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一名小三的忏悔:谁也填不了我的爱情黑洞,唯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标签: 两性关系亲密关系关系
  • xueqi
  • 阅读:488 文章:133 篇 评论:0 条
编辑:xueqi 发布时间:4 月前

每个为情所困的女子内心深处,大半仍是渴望真正健康和稳定的亲密关系。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 | 杨芯宁  图片 | 网络

若溪,刚满30岁的优雅白领丽人,淡雅的妆容、一丝不乱的发式和微微闪烁的珍珠耳环,散发着岁月积淀下来的成熟味道。她久坐沙发没有说话,眼神却流露出迷茫和无助,我也静坐着,等候着开启谈话的机会。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名小三。”她忽然开口了,直奔主题的叙述让我惊讶。

她走了这么远、这么久才知道,其实谁也填不了自己的爱情黑洞,唯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爱上了自己的已婚男上司

若溪:我竟然爱上了自己的已婚男上司,明知这段感情不该发生却没有控制住。当时我沉浸在上一段感情分手的悲伤里,工作和情感全线崩溃,在我感觉孤立无援,人生没有了希望的时候,他出现了,不但安慰我,还告诉我,他喜欢我。因为他,我又有了一线光。

咨询师:真正进入了这段恋情后你的感受怎么样?
若溪:我是个情感很浓烈的人,我们越聊越多,后来发生了关系。但当时我内心很矛盾、很纠结,我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候机大厅等飞机,大厅屏幕上竟然开始一个一个地跳大字“不要做情人,不要做小三”,醒来后我很震撼,很害怕,这好像是自己的心声。

咨询师:这样的感觉真让人痛苦,看来你也曾试图放弃这段感情。
若溪:试过,但不行,我真的需要他。有一年他陪我度过一个美好的除夕,几天后,他对我说,咱们应该把感情都锁在笼子里。当时我在老家陪父母,听了这句话,一想到要分手,我感到自己的心都要撕裂了。

咨询师:父母陪伴在你身边并没有减轻你的痛苦吗?
若溪:父母根本不是我感情上的依赖。后来他开始疏远我,并因为我对他过多的要求发脾气。我一直想超越普通朋友关系,但他不想,所以我们谈崩了。真的希望可以找到不用纠结的方法,再也不受这种痛苦的折磨。(她的眼眶泛起了泪光)

咨询师:如果你们真的断了关系,重新回归正常的同事关系,你感觉会怎么样?
若溪:(沉默了许久)我内心其实并不愿意把关系普通化,想定位在同事和恋人的中间层,可他不想再超越朋友关系,甚至开始指责我的要求,我太崩溃,太绝望了,感觉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碎了。

咨询师:他对你的要求是怎样的反应呢?
若溪:每次谈崩的时候他会激动地搧自己发泄情绪。他得了很严重的胃病,我也感冒了,我打电话想尽话题关心他,但他一句也没过问我的病。

中秋节我跟他半开玩笑说,你还没有送我一块月饼呢!他却回应说:“我这还没有月饼呢!”我当时心里特别凉,我为他做了那么多,难道还抵不过一块月饼吗?

我要的不是这些,我不要自己这么卑微,我要的是他对我的心,我现在真的是特别恨他,我觉得我自己完全不行了,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此刻若溪把精致的妆容哭花了,黑黑的睫毛膏随着泪水一块块地沾落在雪白的面巾纸上,她任凭眼泪倾泻而出,把满腔的委屈和愤怒都哭了出来,最后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沙发里,双眼低垂,失去了原来的光亮。

我把一个布偶放在她的怀里,缓缓地对她说,“试着轻轻地搂抱着她,就像搂抱着自己一样”。周围很安静,墙上的挂钟“嘀嗒嘀嗒”走着,过了一会儿,她从哭泣中慢慢清醒过来,轻轻拨弄手里的布偶,抬起头看看我,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渴求。

咨询师:若溪,现在这些事情对你真正的困扰是什么?
若溪:我很讨厌现在的自己,我不应该是这样一个人,我看不起自己现在的样子。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前途,没有意义,以前投入的感情起码是为了要在一起,至少是有目的,有意义的。

咨询师:也就是说你现在需要他给你爱的回馈,对么?
若溪:是的,我需要,但他已经不珍惜、不在乎我了,我觉得自己很不值。他现在回馈我的都是伤害,我觉得自己在公司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我希望马上辞职,永远不用再见他了,我要让他后悔,我要让他自责,我要让他永远失去我!

咨询师:我看到了你长久以来的纠结和痛苦,你正在经营的这份爱恋是需要双方都为之付出的“情感游戏”。每个游戏都有一套规则,如果婚姻也是一种游戏,它也有自己的规则。你现在选择的是一种区别于婚姻的游戏,它们的规则不同,但挑战也许会更大,对你的刺激也会更大。
若溪:我们是一种游戏关系吗?难道说,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游戏,那我应该有什么规则呢?

咨询师:你想一下,让你陷到他的爱情世界无法自拔的究竟是什么?
若溪:(又一次开始沉默,忽然她眼睛亮了一下。)他很理解、认可我,很支持我的工作,平时他都是正面光明的形象,非常洁身自好,可是我征服了他。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他却独独喜欢我,所以,恩……我觉得我征服了他。我怎么会突然有一种胜出的感觉?

忽然从自己嘴里说出这些话来后,她竟然有一些吃惊。原来她是希望被他认可,被他需要,被他爱的。她也许希望这个具有权威感的上司来辅佐自己的事业,或者希望征服这样一贯洁身自好的男性来证明内心的自我价值,其实她一直在受潜意识中欲念的驱使。

咨询师小结1

这段过界之情萌芽在上一段感情结束的疗伤关键期,恰逢她情感茫然困顿、孤独无助时,一向欣赏、敬重、有好感的上司却在此时恰当地出现,事情当然没有那么强的偶然性。

是非对错在感情上毫无力量,女人宁愿相信一切感情都是真的,都值得拿真情来轰轰烈烈爱一把的,终究是希望通过感情来证明自己是可爱的,值得爱的,这也许才是对她最重要的。

我没有使用什么心理治疗技术,只是去贴近她,单纯地感受她,这些无关对错、无关风月、无关价值观。

心理治疗不是以是非对错做标准,似是而非地下一些结论,或抒发一些极富正义感的愤慨建议,这些都对她毫无意义。

爱情的独角戏

咨询师:你回忆一下为什么你们的爱情甜点变成苦茶了呢?
若溪:他好像说过一次他怕了,不知道怎么走下去,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我的要求,承受不起了。(她喃喃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

咨询师:我看到你正在把一个无法再承受的人硬生生地往你的世界里拉。还记得他那句要把感情关进笼子里的比喻吗?看起来,他希望你们可以回归正常轨迹,自己好像已经无力再承担下去了。
若溪:他付出完了就走了吗?我呢,我怎么办,我能完全不爱了吗?我的付出怎么办?谁来负责?

咨询师:看起来你仍希望跟他继续下去,那你需要用什么方式使你们的状态恢复到从前?他的内心又需要调整或改变些什么?
若溪:这些我真的没有想过,不过调整他真的是特别困难的吧……

咨询师:你可以回想一下长久以来你寻找爱的模式。
若溪:我一直很优秀,从小嫉妒心就很强,学习特别好,特别有自制力,可以为了学习自己扼杀早恋。

我妈妈是校长,对我的学业看得特别重,小学六年级时,为了让我学习大学生辩论赛,她甚至让我一直看电视到凌晨1点多;不让我养小狗小猫,把它们私自送人还说不要儿女情长。

我一直以为她是最爱我的。直到我高考为男友错报了理科,发挥失败之后,她花钱让我进了一所学校,然后不停地责备我让她伤心了,竟然连续说了4年抱怨的话。我才觉得她根本不是爱我,而只爱学习好的我,我内心无法真正原谅她。

咨询师:你看到了吗?你内化了母亲理性的自我形象,它一直在拒绝和打压真情实感的自我,让你不能面对和接纳现在的自己。
若溪:也许是这样的,我从来就没有逆反期,一直是乖乖女,现在这件事,我似乎在故意跟什么力量做着对抗。我也不想原谅妈妈,不想和解。

咨询师:你爸爸呢?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帮助过你?
若溪:我家从小父弱母强,父亲工作上很失败,精力都投入到玩股票上,从小到大完全没有他关心过我的印象。

现在我喜欢年龄大一些的男性,也许是为了填补小时候缺席的父爱吧……这么多年,我才发现一直单纯地追求学习好,事业好是没有用的,我需要的是真正的爱情和幸福。

若溪变得像个自我分析大师,滔滔不绝,她的理解、领悟力非常强,从一个受伤的瓷娃娃开始源源不断地生长出自醒的力量。

她突然看到了原来自己这么拼命地想去证明爱的存在,现在才有力量去了解究竟为什么;走了这么远、这么久才知道,其实谁也填不了谁的爱情黑洞,唯有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咨询结束后不久,若溪短信联系我,她已经离开了那家公司,并不是赌气,而是想重新获得一份崭新、健康的恋情。

她给了那段关系彼此一个结束的仪式:在他生日当天送去了长满薄荷草的绿色蛋糕,什么字也没写。

她心里明白,只有充满祝福和宽容的土地才会生长出生机勃勃的绿色。

至于爸爸妈妈,她开始试着重新理解,也许今天还不能完全做到,但是明天、后天,可能她可以重新在内心深处和他们真正地拥抱、和解。

咨询师小结2

无论处于怎样困顿的感情阶段,我们都需要看清自己内心的需求,共度爱情时光的那个人真正满足的是自己的什么渴望,就像故事里若溪的需求,是事业上的辅佐,还是父亲一样的关怀,还是战胜、挑战了什么世俗标准。

不管是什么,先不去谴责这些内心的声音,而是由衷地倾听这些发自心底的呼唤,因为需求是我们真正渴求的东西,赋予这些需求的那个人是可以以任何形式被替代的,就像你走在沙漠里很渴,你需要的是水,至于水是装在瓶子还是罐子里并不重要。

每个为情所困的女子内心深处,大半仍是渴望真正健康和稳定的亲密关系。

若溪和一个并不合适结婚的男人谈情说爱,是因为这个不合适的人恰好对应了她的需求,她要知道自己在这段爱情里深深需要的是什么。当从内心明了这个需求和感受,在某种意义上说,那个承载它的外在载体,即这个不合适的男人基本上就可以退场了。

爱情本身没错误,但错误的可能是自己的处理方式,错误的可能是明知有一条通往内心的道路,却执意要捂住自己的双眼、双耳,不看、不听的态度。

这种只要暂时的安全而无法勇敢前行的态度会阻挡我们真正通往幸福的道路。任何时候,我们都需要一双可以看清楚自己正走向何方的眼睛。

咨询师介绍:


杨 芯 宁

北京师范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研究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绘画艺术治疗师,北京心理卫生协会会员;《心探索》《心理与健康》等杂志专栏撰稿人。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