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一名选择还俗的女禅师:无论我信仰什么,最终都是为了找到自己

标签: 自我成长
  • xueqi
  • 阅读:124 文章:112 篇 评论:0 条
编辑:xueqi 发布时间:1 周前

人生终极的目的,是认识完整的自己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心探索   图片|网络

时照禅师,女,原籍辽宁沈阳。先于秦岭深山剃度出家修行,在非人的环境下磨砺身心,并行持《易筋经》强身健体、净化洗脱,后发现一切不可得,为了能让更多的人解脱自缚,毅然还俗,用朴实不迷的普通形象,开解人生的真相。

时照禅师说:“还俗比出家更需要勇气,我之所以还俗,是不想用出家人的装束和他人产生距离和神秘。万法归一,无论我们信仰什么,最终都是为了找到自己、相信自己,都是让我们认识宇宙、认识自己的本源。”为此,她决定从博大精深的中华典籍中撷取智慧,为芸芸众生开启方便法门。《道德经》《心经》《金刚经》《庄子》……

在她看来,种种典籍所承载的智慧都可以点亮我们的心灯,而禅修则帮助我们进入了悟真理的生命本源状态。

无所求,有所悟

心探索:最早是什么样的因缘让您接触到佛法?
时照:接触佛法是我姐夫突然去世的那年,我去陪伴姐姐。有一天早起没什么事情做,就随便溜达,无意中走到一间寺庙。那庙的门是开着的,有一道通向二楼的楼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走了上去,看见一位老比丘尼在拜佛堂里磕大头。她的身体非常轻盈,就像燕子似的,飘来飘去的,我觉得特别美。但我看她脸上的骨骼和皱纹,至少有八十岁了。可是她身体那个轻松劲儿,连我这个年龄的人也做不到。

我当时心里突然有一个想法:这项运动挺好的,不用出去跑步,在家里就可以磕,而且全身都可以锻炼。于是我也在后面跟着磕起来。但我就没有人家那基本功了,一磕就“扑通”响一声。老比丘尼奇怪地回头一看,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就是没什么事情走过来,看见你磕头觉着挺好,所以我也跟着磕。她看了看我,说你磕吧,然后就下楼了。

过了一会,她过来跟我说,“你给我当徒弟吧”。然后又送我一本《法华经》,让我回家看,又跟我说了一些增加福报之类的。我当时对这些是很不信的,但我喜欢看书,也喜欢运动。我回家把书一打开,根本就看不懂,但我能看懂它那个磕头的仪轨,我就想学这个。

因为拜《法华经》是要一个字磕一个头,这部经一共有四万多字,我想把这四万多个头磕完了我的身体会相当棒。然后我就开始每天坚持磕头了。

心探索:也就是说,您是因为喜欢运动才开始拜《法华经》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照:我从小在体校里。在体校我留下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无论做什么,我可以做得不好,但我不可以停。

当我磕到《法华经》第三品的时候,我突然悟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我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从我的心底蹦出来一个声音:“释迦牟尼佛是骗子。”这句话绝对不是鄙视释迦牟尼佛,而是——他所有的言说都是“骗人”的,但这种“骗人”是很愉悦的。

这时候我给那位比丘尼师父打电话,我说“释迦牟尼佛是骗子”。事后我才知道,当我说完这句话后她就把手机扔山涧里去了。后来我也就不磕了,只磕到第三品。似乎明白了很多道理,又似乎没明白。

心探索:这么说,您一开始是在单纯的叩拜仪式中有所了悟?这很奇妙啊。是不是这种内心的召唤引领您续拜师求学?
时照:因为我磕头的时候无所求,我是带着一种简单的信念去磕的。佛教里流传一句话:“开悟的楞严,成佛的法华。”它们的指向不一样。可是当时并没有一个可以接引我的人指导。

我有那种体悟,但我不知道那种体悟是什么,我也确定不了。然后我继续做我的买卖,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做都赔。最后实在经营不下去了,也在外面欠了很多债。这时候我接触到另一位大乘的师父,我向他请教该怎么办。

他说,“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我说,“死是怎么一回事?活是怎么一回事?”他说,“你要是想活的话,就得先死。你要是想死的话就继续在世间混,那是真死。”我说那我该怎么办呢?他说你一年之前就该出家了。一年之前他跟我说过,“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条路径?”那时我问他:“是不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说是。

我当时以为有师父保佑,我再投入一笔就好了。结果又赔了,这回可真是前功尽弃,什么招数都没有了。这时候我联想到他的话,原来是让我出家。那就走吧。我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决定出家,在这之前压根没有过这个念头。

心探索:出家之前是不是已经成家了?出家没有遇到什么世俗的阻碍吗?比如家人朋友的劝阻。
时照:成家了,有一个宝贝儿子。我很爱我的儿子,出家是一路流着眼泪、悲悲凄凄这么走的。因为我那时心情、心态非常不好,我没有什么度人啊、成佛啊这些想法,只是觉得对我的儿子、我的母亲、我的家人再也尽不到职责了。即使我在他们身边,也尽不到我的职责。另外我出家的话我能活着,这对我的亲人是一个交代。

我不愿意在他们面前,让他们背负一个沉重的负担。我想独立地活着。因为我当时是那么一个心态,又无法履行自己的义务和责任,所以他们应该是想得开的。

心探索:你是在陕西牛山出家的,那里的修行生活怎么样?后来又有一个什么样的因缘离开牛山,去了泰山?
时照:到了庙里,我也不知道什么叫修行。因为有很多的规矩、戒律和我内心的感悟并不一样。出家后,每天打扫房间啊,上山砍柴、种地啊,我很快乐。到泰山后,回过头来看那时的生活,每天做那些在别人看来又脏又累的活,还经常被师父骂,我突然发现,这就是修行。在生活当中一丝不苟地去做,就是修行。

在牛山呆了不到两年,我的剃度师约请了他的师父——泰山的师爷来给我们讲法。就在他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们给他送行,师父猛然间说了一句:“恒众你跟你师爷去不?”我那时候很傻,什么也没多想就说我去。师父说你去就收拾东西去吧。于是我就回宿舍收拾东西,就这么随着师爷走了。当我到了泰山,进到禅院的房间,一看到对面那尊佛,突然脑子里有一个念头:“牛山我回不去了。”

禅宗把你直接投入大海

心探索:您是到泰山后才接触到禅宗的修行吗?基本的修行有哪些?
时照:在牛山也是禅宗。只不过现在的禅宗都有净土的仪轨,比如早晚课,这是出家人必需的。现在对禅宗的解释有很多种,比如什么临济禅、黄庭禅、弓和禅。实际上你在禅上面加个什么东西都不为错,因为禅无处不在。

过去最原始的禅实际上就是生活禅。为什么叫做生活禅呢?生活是离不开时间的,时间记录了生活中所有的点滴,但与此同时,禅随时随地在你身边引领着你。如果没有禅,我们一切的起心动念就无法达到完整、和谐与统一。不管你知道,还是不知道,它都在起着这个作用。

就像我们坐车,司机知道车子开动的原理,带着我们在走,但我们坐车的人不知道这个原理,依然也是被这个原理推动着在走。

最原始的禅,就像我们心性的医院。当心性不通达的时候,通过禅,就把我们心性中的问题给疏通一下。疏通之后,就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工作学习,这就叫禅。

所以禅应该是最原始的心理学。但现在都把禅和治愈人的心理疾病的这个联结给中断了。好像都把禅当做能够标新立异的东西,能够远离世间的东西,能够在这个世间独裁的东西,完全把禅给扭曲了。如果禅离开了生活,修禅无益,那不叫禅。

心探索:其实禅修并不是让我们超凡脱俗、远离日常生活。
时照:当然。假设这个托盘是禅,你把这只茶杯立为“禅”,放在上面,那这只茶杯等于是这个托盘吗?如果这个托盘是禅,那它所承载的这里面的一切必须是一个有序化的场,否则托盘就会颠覆。

比如我们走到这个角落,就意味着另一个角落要不平衡了,这时自然法则就会在那上面压一块石头。自然法则就是这样,永远让你平衡。当你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的时候,就需要让自己的身心清净下来,回到这个有序化的场中,让你所应该走的路线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

这时候,你就可以沿着你的生命轨迹继续去履行你的人生。这就叫通达,这就叫智慧无碍。也就是说,离开了本源的生活去修一个“禅”,那不是真禅,是禅的相。

天地人组成一个和合的体,禅是天地人合一的那个心。站在这个心上,我们遇到了什么样的缘分,天地人需要我们怎么样运作,我们就在这个点上去生成、履行我们的职责。当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履行职责的时候,就需要回到这个原始的心中。

因为原始的心涵盖了所有的信息,所以你能从中找到自己生命的轨迹,继续去履行。而这个生命的轨迹是不可更改的,天地人之间自然而然存在的。

心探索:那么禅也讲业力吗?业力和这个“托盘”有关系吗?
时照:讲啊。所有的这一切,离开了禅无法运行。禅就像那杯清水,当你受到污染的时候,需要回到清水里去洗一洗。我们每时每刻做事情都在受污染,就好像我们每天到外面去,回来脸上一定会沾灰。

我们的心灵也一样,只要我们在思维,就一定会受到污染。你回到这个清净的水的状态,把思维的污染清理掉。这样永远保持干净的思维理路,你就不会做错事情。

什么叫业力?业就是说我们的心灵被污染了。那么东西脏了需要用水清洗,有业力了用什么清洗呢?

禅宗不是不讲业力,而是直接给你清洗业力。禅宗是直接把你投入到大海,你在大海中,你就不得不干净。如果你在混水中,能把脏东西洗干净吗?就算你在一盆清水中洗,水脏了,你在里面还是脏的。但大海是永远流动的,它能够自滤自净。我们每个人也都有一个自滤自净的功能。当我们回到自己那个功能点上,就能够把自己的业力自动清理掉。

空净无染的心,通达所有

心探索:开悟的体验到底能不能用语言文字来描述和传达呢?
时照:如果要说不能,祖师大德已经描述了好几千年了。如果要说能,那么我们现在每个人都应该可以得道。那你说是能还是不能呢?如果我让你拿一张白纸过来,而且是要用文字的形式,你能做到吗?……清净心是什么都没有、一尘不染。如果有污染的东西,我们可以拿过来,如果没有污染,如何拿来?所以祖师大德已经说了,那个什么也没有的、空净无染的状态就是。

好比你我之间什么也没有。你看到了,我也看到了。如果你我之间没有这个“什么也没有”,你不可能看到我。你我之间的这个“什么也没有”,它通达所有。无论延伸到世界的哪个地方,这个“空”都是一模一样的。任何的生生灭灭,都离不开它。

就在当前这个“空”里面,涵盖了我们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信息。比如我们现在交流,这种信息就以轨迹的形式在“空”中留下了。等你走了,我没事想起来,这种信息就会以图像的形式在我脑海里呈现。所有古往今来的英雄豪杰在世间所做的一切,也都在这个世间留下了轨迹,这是泯灭不了的。

心探索:所以我们通过禅修、静坐,都是为了达到一个“空”的状态,和那个原始的信息场联结在一起?
时照:在禅定的时候,如果你的思维有一丝的波动,在这个“空”里面就会有一个波。如果你通过禅定达到一点波都没有的时候,你和这个“空”还有区别吗?当你有一丝波的时候,你就会有一丝阻力。当你一点波都没有的时候,你还有阻力吗?内外之间都没有阻力了。这时候你接收到的就是全然的信息。

当你不动的时候,你就是静。因为动和静本来就是一体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好事情?就是因为我们会动不会静。如果会静,你所做事情的一切信息都能接收到,因为你是通达的。

当你学会禅定、学会清净的时候,一切事情都不会混乱。就像一杯清水,它可以把任何东西全然地接受和展现出来。就比如我们两个吵架,是因为你和我的观点不同,我们俩不能融洽。如果带着一颗清净心的话,你就能映照对方的全部,你能了解他的观点并说出他心里的感受,而且你也知道他的缺点在哪里,你在弥补他的缺点,谁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信息呢?

心探索:修习禅定有很多具体的方法,怎么呼吸,怎么观照念头。是不是必须有老师引路才行?每天坚持非常重要吧?
时照:同样是打坐,每个人的路径都不一样。老师也不是绝对的必需,少数有大根基的人应该可以例外。但绝大部分人是需要老师的,就像你刚开始学开车,旁边得有教练才行。

比如在禅堂里打坐,有人已经到了“人我双亡”、与天地合一境界的时候,他的身体需要躺下,可是我们有些人不懂,拿小戒尺啪啪一打,就把这人给打醒了。他不明白,禅坐没有什么统一的标准。这是修行当中最大的一个危害——徒弟都明白了,师父再给他拽回来。

一心坚持非常重要。我给大家讲课时常说,你每天坚持10分钟就行。可是他们会找出一切理由来拒绝这10分钟。有人会说我今天吵架了,没有心情打坐。事实上正因为吵架,你更需要打坐。有人会说这段时间很忙,心情不好,或者老出事,事实上此时你更应该拿出10分钟来禅坐。

恰恰你当下需要这个东西的时候,恰恰你就没有,那你就只能恰恰不好了。

我们不一定非要坐着禅修。因为腿会很疼,禅定状态和身体处于什么样的姿态是没有关系的。你可以躺着,在每天晚上睡觉前,把握时间观照10分钟。只要坚持七天,就会不一样。

你的另外一面,就是整个世界

心探索:禅修是不是比其他法门更纯粹一些?
时照:不同的方法适合不同的人,然而法法皆入。所有的法都接通到那个本源,每一个波浪都可以连接到大海,所以我不想去区分哪个法好。法没有绝对的好坏,只是对不对机。你说这茶盘上的东西哪个好,哪个不好?

法是因为我们用错了才不好。我们现在修行,就是学习如何正确地使用自然界的法理。我们的眼睛总是看着外面的世界,可我们必须要通过内在的传导,才会真正地用。

如果只注重眼耳鼻舌身意表象上的用,那就用错了,用反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回到内在,通过内在来展现这个用。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把心用对了,这个世界不可能不和谐,家庭不可能不和谐。就算两个人离婚,也是因为他俩的缘分到了,该离婚了。就像我们坐一辆车,到点了有人该下车了,那就“拜拜”。而不是我们一路上吵架吵得不愉快,被迫下车。

心探索:可是我们的天性中都有一种执著的习性,一种占有的欲望。
时照:就是因为有这些东西,才让我们与道相违,才需要我们放下。可是你在这其中,该如何放呢?你总得有一个东西取代贪嗔痴,才能把它放下。所以你先按照你贪心的模式一心一意地去做,然后在这个贪心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禅定。

当有了禅定,身心状态扩大了以后,你所进入的那个更大、更好的世界,是你现在这种自私自利的观念所无法比拟的。这时候你自然就放下了。

我们人都有七情六欲,但七情六欲要合理地使用。用错了,就是乱道。用对了,就是正用。你的身体每一天都在发生变化,在周而复始的循环中自我调理,那是它自身的功能,你怎么可以把它泯灭呢?七情六欲的功能就是,在你所到之处,需要你绽放一个什么样的情绪,你就会绽放一个什么样的情绪。然后你又回到你的本来,不被它们污染,这就是正用。

心探索:可是一般都认为修行的终极目的是为了了脱欲望、生死?
时照:人生终极的目的,是认识完整的自己。我们这个地球上的人,绝大部分不知道什么是自己,不了解自己。正因为不了解自己,才让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

你是世界的一分子。我们在这个房间里,我们和这个房间是一体的。我们把这个房间打开,我们和这个世界是一体的,你的另外一面就是整个世界。那么你如何变得这么自我,而失去了整个世界呢?而且站在这个点上,不管你的脚移动到什么地方,你都和整个世界息息相关。你的另外一面,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都承载着整个世界。

所以你不需要向外求索,只要回到内在,了解一个完整的自己,你就了解了整个世界。

心探索:你现在选择了传统文化作为弘法的主要渠道,为什么?现在国学讲堂挺多的,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切入角度呢?
时照:我们的国学博大精深,古今中外,无论是世界的法则还是宇宙的法则,都可以兼容和涵盖。“内用黄老,外示儒术”,这句话很对。

在当今世界,人们就是因为不能正确运用自然法则,才造成不和谐的局面。所以我想让国学在每个人的心里常驻。我们把古代先贤留下的著作统称为“文化”,所以我也不得不沿用“文化”这两个字。然而单就这些著作本身来说,不存在文化两个字。

比如《道德经》,它讲的是什么呢?从个体来说,就是认识自己。从宇宙来说,它诠释了宇宙永远不变的真理。所以我不会从文化的角度去讲。我只是通过《道德经》《庄子》《鬼谷子》这些书,让人们认识自己,找到自己。

每个人的内心世界,每个人的本源,都与世界万物息息相关。谁也不比谁多,谁也不比谁少。而且你每时每刻,都与道不离须臾。用老子的话说,离开了道,我们人就不存在。而《道德经》就是让我们去掉自己的杂念,去掉污染,回到我们的本源。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