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编辑在现场

亲密之旅|婚姻不是加法,是乘法

标签: 原创杂志
  • 子珍
  • 阅读:2,648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4 年前

婚姻不是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等于一,而是二分之一乘以二分之一等于四分之一,两个都不健全的人,婚姻更不健全。你首先要成为一个健全的人,然后婚姻才能幸福。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撰文/吴碧波 摄影/杨菲朵 

WJCL4602杨菲朵_副本

顾海燕,首批《亲密之旅》培训师,曾参与开发课程项目。

用心灵的荧光笔去标明别人的善意和长处

心探索:你提到,《亲密之旅》课程的好处就是,每个人贡献自己真实的经历来喂养每个学员,不用拔高,不用矫情。我想听听,你喂养的是哪些真实经历呢?

顾海燕:那是我在美国求学的经历,我信心满怀考上了普林斯顿大学,很高兴,很得意,但那时我的关注点变得很狭隘,每天只关注学习,读书写论文,其他生活能力很弱,连简单的信用卡付账都会让我很紧张。一些同学一到当地就摸熟了周边的生活环境,我在那里一年多,只走过一条街。我在学业上很自卑,写一篇论文,会写很久,写两句话删一句。虽然学历很高,但我时常怕掉队、怕被人嘲笑、所以很努力地去学,就这样每天焦虑、恐惧、担忧。后来因为和导师关系不好,换了专业,开题报告没有通过,最后没有如愿读完博士,读了硕士学位我就被迫离开了。我很伤心,心想,我的同学都能留下来,我怎么不能留下来。

心探索:是否探求过造成这些困惑的深层原因?

顾海燕:我想是从小害怕被轻视。我们家有三个孩子,我在家排行老二,经常有一种不被重视的感觉。6岁以前,爸爸不在身边,我和姐姐跟妈妈在一起。妈妈每天要去上班,我有时被锁在家里,有时一个人出去玩,孤零零的。记忆中最痛苦的是经常被小朋友欺负,我告诉妈妈,她就在背后骂那个小朋友给我听,我当时觉得很解气,但是之后,还是会被欺负。我发现,妈妈也没有办法帮我。爸爸呢,他只要一回来,身边的邻居、小朋友都会对我特别好,但是他只有过年才回一次家。那时我体会到最多的是孤独、害怕、无力、受歧视和被羞辱。我经常无数次地幻想,自己力气很大,一下子把那些欺负我的小朋友都打败了,很多小朋友围着要跟我玩,事实上,我在幼儿园一直都是拖着鼻涕的小跟屁虫。

三年级开始,我的成绩开始好起来,老师夸奖我,同学也羡慕我,一群男同学经常到我家来抄作业,抄完之后我们一起出去玩,昔日的小跟屁虫突然变成了大姐大。不知不觉,我相信自己的能力,害怕再回到过去那个整天拖着鼻涕、不被理解、不被疼惜的小跟屁虫,那种无力和羞辱的状态。所以我一直忽视自己的内在需要,习惯性看人家期待我做什么,我就努力去做,通过学业不断寻求被爱和被关注。

心探索:后来你是如何缓解这些不安全感的?

顾海燕:每个人都渴望被理解、被接纳、被认可,当这些需求被满足的时候,我们内在的力量才会被真正释放出来,才会发出巨大的潜力和才华。后来我学习了《亲密之旅》,有机会深入探讨自己成长中的问题,在带《亲密之旅》的培训和团队过程中,慢慢培养了内在的安全感,更加有信心和力量。《亲密之旅》特别好的是让自己做自己,用心来碰撞另一颗心。其实我们一天的生活,有很多信息,我以前很习惯接收负面的信息,现在我会去扫描,今天谁给我一个安慰,谁给我一个鼓励。黄博士说,要用心灵的荧光笔去标明别人的善意和长处。当我不断吸收爱,慢慢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爱多了,里面就慢慢安全下来了。

顾海燕专访3
(图片来源网络)

夫妻关系好比漆黑的房间跳探戈舞

心探索:《亲密之旅》课程中提到,夫妻间90%的问题都跟各自的原生家庭经历有关。父母的感情模式会影响我们成年之后的亲密关系。你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吗?

顾海燕:跟丈夫谈恋爱的时候,我和爸爸的关系不太好,所以找伴侣的时候,我想一定不要找他这样的。我丈夫处事文儒,人很温和,没有我爸爸的强势,但他像我妈妈,关注很多生活中的细节,比如他不做饭,但家里没米、没酱油了,他最先发现。我觉得跟他在一起很安全,有一种家的感觉,于是就结婚了。在起冲突的时候,我爸爸是指责的,妈妈是讨好的,我发觉我和丈夫也会这样,他在冲突中惯用的模式是冻结关系、冷战,而我会先指责,指责无效就讨好。

心探索:你说不想找像你爸爸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排斥?

顾海燕:我学习了《亲密之旅》之后知道,3岁之前依附关系非常重要,几乎影响人的一生。而我6岁之前,父母两地分居,我和爸爸的关系非常生疏,他的脾气比较大,我青春期的时候,对他的抗拒和排斥比较多。有一次,一家人在吃着饭,爸爸可能因为工作压力大,突然说妈妈做的菜很难吃,把做菜的碟子扬手就扔到了墙上,姐姐和妹妹直接回到房间里,不想和他呆在一起。我特别生气,但是我的愤怒不是和他直接发生冲突,而是觉得我不能被你吓跑,我就在这里吃,看你说什么。我认为妈妈被爸爸欺负了,自己在支持妈妈。但是他们很快又和好了,我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其实他们的夫妻关系不错,妈妈恐怕没有我那么强烈的愤怒和被欺负的感觉。爸爸在外面工作,很能干,他有时在妈妈面前会表现得很有成就感,轻视妈妈。妈妈可能不在意,但我内心害怕被忽视、不被尊重地对待,所以会替妈妈觉得愤怒。

后来,我开始跟爸爸和解。《亲密之旅》在原生家庭里有一个练习,给父亲“存款”。我每次带这个练习,都会找一个人来演我爸爸。一开始我看不到爸爸有什么优点,后来慢慢地看到爸爸是一个坚强、努力、很有家庭责任感的人,他从小家里很穷,不能上学,所以长大后非常努力地工作挣钱,希望能给我们更好的物质条件,不再重复他的童年。那时我们家并不富裕,爸爸一年到头只有一件外套,脏了就洗,晒干再穿,他其实很在乎自己的形象,但为了我们宁愿自己穿着朴素。他养育我们很辛苦,但很多的苦处没有人可以倾诉,没能得到很好的理解和关怀,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纾解,所以常常在家里爆发出来。

黄维仁博士说,看到人背后的那个小小孩。我看到爸爸背后有一个渴望被理解、被接纳的软弱的小小孩,我越接纳他,也就越能接纳自己和伴侣身上像他的地方。《亲密之旅》提到,夫妻关系很像两个恋人要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房间里跳一支很难的探戈舞,所以要跳好这支人生之舞,必须了解原生家庭,在漆黑的潜意识中为爱点一盏灯。

心探索:你父母之间的感情怎么样?

顾海燕:他们的感情很传统,两个人沟通特别好,小时候一家人睡在大炕上,他们常常半夜三、四点醒来,两个人絮絮叨叨聊到天亮。我现在理解,夫妻俩半夜醒来能这样聊天,这是关系很深的一种表现,很值得我去学习。

心探索:你跟丈夫交流方式是什么样的?

顾海燕:《亲密之旅》课程中提到,心理学家盖瑞•查普曼分析人有五种爱的语言:珍惜的相处、精心的礼物、服务的行动、身体的接触、肯定的言语。虽然我和丈夫爱的语言都是珍惜的相处,但彼此的表达方式不一样,需要很多智慧去磨合。一开始我跟他约定,等孩子睡着以后,两个人有个沙发时间,坐下来安静地聊天。实际情况是,我哄孩子睡着之后,看到他在看电视,我说,你把电视机关了,我们来好好聊一聊吧。他很不高兴,把电视声音调到静音,然后说,你想说什么,聊吧!我当时很不高兴,努力忍着认真地聊,但是他几句话就把我打发了。慢慢地我发现他其实特别喜欢我陪他看电视,和他一起上网,听他聊聊新闻。先听他说完之后,再说我想说的事情,这时候他才能听得进去。有时候我们早晨一起上班,在走去地铁20分钟时间里边走边聊。所以我们不能像我父母一样躺在床上认真地聊,而是需要一边做一点事情,一边聊。

每个人爱的语言不同,有时候一方很努力,对方感受不到,这需要细致去察觉到对方爱的语言是什么。有一位学员,她在家里表达爱的方式是不停地干活,但丈夫并不在乎她是否打扫卫生,做菜的品质如何,更需要的是她多说一些肯定的言语,偏偏这位女学员说话很厉害,让丈夫很受挫,所以尽管她很努力,丈夫也看不见。所以我们说,投其所好,而不是给其所要。我们不是爱得更努力,而是爱得更有智慧。

顾4DSC_4106杨菲朵

亲密关系修炼的是内功

心探索:《亲密之旅》课程提到“活在爱中的三个秘诀”:有效地处理差异和冲突、刻意地经营感情、发展健全的真我。三个秘诀如何解释呢?

顾海燕:有效地处理差异和冲突。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处理。处理不好,很多小问题可能会演变成为大矛盾,可能会使亲密关系流血;处理得好,我们有机会看到彼此深层的需要,反而使亲密关系更上一层楼。

刻意经营感情,不仅仅是指我们如何建立关系,如何恋爱。结了婚甚至成为老夫老妻之后,仍然需要每天非常细腻地经营关系。现代婚姻中,大家常常觉得结婚是一个终点,结束了漫长的努力,可以放松下来,接着生儿育女,夫妻俩就很容易成为一个养育孩子的任务项目组,不知不觉,夫妻关系就容易出现问题,所以需要非常刻意地经营。黄博士在《亲密之旅》中提倡,夫妻之间每天四个拥抱,起床之后一个拥抱,双方分手之前一个拥抱,问问对方你今天会做什么,回到家一个拥抱,问问对方发生在他身上的高潮和低谷,睡觉前再一个拥抱。每天都有意识地活在彼此的生活中,这样关系才会牢固。

健康的关系需要两个健康的人格,我们常常在电视中看到两个受伤的人彼此安慰,结成了一段浪漫的婚姻。但在实际生活中,婚姻要成长,需要两个人主动疗愈自己内在的伤。婚姻不是加法而是乘法,不是二分之一加二分之一等于一,而是二分之一乘以二分之一等于四分之一,两个都不健全的人,婚姻更不健全。我们会对婚姻有一些浪漫的、不切实际的期待,大家都不喜欢我,都说我性格不好,我只要能找到一个能欣赏我、爱我的人就好了。你首先要成为一个健全的人,然后婚姻才能幸福。

《亲密之旅》带给人的改变不仅仅是一门技术,还有长期操练形成的人格,亲密关系就像习武,学到了什么招式、练到什么力度都不稀奇,最高深的是修炼成了深厚的内功。亲密关系中有摩擦、碰撞,有不爽、受伤,但是每一次情绪激昂的时候都是一次自我疗愈的机会,用谦卑的态度学习,磨练一颗柔软的心,慢慢在内在形成一个安全的人格,才能内化成真实的爱。

心探索:你在博客里写到,每天回家孩子伸出手来拥抱你,拥抱医治了你过去的伤痛、遗憾,以及性格中的抽离、冷漠和怀疑。这些是如何体现出来的?

顾海燕:在怀孕之前,我一直很喜欢孩子,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好母亲。结婚有了孩子之后,有一整年的时间我不工作,呆在家里,我发现自己其实很害怕做母亲,很难和孩子亲近,很少抱他。比如月嫂为了让孩子的小屁屁更健康,没有用尿不湿,而是给他把尿,他想尿,随时随地就让他尿。我就觉得很生气,你怎么能让他随地尿尿?后来我为自己的想法吃惊,月嫂为了孩子好,宁可把地板打湿,也不能让孩子受伤,地板是她擦,她都不在乎,我对自己的孩子怎么那么没有耐心,那么缺少爱?

后来,我们又请了一个保姆,她和孩子玩着玩着,两个人就会哈哈大笑,而我和孩子在一起就会很焦虑。我会很认真地想,孩子5个月了,他该玩什么玩具了,我有没有为他准备好,我发现,我对他生活的设计超过了爱他的心。《亲密之旅》给我最好的就是察觉,察觉我内在对做母亲是很惧怕的,觉得自己很没价值,常常感到很焦虑,不知道怎么带孩子。

心探索:你惧怕做母亲的原因是什么?

顾海燕:还是跟母亲的关系有关,我妈妈是个很传统的中国女性,愿意为了丈夫和儿女牺牲,她对工作不是很用心,经常下了班就赶快回来照顾我们三姊妹。在我14岁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我觉得她这么辛苦、这么操劳却是这样的结果,心里不知不觉有一个内在誓言,一个女人不值得做这样的牺牲。虽然我和妈妈的关系很好,我很感激她,但我发现我对她是有瞧不起的,这一点,其实我认同了爸爸,他对妈妈的态度影响了我。我很惧怕像母亲一样没什么事业,在家里也不怎么被尊敬,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当自己成为母亲之后,想到我如果成为妈妈这样的人,心理就特别恐惧。

我开始修复和妈妈的关系,使用的是课程中的“存款练习”,欣赏妈妈妈身上的优点。有一次,我请一位50多岁的学员扮演母亲,当我对“母亲”说“我欣赏你自我牺牲的精神”时,我突然有些难过,一方面我很佩服妈妈,另一方面觉得这种自我牺牲让她吃了很多苦。但是那位学员后来告诉我,你妈妈并不是牺牲,而是很好地成全了别人,因为她爱丈夫和你们,她做这些都是甘愿的。她的话修正了我认为妈妈的自我牺牲是很悲惨的想法。

妈妈收拾房间、晒被子、浇花都很开心。她养的花特别好,早餐有很多种不同的形式。她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愿意提前回家,为家人预备晚餐,家里充满生机和乐趣。我不会像其他孩子自己带钥匙开门回来,看到的是一个冰冷的家。她的付出是有价值的,给了我非常温暖的童年。当我看到妈妈是这样有创意、热爱生活、愿意成全他人的人,加深了我对她的欣赏和尊敬,我慢慢接纳了她,也就慢慢能够接纳和爱我的儿子。

顾海燕照片2

顾海燕

首批《亲密之旅》培训师,曾参与开发课程项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硕士,北京大学硕士;国家注册二级心理咨询师;曾编辑《活在爱中的秘诀》、《通向幸福的心灵地图》、《爱情X光》等心理及婚姻家庭类书籍。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