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阅读

赖佩霞:一段传奇的生命故事,一个女人的幸福编年史

标签: 女性成长女性能量
  • xueqi
  • 阅读:112 文章:130 篇 评论:0 条
编辑:xueqi 发布时间:1 周前

当你静心,让自己安静下来,其实是为了看清楚自己。很多道理我们都懂,但真实状况下你的起心动念是什么呢?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 | 马倚君  图片 | 赖佩霞

赖佩霞

1963年生于台湾,中美混血。知名歌手、主持人,发行有《爱的嘉年华》等多张唱片;身心灵教育作家及心理咨询师,《失落的幸福经典》译者;《魅丽》杂志发行人,同时还是摄影师和画家。二十几年来,她持续在心理学、静心及自我探索等领域学习和研究,并从2005年开始,在各地带领一念之转、爱的运转力和转念的力量工作坊。

赖佩霞有一首歌《箴言》,里面她唱道:“只要你虚心承诺,经历尘埃,会发现心的辽阔无可取代。有个地方,苦痛都随风去。在那里启动希望和真理。这是个愉快的旅程,并不遥远,我们就要一起探寻,就在这里。是开始的时候了,就从你的心。”

3月18日,春寒料峭的北京刚刚下过一场雪。当身材颀长、五官深邃美丽的赖佩霞走进演讲现场,超大号的笑容,整个人洋溢的温暖和幸福扑面而来。“先让我们一起谢谢我们的家人,他们此刻平安,才让我们可以好好坐在这里。”她说。关于父母、爱人、婚姻、家人,赖佩霞用她的生命故事,娓娓讲述一个女人的幸福编年史。

1963年6月8日,赖佩霞出生于台湾。

她常笑言自己是“国际关系的产物”,台湾妈妈、美国爸爸。

那年,21岁的赖爸爸随美军驻守台湾,与当时在美籍将军家当保姆的赖妈妈相识、相恋。第二年,他被派去越南,离开已经有孕在身的女友。4年后他返回美国,娶了一位带着三个小孩的新太太。而赖妈妈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就像任何一段发生在大时代的人生故事一样,离合悲欢,让人唏嘘。

赖妈妈,这位小镇来的姑娘,接二连三遭遇创伤恋情,对男人的看法变得灰暗,觉得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因为我爱妈妈,我承继了她的好恶,相信她的判断,男人在我眼中就是不负责任的无情汉。这成为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

1983年,在美国第一次与生父、奶奶、同父异母的弟弟见面。

直到20岁在美国第一次见到父亲,赖佩霞才赫然发现:爸爸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非常开朗,养了妻子带来的三个小孩,再加上他们自己生的一个小孩,一家人过得幸福得不得了。对这一点赖妈妈也耿耿于怀:“自己的小孩不养,跑去养别人的孩子!”

母亲的倔强,让她自己过得好辛苦,也让童年的赖佩霞郁郁寡欢。“我真得超可爱的,太正点了,结果被母亲养成什么样?漂亮却忧愁。21岁出第一张专辑《冷冻我爱》,真够冷的。很多人都觉得,赖佩霞条件那么好,为什么总是一副愁愁的感觉呢。”

1988年,遇到很有才华的男人,于是结婚。

原本自以为美好的女人,在婚姻的冲突里露出母老虎的一面,种种的恶形恶状,连自己都讨厌。赖佩霞觉得错愕,多年的自我探索后,她才发现自己的心理根源:“我深爱母亲,她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于是就‘尽责’地把我遇到的男人变成坏男人。你知道吗,女人真的很有‘本事’。”

光辉再次闪耀你的脸

1996年,她选择离婚,带着两个五岁和一岁的女儿离开八年的婚姻。

她跑去和几个女朋友住在一起,嘻嘻哈哈一起照顾小孩。晚上把孩子交给保姆,一群女人跑出去泡吧、跳舞,开心得不得了。好不容易从一段辛苦的婚姻走出来,她想好好呼吸自由的空气。身边不乏优秀男人的追求,但对婚姻的恐惧一直在。一个人去了印度,重新清理自己的生命。

“我是一个自省的女人,我总在想如何让生命更加灿烂。自省代表承担责任,把改变的责任留给自己,成就完整的自己,并决定许给自己什么样的未来。”

从美国回台湾的飞机上,吹着口哨的阳光男人Bob走进她的生命。他们聊完“一整个太平洋”,那个男人就认定了她:“我一定要照顾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这段爱情故事,她在《康熙来了》讲,在《小燕之约》讲,每次讲都会引来女人们的一片艳羡。而她说:“这个老公是在我完全清醒的状况下选的,在一起十几年,从来没有吵过架,感情越来越好。”

他把两个女儿视如己出,一家人幸福热闹地生活在一起。两个女儿在爱中长大,美丽,善良,充满活力,有跟妈妈一样灿烂的笑容。

先生问她:“你想要什么呢?”她说:“我觉得我什么都有了,有你们每一个人在身边,快快乐乐的。我只要每天早晨起来看到你们在我的左右,其实我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了。”

1998年,母亲因肝癌过世。

母亲生病住院的日子,她陪伴母亲度过一段很美好的时光,虽然想起面临生离死别,两个人还是会哭。她对妈妈说:“妈,我是你唯一的女儿,你一定要在天堂保佑我。”母亲就说:“今生我最爱你,一定会保佑你。”

母亲临终前,Bob承诺她,会好好照顾赖佩霞母女三人。她放心在全家人面前离世,前往另一段旅程。她的遗言只有一句话:“I’m so happy!”赖佩霞说:“妈妈这句话,让我觉得我真是一个很棒的女儿。”

母亲往生后,她陷入丧母的悲痛,觉得有一部分的自己也跟着走了。一位朋友说:“我先生过世之后,我跟他的关系更好了。因为只记得彼此的好。”她被这句话点醒。

她上了很多课程,希望能原谅父亲,放下怨怼。“没有哪一个人能怨恨父母,还过得幸福快乐。”

她始终记得一件事,13岁时她透过一位阿姨寻找在美国的父亲,但没有回音。几年后当她真的要去跟父亲见面时,那位阿姨才说出实情,当年她打电话过去,得到的回复是“我已有自己的生活,让她们也过自己的日子吧。”这让赖佩霞很受伤,爸爸居然不要她。后来虽然见了面,她安排父亲及家人一起到拉斯维加斯看她登台表演,拼命表现出母亲把她养育得很好,但心里有受伤的感觉。

她现在跟父亲关系很好,直到去年她才终于问出口:“爸爸,那时你为什么不要见我?”父亲想了很久,才说:“那时接电话的人是我,还是我妻子?”赖佩霞恍然大悟:当你认定了一个想法,连求证都不敢,就让自己痛了这么多年。讲起这段往事,她依旧哽咽:“我们对父母的误会大了。”

前段日子,她跟父亲在skype上聊天。她突然说:“爸爸,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父亲尴尬地愣在哪里,不知道如何应对。她笑:“因为你从来没有养过我管过我,所以也从来没有任何束缚给我。”

“痛苦只是薄薄的一层思想而已。我在教授爱的运转力,其实最重要的是与父母和解。你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不喜欢父母,但当你真的长大,我们要学着用成年人对成年人的理解,去对待他们,并回馈他们也从未得到的爱。如果还是斤斤计较,人长得再大,心也是小孩子。”

我成了那个我在等待的人

心探索:即便第一次见面的人,也很容易被你很大的笑容打动,感染到你的幸福。
赖佩霞:我也发觉到,当你能量高的时候,真的会影响很多人,也提高能量。

你想想看,我们哪种日子不能过,无趣的、吃苦的、沮丧的日子,我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呀。但是想到吸引力法则,如果我希望这个世界更好,就要不断提醒自己,要提升能量状态。没有什么情绪是我害怕的,但我选择开心地过。

心探索:在你不到20岁的时候,就开始出道,成为歌手是你的梦想吗?
赖佩霞:我是家里唯一的小孩嘛,没人跟我玩,那就去学钢琴、唱歌。音乐就是我很自然的情感流露。后来碰到喜欢我声音的人,就出了唱片。你看过我那时的相片,就是一个外貌姣好但心没有放开的女孩。我喜欢那份工作,却没有能力展露出我最美好的一面。如果现在再回去,肯定会不一样的。

心探索:你很早就结婚,进入第一段婚姻。记得你上节目的时候讲过一个故事,大女儿每天都被你抱在怀里睡觉,一直到4岁,让那时的老公有被排挤的感觉。
赖佩霞:真的耶,我24岁就结婚,蛮早的。一直到老二在肚子里鼓起来,才不再抱着老大睡觉。我是真的真的很爱小孩,因为我妈妈也是真的真的很爱我。她性格中有扭曲的地方,也有影响到我,但她最美的地方就是她真爱我,尽了所有能尽的责任,这也造就了今天的我。

心探索:是因为在婚姻里不快乐,你才会去走心灵探索这条路吗?
赖佩霞:其实也不是。我从19岁刚出道的时候,就开始去监狱探访,台湾几乎所有的男子监狱、女子监狱、教养所、感化院……我都去遍了。小时候,妈妈常常去庙里拜拜,我也会跟着去,还暗自许愿长大希望为台湾做点事。现在想来,那个服务的心一直都有。

我的成长环境就是那样的——很渴望别人来救你,因为妈妈帮不了你。当我真的开始帮助青少年,我才发现——我成了那个我在等待的人。(落泪)真的是这样,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

后来就有一个好朋友建议,如果我真的很想助人,要不要开始学一些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只靠一份心是不够的。所以我跑去上课,吸收很多的养分,也结识了可以帮助我的老师、谘商师,最大的受益者还是自己。

心探索:爱情对你来说重要吗?
赖佩霞:当然重要啊!我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谈恋爱了。我有了第一辆脚踏车,邻居家的小男孩每天也骑车到我家楼下,“吧噗吧噗”按喇叭,我从窗户一看是他就跑出去,然后几个小孩在一起玩。我跟他一辈子都没讲过一句话,通过别人传话,都知道彼此喜欢。我到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呢。一路谈恋爱谈到大。(笑)

心探索:爱情里最重要的是什么?
赖佩霞女人不能忘记自己。你要够坦白,要对自己诚实。只有你的高意识才能唤起对方的高意识。

心探索:但有时会怕,不敢打开自己。
赖佩霞:我的课程里教得都是最简单的东西,却很难。因为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被扭曲了,无法回到“天真”。所以你在我的课堂上学习如何回到天真,看清楚你的保护防御是怎么来的,你现在真的还需要它吗,你拥有什么样的支持网络……你真的还要小心翼翼地活吗?

大地之母的浩瀚之爱

心探索:对你而言,美好的亲密关系是怎样的?
赖佩霞:我一定要提前讲,下面的这个观点不一定人人都赞同,甚至会很反对,但就是我的看法。

在我看来,最好的亲密关系,就是“母子”关系。女人要看到自己如同“大地之母”般的爱,那是一种本能、本性,是很深的笃定。当你带着这样的爱去爱你的另外一半,像疼惜儿子一样疼惜他,看清他的不安全感来自哪里,你会不忍苛责他。那个不安全大部分都来自他跟他妈妈的关系。你会用你浩瀚的能量去疗愈他。

你不是为了拥有他,而是出于人道精神。就像你看到一个陌生人在他的“人生系统”里受伤,你也会有帮助他的想法。对陌生人尚且如此,何况是你爱的男人?当你的内心没有不安、恐惧、自私,就只有浩瀚的爱。

女人常常太小看自己了。光是外表的强悍一点都没有用。当我们回归到自己内在的力量,你的爱会变得没有男女之分,只是滋养、平静的能量。看到你们,跟看到我先生,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差别。唯一不同就是,我只能有一个老公,而他恰恰站在那个位置上。去勇敢去发挥你女性最浩瀚的爱。

心探索:你说,“搞定”男人是特别容易的事。
赖佩霞:真的很容易啊。女人拥有的东西是男人没有的,比如子宫,你要孕育一个小孩,需要等待、耐心,这是女人真正的力量。如果换成一个男人,他一定会很快把小孩扯出来。(大笑)

心探索:亲密关系解来解去,发现症结还是在与原生家庭的关系。
赖佩霞:不仅是女人,男人也一样。说到底还是与自己的关系。当你是个笃定的女人,你就会看着男人在家里“称王”,开开心心让他们去做想做的事情。当你一个人也活得很自在,很奇怪,男人会反过来想要黏你。

我一直都把自己打理得很好,我也从来不逼老公陪我一起去上课。他反而会好奇:“你到底在干嘛?”他想要来看看我的世界。我们之间有一段对话很有意思。他问我说:“是不是没有我你也会过得很好?”我立刻说:“对啊。”他会有失落,但他知道这是一个事实。因为我百分之两万的相信,如果他离开我,我肯定可以再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

我老公真的是很有智慧的男人,他有他聪明的地方。他也曾经试图掌控过我,但他看到我的反骨,越是控制越会适得其反,所以不再限制我。控制只是在强化相反的力量。比如我说要去印度上课,他曾经很强硬地反对,那我偏要去。后来当他了解我的个性,他就说“好啊,你去”。我自己反而会想想,好像也没有那么想去。

心探索:你觉得女人的魅力来自哪里?
赖佩霞:最“粗俗”的讲法——自信。这样说,真的是贬低了女人的高度。当她真的认识了自己,她就会有笃定,以及浩瀚无边的爱和温暖。

幸福就在每一分每一秒

心探索:你怎样理解“幸福”?
赖佩霞:幸福就在每一分每一秒。

像我现在习惯每天早晨醒来,就说“谢谢,又是新的一天,又有新的可能性。”要知道很多人第二天是醒不来的。但是大部分人早晨第一个念头,是被闹钟吓醒的——啊!又要起床了!很恼火。那你起码可以换一个缓和一点的闹钟声音,对不对?

我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不论住在哪里的酒店,我临睡前都会在床上摆好几个枕头,让自己很舒服,跟自己说“你今天过得很好、很充实”,带着安定的心情入睡。离开酒店时,我会谢谢那个房间,在那几天把我照顾得很好。

这都是很简单的东西,学会感恩。我一个学生跟我讲,她上完课之后回到家,抱着一面墙大哭了很久,因为很感谢它带来的安全感。

心探索:你跟随拜伦·凯蒂学习一念之转,现在也带领转念工作坊。转念有多重要?
赖佩霞:世界上有很多的工具,一念之转只是其中一个,关键是你是否愿意去用它。有时候人发起脾气来,认定一个“事实”,很难改变。转念就是在帮你从这个部分醒来。


▲和拜伦·凯蒂

心探索:你特别强调“建设性的意识”。
赖佩霞:建设性的意识,首先是你不去判断任何人的无意识。“我是为了他好”,这不是建设性的意识,也是摧毁性的意识。你要看到这样的否决,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也不会帮你有好的体验。

当你静心,让自己安静下来,其实是为了看清楚自己。很多道理我们都懂,但真实状况下你的起心动念是什么呢?

心探索:我们会很喜欢说“爱自己”,但我们对自己又有很多的判断和否定。
赖佩霞: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是服务你所爱的人,那是谁?

心探索:自己。
赖佩霞:能有这样的意识很好啊。一个爱自己的人,才会有能力爱家人、朋友、国家乃至全人类、世界。真的如此。

以往我们会难过,大部分是因为我们虽然爱这个世界,却觉得自己没有能力,于是卡在那里。只有那些有强烈意愿改变的人,才会去学习。我好喜欢我自己,我就会去追求我想追求的。

心探索:你现在在读你的第二个博士学位——暨南大学的国际关系专业。为什么会想去读这个专业呢?从中学到了什么?
赖佩霞:学到的太多了!

我的博士论文正在写好莱坞文化对全球的影响。好莱坞文化,说到底就是“文化侵略”嘛。但它是如何做到的?大部分的好莱坞文化,是与我们的无意识互动。当然这么说,语气比较重。

因为念这个专业,一方面我会更锐利地知道一般人的头脑是如何运作的。我也很乐意开发我的男性思维,比较理性的那一面。我是双子座,会更清楚地知道不能一味感性。

不久前我在暨南大学演讲。我问他们对美国有什么样的感觉,大家说自由、开放、民主、包容……

心探索:美国梦。
赖佩霞:是的,全是正向的。接来下,我请去过美国的人举手,没有一个。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因为好莱坞文化的洗涤。我请他们想象,如果我是在美国一所大学做演讲,询问美国学生对中国的看法,答案会是什么?封闭、保守、专制……他们可能也没有来过中国,也是二手的观感。所以,作为中国人,我们想要传递什么讯息给世界?我太喜欢这个议题了。

我想要不一样的视野,不光是小情小爱,还有更高的高度,不仅回馈家人,还要回馈国家、民族和世界。

 

0条评论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