旧不计前嫌接回家养着他,维护他的大哥尊严,陪着他养病。

情郎问她,你还恨我吗?

巧姐回答,无情了,也就不恨了。

或许她说的是假话,或许心里还有恨,心中隐藏的伤还未痊愈,害怕再次受伤,她爱不起了。

情人可能羞愧难持,还是拉不下尊严,给出一点点爱,腿脚行动方便后,选择再次离开了她。

外面的江湖不好混,里面的江湖更不好混。稍微一点恐惧和不安,就足以让人为了保护自己,背信弃义,退避三舍,抛弃爱情。

情义千斤,心中还有一丝丝害怕未能得到妥善安置和处理,就足以颠覆整个人生,改写命运的轨迹。

人内心的江湖,不是那么好面对的。

巧巧放不下对爱的执着,黑道大哥放不下对尊严的执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要疗愈,被伤得的太深,不敢去爱;心有亏欠的,不敢奢求爱,怕受伤、尊严败地,颜面何存?

最终“怕”战胜了“爱”。也许情人是爱巧巧的,可这爱的分量,战胜不了他内心的恐惧,他更爱自己的尊严。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啊,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为心事过重,心伤过重而举步维艰。

很多很多的爱,可能是因为怕而生,这样的爱再多,也抵不过一点点的怕。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天秤,一头放上“爱”,另一头放的是“怕”。

爱的分量更重,会给人更多的勇气走向爱;怕的分量更重,爱就被束之高阁,使得人远离了天堂。

伤痕累累的成人如何从旧的世界中走出来,创造自己的新世界和新人生?

那便是,让爱的分量更重一点,足以撬动“怕”的重量就可以前行。

选择为爱而生,一点点的爱,就足以战胜很多很多的怕。

作者介绍

张看看 

凭着对文字的热爱,成为心探索编辑,了解一点塔罗、解梦、手心能量,一位心灵成长圈企图多说点真话的记者,有点疯狂,有点毒舌。

 

微信公号:张看看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