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生活美学/芳香疗法

迪帕克:花香——纾解情绪的好帮手

标签: 原创杂志生活美学
  • 子珍
  • 阅读:2,464 文章:555 篇 评论:0 条
编辑:子珍 发布时间:3 年前

印度花香疗法完全用于疗愈人的情绪。很多整体疗法的疗愈师包括我,都相信人体90%以上的疾病都根源自我们的大脑,进一步说就是情绪。

FavoriteLoading收藏

采访、撰文/小安

封图1

来自印度的迪帕克医生打算明年(2016年)开始在中国推广拥有四千年历史的印度花香疗法——一种仅仅通过嗅闻花香来调理和治疗的自然疗法。在我采访过的好几位印度导师中,迪帕克医生是最为“现代化”的:西医药学专业出身,在西方大制药公司工作过很多年,讲流利的英文,穿着也十分“现代”……

他对整体疗法、传统疗法、自然疗法和现代医学的认识也是整合性的——不为任何一方摇旗呐喊,甚至还会主动纠正提问者企图将二者对立的潜台词——他始终自然地认为所有的疗法和医学知识源自一个整体,为同一个目标服务。“一个好一个不那么好”的看法,其实源自一种不自觉的捆绑——要么我崇信现代医学,要么我就信传统医学和自然疗法。“为什么要执着于医学体系之间的界限呢?”他说,“我们的目标是让病人恢复健康,而不是捍卫某个治疗系统。如果它们各有所长,那么我就整合它们的优势。”

心探索:你的行医经历首先是从西医背景开始的对吗?

迪帕克:是,我先是在国外学习了药学,然后在数家制药公司的研发部门工作了很多年以后,我意识到,这个系统(西医、西药)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转向了传统医学,或者,称之为“整体疗法体系”。我逐渐意识到,任何一个系统都不是完整的,没有一个单一的治疗系统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因为每一个治疗系统都有它独有的视角,受到各地文化、地理位置等因素的影响,比如阿拉伯地区,那儿几乎没有绿色植物,所以人们会在制药中大量利用从动物身上提取的元素。而在印度和中国,我们有很多草药、绿植,有高山、河流,这两个国家的自然条件很丰沛,所以我们的草药系统很发达。

其实所有的医疗体系都源于一个根源,所有的药物,无论天然的还是人工合成的,它们最初都来自同一个源头——植物、土壤或动物身上的酶、氨基酸、蛋白质、荷尔蒙……打个比方,从一株植物中提取一种元素就是西医,而用整株植物就是整体医学。

心探索:对于现代人来说,接受整体医学的难点是,它的治疗效果无法量化,无法给予人们一个比较准确的预期……

迪帕克:是,但我并不认为这是整体医学的一个短板,相反,这是现代医学的一个短板。原因是,现代医学实际上沿袭自营养学,营养学中的成分都是固定的,现代医学将人体看作钟表,如果哪个部件不工作了,要么修好它,要么换掉它——它把人当作一个生化机器。而我们需要记住的是,每一个个体是不同的,或许有成千上万的人出现了同样的症状,但背后的原因也可能是成千上万的。现代医学将重心放在症状和疾病上,有时它过分注重于病症本身而忘记了人这个整体,所以常常会一个病症过去了,另一个病症又冒出来;而传统医学、草药医学、整体医学的重点是将患者当成一个整体。

心探索:但问题是,现代人之所以首先求助于西医,是因为好像它见效更快,而整体医学则比较慢……我们如何说服人们去接受整体医学呢?

迪帕克:这不是说服的问题,这是理解的问题。比如你饿了,你需要做出一些努力去吃一些东西,你不可能期待吃一口就饱,你得吃完这一餐才能饱,而这一餐需要相当的时间被消化、吸收,然后转换成人体所需的能量。治病也一样。因为想要可见的快速的结果,所以我们更倾向西医,但西医的治疗观念是替换,人体没有的、不生产的,西医会找来替换方案。而传统医学所秉持的一个基本的治疗哲学是:人体拥有自我疗愈的能力,药物只是辅助这个能力。所以整体治疗的效果虽然较慢,但它的结果是,身体变得更强壮,问题也解决得更彻底。如果用西药替代身体的某项功能,身体就会认为有外界的替代品了,那我不用工作也可以,就慢慢变得怠惰了,一个症状就变成一个永久性的问题了。这才是整体医学和西医的根本区别。只有理解了这个区别,才能正确地运用西医。西医不是不好,它有它的优势,例如出了车祸人立即需要外科手术,这时候就需要西医,但治疗长期的慢性病,我就会将西医和整体医学结合起来,实际上西医是整体医学的一个孩子。

其实我们不应该去分传统、现代、新或旧,它们就是为全人类服务的同一个复杂的系统,本来就应该结合起来用。我看到这个趋势正在形成,在印度,已经有医生同时开出西药和草药的配方,告诉病人如何服用。

心探索:在治疗中你如何整合整体和现代医学呢?有一定的比例吗?

迪帕克:没有这样的比例,我几乎在所有的治疗病例中都结合各种体系。我把我自己当成一个治疗者,而不是某种治疗系统的代言人,我首先要对患者负责,而不是对某一个治疗系统负责。我的目标是使我的病人恢复健康,并且是长期的健康。所以我所用的疗法很广泛,包括现代医学、传统医学、心理咨询、自然疗法比如手印、花香油疗法、给出日常生活的建议、饮食建议,等等。实际上,每一个成为医生的人都要记住,无论你所受的训练是哪个体系,你的首要目标是让病人恢复健康,如果有必要,就要跨越已知的边界,去学习任何一种可以让病人恢复健康的治疗方法。

心探索:你自己是从现代医学到传统医学,对于那些从事传统医学和整体疗法的人,你建议他们学习现代医学吗?

迪帕克:当然建议。因为现代医学有非常卓越之处。比如维他命就是现代医学最有价值的发现之一,人体本身不生产维他命,而由于环境的限制,有时我们又无法及时获得足够的维他命,导致了很多疾病。现代医学很重要的价值就是,通过分析、仪器和实验,揭示一个疾病是如何发生的。而传统医学则侧重于告诉你,为什么发生。这两个我们都得知道才行。知识是没有边界的,没有人规定西医就不能学传统医学,反过来也一样。

花香疗法,仅仅通过嗅觉发生的神奇治疗

心探索:印度花香疗法(flower fragrance therapy)是一种怎样的疗法?

迪帕克:印度花香疗法完全用于疗愈人的情绪。很多整体疗法的疗愈师包括我,都相信人体90%以上的疾病都根源自我们的大脑,进一步说就是情绪。从原生家庭、人际关系、与社会的互动、工作等方面涌来的压力制造出很多情绪。这些情绪扰动着我们内在的宁静。宁静一旦被打破,身体内的化学平衡也被打破了,一些元素多,一些元素缺,为了让内分泌恢复平衡,让内在重回宁静,我们有了花香疗法。

花香疗法全部使用花朵,而且是自然落下的整朵花朵,用自然落下的花朵是因为那个时刻,花的香气最鲜明最平和。用这个香气来清理大脑和身体内由情绪造成的毒素,比如恐惧、憎恨、委屈、被忽略、愧疚、焦虑等,这些都是非常普遍的情绪,而情绪是我们所有健康问题的根源,甚至一些看起来属于客观的事故,比如车祸,也可能是由于司机太沉溺于某种情绪而失控……花香疗法利用的只是花的香气,而不是制药那样用到整朵花的实体,所以它才能只作用于人的情绪。任何一种成年动物都有嗅觉,嗅觉是人的五感中较早发展出来的,它与食物、危险和求生直接相关。。

花香通过嗅觉神经到达大脑的核心部位——杏仁核,这里便是情绪产生的地方。当情绪汹涌的时候,闻一闻对应的花香花的香气立刻到达了杏仁核,得到了安抚的情绪便有所缓解。再举个例子,你和别人吵架,在暴怒中你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如果这个当口,你闻到一阵新鲜的玫瑰或者茉莉,你就会立刻停止愤怒的举动,停下来深深地闻那花香。

心探索:花朵被用来制作成花香油的时机需要非常精准对吗?

迪帕克:是的,这就是为什么花香油不会一年四季常用常有,因为它完全依赖于自然的节奏。花香疗法的创始人,是3000-4000年前印度的一位圣人,他以坚持完全的无暴力著称,他认为从枝干上摘下花朵都属于暴力,因为花朵是树的孩子,它担负着繁衍的重要职责,它自己也会成为一位母亲。如果把花从树上摘下,那么花朵和树都要经历这种暴力产生的痛苦。所以这位圣人告诉人们,只能用自然掉落的花朵来做疗愈。

要指出的是,欧洲人的芳香疗法(aroma-therapy),其实是源自印度花香疗法的。它们的初始都是利用花的香气来做治疗、缓解情绪。印度女子会把一朵鲜花戴在耳畔,为什么不是戴在胸前呢?因为耳畔离鼻子更近,更容易闻到花香。印度男人也经常在手里拿着花。印度人在房间里摆放鲜花的目的也是为了平衡、缓和人的情绪。把新鲜花朵制作成花香油则是为了把一年不同时节盛开的花的香气保存下来,以便随身携带。

从开创花香疗法的那位圣人的时代开始,人们就已经知道了花香的治疗作用。那时人们走进丛林去做静心(meditation)都会选择有花朵的地方。一方面是因为花香可以让人更宁静,另一方面花香还可以安抚动物。如果去观察丛林里的动物,你会发现它们吃树的各个部位,唯独不吃花,原因是它们拥有一种本能的生存智慧,或许是一代代刻在基因里传下来的,就是如果把繁衍后代的花吃了,没有了果实,不会长出新的植物,经过一段时间丛林就会消失,它们就没有家了。

心探索:花香疗法只使用香气令人愉悦的植物吗?

迪帕克:不一定,比如岩兰草,大多数人不喜欢,但它的气味非常有助于保持脑细胞的活跃,提升记忆力,使人镇定。还有一些小草小花,我们闻不到,但其实它们都有香气,也可以帮助人体。所以植物气味的疗效,无论人喜欢不喜欢,能不能闻到,都是客观存在的。

心探索:那么人工合成的香味会有治疗作用吗?

迪帕克:我们没有特意去测试过人工合成的化学香精的疗效,化学香精是模仿芳香植物的化学成分和分子结构而成。但我认为植物香气的疗效并不仅仅来自它的化学成分和分子结构,植物的香气是它的能量,就像世间万物,本质上是由“气”构成的。如果“气”没了,所有东西都不存在了。所以我认为植物的香味就是植物在散发它的“气”。一颗种子,蕴含了一整棵树,它含着的是什么?就是“气”。有疗愈作用的也正是“气”,而不是别的。人工化学香精也有“气”,但我们不知道它的“气”会如何与人体的“气”发生反应。植物的香气总是有益于人体的,我还没见过有哪个人被植物的香气伤害到了。有人对花过敏,但致敏原是花粉,而非花香。

心探索:你的治疗中,哪些情况下会给病人使用花香疗法?

迪帕克:所有的情况。如前所说,90%以上的病症都源自情绪,所以花香总是有用的。我看病一般是这样:先问诊号脉,仔细听病人描述症状,试图理解在这种症状背后是什么情绪在影响,我会去了解眼前这位病人的情绪反应模式,他如何看待自己,如何看待周遭的世界,在这些了解的基础上,我会给出花香疗法的建议。花香疗法非常有效,使用又简便,你甚至都不用接触它,只需睡觉的时候滴一滴在枕头上就行了,白天滴一滴在纸巾上放在衣服口袋里,闻着就行了。

心探索:那些比较严重的病呢,比如癌症?

迪帕克:实际上现在医学体系已经在用实验来探寻花香对癌症的疗效是如何发生的。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萨克勒学院医学院的弗莱舍教授历时十年的科研结果表明:茉莉酸酮(JA,一种植物压力激素,属于茉莉属)诱导淋巴细胞白血病细胞的死亡,抑制人体癌细胞繁殖。另一类茉莉属,茉莉酸甲酯(MJ)诱导每个癌细胞株死亡。实验方法很简单:将茉莉花香油滴入沸腾的开水中让患者嗅闻带有花香的蒸汽。

其实包括花香疗法在内的整体疗法,最理想最有效的使用都在预防期。我希望有一天花香疗法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用它来舒缓情绪,预防疾病,预防比治疗要好得多。

迪帕克•杜德曼德博士
迪帕克•杜德曼德博士(Dr. Deepak Dudhmande),印度知名生命整体健康专家、糖尿病专家、癌症专家、阿育韦达与中医结合先驱、花香疗法及香料疗法先驱;获替代医学及非药物医学博士学位、整体医学硕士学位、心理咨询硕士学位、生化系统医学学士学位、制药学学士学位;获综合医学、替代医学及整体医学终生执业资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舞蹈委员会成员、国际顺势疗法协会成员(美国)、全印替代医学院成员。代表作品:《手印——健康握在指尖》、CCTV《禅医》动画系列15集。

搜索 TOP