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封面人物

秋微:再不爱就来不及了

标签: vol.85人物封面人物杂志
  • 子珍
  • 阅读:2,784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3 年前

女人需要成长,怎么可能不谈恋爱?情感生涯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放好人生。

FavoriteLoading收藏

撰文/赵晓梅 摄影/曹有涛 摄像、剪辑/盒子 场地支持/皮娜鲍什下午茶

4B7A2726_副本

秋微额头饱满,下巴俏丽,伶牙俐齿,怎么看都是及其聪明的姑娘。当然是,不然不会早年为滚石创下辉煌业绩,又会作曲又会做饭又写得一手好字。可是,我更感兴趣,也更吸引我的是,这个多年被冠以才女的姑娘特别赤裸裸地说,我太喜欢男人了,喜欢男性世界特有的理性和才情,到现在还是无法自拔地来自“不恋爱会死”星人。

初恋,失恋,内心受伤过猛,得抑郁症:失眠、厌食、幻听、试图自杀,命大,及时发现,被治愈。几经折腾,最后用创作将自己从泥地里拎了起来。那段甜蜜时如在云霄,消失得也撕心裂肺的恋爱,最终成了秋微写小说以及做电台主持人的拐点。一个能在每场最终分手的恋爱中让自己越变越美,越变越好的女人,再发出“女人需要成长,怎么可能不谈恋爱?”的质问,以及在小说里写下“情感生涯是一生最好的修行,能安放好情感,就能安放好人生”这样的句子,就特别掷地有声。

而桃花一直旺,也没什么诀窍,就是心特别开,开到主持电视节目被评为毒舌,其实不过是说了几句真话,比如在《大声说》里开口:“我就是一个离过婚的人,请问在场所有人,你们有因这件事而瞧不起我的请举手。”

一班工作人员都称秋微“微姐”,听上去一点也不违合,很贴切。这是一个能把这个称谓担得起来的女人。当然不止跟年龄有关,还有气度。如果小心眼,不会跟“前任”都能做朋友;内在不够宽阔,也不会坦诚自己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同时肯定佛教其实是特别厉害的哲学,称跟随学习的禅师为“师父”。

大凡性情中人,都有硬伤,也都有常人不敢袒露的真。我喜欢秋微在说自己那些不堪往事,以及至今顽疾般缺点时那股子认真劲儿,好像一个专一的小孩,少年气盛,倾其所有地骄傲、跋扈、清高、捣乱,失恋时哭到眼袋肿成桃子,几十年没有消肿。十年来,房子买了又卖,过手的快十套了吧,过一次,赔一次。坦诚地说自己很笨,对钱清高,不会理财,正在学习中。至于散去的那些银子,怨?没有,就让它去吧。她最讨厌女人身上的一个弱点就是怨:哀怨、埋怨、抱怨,只要是怨,都让她鄙视。她喜欢跟颜值高又有才情的男人谈恋爱,却也担当得了独自生活的寂寞,否则不会说,只有足够的孤独,内心才会清明,才有资格创作。一个人不懂孤独的好处,基本上这个人的热闹也很乏味。

秋微对年龄从不遮掩,73年生人,水瓶座。曾经履历上各种身份,如今已精简到四个字:作家、编剧。她说,年龄大了,适合做减法,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地保证纯度。

秋微有部长篇小说《莫失莫忘》,原名其实叫《最好的时光》。我想,对秋微来说,最好的时光一定不止是从人生分水岭“SARS”开头的十年,也包括现在和以后,即使最好的时光从来都有缺口。如她所说,其实时光从来也没有“圆满”,有的是在向往圆满的过程中及时的加减。当调整心情从奢望圆满到专注加减,就具有了开心的可能。

心探索专访秋微视频:
http://v.qq.com/page/f/k/l/f0174dfokkl.html

心探索专访

阿根廷探戈演绎了完美的男女关系

心探索:记得有一次陈丹青在节目里讲到行为艺术家marina 和男友ulay重逢的场景。你说:“听得一阵心酸,我们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哭泣着平时刻意隐瞒的自己。”这世上有一个你希望以这样奇绝的方式重逢的人吗?

秋微:实际上我并没有想跟某一个人重逢,但是我特别想跟某一个阶段的自己重逢。甚至我觉得marina在跟ulay相隔22年之后重逢的时候,我不认为他们是因为看见了对方而流泪,而是因为跟过去的那个自己重逢。

心探索:记得你说过,创作和爱情很像的地方是,结束的时候难过,未必是因为伤害,而是因为,对方走了,也带走了一部分的自己,而且一去不回头。

秋微:是的。前段时间重新读《情人》,还感慨,小时候特别不喜欢杜拉斯的小说,觉得她太自恋了,写的都是自己。但现在再看,就释怀了,我发现这太不容易了。相信我,《情人》的结尾一定是她杜撰出来的,那个亚洲人不会回来找她的,否则她不会写出这样一部小说,结尾写的是她心里的圆满,她所期待的情景。对一个做创作的人来说,都是在通过艺术来疗愈自己。想想,杜拉斯的内心得有多么孤独,才能写出那样一个结局?

心探索:以你现在的年纪和心境,看到了她背后的孤独。

秋微:所以就会对她生起慈悲。而且,后来大家都在说杜拉斯跟一个比她年轻20几岁的人在一起,其实那是一个男同性恋者,他只是崇拜杜拉斯而已。所以很多事情你一定要看两面。当大家都觉得一个人太了不起的时候,其实未必。真正了不起的人,一定像水一样,而表面看上去越是让人觉得了不起的人,一定有硬撑在里面。你看猫就不会让自己显得很了不起,猫特别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它会软下来。

心探索:你5岁就开始读《红楼梦》,也做过这部情景话剧的编剧。《红楼梦》里那么多女性形象,你最喜欢哪一位?

秋微:每个阶段不同,小的时候特别喜欢林妹妹,觉得哀伤就是一种美。后来一度喜欢王熙凤。我没觉得王熙凤作恶,她只是一个市场部总监,她要去管理那些事情。你看王熙凤对弟弟妹妹们多好,她多爱林妹妹,多爱宝玉。她长得美,又那么有风情,明明是大家闺秀,老说自己没文化,其实是自嘲。有一年过节,大家对诗,王熙凤起了头:一夜北风紧。多牛的句子啊!而且,我喜欢王熙凤敢爱敢恨,该硬气的时候决不手软。女人在“断舍离”上容易纠结,软弱,所谓“妇人之仁”,王熙凤则不。大家都说尤二姐死得可怜,可我一点都不同情她,暗度陈仓,死了活该,即使不是这个结局,小三、小四来了,一样被人灭了。女人最要命的就是只有一个技能——靠色诱抢男人,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心探索:你喜欢跳舞,很感兴趣你说在阿根廷探戈里发现了男女相处的完美模式。

秋微:我觉得阿根廷探戈演绎了完美的男女关系。从表面上看,是男人在带女人,实际上两个人跳得好不好看,关键取决于女性腰的这个部位是不是能够控制好。如果女性不够有力量,就不会好看。而且特别微妙的是,女人的步法绝对不能主动,一定是看上去慢小半拍,但实际上阿根廷探戈里有非常多的自由发挥。因为两个人是一个很窄的A字形,这是一种非常知己知彼的架形,要求你一定对他特别放心,特别信任,但又不能瘫在他身上,只有这样,你才能接到对方给到你的力气。而所有两个人的配合,手、胸、腰,还有脸,都是贴着的,这之间的互动就非常微妙和多变,要求他给你的所有讯号,你都能接得住。从步法来看,阿根廷探戈要快也很快,慢起来又很慢,而所有的慢都是在非常有肌肉力的带动之下的柔软,所以看上去特别美。

心探索:你说妈妈现在还挺担心你的,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成家,没有孩子。你会对自己有担心吗?

秋微:我不担心。你说什么东西是稳定的呢?当一个人求稳定的时候,实际上是想驾驭无常。我在小说《再见,少年》的结尾还写了一句我的禅修师父说过的话:“永恒的存在是因为无常的存在”。昨天去看戏,在走廊上遇见一个朋友,很久没见了,她在30秒内跟我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谢谢你在我婚礼时帮我录祝福;第二句是:我已经离婚了;第三句是:那是个人渣。这三句话听下来,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了,非常心疼,只能抱抱她。我说,一定会更好的,下次结婚,我还会给你录祝福。我们并不是很亲密的朋友,否则不会一年多没联系。她在30秒内跟我说了三句这样的话,可见她内心有多么想诉说。

心探索:你年过四十,处在对很多女人来说会恐惧的“三无”状态,却一点不觉得自己被“剩”,感觉你内在很强大。

秋微:其实我觉得我内心特别弱小,我不是强大,我是认命,或者说,我接受了孤独。你跟谁在一起会从此不分离呢?谁跟谁都终将一别,长短不同而已。因此对于遇见并有缘相爱的人特别珍重。

后文接续:

秋微:品味,一定要跟慈悲一起进步

搜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